穿到大佬黑化前

作者:锦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1

      估计是傅云深给当官的表叔打了电话,第二天一早,他便卷着铺盖拿着行李搬到了空置已久的415。

      时暮很忧愁。
      她想不通傅云深为什么搬走。傅云深为人冷淡,漠视周遭,就算她是Gay,因此讨厌她,也不会主动躲避,最多不靠近,无视她。

      如果是讨厌她本身,那更不可能了,她长得又不丑。思来想去,一个念头突然踊跃脑海,难不成是傅云深害怕继母的鬼魂伤害到自己?所以才主动选择离开?

      时暮觉得很有可能。
      傅云深现在还没经历日后的打击,还保持着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她相信傅云深也想交朋友,也想和同龄人接触,只是一直围绕着他的困扰让他无法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决定了!等晚上去打扫器材室,就和傅云深说个清楚,然后再搬到415!

      晚七点,吃完晚餐的时暮第一时间来到了七楼器材室。
      器材室在楼道最里间,窗帘拉着,防盗门有些破损,四处透露出的凄凉昭示着这里已经很久没人过来。

      老黄已经提前把钥匙给了时暮,她没敢先进去,静静在门口等着其他人过来。
      十分钟后,傅云深和周植姗姗来迟。

      周植双手插兜,吊儿郎当走在傅云深后面,他紧皱着眉头,表情看起来非常不乐意。
      “开门。”到时暮面前,傅云深冷漠说了两字。

      她取出钥匙,缓慢将房门打开。
      推开防盗门的一瞬间,一股潮湿的恶臭味扑面而来,很是难闻。傅云深蹙了下眉,推门而入。

      周植后退几步,袖口遮住口鼻,“难闻死了,老黄什么毛病啊,让我们过来打扫这地方!”
      时暮白了他一眼:“废话真多,过来打水。”

      “就你这小个子还敢指使老子?”
      时暮视线下滑,瞥向他双腿中间,微微一笑:“我为什么不敢。”

      “……”周植的蛋有些疼。
      就算心里不情愿,周植还是乖乖跟上了。

      这个时间的学生们都在上晚自习,整个学校显得寂静无声,七楼是顶楼,不属班级区,几间屋多是档案室和文化室,除了老师外,学生鲜少过来。

      水房在六楼,两人的脚步徘徊在空寂的楼道之中,忽闪的灯光下,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
      看着走在前面的时暮,身后的周植坏心眼一笑,弯腰凑到她跟前:“时暮,你是刚转过来的,对吧。”

      “嗯。”

      进入水房,她拿起桶接水。
      水声哗哗啦啦,加上时刻飘忽的灯光,略显诡异。

      周植靠着墙:“你知道我们学校有个很出名的‘七大不可思议’吗?”
      时暮:“啥?”

      周植压低声音,故作玄虚:“其中最出名的是‘哭泣的红舞鞋’。”
      时暮还是一脸茫然。

      周植小声说:“传说有个高三学姐很喜欢跳舞,可是家里人不同意,觉得她荒废了学业。于是学姐在放学后,每天偷偷跑到七楼器材室跳舞。纸包不住火,不久后家人知道这个消息,来到学校冲入器材室,狠狠辱骂了这位学姐,这位学姐遭受不住压力,竟从七楼跳了下去!”

      他猛然抬高的音量惊的时暮一个哆嗦,这个反应让周植不禁得意起来,表情愈发恐怖狰狞,“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怎么着?”

      周植笑了两声:“她跳下去的时候折断了双腿,流下的血啊,染红了她脚上鞋子,从那晚后,很多路过的学生都听见器材室有人在哭泣,当他们透过窗户看时,看的是一双独自旋转跳舞的红色舞鞋……”

      故事讲完,周植静静等待着时暮反应。
      她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很是缄默,片刻,苍白的手轻轻推了推周植胳膊:“那个……”

      “怎么了?是不是很害怕?”

      “你说的……是这双红舞鞋吗?”
      她慢慢抬头,苍白的脸上,眼睛大而无神。

      周植先是一愣,随后尖叫着冲出水房。
      望着那逃窜离开的身影,时暮不屑瞥了瞥嘴,就这弟弟也好意思编故事吓唬她,也不秤一下自己的胆子几斤几两。

      不过,那故事是真的倒也好了。外公死前写了不少驱鬼符,对付小鬼轻而易举,若她当着傅云深的面驱了鬼,让傅云深见识到自己本事,自然愿意让她出面驱除继母,自然也不会排斥她。

      叹了口气,时暮拎着水重回器材室。
      周植被吓坏了,瑟缩在傅云深身边一直不敢动弹,傅云深表情厌嫌,往旁边侧了侧拉开距离后,把一块脏兮兮的抹布丢到了他身上,“动作快点。”

      抹布砸脸有些疼,周植龇牙咧嘴冲他喊:“傅云深,你他娘对我温柔点会死啊?”

      傅云深:“会。”
      “……操.你。”

      “滚。” 傅云深往他身上踹了一脚。
      时暮害怕被这两人波及,拎着水桶往远站了下,洗好拖把后开始擦地。

      器材室的灯光很暗,时有时无,忽闪忽闪,日暮尚未沉下时倒也还好,待天色一黑,昏黄微闪的灯光便透出几分诡异惊悚来。

      器材室很大,陈列架乱摆一气,角落歪倒着一具破旧的人体模型,模型的眼球少了一颗,灯光打过,更加可怕。
      时暮站在窗户前向下看,余光一扫,猛然瞥见一道黑色影子从眼前飘过,只听砰咚声巨响,有什么东西从面前坠落。

      傅云深显然注意到这头状况,眉头皱了两下后,起身到时暮面前,把手上抹布塞给了她:“这边我打扫,你去那边。”

      时暮微怔,抬头看他。
      少年唇瓣轻轻抿着,垂下的眼睑遮挡住灿若星河的眸,安静低沉,寡淡清冷。

      ……他这是在为她考虑。

      傅云深的确是害怕继母的鬼魂伤害到她,所以才搬了宿舍,住进了死过人的凶宅。
      也许在傅云深心里,鬼比人好相处。

      她心思复杂,握紧抹布:“这边我们明天打扫吧,我和你一起去擦那边的器材。”

      傅云深眸光深邃,最后嗯了一声。
      “你们说这里会不会闹鬼啊?听上一届的学长说,过了八点就会看到那双红舞鞋。”

      周植看了眼手表,声音都开始抖:“还差十五分钟就八点了。”
      傅云深冷漠的脸上总算有了丝表情,他唇角微勾,眼神嘲弄:“你要是害怕,现在可以回去找妈妈。”

      周植后背一僵,不禁提高音量:“谁说老子害怕了!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怕这些牛鬼神蛇!”

      “你既然不怕,就去把水换了。”

      “……”妈的,中套了。
      周植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傅云深的激将法耍了,可他也不能说不去,要是说了,就默认自己胆子小。
      他不想被傅云深看不起,咬咬牙,心一横的把桶提了起来:“去就去,能有什么啊,哼。”

      看着周植固执的背影,傅云深唇角的笑意深了几分。
      人走后,他抬手继续擦着柜子,时暮眨巴两下眼,凑过去小心翼翼问:“傅云深,要是这里真闹鬼呢?”

      “人比鬼可怕。”傅云深仰着下巴,侧脸的线条非同一般的好看,他眼神中清明不见,满是难掩的悲凉寂寥。

      时暮心中微动,不禁低头:“说的也对,这世上鬼神难见,两条腿的恶人倒是满街跑。”

      傅云深斜睨她一眼,张张嘴正要说什么时,周植拎着水从外面进来。
      咣。
      周植把水重重放在地上,“老子把水提回来了,怎么说!”

      “八点了,明天再来吧。“放下抹布,傅云深撩下了卷起的袖口。

      周植:“……”

      周植:“…………”

      “傅云深,你是不是在耍我!!”
      傅云深冷笑声:“看样子你还不算太笨。”

      “你他娘……”周植忍无可忍,直直朝傅云深冲撞过来,“今天我就打得你叫我爹!!”
      傅云深眼睛一眯,脚步稍稍后退,周植避闪不及,高大的身子重重撞上了身旁陈列柜,只听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动,柜子里的东西掉了满地都是。

      他捂住肩膀,疼的龇牙咧嘴,正要张嘴骂娘时,注意到一双白色舞鞋掉在脚边。
      周植瞳孔缩动,表情逐渐变得僵硬。

      “这里、这里怎么会有舞鞋。”

      砰!!

      砰砰!!

      接连三声响动,窗户和门全部死闭,头顶灯泡忽闪四下后,整个器材室陷入死寂。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三人都没反应过来,时暮环视周遭,什么都看不清,心跳突然快了几拍。

      阴风吹过,地上那双舞鞋突然飘入窗台,紧接着,时暮看到一个女孩儿出现在窗户上。

      “啊——!!!妈妈有鬼!!!”

      “妈妈,我要回家!!!”

      这太监一样的叫声应该是周植没的跑了。
      “你别乱……”话音未落,时暮就感觉胸口一疼,像是被一双手死死抓住般,拉扯的生疼。

      剧烈的疼痛让她瞬间跪倒在了地上,时暮不禁捂住胸口,眉头死死皱起。

      [吃………]

      [吃……了……它]

      谁在说话?

      时暮眼神愕然,不禁在心里默念:[系统?]

      系统:[不是我,是你的蛊,它好像想提前出来。]

      时暮想起了。
      她的魅蛊伴随灵魂血肉而生,有着不该有的奸诈和欲望,它可以吸食男人精气维持生命,也能吞噬恶鬼怨灵增强能力。

      距离毒蛊出世还有一年,它想必是准备诱惑时暮吃了这女鬼,加强能力提前出来,可惜,时暮不能让它如愿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小副本过去,时暮就要开始没羞没臊的真.男生宿舍生活了,手动狗头。
    深深是个暖男小天使!!我为深深爆灯!!!!
    昨天时暮那句弟弟的意思是可以认周植当弟弟,和她一个姓,这样不用担心断子绝孙,顺便还骂他是个“弟弟”,一语双关。。
    其实人家真的写的是悬疑灵异……沙雕文_(:з」∠)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