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六条鱼

      “眠眠,我刚听说我们学校有的班也在这里写生,而且有的已经到了总部了。”
      
      郑意眠看她,没懂她想说什么:“怎么?”
      
      李敏斟酌了一会儿,道:“肖枫好像……就在总部住着。”
      
      郑意眠皱眉:“……肖枫?谁?”
      
      “……”
      李敏怒其不争地瞄她,但还是提醒道:“你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吗?肖枫啊,迎新晚会之后在我们宿舍楼下给你告白的那个,还抱一只大熊,蜡烛被宿管阿姨拿灭火器灭了,还不记得?”
      
      郑意眠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来:“噢,记起来了。”
      
      “怕不怕尴尬?”李敏这么问她。
      
      “不怕啊,怕什么,”郑意眠还有点儿奇怪,靠在窗边道,“我可以装作不认识他啊,再说了,我现在确实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而且,被拒绝也很常见吧,人家可能也不记得我了。”
      肖枫,一张路人似的脸,过目就忘。
      
      李敏忽然笑着,凑到她耳边,狎昵地问:“……那梁寓的脸,属于看一眼就能记住的吗?”
      说完自己就转回去,呸了自己一声:“我这问的不是废话吗,梁寓跟肖枫不是一个等级的了都。”
      
      车子启程,景物在窗外倒退成一排连影。
      
      算啊,怎么不算,郑意眠后知后觉地想,高中时候见了他一面,直到后来都记得特别清晰。
      是想到这里,这时候她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原来自己和梁寓,从开学到现在,也才认识了短短一个月。
      而在开学之前,他们也才打过两次照面而已。
      
      明明只认识了一个月,可是那种发自肺腑的熟悉感骗不了人,就像……
      像是没有见过这个人,这个人却在你生活里,出现过千千万万次。
      面孔被虚化,声音被冲刷,她努力回想,却还是不能从记忆里,找出零碎的残砖片瓦。
      
      ……开学之前,他们真的,只见过两次吗?
      
      ///
      
      缓慢行驶的密闭车厢总是特别让人有沉睡的欲望,当郑意眠睁开眼的时候,车已经刚好到写生总部了。
      
      李敏伸了个懒腰,转头同她说:“十二点半,你睡了仨小时。走吧,现在下去,我们还能顺便吃个午饭。”
      
      和第一天到分部一样,大家先没有拿行李,而是去食堂吃了个饭。
      
      李敏在后面扯郑意眠袖子:“肖枫他们也在里面吃饭。”
      
      “知道了,没事的。”
      
      到了餐桌上,郑意眠一眼就看到了一个不大一样的菜。
      她侧头跟李敏讨论:“那个盘子里是什么?枣子吗?”
      原来在W市,还没经历过把枣子装餐盘里端上来当菜的。
      
      李敏眯眼确定:“好像……”
      
      她旁边的梁寓已经伸手,把盘子端起来,递到她面前,示意她拿一个:“是枣子。”
      
      她和李敏一人拿了一个,梁寓就把盘子放回去了。
      
      枣很脆,水分很足,并且很甜。
      
      班长敲着碗:“诶诶诶梁寓,我这还没拿呢?”
      “谁管你啊,”有人拍班长背,“没人疼的孩子自己拿呗。”
      “就是就是,班长你咋这拎不清呢,你吃没吃跟人有什么关系啊!”
      大家嘻嘻哈哈地开饭。
      
      班长不死心,问郑意眠:“甜吗?”
      
      有人把班长头拧回去:“净爱问些废话,能不甜吗?”
      
      班长摇头:“班长心里苦啊。”
      
      “眠眠心里甜就好了。”
      
      ……
      她这儿一句话没说,大家倒是猜测她心理活动猜测得很嗨。
      
      一桌人很多,但是桌上只上了一桶饭。
      大家挨个盛,到郑意眠的时候,饭刚好没有了。
      
      郑意眠手刚伸出去,碰到木桶边沿,梁寓已经率先伸出手,把桶拿出去打饭。
      不过一会儿,他从门外进来,把饭放在她面前。
      
      饭桌上霎时安静,大家假装在吃饭,实际上眼神全部都看着郑意眠这边。
      郑意眠顶着大家审视的目光,一勺一勺地给自己添了饭,又朝李敏伸手:“我帮你吧。”
      
      接过李敏的饭碗,郑意眠一勺一勺地填平,如芒在背般,身子转向梁寓,伸手。
      
      ——其实真的是很平常的举动,以前在外面吃饭时,她们饭桌上的规矩都是,靠饭最近的人负责添饭。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边,被大家八卦的气氛一烘托,就显得特别地……难以描述。
      
      梁寓没有把碗递过来,反而伸手,从她手里接过饭勺,道:“我来吧。”
      
      郑意眠松了手,感觉这个饭厅里是不是也空气不流通,不然怎么有种……闷闷的感觉。
      好像呼吸不上来了似的。
      
      她拆开筷子准备吃饭,余光瞥见梁寓给自己盛完饭,手伸向赵远,示意赵远把自己的碗给他。
      
      赵远特做作地、学着梁寓之前的样子,不胜娇羞道:“我来吧。”
      
      梁寓:“……”
      
      李敏和班长没忍住,脸埋在碗里笑得一颤一颤。
      
      ///
      
      吃完饭之后上车去拿包,郑意眠正背着自己的双肩包下车,就看到梁寓从后备箱里把她的箱子给拉出来了。
      
      一个人就只有两只手,梁寓一手拉着自己的黑色大行李箱,一手拉着郑意眠那个稍小的马卡龙色箱子,很自然地拎着上楼去了。
      郑意眠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怕他找不到自己的房间。
      
      两个人率先折身进了走廊上楼,身影隐没在拐角后。
      
      班长摸摸下巴:“我觉得我还能再八卦他们五百年。”
      
      “五百年不够,一千年吧。”
      
      大家围在一块儿,时而发出“嘿嘿嘿”“桀桀桀”的笑声,宛如进行一场盛大而隆重的……八卦讨论会。
      
      ///
      
      在寝室落了脚,郑意眠环视四周,终于不得不承认——这寝室连独卫都没有,空调也是坏的,只有一个老板搬上来的电扇。
      
      “那我们洗澡去哪儿洗啊?”李敏一边清衣服一边问。
      
      “楼底下有浴室好像,我们等会下去看看。”
      
      李敏点头:“好,我们先去超市买点必需品,然后回来的时候,再去看看浴室的条件。”
      
      “嗯。”
      
      把带来的床单垫好,两个人先下楼,准备去超市采购一点东西。
      来的时候没有带可以洗衣服的盆子,这里也没有洗衣机,更没有洗衣店。但要在这里住上一个多星期,洗衣服肯定是必要环节,于是郑意眠和李敏准备去买几个盆子。
      除了盆子之外,还有一些零食和其它的日用品需要采购。
      
      超市跟写生基地离得不近,她们顺着路牌走了近半个小时才走到。
      刚到超市门口,李敏就开始揉肚子:“我们到这里来买零食真是正确的选择,眠,我饿了。”
      
      郑意眠看她:“不是才吃过饭吗?”
      
      李敏:“这儿的菜都没什么油水啊,刚刚又清东西清了那么久,还搬着箱子上楼……做了这么多事,体力都被消耗完了,现在不饿才怪。”
      
      李敏说的也对,写生基地提供的餐点跟旅游机构提供得差不多,没什么油水,确实很容易饿。
      她拍拍李敏肩膀:“你忍一下,我们马上就上去了。”
      
      两个人坐了电梯上楼,刚上去,就看到写生基地的老板推着满满一大袋的土豆,从结账口出来。
      李敏瞠目:“……”
      
      与此同时,超市广播正情真意切地播报道:“土豆今日特价,仅售八毛八一斤,欢迎选购。再播报一遍,土豆今日特价,仅售八毛八一斤……”
      
      老板和她们对视的瞬间,脸上表情滞了一下,旋即攒出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目送老板下了楼梯,李敏挽着郑意眠手臂,也情真意切地感叹道:“无奸……不商。”
      
      郑意眠抿唇:“看来我们接下来的十天,可以吃到各种各样的土豆了。”
      李敏的表情很复杂:“每天吃,我可能会吐。”
      
      两个人从蔬菜区穿过,买了很多零食和饮料,以确保自己不会在接下来的日子饿死。
      买了一大袋生活必需品之后,两个人又分别买了盆子和人字拖。
      
      从超市出来,面对空旷的街道,李敏吸吸鼻子:“老天爷啊,我们买了这么多东西,怎么回去啊……”
      
      “慢点走回去呗,”郑意眠探目远望,“这里也没有出租或者公交,我们只能步行。”
      
      话音刚落,李敏不知道看到什么,兴奋地对着郑意眠往后指:“有自行车!”
      
      郑意眠回头,发现不远处好像有两辆双人车。
      她跟李敏说:“这是那种景点游览车吧,你看,明显是……”
      
      “管他呢,”李敏不管了,“管他游览不游览,可以装东西,可以骑,我们就可以回去。”
      
      “好吧,那我们去吧。”
      
      郑意眠跟李敏正要过去,发现对面的两辆车,被借走了。
      
      李敏简直觉得自己人生都灰暗了:“天啊,我想死。”
      
      郑意眠:“要不我们休息一会再走……”
      
      话没说完,刚刚借走车的人,骑着车稳稳落在她们面前。
      
      梁寓以腿支地,问郑意眠:“要回去么?”
      
      刚刚隔得远,她居然没发现借车的是梁寓和赵远。
      郑意眠抱着一箩筐东西,点了点头。
      
      “那等下送你们回去吧,”梁寓把车停在一边,“赵远有点累,要休息十分钟。”
      
      “好,”郑意眠指指超市一楼的休息区,“就在这儿休息一会儿吧。”
      
      在休息区坐了一会儿,李敏戳戳郑意眠:“眠眠,你带眼药水了吗,我眼睛有点干。”
      
      “等等,我找找啊,”郑意眠从包里找了找,拿出一个小盒子,“带了。”
      她的眼药水是单支装的,一盒十支,很卫生,给李敏滴的时候,重新拆一支就行了。
      
      李敏不会滴眼药水,坐在位置上仰头:“我不会滴,你帮我吧。”
      
      “好,”郑意眠站起身,走到李敏前面,手搭在她眼睑上,“往上看,睁眼……闭眼,好了。”
      
      郑意眠回到位置上,给李敏递了张纸巾,让她擦眼角溢出来的眼药水。
      
      纸巾递过去后,一边的梁寓居然也伸手找她要了一支眼药水。
      郑意眠给他拆了一支,递过去的时候,竟然鬼迷心窍地问了句:“你会滴吗?”
      
      梁寓看她一眼,而后摇摇头,真诚道:“不会。”
      
      她站到他面前,示意他仰头:“那我帮你。”
      毕竟都帮了李敏,不帮他的话,也说不过去。
      
      梁寓顺着她意思仰起头。
      郑意眠伸手,指腹搭在他眼睑上。
      
      她指腹很软,还带着一股食物的香气和温度。
      
      梁寓眼睑难以自持地轻颤一下,而后睁开眼,看着她。
      目光深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软软的,很贴心XD
    -
    感谢大佬们的盛情款待030
    火箭炮:一个母众号
    手榴弹:18849294
    雷:要来块排骨嘛x3、宠萌小可爱啊、酥、26104026x3、小阿姨、三、Kusunoki、狗不理土豆、小蛮腰PINGx2、20690756、一个母众号x2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