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五条鱼

      外面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里面的赵远没听清。
      
      “来了——”赵远答应了一遍,准备出去开门,边走边重复问一遍,“谁啊?”
      
      还没走到门口,梁寓从洗手间出来,冷声道:“站住。”
      
      赵远回头,仔细地看了他一会儿:“你刚刚在镜子前边儿……整理发型?你等下有事吗?”
      
      梁寓不置一词,迈动长腿,三两步就走到门口。
      门打开。
      他声调放缓,垂头看向来人:“来了?”
      
      话刚说出口,赵远就从梁寓语气中分析出了是谁在敲门——除了郑意眠,他就没见过梁寓对谁这么说话。
      
      门外的郑意眠点头,指指屋内:“你把你速写带出来吧,我帮你看看。”
      是还记着梁寓错过了下午讲画的事儿。
      
      “好。”梁寓手往后招,示意赵远把速写本拿给自己。
      赵远在桌上找到他的本子,给他在本子上挂了支笔,就递给他了。
      
      梁寓拿好本子,带上门,问:“在哪儿讲?”
      
      “就一边客厅吧。”
      
      两个人进了客厅。
      
      郑意眠找了个小桌子靠里坐下,梁寓顺势坐在她旁边。
      她接过梁寓的速写本,摊开看了。
      
      长时间积累的基本功让她一眼就能看出这幅画的优劣之处,郑意眠伸出笔尖,点了点他的屋檐处:“这块画得挺好的,松紧有度,后面的云比较随意,看着很舒服。”
      整体画面不错。
      毕竟是能考进W大美术系的人,再不济也都有两把刷子。
      
      只是……以她较为老道的经验来看,梁寓这幅画,仔细看看,还是能看出基本功不是特别扎实的。
      回想起高中时有关他的种种传言,郑意眠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画画的啊?”
      
      “高二下学期集训开始。”
      他漫不经心地,不知道在看着哪儿。
      
      “才学半年多啊……”郑意眠沉吟,“我知道了。”
      只学了半年,能画成这样,还是算很不错的了,肯定是下了功夫的。
      
      郑意眠有点好奇:“你在画室学的吗?”
      
      “不是,请老师单独辅导的,”他双手交叠在大腿上,挑眉笑道,“怎么?”
      
      “没什么,”她摇头,“我纯粹就是好奇。”
      这个人身上,好像处处相悖,处处是谜团。
      她不能免俗,和大家一样,同样很好奇“浪子回头”“魔王从良”背后的原因。
      
      他颔首,表示了解,出乎郑意眠意料地配合,又说:“还想知道什么?”
      
      夜色阑珊。
      
      郑意眠撑着脑袋,看他纸上略显潇洒的笔触:“为什么会突然去学画画呢?”
      半路出家学美术的风险很大,好比下赌注,赢了就春风得意,输掉就什么都没有了。美术抓不住,文化也会丢掉。
      
      梁寓看着她一张一合的嘴唇,手指无意识地在桌上顿了顿,尾音拉长,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抑扬顿挫:“因为……喜欢吧。”
      
      郑意眠一停,笔杆在指尖打了个旋儿,掉到桌面上。
      她侧头看着他,那双下垂眼晶晶亮亮,像装下了亿万星河。
      她顺着他的话,无意识地反问一遍:“……喜欢吗?”
      
      梁寓手指顿住,看进她的眼睛,启唇,声音微倦,连缠着的鼻音都变得缱绻起来。
      那些昔日藏在眼底的情愫终于肯浮上半分,带上一抹深情。
      他点点头:“……喜欢。”
      
      唇角笑意半分不减,桃花眼潋滟生波。
      他语调笃定,像是在做什么肃穆的宣言。
      是喜欢你,不是喜欢画画。
      是因为喜欢你。
      
      我喜欢你。
      
      ///
      
      “你一个人偷偷摸摸,搁这儿做贼似的看啥呢?”
      班长站在赵远身后,顺着他的目光往里看。
      
      “嘘——”赵远伸出食指在唇前比了比,示意他往里看,“小点声,不然被捉到我们就死定了。”
      
      客厅里的时间仿佛被人放慢,他们的一个动作、一个对视对视都变得很缓慢。
      夜幕幽深,下弦月摇摇欲坠,屋内月光如练,洋洋洒洒落了满地。
      
      梁寓笑着看她,戾气尽失,绕指成柔。
      
      郑意眠恍然大悟般点头,也漾出一个笑来:“这样啊……我也很喜欢。”
      
      梁寓像是享受这种文字游戏,半晌转过头去,没让郑意眠看到自己得逞的笑意。
      
      赵远扒着窗子,着急了:“啥喜欢不喜欢啊,不要怂,就是上!”
      
      看了会儿,里面不知道传来什么动静。
      班长拍了拍赵远的背。
      
      “别他妈的拍我,”赵远继续看,“老子还没看完呢……奇怪,人去哪儿了,人怎么没了……”
      
      直到有踩楼梯的脚步声响起,赵远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吞吞口水,转身就要跑。
      
      梁寓伸腿踏到木板上,挡住他去路,不咸不淡地问:“好看么?”
      
      “……还、还可以吧……”
      “不不不,不好看……”
      
      ///
      
      好不容易虎口脱险,终于回了寝室,赵远谢天谢地地在床上玩了会儿游戏,一抬头,发现梁寓又看着外面。
      
      游戏打了几局,有点累,赵远想出去透透气。
      
      梁寓半靠在床边,神色危险:“不准出去。”
      
      赵远:“为什么啊?总不能因为我,就偷偷看了看你和嫂子的日常,你就要把我禁锢在这个破房间里吧?我难道从此失去了自由权吗?”
      “啊?寓哥,你说话啊?”
      
      梁寓低头看了看腕表,又往窗外看了看,自己开门出去了,只留了一句话给赵远。
      “十分钟。”
      
      赵远扒门,却扒不开:“为什么十分钟之后才能出去啊?”
      
      眼见问不到答案,赵远也站到窗边,往外看。
      
      梁寓就站在柱子旁边,看这附近来往的人走动。
      当有男生在外走动时,他就会上前跟人说什么,没多久人就回寝了。
      
      外面安静了大概三四分钟,一个人都没有,梁寓站那儿,跟守卫似的。
      
      赵远正疑惑,忽然看到走廊尽头洗手间的门打开,郑意眠从里头走了出来。
      
      梁寓就站在她视线的盲区,目送她独自一人平安地走回寝室,才如释重负般地揉揉脖子。
      
      “就说怎么不让我看,原来是嫂子洗完澡出来怕别人看到啊……”
      赵远笑,小声嘀咕。
      
      笑完抬头,又看到梁寓站在他面前,抄手睇他。
      
      赵远眼珠子一转,抓抓下巴,干笑两声:“呵、呵呵……”
      
      ///
      
      在分部修整几天之后,一大早,大家再度起了个早床,赶往写生基地的总部。
      大家坐上大巴,得到通知,说是先坐三个小时车,在附近的一处景点逛一逛,再上车赶往总部。
      
      途中山路蜿蜒曲折,折腾够了之后,大家终于到了名为“xx城”的一处非遗景点。
      里头的一砖一木都带着独具特色的民族风情,城墙都泛着一种复古的老旧感。
      里面设立了各种庙,还有缆车和烽火台。
      
      大家拿好票蜂拥而入,去了第一个庙。
      
      庙里放着几尊神像,神像前面还有垫子。
      “眠眠,财神!”李敏指着像晃着郑意眠胳膊。
      
      郑意眠失笑,看着她:“你要去拜吗?”
      
      说话间,大家已经陆续上去“入乡随俗”了。
      李敏说:“大家都去了,我们也去呗。去吗?”
      
      郑意眠被大好阳光晒暖和,眯眼笑道:“我随便啊。”
      
      人流顺着往前走,很快就到了郑意眠。
      
      李敏先上前,找了个垫子开始拜,班长走到郑意眠旁边,指了指一边:“眠眠,你到这儿吧。”
      
      郑意眠不疑有他,在那里站好,忽然间有个人被人从后面推了上来,站在她身侧。
      
      还没来得及反应,不知是什么力量压了郑意眠一把,她同一边的人一起弯了个腰,算是拜过了。
      正感觉什么地方不大对,身后的大家忽然又开始齐齐起哄起来。
      
      “哇——”
      “你们这算是拜过了啊!拜过了就不能反悔了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去!”
      
      郑意眠抬头一看,把自己面前这尊神像和李敏面前那个对比了一下。
      ……
      怎么感觉,不是一个?
      
      “这……什么?”
      
      郑意眠低语一声,不料身侧人听到,竟给予她回答。
      
      梁寓声腔婉转,笑意盈盈,却还是一字一顿,缓着声告诉她。
      “……月老。”
      
      郑意眠:???
      
      “是月老哦眠眠,”李敏撞她肩膀,“你们俩,刚刚拜过月老了。”
      
      想了想,郑意眠回头,看着班长。
      
      班长:“怎么了?”
      
      郑意眠很诚恳:“我觉得你不应该来学美术,你应该去学新闻媒体,然后毕业了去当娱记,一定很厉害。”
      毕竟能八卦成这样,真的,已经,没谁了。
      
      班长抬手下压:“谬赞了谬赞了。”
      
      他们闹着赶往下个景点。
      
      后面的赵远还在探脑袋看着郑意眠,半晌才转头跟梁寓说:“寓哥,我觉得我们的长征路已经迈出第一步了,她完全不会反感跟你传……”一个词卡了半天,最后赵远挑选了一个稍微契合一点的,“绯闻。”
      
      梁寓笑,却不答。
      
      赵远继续:“看来再努力一把,再接近一点,我们就可以实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
      
      在里面逛了一整圈,郑意眠买了支冰激凌,边吃边往回程的路去,吃完就到了集合的时候。
      
      刚上车,要往总部去,李敏像是在手机里看到什么消息,靠在郑意眠耳边,同她分享这个消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啊这章的寓哥实在是太可爱了,想啵唧他。
    -
    啾一口~
    雷:argyle阿、小蛮腰PING、Flechazo JK、小阿姨、狗不理土豆、琳琳、Kusunoki、叽里咕噜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