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条鱼

      “都说了多少次了!学校里面禁止明火!禁止明火!周围这么多花花草草看不见啊,烧起来怎么办?!”
      宿管阿姨急冲冲从楼里冲出来,手拿灭火器,把蜡烛给全部喷灭了。
      “你们这群年轻人,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干啥玩意?再怎么说也要建立在安全的基础上吧,”阿姨咳嗽两声,“以后不准这么干了啊!”
      
      肖枫瞪大眼,看着阿姨把自己几小时的成果快速摧毁。
      
      眼见气氛也没了,这时候最适合拒绝。
      郑意眠后退两步,笑了笑,道:“谢谢你啊,但是,我最近,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这句话是万金油,什么时候都能用,她从中学到大学都一直是这么个说辞。
      
      肖枫看着她:“是不是因为蜡烛被灭了?如果你喜欢,我可以去外面……”
      
      “不是,”郑意眠说,“跟这些没关系。”
      
      肖枫怔然片刻,半晌,启唇干涩道:“好,我知道了。”
      
      郑意眠笑笑,拉着李敏,绕过肖枫,走进楼里。
      
      上面的梁寓把这些都尽收眼底。
      未几,他放松地往后扩扩肩膀,怡然漫笑道:“我就知道不会答应。”
      
      赵远只敢在心里腹诽:……你刚刚跑那么快是知道的意思???着急得就差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八个字儿写脸上了。
      
      想想,他问梁寓:“万一嫂子……”
      
      他还什么都没假设,梁寓一记眼刀扫来:“没可能。”
      
      ///
      
      告白对郑意眠完全没构成任何影响,她依然该干嘛干嘛。
      宿舍低下有只橘猫,特别讨喜,逢人就喵喵喵地叫,摸她的时候她也很乖。
      郑意眠买东西的时候顺手捎了点猫粮,回寝碰到她了,就给她喂一点。
      时间一久,郑意眠也跟她有了亲密度。
      
      修整了两天之后,写生生活接踵而至。
      
      当天郑意眠五点多就起床,为了六点半能顺利集合。
      
      拖着箱子到车站的时候,班长招呼:“把箱子放进后备箱啊。”
      
      郑意眠站在后备箱处,正准备放箱子,看见梁寓懒散地从车上下来。
      班长:“梁寓?你怎么又下来了?”
      
      梁寓眉一抬,揉了一把深棕色的头发,信口胡诌:“晒太阳。”
      
      郑意眠看了一眼隐约泛着白的天幕。
      
      梁寓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旁边,伸手拿住她箱子,清浅道:“我来放吧。”
      
      放好箱子进了车里,郑意眠和李敏选了个位置坐下。
      昨晚睡得晚,今天起得早,一沾上坐垫,郑意眠立时困起来。
      
      她坐在那儿闭眼酝酿睡意,前边儿就坐着梁寓。
      
      车子平稳地行驶起来。
      
      赵远不知在干什么,伸手去调空调风,末了,嫌风速不够大,又加了几档。
      郑意眠坐在后面,感受到寒风的“照拂”,皱眉跟李敏低喃:“好冷啊……”
      
      梁寓伸腿,踢了正在美滋滋调空调的赵远:“闲不闲?”
      
      赵远茫然看他:“我又怎么了?”
      
      “空调关了。”
      
      赵远惊讶:“你冷吗?”
      
      梁寓不答,操练英雄的同时,腾出时间睇他一眼:“你说呢?”
      
      赵远不敢搭腔,在梁寓不怒自威的淫威下屈服,默默把空调给关了。
      他跟梁寓也算是几年的好兄弟了,一开始别人都问他,跟梁寓当兄弟感觉怎么样?
      其实吧,梁寓这人只是面上嘴上强势,对朋友非常讲义气。当年有人惹了赵远,梁寓二话不说帮他出头,最后打到对方骨折,自己也住院了。
      正是因为赵远知道,他才从不生气,也不觉得梁寓霸道。他的霸道只对外人,对好友,就只是表面强势实际……
      不对,他对郑意眠,好像是内外如一的温柔。
      :(
      
      ///
      
      六个小时后,正午到来。
      整个车程才只行进了一半不到。
      
      车停在休息区休息的时候,大家下车放松。
      梁寓听着身后没动静,猜想郑意眠应该是睡着了。
      他想回头看,却碍于实在没有个合适的契机可以转头。
      敲着扶手若有所思的时候,恰巧前面的人,掉了一支笔下来。
      
      笔顺着过道往后滚,梁寓终于得到机会,装作漫不经心地垂头看笔的时候,转身向后,抬眸。
      
      她睡得很好。
      身上搭了件淡粉色的外套,头微微侧在靠垫上,睡姿很端正,嘴唇轻阖,眼睑偶尔轻颤一下。
      或许是嫌这个姿势有点不舒服,她蹭了一下靠垫,唇尖溢出一道柔缓的气音。
      像是猫爪子,在他心上挠了一下。
      
      他喉结克制地动了动,看她换了个姿势,面朝左边。
      却因为左边靠窗,窗外那个耀眼的金色火球实在太刺眼,她眉头皱着,不适地重新恢复朝右的姿势。
      
      梁寓回身,看了一眼窗帘。
      
      赵远正在愉快地玩手机。
      
      梁寓附身,伸手把自己这边的窗帘解开。
      
      赵远:“你干嘛?!”
      
      “晒。”他言简意赅。
      
      拉窗帘的时候,梁寓仔细思索了一会儿,到底把窗帘拉到哪个位置,才能顺利给她挡住光。
      想想,他对赵远道:“你拉一下。”
      
      当赵远拉住窗帘的时候,他靠上椅背,眯眼感受光线。
      “后面拉一点。”
      “再往后。”
      
      赵远狐疑地看他:“再往后那还是遮我们吗??”
      
      梁寓不耐地一蹙眉头,赵远立刻了然,往后看了眼:“哦,醉翁之意不在酒,在嫂子,是吧?”
      
      “要你拉就拉,哪那么多废话?”
      
      等到窗帘遮光的那片区域恰好拉到自己后面了,梁寓才颔首,示意可以停了。
      
      赵远很八婆地想要回头看一眼郑意眠。
      头还来不及转,被梁寓不爽的脸挡住视线。
      
      赵远讷讷,低头傻笑:“知道了知道了,我不看了……”
      
      ///
      
      没多久,郑意眠就醒了,是被饿醒的。
      
      她迷迷糊糊地睁眼,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这边多了块窗帘。
      她口干舌燥,率先喝了水,慢腾腾地在袋子里找东西吃。
      
      吃完带的面包和八宝粥之后,才算是有了点力气。
      
      里面的李敏也差不多醒了,扶着脖子:“我头都快睡断了……现在到哪儿了?”
      
      郑意眠往外看了眼:“看不出,你把窗帘拉一下。”
      
      而后,两个人齐齐懵了一瞬。
      
      李敏:“这儿怎么多了块窗帘?”
      
      郑意眠看她:“不是你拉的吗?”
      
      李敏伸手摸了摸自己这边的窗帘:“这一块才是我们的吧,拉开的这块,是前面他们的吧?”
      
      “……”
      郑意眠舔舔唇:“是不是你睡迷糊了,就把别人的给拉我们这边来了?”
      
      李敏表情复杂,兀自点头:“很有可能。”
      
      前面的赵远憋着笑。
      
      李敏拉开自己的窗帘,推到前头去,讪讪笑:“不好意思啊,不小心拉了你们的窗帘来。”
      
      “没事,”赵远接应道,“我倒还好,就是梁寓被晒一路了。”
      
      郑意眠探头一看,果不其然,整个车厢里,只有前排阳光普照,梁寓整个人被日光泡了一大半。
      她良心有愧,手顺着椅缝往前递了两颗果冻:“吃果冻吗?”
      
      赵远正准备伸手拿,手都抬起来了,伸到一半,堪堪落了下来。
      他朝梁寓笑:“你来拿、你来拿。”
      
      赵远噘嘴,看梁寓连游戏都没顾着打,伸手去拿郑意眠手里的果冻。
      梁寓这个姿势大概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每根手指一起用力、合拢,像是娃娃机里的辅助抓手。
      ——用这个手指,可以确保每根手指都碰到她的掌心。
      
      啧。
      赵远整个人抖了一下,被梁寓这种乱七八糟不知哪儿来的少男情怀酸得掉牙,趴在玻璃窗前闷笑。
      
      好不容易笑完了转过身,发现梁寓正抄手冷冷地看着他。
      
      赵远:“……”
      
      ///
      
      车子颠簸了整整一天。
      
      从早上六点开始,维持着两个小时就在加油站休息一会儿的速度,他们到写生基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了。
      山路颠簸,沿路的树木参差不齐,旁逸斜出,挂在窗棂上一阵阵地发出闷响。
      
      赵远不住地换姿势:“我屁股都快坐烂了……”
      
      梁寓更惨,因为腿长,大巴内的空间又太小,他整个人的腿都不能放直,就那么窝在一块儿。
      他捂了捂眼睛,放下手,满脸疲惫。
      
      这个样子突然让赵远想起来,他在没有遇到郑意眠之前,又是什么模样。
      
      “好了,大家下车啊!”班长及时站起来,“东西先放车上,我们下去吃饭,吃完饭再上来拿东西。”
      
      大家下了车,伸过懒腰,疲惫地往餐厅里去。
      
      梁寓和赵远先落座。
      赵远坐那儿研究这边稀奇古怪的特色菜式,梁寓目光紧盯门外。
      她还没进来。
      
      过了会儿,她跟李敏笑着,手上拿瓶水进来了。
      先是一愣,看了看附近的空位,征询李敏意见:“我们坐哪?”
      “随便。”
      
      她又往前看,像是在找什么。
      不过片刻,带着李敏往这边走了。
      
      “那就坐我们班这里吧。”
      她先顺着圆形的桌子往里走,坐在梁寓旁边。
      
      因为长时间旅程所积攒的不悦和闷重,在她到来的那一刻,好像全都消散了。
      
      ///
      
      吃过饭之后,大家拿好行李,终于能住下了。
      
      郑意眠找到房间,正打开箱子清东西,出去的李敏又进来,神秘兮兮地覆在她耳边道:“梁寓真的住我们楼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甜饼作者担保,明日更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