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少吃鱼

作者:鹿灵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一条鱼

      “八卦死你算了,”郑意眠推她,“别蹦了,快去洗澡吧,洗完早点睡,我累死了。”
      
      李敏收拾了衣服进去洗澡,门刚关上,花洒声持续了一会儿,听她在里面嚎:“没有热水?!”
      
      郑意眠站起身:“你确定没有吗?我去问问阿姨。”
      
      写生基地的负责阿姨如是解释道:“现在大家都在洗澡,水压不足,水就不热,你们再等一会儿吧。”
      
      李敏洗完出来,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等到热水。
      郑意眠不想洗冷水澡,又去找阿姨,阿姨想了想,说:“你们楼上走廊最里面有个卫生间,那里面应该有热水,要不你们去楼上洗吧。”
      
      郑意眠去楼上看了看。
      大家这会儿都在房间里玩,外面没什么人,而且二楼房间也有女生住,应该不要紧。
      她去卫生间试了试,水还挺烫。
      
      李敏在她旁边抱怨:“什么水压问题,明明是房间有问题。眠眠你就在楼上洗吧,还挺安全。”
      
      毕竟是写生基地,住宿条件肯定还是不比酒店。
      
      郑意眠收拾好衣服,拿了沐浴用品,就往楼上去了。
      反复确定卫生间各处不透光,门也能锁好之后,她打算迅速冲一个热水澡。
      
      抹沐浴露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大笑,她才恍惚地想起,这旁边好像是个小客厅,能给大家打牌玩桌游什么的。
      
      ///
      
      外面客厅里,赵远跟室友正聊得火热,聊着聊着就说到梁寓。
      室友问他:“之前听说他挺能打的,有个老师都说他混世魔王,但我现在,也没觉得他特混啊?”
      
      赵远叹:“之前是之前啊,那是你没见过之前的他。有一次特别牛逼,我现在都记得特清楚。”
      
      “说来听下。”
      
      赵远:“那天他好不容易没泡网吧熬夜了,去学校休息会儿。我们前一个班主任才被他气走,新班主任来上第一节课,他就在后面看漫画书,压根儿就不抬头看。”
      “新班主任叫老王,男的,跟之前那个教官似的,看梁寓不好管,就非想管他试试。点寓哥起来回答问题,寓哥当然没理啊,全班人都他妈安静如鸡,愣是没等到寓哥说一句话。过了十分钟吧,寓哥开口了。”
      
      “嗯?”
      
      “他说:‘能不能把后面灯关了,我想睡觉。’”
      
      室友笑疯了:“噗哈哈哈哈哈!班主任不得气死?”
      
      “可不得气死吗,当场指着他,手都在发抖,说:你给我滚出去!”
      “我以为他不会动,谁知道他真的站起来了,大家特惊讶以为他真的会出去,他他妈的站起来,手压在桌上——”
      
      彼时的梁寓手压在桌上,身子微微前倾,施施然,又翻过一张漫画纸。
      人懒懒散散地,对讲台上的老师笑着点头致意。
      “我不。”
      
      “我靠,”赵远复述那个画面,“就,你知道死亡时刻吗?大家吓疯了,害怕下一秒老王就拉个雷把我们班炸了,还同归于尽大喊‘一起死’,就是那种感觉。”
      
      “一起死了吗?”室友问。
      
      “没有,”赵远说,“第二天老王就辞职了。”
      
      室友笑到发抖。
      
      赵远抬头,道:“你真是没见过以前的梁寓。”
      打起架来凶狠得像不要命,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
      网吧里有个包厢是他们的常驻地,烟雾缭绕,酒气弥漫,整日贮存的都是他们这些厌世少年。
      消极、厌世,除了打架时候像活着,其余时候跟死别无二致。
      
      室友问:“那后来的班主任用了什么法子治他,才让他考进我们W大的?”
      室友是标准乖乖仔,戴黑框眼镜,从小到大乖得连迟到都很少,按部就班地考进这所心仪的学校。
      
      “班主任?跟班主任有个毛的关系,”赵远嗤笑,“他没去上学了而已,每天在家一对一备考。”
      
      “备考?为什么突然决定好好学习了?”
      
      赵远拿看神经病的眼神看室友:“还能为什么?为了一个人呗。”
      
      “不过,既然是为了那个人才来,那什么时候准备告白呢……”室友喃喃。
      
      “你着急个什么劲儿啊,什么时候说他自然有分寸啊,”赵远睨他,“暗恋都暗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一上来就告白,这符合你寓哥的人设吗?欲速则不达,你懂个锤子。”
      
      “寓哥呢寓哥呢,”室友对完全不同的生活好奇得心痒,“我要问问他怎么看上嫂子的!”
      
      赵远抬下巴:“外面抽烟呢。”
      
      ///
      
      烟掐过一半,梁寓靠在栏杆上往下看。
      灯还亮着……
      
      咔哒一声轻响,感觉到身后有动静,像是哪里开了门的声音,梁寓皱着眉回头去看。
      
      大片白雾从房内浩浩汤汤地涌出,起先只能看到抓在门把上的莹白手指,指尖带了点儿粉。
      随后,有人从里面走出来。
      她发梢被染湿,水一滴一滴下落,汇成股状往下滴。
      脸颊泛出柔和淡红,眼底酝出延绵的雾气,含过水似的柔。
      涟漪微动,星光渐闪。
      
      有水珠顺着她脸颊滚落,急不可耐地赶赴下一站场,在她锁骨窝中汇成小小的一滩。
      
      梁寓手指一动,喉结发烫。
      这是……刚洗过澡?
      
      里面的人低着头,在软垫上踩了踩脚下的水。
      踩过水之后,她正要往前走,甫一抬头,步伐才迈出去一半,愣了。
      
      她不知所措的目光也正好定在他眼里,眼瞳漆黑,那双下垂眼此刻更显无害地眨了一眨。
      
      四目相对的瞬间,空气凝滞了。
      
      吊楼内安静得不像话,一轮皎月悬挂天幕。
      
      郑意眠手指无意识地在门把上摩挲了一下。
      虽然现在的确是穿着齐齐整整的睡衣,睡衣还是带胸垫的那种,但突然开门就跟梁寓面对面,还是觉得……
      是不是太私密了点儿……
      
      两人正怔在原地,边上客厅里有人走出来,边走边大声叫唤:“我说寓……”
      
      赵远才走到一半,门槛都没跨出来,梁寓及时反应过来,把赵远的腿踢回去。
      “滚进去。”
      
      赵远茫然:“干嘛进去啊?我出来找你的啊……”
      
      “就站这儿,不准出来。”梁寓退后两步,肯定道。
      
      赵远想探头:“外面有什么啊,这么宝贝不让我看……”
      
      梁寓睨他:“敢出来你试试。”
      
      赵远一头雾水,感觉到梁寓警惕感满满的目光,指指自己,受伤道:“我又有什么错呢???”
      
      郑意眠看梁寓走过来,抽走栏杆上的外套,给她从前面搭上。
      
      她抬头。
      听见他沉声说:“晚上冷,别着凉。”
      
      她慌乱应了两声,这时候才感觉到什么,耳根迅速烧起来了。
      “那我,我先下去了。”
      
      “下去吧,”他眼神晦暗不明,“小心点。”
      
      木质的吊楼带着独特的韵味,郑意眠走了两步,时深时浅。
      陈旧的木板在郑意眠脚下拉出暧昧喑哑的长音,给夜色和境况再镀上一层旖旎。
      
      她略有点窘迫,急匆匆下了楼。
      
      不知道梁寓有没有在看她。
      下楼的时候怀着这样的心思,拐角处,就稍微借了点儿余光往上看。
      
      人影站在原地,仿佛一直目送她离开。
      
      ///
      
      李敏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发现郑意眠正呆坐在床上。
      
      她手上拿着吹风机,却完全忘记了吹头发似的,一个人在那儿发呆发得出神。
      吹风机风筒正对一包纸巾,纸巾包内探出的那张抽纸宛如一根可怜的草,在狂风大作风雨飘摇的夜里瑟瑟发抖。
      纸巾被吹得哗哗作响。
      
      李敏看到这一幕,腿差点吓软:“眠眠啊,你干嘛呢?”
      
      郑意眠转过脸,神情复杂:“我刚刚洗完澡,一打开门,你知道我看到谁了吗?”
      
      “能遇到谁啊?”李敏见怪不怪,笑着刷手机,“难不成还能遇到梁寓?”
      
      郑意眠看着她:“我真的遇到梁寓了。”
      
      李敏手机“啪嗒”一声掉在地面上。
      
      半晌,李敏捡起手机,颤巍巍道:“幸好不是你看到他刚洗完澡,不然更尴……不对啊,有什么可尴尬的……”李敏双眼放光,回味了一下,“想了一下,我觉得还有点刺激啊。你看,夜黑风高,美人出浴,浴室诱惑,不着寸缕……”
      
      郑意眠那吹风机对着她:“我不仅着了寸缕,我还穿了件熊猫睡衣。”
      过了会儿,吹风机风速又大了两格,郑意眠咬牙:“我终于知道了,流言蜚语就是像你这种爱添油加醋的人传出去的……”
      
      话音未落,李敏捧着手机。
      “我靠,又有人来问我了!”
      
      郑意眠:?
      
      李敏:“‘听说梁寓把郑意眠按在二楼门口这样那样,是真的吗?!’”
      
      郑意眠:“……”
      
      ///
      
      夜深,郑意眠吹干头发进了被窝,玩了会儿手机就睡下了。
      
      这里的夜比城市安宁静谧,风吹林木,沙沙作响。
      
      楼上的寝室熄了灯,手机屏幕却还亮着。
      梁寓翻了个身,听到有人问:“寓哥,你是怎么只学了一年就考到我们学校的啊?”
      像个传奇。
      
      赵远哼一声:“他怎么考进的?他有多拼你知道么?”
      
      室友问:“怎么?”
      
      赵远:“我那时候本来不想上大学,但是跟他关系最好,他不在也没人带我玩,我能怎么办啊,我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学啊,想跟他上一个学校。”
      “那天晚上写那个破数学题写的老子脑袋都开花了,我就发这个题过去问他会不会写,发完一看,已经早上两点半了。我以为他睡了,不会回。”
      “过了十分钟,他把解法发过来了。”
      “他本来就聪明,游戏上手几局就能把同档对手打个狗啃泥,那会儿每天简直拿命学啊,就睡两三个小时,每天都有老师一对一补习。能上W大也不奇怪了。”
      
      室友惊骇:“就睡两个小时?不怕死啊?”
      
      梁寓顿了顿,道:“不怕。”
      以前不怕死,是因为无挂无念。那会儿不怕死,是因为有了欲念。
      有了想要保护的人,想留在她身边。
      
      “说到这里,”室友明显兴奋了起来,“你考W大是因为郑意眠吧?你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她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现在是在浴室外,到时候就是在浴室里:)
    ?我在说什么
    我就说我该写的都会写吧~所以,大佬们憋催表白OTZ
    -
    感谢大家投喂滴雷:
    要来块排骨嘛x2、A□□on、琳琳、乌拉、六月离歌丿泪倾城ぅ(这位小可爱还包养了我的专栏)、....x2、鹿烊、小阿姨x2、26256866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