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0 实力抹黑

      七浮在深夜里骤然冻醒。
      
      一寸绯的毒性,让他本就偏寒的体质变得更为敏感。加之被夜间凉风左右吹着,便是不冻醒也奇怪了。
      
      视野里一片漆黑,七浮胡乱摸索被褥,却摸到了一只软软的耳朵,热乎乎的。太冷了……如今的情况下,只要是温暖之物,他都想顺过来抱在怀里。
      
      于是他顺着这只耳朵,将那温暖之物整个搂在怀里。小小的物体蜷缩在他怀中,仿佛是个暖袋。但即使这样,七浮仍止不住打哆嗦。
      
      似乎不太对劲吧?眼下可是夏天,就算是夜间,也不至于这般寒冷。而且,少寞堂似乎也没这么冷。
      
      七浮感觉到怀里的物体动了动,还有一些细微的声音似乎从彼岸传来,一点也听不真切。这时他鼻中钻入一丝苦涩的药味,继而唇上贴上来一点温暖,叩开他的牙齿,将一股奇苦无比的液体硬是给他喂下去。
      
      他听话地忍着苦,将那液体咽下,潜意识中,不知为何会如此配合对方,并且还默认了那是一寸绯的解药。如此这般,大约被喂下了一碗药,他慢慢觉得身体不再那么寒冷。
      
      喂好药,温暖之物又继续滚进他怀里。七浮摩挲着那只软软的耳朵,温和地唤了一声:“麦子……”
      
      前世对于这位妖侍卫的一些微妙的情绪,像是物归原主一样,渐渐被他回忆起来。
      
      ……
      
      七家分家灭门三日后,也是七浮解除禁足之日。
      
      在门口被晾了一刻钟,吕重青终于不耐地拉过正埋头扫地的少年:“你上司呢?太阳都升多高了,怎么还不见他出来?”
      
      舞子零并不知眼前这位汉子便是帮主,当下一把打开他揪住自己衣领的手,没好气道:“等不了就走呗,我家堂主还忙着呢,一会儿来,一会儿来!”
      
      吕重青被他气乐了:“还忙着?大早上又没病人,忙个啥?”说罢撇开舞子零,径自走向紧闭的少寞堂大门,“得,他不来,我亲自去见见。”
      
      见大门在自己面前狠狠关上,舞子零颇为不爽地转向马厩:“九空,你说那糙汉子会不会被浮公子打?我觉得这会儿浮公子应当还在抱着小姐姐做梦呢。”
      
      在少寞堂待了三日,每天帮着雨麦配解药,顺便“重新认识”了闻九空,消了那日在客栈的误会,舞子零倒是渐渐融进了这样的生活里。他的长剑已经被搁置在药柜里,三日之中他还处理过几个杀手的伤势。比起在江湖里没日没夜,胡乱而危险的生活,他反而想长期留在少寞堂了。
      
      闻九空正喂着马儿,闻言探出个头:“请稍微注意一下言辞,那位青年并非糙汉子,而是於虚的帮主。他脾气虽好,可你若惹恼他,指不定会被赶出去。”
      
      舞子零被他吓了一大跳,握着扫把闷声道:“这……嗯……我明白了。可我说的是明摆的事实,小姐姐不是说浮公子没睡醒的时候,随随便便吵他他会发怒吗?更何况浮公子今日还不晓得能不能转醒……”
      
      这时,自七浮歇息的二楼书房中传来利器碰撞的声响。
      
      “……看样子是醒了。”舞子零仰望二楼,喃喃道。
      
      七浮的书房之中,吕重青收刀入鞘,摸了摸鼻子,心中忖度自己是不是该去街上占一卦,是不是中了什么邪,每回寻七浮,都能看见他与他的妖侍卫恩爱,而每回又要被他甩一钩子。
      
      见七浮只着一件睡袍,身旁还卧着他的妖侍卫,吕重青也不好意思与他交谈,搁下一句“堂外详细说”,便万分尴尬地退了出去。
      
      七浮也甚是郁闷,这帮主未免太实诚,又亲自来喊他起床。念在“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赶快披衣下床,伏到书桌旁扒拉起饭堂的弟兄送来的早餐。
      
      扒拉几口面,看着碗中红艳艳的胡萝卜条,他忽然想起自己回到过去的那个梦。
      
      “麦子,我问问你啊,”他转头看向床铺,“你之所以没有妖力,又成了这副年幼的样子,是因为和七宗榆结过羁绊吗?”
      
      雨麦没有答。七浮又唤了几声,见她仍不应,便端着碗疑惑地走过去。
      
      雨麦小小的身体窝在被子里,胸口轻微起伏着,睡得很安稳。见状,七浮心疼地叹息一声,他中毒昏睡这三日,隐约能感受到雨麦守在身边。日夜守护,怕是累到这小猫咪了。
      
      他没有叫醒雨麦,安静地吃完面条,搁下碗就下楼寻吕重青去了。
      
      不出所料,吕重青找上门来是因为任务,但却不是来派任务的。
      
      “昨天夜里,十位派去祁环居附近执行任务的杀手堂子弟被杀。而将他们杀死的人,听说是浮公子的熟人。”
      
      话至此,吕重青故意看了七浮一眼。
      
      七浮不明其意:“帮主何出此言?”
      
      “拉拢你到於虚,这是家父与祁环居之主的约定,不过眼下似乎引起了什么误会。”吕重青抄手而立,“浮公子,禁足这几日你擅自外出的事,我可是一清二楚。敢问浮公子是为了何事外出?”
      
      一问便戳及痛处,七浮攥紧拳,缓声道:“我分家被人灭门,我既然得知这个消息,哪怕是违反於虚的规定,亦要回去。”
      
      “是这样吗?可杀手堂的弟兄也是在那个时候被你的两位熟人——剑谙与风见月所杀。”吕重青道,“浮公子一出门便是两日,还是为了家族灭门一事。难不成浮公子想说,在这两日之中查清了灭门家族的凶手,乃是我於虚的人灭了你的家族,所以你就委托了熟人将他们杀死么?”
      
      七浮越听越糊涂,“回帮主的话,我自两日前家族被灭门后,便回了少寞堂,而后因为中了毒,整整昏睡两日。帮主方才也看到了,我那会儿才苏醒,怎可能在这两日之中再度出门?”
      
      “可逃回来的弟兄看到了你,并提交了详细的情报。情报中这么说,你虽没有出手,却一直在暗处指使你的熟人杀人,假如有人靠近,你就使用火符,让他们近不得身。”背着报告,吕重青满面愁容,“浮公子,我是相信你的,但这两日我来少寞堂,也的的确确不曾见到你在。眼下於虚上下对你的传闻都是负面的,你需好好想想,是不是被什么人栽赃陷害了。”
      
      “帮主方才说,有弟兄报告,我在指使我的熟人杀人?”七浮忽问,“我在祁环居之时,也不过一介白桂阶的除妖师,剑谙师兄比我整整高出六个境界,不管论关系还是论实力,我都没有资格‘指使’师兄。”
      
      “至于风见月,想来是情报出错了吧?我与风姑娘才没接触几回,算不得熟人。”七浮解释道,“更何况,我在祁环居的熟人,乃是庄逍与剑谙师兄,并且仅仅是这两位除妖师。若是杀手堂的弟兄看走眼,错将庄逍看成风见月,这等眼神,不配做杀手。”
      
      “他们配不配做杀手是我的事,如今既然有这种谣言,那就说明事出蹊跷……”吕重青沉思一阵,继而道出一个令七浮大为惊讶的情况,“情报中提到的两位,似乎都与於虚有过私仇。”
      
      “……此话怎讲?”
      
      “先说风见月,祁环居五长老的女儿是吧?”吕重青道,“今年刚及二八,十六年前她出生之时,听家父说,她的母亲似是在当夜被於虚的人刺杀。喔,有个事儿你可能不知道,那风夫人……也就是风见月的生母,是猫妖。”
      
      “再是你所说的剑谙师兄,自幼父母双亡,被祁环居之主收养成人。”斟酌了下言语,吕重青托着下巴道,“此人……他父母曾是於虚的杀手,二十几年前叛变了,而后又做了些对於虚不利的事,总之是家父亲手带人将他们手刃。”
      
      七浮始终安静地听他将一切道出,越听越觉得事情非常棘手,而且似乎有人在背后操纵这一系列的事。
      
      剑谙与风见月杀了於虚的人,仔细分析他们的过往,纵使是巧合,也不可能凑这样巧。而他明明身在少寞堂中,为何吕重青却说不曾见到?
      
      莫非……在他中毒昏睡的几日,有人带他离开了少寞堂?
      
      见七浮没有说话,吕重青继续道:“要说祁环居和於虚的梁子,不知不觉也结下许多年了。家父将於虚交给我时,也曾说,眼下随便一个鸡毛琐事,也会成为两派开战的□□。这事,假若浮公子是清白的,还请浮公子尽早寻到洗脱嫌疑的证据。”
      
      “……敢问帮主,剑谙与风见月,如今身在何处?”七浮选了个问题问道。
      
      吕重青肯定道:“还在祁环居。”
      
      “那容我再问一句,逃回来的弟兄,可有在情报里说,‘我’是用火符放火,还是能凭空凝聚火焰?”
      
      道出这话时,七浮其实还是有考虑的。在梦中他得知七宗榆同雨麦结过一个特殊的羁绊,其效果大概是七宗榆打他一巴掌,自己也会疼。而在灭门那天,七宗榆给了他一箭,自己也在同时忍受了箭伤,只是不知道他可有中毒。
      
      不过既然“一寸绯”是七宗榆亲制,他自然是有解药的,也自然不会像他这般昏睡二三日。
      
      吕重青的回答模棱两可:“这我却不大清楚。情报中既然说你用了火符,那就应当是用了火符吧。”
      
      “……如此,还请帮主准我在接下来的几天出去调查一番。”沉吟片刻,七浮拱手请求。
      
      联系分家被灭门一事,果然七宗榆还是脱不了嫌疑,他得亲自去探探这家伙的底。
      
      哪知吕重青不乐意了:“说实话,浮公子到我於虚已有五六日,非但没做贡献,反而惹了一身麻烦。你若又要出门,这少寞堂无人看管,可就没有继续设置下去的意义了。”
      
      对于他的牢骚,七浮报之以笑。的确,放在三日前,他对这话就是手足无措。但现在……
      
      “因浮公子中毒,这几日小的忙里忙外,竟忘了向帮主推荐一位新人。”闻九空的声音恰到时机响起。
      
      吕重青“喔?”地惊呼一声,但见闻九空扯着先前话语失礼的少年过来,那少年手中还拿着扫把。
      
      闻九空的笑容甚是灿烂:“此人乃是符咒、药、毒、医、剑五术齐学的奇才,舞子零。浮公子不在时,帮主大可将少寞堂交给此人照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卷结束了,接下来是险象环生、拨云见日的第二卷。
    居然又被嫌弃不发糖………拜托这不是七浮的艹猫日常不是啊喂!于是这章开头就给你们看个大宝贝【蛤?】此外,往后有糖发,一定有!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