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璧血

作者:六出轻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1 毒消梦醒

      “公子一定要去宗家么?”
      
      吕重青走后,闻九空如是问道。
      
      “从未想去。但七宗榆欺人太甚,我若一度忍气吞声,反而涨了他的威风。”七浮摸了摸胸口的箭伤,昏睡两三日,不但毒解了,连伤也好了。
      
      他忍不住看向舞子零,若此人真如闻九空所说的那样,是个全才,兴许是他将自己治好的。如此,少寞堂交给他管也不错。
      
      他记得,吕重青走前凝视了舞子零一会儿,丢下一句话:“一会儿职务堂的人会来登记,完了之后,我就是你上司。”说得有些咬牙切齿,似乎还记恨他先前的无礼。
      
      舞子零倒什么也没说,头一偏,自顾自又去扫地,直接无视了这张坏脾气的臭脸。
      
      ……若舞子零掌管少寞堂,他还真不放心。
      
      吩咐闻九空备马而不是马车,七浮回到书房时,雨麦才醒。
      
      见她的猫耳无精打采地耷拉着,七浮笑着伸出手,修长的手指将猫耳往外轻轻翻动,然而他刚收回手指,猫耳又继续垂回去。
      
      刚醒便被他将耳朵翻来翻去,雨麦似乎有些气恼,但又因刚醒,瞪着七浮气恼时,她下意识发出猫儿独有的呼噜声。
      
      但正是这一举动引起了七浮新的兴趣。雨麦不悦的眼神,被他当做委屈巴巴的表现,他控制不住地抬起手,在雨麦脑袋上顺着发丝的走向一路抚摸下去,末了还揉了揉她的耳朵:“乖,收拾好了以后,我们便乘马去祁环居。”
      
      思忖一番,他还是没底气直接去宗家叫板,便想着先去祁环居了解下情况。
      
      见雨麦只是疲倦地点点头,七浮有些奇怪。他捧过雨麦的脸,疑惑道:“从前从不见你这般困倦,今天是怎么了?难不成是我半夜睡姿不好,将你踹下去过?”
      
      往日年幼时,七浮与长昕同床过一次,结果是七浮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己睡在了地上。问长昕时,长昕顶着一对黑眼圈说,自己一夜被七浮踹下去七八次,说什么她也不许七浮睡床上了。
      
      他刚回忆完,下唇忽一阵刺痛,雨麦竟张口在他的唇上咬了一下!
      
      “不曾。雨麦睡得很好。”搞事的猫妖却不动声色地舔了舔唇角,一改平日的冷淡,慵懒而迷离的目光直盯着七浮,仿佛醉酒未醒。
      
      捂着口,七浮忙不迭起身离开床铺,自顾自跑到储物室收拾行装去了。今天这只猫有点不对头……不,是很不对头……
      
      居然闷声不响就咬他,还往嘴上咬!别是中了邪了……
      
      刚扫完地,进到少寞堂中打算整理药材的舞子零,却在半路上被人一把拉了过去,藏匿在药柜的阴影之中。
      
      他惊愕地看着黑暗里面色凝重的七浮,只听对方慢慢道出一句:“这两天,你看得见雨麦吧?”
      
      舞子零不明其意地点点头。
      
      “她……有点不太对劲。”七浮下意识摸了摸嘴唇,想着刚才那不轻不重的一下,感觉脸有些发烫,“是不是在我昏迷这两天,被人灌过酒,或者被下什么奇怪的药了?”
      
      翻着眼睛回忆一阵,舞子零道:“酒倒不曾沾,或许是余毒的缘故?浮公子,要不然你说说看她怎么不对劲了,在下听了也好有个判断。”
      
      七浮故作镇静地道了声不必,而后又问:“你刚才说余毒,这又是怎么回事?”
      
      哪知舞子零连连摆手:“这个不能说!说出来要被小姐姐打死!”
      
      ……既然不能说,其中必定有他所不知道的隐情了。
      
      “我之前中了‘一寸绯’,解药总是你配的吧?”七浮开始套话,“这种致命的剧毒,即便用上解药,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将我体内的毒素除净。你看,这才三日不到,你若想除净毒素,必定需要将之引出我的身体。那么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是不是把我体内的毒素全转移到雨麦那里去了?”
      
      黑锅一扣,舞子零当即炸毛了:“没!在下说了是余毒啊!毒这种东西,再厉害在下也能处理,就是余毒难办……”
      
      七浮小心地望了望周围,附在他耳边道:“既然如此,你还有什么不敢同我说的?眼下雨麦不在附近,你且一五一十告诉我,我帮你瞒着她。她若打你,我就让她变回猫。”
      
      妖物成为妖侍卫后,一般都会听从主人的命令。而从人形变回原身,以及从原身变成人形,也的确是主人一句吩咐的事。
      
      见七浮保证,舞子零又不放心地观察四周一番,这才低声说起来。
      
      原来是那天舞子零给七浮诊脉时,发现自己的药方并不能完全解毒,查了自己行囊的手记,得知要除去余毒,只能将之引入一个容器之内。
      
      作为妖侍卫,雨麦便当仁不让成了容器,按舞子零的指示,在给七浮喂药的过程中将余毒纳入体内,随后陷入昏睡。
      
      听罢七浮很是费解:“喂药还能纳毒入体,我头一回听说还有这种事。”
      
      舞子零脱口而出:“嘴对嘴,加上妖力施咒,当然能啊。”
      
      “……”
      
      七浮已经不知道能摆出什么表情,本以为今早被雨麦咬了已是邪门事,却是千算万算也想不到在被咬嘴前还发生过……纳毒入体的事……
      
      原来他那时候依稀感到的温暖,是雨麦的舌头,而不是勺子吗?
      
      舞子零在一旁看着他脸色由正常转红又转白,着实吓坏了:“浮公子?在下看你脸色不太好,莫不是余毒还没除净?”
      
      七浮转过脸呵呵干笑:“毒已经除净了,谢过舞公子……”
      
      舞子零忙抱拳道:“浮公子客气了!在下可不是什么公子,唤一声子零就好。”
      
      随后他靠着药柜补话道:“要在下说,‘一寸绯’对人是剧毒,对妖就不晓得了。小姐姐说她先前还吃过一寸绯,那时没事儿,也不知眼下会是个什么情况。”
      
      回想雨麦那古怪的眼神,七浮一阵恶寒,不由得问道:“我听说,一些毒会勾起妖的‘欲’,不知道你怎么看?”
      
      “浮公子是在担心小姐姐会被‘欲’驱使吗?”听舞子零的语气,解决此事并不麻烦,“在下手记里有记载过,假如妖侍卫起了欲念,念一遍静心咒,并让其变回原身即可。在下想着,总没有人愿意与妖的原身做那种事情吧。”
      
      七浮便沉吟:“如此……”顿了顿,将吕重青的话一句一句回忆,又问,“方才我听帮主说,这两日都没见到我。莫非这个……纳毒入体,没在少寞堂进行?”
      
      舞子零轻哼:“不瞒浮公子,在下实在看不惯那帮主的语气,加上纳毒入体本就不能受外界打扰,那两日干脆就把少寞堂隐了。”
      
      “……隐了?”
      
      全然没有发觉七浮绝望的神色,舞子零乐呵呵道:“是啊,咒术中有一种俗称‘不可视’的结界,我只布了那个,除了九空,谁也看不见少寞堂里的人。”
      
      “……子零兄台,你可知你给了那家伙一个多好的甩锅机会……”
      
      七浮如是腹诽道。
      
      ……
      
      因是乘马前行,七浮依舞子零的意思,将雨麦变回原身,又寻了块结实的棉布,将之装进去,悬在脖子上,挂在胸前。
      
      中毒后身体状况会不稳定,这一点七浮早在五年前就亲自尝试过。因而一路上看着雨麦时而烦躁不安地扭动,时而静唧唧休憩,他也不觉得奇怪。
      
      将至花幕街,还是那条熟悉的捷径。七浮下马谨慎前行。
      
      每回乘马车到此地,总会被那似乎是缺心眼的狼妖姑娘将马误杀。不知这回单是马,会不会遭她毒手。
      
      揉了揉雨麦伸过来的小爪子,七浮不知为何想起了长昕。是了,若这回那狼妖姑娘还来,他非得让她带自己去长昕那里。
      
      牵马又向前走了几步,七浮忽停住。有熟悉的气息,正从身后逼近。
      
      他停了片刻,那气息也跟着停住。最终是七浮打破沉默:“想说什么,或者想干什么,随你,只是别躲躲藏藏,我能感觉到。”
      
      回应他的唯有细碎的叶片,经风一吹,纷纷落在他脸上。等了一会儿,见对方迟迟不肯现身,七浮低头挑开落在雨麦身上的落叶,忽翻身上马,皮鞭一抽,策马便走。
      
      从气息上,他其实已辨认出对方是谁。但不管是妖物还是别的,假如不愿现身,那就是不愿,他没有强求的必要,如今也没有浪费时间的心思。
      
      从前那个潇洒快意的公子,正慢慢从平淡如水的生活里走出,步入最不情愿的世俗泥潭。
      
      奔跑中的马儿忽然受了惊,扬起蹄子不肯再走,七浮险些被它甩下来。他当即下马,好不容易安抚完马,目光却停留在它的脚下。
      
      这匹马,是闻九空在七家灭门之前,特意送到於虚的,乃是与长昕一同长大的马。
      
      马儿焦急地踏着地,七浮附身去捡它脚旁一支闪亮的饰物。那是一支簪子,还是前不久七家家祭之时,七浮买回家送给长昕的。
      
      然而,大红宝石花点缀的簪子,紫玉的小坠子上,却沾染着点点血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之前因为撸大纲偷了懒断更真的……很抱歉_(:з)∠)_
    这周没有榜单了,但是为了下期能上榜,作者娘决定重走日三千的老路了!
    第二卷,是个成长的开始。



    和白猫公主先婚后爱
    【已完结】病娇大白猫是诱受



    师父总爱吸本喵[穿书]
    【已完结】大白狼师父是吸猫狂魔!



    徒弟,为师回来宠你了[重生]
    【已完结】龙妖徒弟以下犯上



    狐狸导师宠妻日记
    【已完结】导师的尾巴好软,想埋~



    狐妖,你的未婚妻掉了[修真]
    【已完结】和雪狐妖妻酱酱酿酿



    今天也在快穿养家喵
    【已完结】橘猫大佬的腿部挂件



    师姐,你的腿部挂件掉了[穿书]
    【已完结】和雪狐师姐贴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