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想报答的沙袋

      周秉文日常出去做活,宋琇莹一人在家中待着也无聊,思及这几日刘氏对自己的照顾,想着便做了些小孩子喜欢吃萝卜糕,放在小篮子里提着往刘氏家中去了。
      
      刘氏住在前面两个院子里,不过几步便到家她家门外。伸手扣了扣门,不一会儿便听见里头传来人声,“谁呀?”
      
      宋琇莹应声道:“是我,阿篱,我来寻刘婆婆!”
      
      开门的是一个颇有些富态的小妇人,见是她,笑嘻嘻道:“呦,是阿篱姑娘啊!寻婆婆是吗?她在屋里呢!”
      
      小妇人正是刘氏的儿媳妇王氏,与福哥儿当真是一对母子,模样生得像极了。
      
      “我多做了一些萝卜糕,想着福哥儿爱吃,便拿来给他尝尝,福哥儿呢?”宋琇莹掀开小篮子上盖着的布巾,露出了里头散发着诱人香味的萝卜糕。
      
      “诶,来就来嘛,还带这些作甚,福哥儿叫他祖父带着去街上玩了。”王氏如是说着,手却极其自然地将小篮子接了过去,“来来,快进屋来喝杯茶。”
      
      宋琇莹抿唇含笑往屋里走,路过正在砍柴的刘氏的儿子张成宁时顺便打了声招呼,张成宁摸摸后脑勺,憨憨笑了笑,回了声“阿篱妹子。”
      
      见宋琇莹进去了,王氏这才敛了笑意,伸手一把拧过张成宁的耳朵,龇牙怒道:“笑笑笑,人家阿篱是你妹子?”
      
      张成宁哎呦哎呦叫唤,捂着耳朵委屈道:“她同我打招呼,我不得回她吗?”
      
      王氏啐了一口,翻了个白眼,“不管,你就不许理她!”
      
      “好好好!不理不理!你松开松开!”
      
      “哼,这次差不多!”王氏心满意足,得意地松开了手,低头看篮子里的萝卜糕,咋舌称赞道:“这手艺,萝卜都能做的这么好!”
      
      张成宁伸出手想尝一块,被她一掌拍开,“没听见阿篱姑娘说是给儿子的?你不许吃!”
      
      说完提着小篮子进了厨房,再出来时手中提着一壶茶进了刘氏屋中。
      
      宋琇莹进屋,便见刘氏盘腿坐在炕上,炕桌上放着笸箩,笸箩里满是针线等物,刘氏正低着头纳鞋。
      
      “阿篱来了啊!”刘氏抬头见是她,忙笑着招呼她过来坐,“来,坐坐坐,一路走来冷了吧!”
      
      宋琇莹笑道:“不过是几步路,我走动走动,还热呢!”
      
      不同于刘氏家中修的是炕床,周秉文的院子是他从别个落魄人手里买的,当时便没有修,他买来不过一住,懒得打理,便随便的置了一张床,他体热不怕冷,现在屋里烧的碳还是宋琇莹来了后才买的。
      
      因而宋琇莹对这炕十分新奇,坐上去后,还偷偷摸了摸,又敲了敲,侧耳听着声音。
      
      “阿篱这几日过得可还好?头可还痛?”
      
      她忙端坐起身来,点头道:“嗯,好着呢,头不痛了,只是记事仍不清楚。”
      
      刘氏摇头道:“看来这大夫也没什么用。”
      
      宋琇莹笑了笑,没说话。
      
      “刘婆婆在纳鞋?”她好奇地探头过去看,只见刘氏手中拿着一只与她手掌一般大的鞋,鞋面上布着十分整齐的针线。
      
      “给福哥儿纳的,他人好动,这入冬来人又长了许多,脚也大了,之前那鞋不合脚了,给他新做一双。”
      
      说到不合脚,宋琇莹瞬时想起了她无意看过几回的男人的那双大脚。他人高马大,脚也比一般男人大些,他只身一人,没人给他做鞋,便只能去鞋铺子里买,可鞋铺子里的鞋哪穿得那么衬脚?每每买回来都有些挤,而后又会被慢慢撑大。
      
      他既好心收留了她,那她便应该好生报答,既有她在了,哪还能让恩人继续穿不合脚的鞋呢?
      
      正想开口,王氏便提着茶壶笑呵呵进来了,给二人倒茶,“家中只有粗茶,阿篱姑娘可别嫌弃啊!”
      
      刘氏手上动作不停,顺口问道:“福哥儿回来了没?”
      
      “还没呢!公公许是又带他去城外玩了!”
      
      “谢谢王嫂子。”宋琇莹在一旁听着,只觉得这种极为日常的对话十分有趣,捧着倒出的热茶抿了一口,笑道:“虽是粗茶,但王嫂子泡出来的很香呢!”
      
      王氏被她夸的颇为咯咯直笑,摇手道:“嫂子我随便泡的,哪那么好!不吵你跟婆婆了,我先忙去啦!”
      
      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走,只留下爽朗的笑声。
      
      刘氏无奈摇摇头,拿着手上的鞋问道:“阿篱,你识字,能帮婆婆在这鞋上绣两个字吗?”
      
      宋琇莹点头应好,她抚了抚那即将完工的鞋,开口道:“刘婆婆,您能教教我如何做鞋吗?”
      
      刘氏抬眼觑她,而后含着深意笑道:“要给小周做鞋?”
      
      宋琇莹认真点头,“表哥既收留了我,我自该好好报答他!”
      
      “报答呀!”刘氏暗道,报答可也不是能这样报答的。
      
      *
      
      宋琇莹帮刘氏在鞋上绣了福哥儿的名字,倒叫刘氏惊奇的发现她的绣活不错。周秉文给了她一钱袋银子叫她用,但宋琇莹见他这一屋的简陋相,又见他每日码头做活极累,更因自己是求人家收留的,还因着萝卜的事,因而平日里能省一个子就省一个子,在刘氏夸赞她的绣活好后,她脑子终于聪明了一回,询问会不会有铺子寻人做绣活,刘氏通晓事情多,路子广,当即便给她找到了一家收绣活的铺子。
      
      宋琇莹细心绣了副海棠花的帕子,掌柜见做工不错,便决定收了。
      
      几次下来,她攒了近百文钱,当即跑去买了做鞋的材料,但万事俱备,只差周秉文的脚了。
      
      周秉文近几日便发现宋琇莹在自己面前时老是低着头,不知盯着什么地方,他浑身顿觉不自在,没忍住往后退了半步,僵硬道:“你掉东西了?”
      
      小姑娘抬头看他,忙摇摇头,忙转身进了厨房端菜。
      
      吃饭是二人相对而作,周秉文人高马大,坐在长板凳上敞着两条长腿,宋琇莹端着碗,小口小口吃着,身子不自觉便往旁边侧去,探头往他脚上瞧,蹲在他脚侧正啃着小鱼干的小黄猫抬头,“喵呜”了一声。
      
      “到底怎么了?”周秉文放下筷来,声音里带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无奈。
      
      宋琇莹咬着筷子,欲言又止,到底不好意思开口,一个劲的摇头。
      
      用完饭后,周秉文收了碗自去洗刷,宋琇莹则回了房一个劲地纠结。
      
      她本来是想套用周秉文鞋子的尺码的,但他穿的鞋本来就不太合脚,套了也没用,而且刘氏说了,鞋子若想穿得舒适,需得拿了软尺仔细量好,这样做出来的鞋才最合脚,她一个劲地盯地盯着他的脚看,如何能看出来。
      
      她翻出软尺,咬唇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点头。
      
      给恩人做鞋,自然就要做得最好,最舒适,再说了既是给恩人做鞋,有什么好害羞的!
      
      劳累了一天正坐在床头舒适泡脚的周秉文,便听得有人敲门,女子细软的声音响起,“表哥,我有件事想寻你做,可以进来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周秉文:做,做什么?
    ——————
    明天不更,后天照常。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