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你夫君

作者:步虚子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被吓着的沙袋

      往后的几日二人倒是相熟了许多,暂时找不到其他话谈,宋琇莹便会每日问周秉文想吃什么,尽着这方面的心力努力回报他收留自己,又连着救了自己两次的恩情,周秉文只说随意即可,她便只能苦恼,只得每日换着花样做菜,好在周秉文是样样不嫌,皆会吃完,甚至吃得极香,宋琇莹看着,竟一时生出了乐趣来,本来只是想回报他,结果自己乐在了其中。
      
      但这几日她也发现了,周秉文是不喜吃姜的,她顿时想起了那日刘氏给他熬煮的一大碗姜汤,他喝了下去竟然什么反应也没有,她不由咋舌称叹,看着自己眼前的那一碗苦药,做了许久的挣扎才喝了下去。
      
      即便如此,仍被苦得落下泪来。
      
      而这几日的码头停泊的货船颇多,周秉文无法回来用饭,宋琇莹便拎着食盒去给他送饭,连带着与童青也熟了很多,周秉文在那日事后,本想让她别来码头,但见她一脸你不让我送饭就是不让我报恩的表情,不得不忍住了口,只是她一来,便会领着她到远离码头货物堆放的地方。
      
      天气愈发寒冷,周秉文每日都在码头做工,虽然天气冷,但必然会出一身汗,只怕会一个不甚受凉,宋琇莹想着,决定这日给他熬一道羊肉萝卜汤。
      
      几日来都是刘氏带她一同上街买菜,宋琇莹虽然脑海中有菜的做法,但对于如何挑菜买菜却是一窍不通,都是刘氏帮她挑选,不巧的是今天刘氏走亲戚去了,没了这位军师,宋琇莹一人上街,只看得有些眼花缭乱。
      
      好在最基本的还是知晓的,她先是去了羊肉铺,割了一斤羊肉,可惜过程实在有些吓人,一只硕大的羊头血淋淋摆在案上,羊眼圆睁着没了色泽,空空看着她,吓得小姑娘捂着眼哆哆嗦嗦站在一旁,慌忙接过羊肉给了钱便落荒而逃。
      
      而后便是买最主要的萝卜了,她去菜市的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很多人都已经卖完了菜,开始收摊走人,她连忙在其中寻找,终于看到一个躬身收拾的小贩,摊前还摆着八.九颗大萝卜。
      
      “姑娘买菜?”
      
      宋琇莹点点头,指着那萝卜问道:“这个如何卖?”
      
      小贩仍在继续收拾的动作,但头微微侧,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宋琇莹,见她左看看右看看,面上带着生疏之色。
      
      他挥手,嘻嘻笑道:“要收摊了要收摊了,姑娘,我就还剩这么点萝卜,也懒得带回去,索性便宜些,三十文都卖你了!”
      
      “这……”宋琇莹连忙罢手,“家中只有两人,我也不需要这么多啊!”
      
      “诶!”小贩拍着大腿,似不赞同她的说法:“这么多萝卜冬日里又坏不了,不一会儿便能吃完了,你上哪买这么多分量又这么便宜的萝卜去?瞧瞧我这萝卜,白嫩嫩,水灵灵的,滋味甜着嘞!”
      
      宋琇莹犹豫,还要再道,那小贩又似亏了般痛心挥着手道:“算了算了,二十八文给你了,再搭你一把葱!”他拿了葱,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
      
      “姑娘!我已经够便宜啦!要不是我懒得再带回去,我才不会卖得这么便宜呢!”小贩拉长声音作无奈状。
      
      “好,好吧……”宋琇莹偏着头,总觉有些不对,可小贩既已将价格给得这么便宜,想想也是她赚了,寻常这么多萝卜可没这么便宜,虽多,但慢慢吃总能吃完的。
      
      傻乎乎地掏了钱,本还想再买些其他菜的宋琇莹只得提着竹篮回了小院,无他,因那八.九颗萝卜已经将整个竹篮装满,甚至还有一两个因装不下而总是滚落,她无法,只得一路走的小心翼翼。
      
      待回了小院,她早已经累的没了气力,对着那一堆萝卜,苦恼至极。
      
      周秉文傍晚回来,还没入小院,便嗅得从里头传来的阵阵菜香,他推门的动作不禁轻了许多,厨房门口挂着布帘,他看不见里头是何情景,但光影投撒在窗户上,昏暗的影子忽大忽小,能猜想到里头的小姑娘是如何的忙碌。
      
      劳作了一天的身体忽得在此时忘了疲惫,早已倦怠许久的心忽得感觉轻快起来。
      
      他掀帘入内,正蹲在灶台前添柴的宋琇莹冷不防视线里出现一双大脚,吓得往一旁跌去,周秉文眼疾手快,连忙抓住她拉了起来,可她的手还是不慎被燃出灶外的火燎了一下。
      
      火辣辣的痛意席卷上来,小姑娘呼痛,眸子里顿时被疼出了泪花儿。
      
      周秉文忙拉起她的手一看,只见白皙滑嫩的手背上,已是红通通一片,他皱下眉来,眸含忧虑,“被烧着了?”
      
      宋琇莹咬唇,忍着泪意点了点头。
      
      周秉文连忙拉着她到了水缸前,舀了冷水往她手上淋,宋琇莹见自己的手被他攥着,脸上一热,想将其抽回来,结果被他攥得更紧。
      
      “别动!”男人低声道:“不及时处理,只怕会生水泡。”
      
      宋琇莹看着他,含泪嘟囔道:“表哥回来,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周秉文抬眸,见她脸上那颇为委屈可怜的模样,咳了一声,歉疚道:“对不住,以后不会了。”
      
      他习武多年,习惯使然,早就不知不觉在日常行走中会不发出任何声音了,只是小姑娘不经吓,好几次都被他的突然出现吓得一愣。
      
      舀了几瓢冷水淋下后,周秉文拉着她的手看了看,问道:“可还痛?”
      
      她摇摇头,周秉文这才停了下来,寻了帕子将她的手擦干,又忙回屋找了烫伤膏来,这下宋琇莹再不敢让他来,连忙伸手接过,道来声谢。
      
      周秉文站在一侧,垂下的手微微攥了攥。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宋琇莹眼眼帘低垂,沾了药膏轻轻往手背上涂,没话找话道:“表哥……怎么还会备着烫伤膏啊?”
      
      男人身高腿长站在一旁,身高的优势使他不用动便能自然而然地将她模样尽收眼底,柔软的长发披在肩后,随着动作而垂了几缕青丝下来。
      
      “以前经常受伤,便会什么药都备一些。”
      
      “啊?经常受伤?”小姑娘诧异抬头,紧张道:“那疼不疼?严不严重?”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将两手背在了身后,身体往她方向微倾,只不过幅度不大,她没有发现,“小伤而已,既不疼,也不严重。”
      
      宋琇莹这才舒了一口气,至于为何要舒一口气,她也不清楚。
      
      擦好药膏后,她又要去灶旁,被男人制止住。
      
      他打开灶上煨着的砂锅,羊肉汤的香味便扑鼻而来,周秉文顿时觉得肚子饿了。
      
      “今日我煲了道萝卜羊肉汤!”小姑娘走近道,语气里颇带着自豪,左颊的梨涡便漾了出来。
      
      周秉文正要开口,转眸便又看见了一侧桌上放着的一堆萝卜。
      
      “怎么?这么多萝卜?”
      
      宋琇莹讪讪笑着,将她买萝卜的过程说了出来,“那小贩赶着回去便便宜卖给我,所以我便都买回来了……”
      
      “……”
      
      便宜是便宜了些,但也没便宜到哪去,更何况这些都是被人挑剩下的,不是哪里被磕坏了一些,就是已经糠心了,寻常妇人见了,理也不会理,不过是见她一个小姑娘,欺负她什么都不懂罢了。
      
      周秉文心想也该教教她,省得到时候在其他地方再被人忽悠。
      
      “你以为你是赚了,实则是那小贩精明,欺负你买菜生疏,什么都不懂罢了。”
      
      “啊?”宋琇莹无措道:“我被骗了?”
      
      “倒也说不上骗,那小贩做急忙离开之态便宜卖,是为引你注意,在你犹豫后,又将价格压低,又白送你葱,实则是以退为进,更是为他的萝卜品质不佳做掩护,他以急于离开为由压低价格,而非品质不佳贱卖,便给了你一种自己赚了的假象,别看这些小贩行事粗俗,实则人人都有一本生意经。”
      
      宋琇莹顿时沮丧起来,歉疚道:“对不起,我乱花钱了……”
      
      他每日码头做工这么辛苦,本就家贫,还收留了她,她白吃白喝就算了,结果她还被人骗了乱花了钱,越想便越觉得是自己的错,越想便越愧疚,愧疚的心都拧出了水,挤一挤便从眼眶里掉出金豆子来了。
      
      周秉文见她这个反应,一时有些懵,心想是他说错什么了吗?好半晌后才反应过来,笨拙的忙哄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世上难免会有人心险恶之人,你心思单纯,那小贩还好,不过是生意人正常行事罢了,若是遇上其他想害你之人,便该提高警惕。”
      
      周秉文是个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人,曾经与别人谈交易,哪个不是喊他一声周爷,老老实实不敢作假,因而见宋琇莹这般被忽悠了,下意识就想教她精明些,免得她再被人害,就像这会她被人绑了,被人害的失忆一样,哪晓得小姑娘心思敏感,满心觉得都是自己的错。
      
      宋琇莹被他一哄,不但没好,愈发愧疚了,表哥对她多好,好心收留还教她道理,自己却……她呜咽一声,抽泣起来。
      
      男人捂着额,头疼不已,视线在那堆萝卜上转了转,眉头一挑,开口道:“你歪打正着,正巧我这段日子想吃萝卜了,你买了一大堆萝卜,倒也不亏,给我做了吃吧!”
      
      小姑娘这才止了抽泣,抬眸看他,男人头一次说想吃什么,她自当尽心,含泪笑着点头道:“嗯嗯,我会用萝卜做很多菜呢!”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小院子里关于萝卜的味道久久不散。
      
      泡萝卜、糖醋萝卜、萝卜汤、红烧萝卜、清炒萝卜,萝卜丸子萝卜饼,吃得周秉文觉得自己都快变成萝卜了,心中只想把那个忽悠了小姑娘的小贩拖出来打一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话要说: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