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一段旅行和一首歌的灵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119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1 文章积分:75,89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碎碎念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68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半壶纱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她在早晨七点被冻醒过来,在棉被里蜷成一团,脚还是冰冰凉凉。望着头顶墙壁上红绿交织,极富藏族色彩的装饰图案出神了几分钟后,她深吸一口气,无可奈何地爬下了床。
      “刷”地一声拉开厚厚的深灰色窗帘,明亮的晨光顿时洒满了整个酒店房间,同时涌进来的,还有高原刺骨的寒冷。她急忙抓起椅背上的白色毛衣外套,套在了紫色的长裙外面。
      这里是夏河县,距离兰州大约五小时的车程。三千米左右的海拔,让这儿即使是在阳光充沛的八月,也带着如同深秋的凉意。小小的一座县城,尚未染上商业气息,一条小河横穿而过,轻轻的水声,一点点唤醒了清晨。带着白帽的小哥,在手臂上挂满一串新烤出来的馕,年迈的藏族阿婆,佝偻的背几乎弯成九十度,颤巍巍地打开小卖部的卷帘门,抱出一箱自家做的牦牛酸奶。
      像白豆腐一样的酸奶,装在简易的塑料碗里,很稀奇的样子。她连比带划地从耳背的阿婆那里买来一碗,迫不及待地送了一勺到嘴里。可是,舌尖上没有如预期那样化开甜蜜,她微微皱了皱眉,再连吃几大勺,终于明白了这才是传说中的绿色食品,没有任何香精和白砂糖的污染,只有微腥的奶味,绝对原生态,但……也不好吃……
      悠闲地沿着城里唯一的主街道慢慢走着,等她把手里的酸奶都吃进肚子里时,也走到了街道尽头。此时的夏河已经完全醒来,来往的行人,游客,僧侣,纷纷涌向她面前那片气势恢宏的金顶红墙建筑群。
      拉卜楞寺,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被誉为“世界藏学府”的地方,也是她独自旅行甘南的最后一站。阳光落在寺院外长长一排转经筒上,深红底色上的绿色纹饰变得清晰而绚丽,诱人坠入一场宗教色彩的梦境。
      沿着泥黄色道路往里走,就能到达拉卜楞寺的入口。路两旁的白墙间,不时出现一条僻静狭窄的小巷,通往僧人们的居住区。她好奇地往里面张望,看见一老一小两个喇嘛,背对着晨光走进小巷深处,土黄的墙壁和道路,仿佛镀上一层柔和的光晕,而远去的两抹深红的僧衣,圣洁里又透出丝丝烟火的温暖。她掏出手机正要拍照,老喇嘛却拉着小喇嘛闪身进了屋里。
      不开心地撇撇嘴,她的目光落在了屋顶上一缕袅袅的炊烟上。顺着烟飘去的方向往上,头顶的天空,剔透如湛蓝的水晶。孤独的一只苍鹰,从辽远的群山间振翅而来,绕着鎏金铜瓦的佛塔盘旋不去。她一时看得痴了。忽然的大风吹来,差点吹落了遮阳的草帽,她索性将它摘了下来,任一头乌黑的长发随风肆意飞扬。
      良久,直到升上头顶的太阳,直直刺入眼睛里,她才眯起眼睛低下头。转身瞬间,余光却瞥见稍远的墙角下,立着一个画板,画画的人不知所踪,只有几个年轻的游客,围着画板交谈着,一看见她,几个人露出善意却有些奇怪的笑容。
      一向好奇心很重的她,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画板上铺着一张还未完成的画作,寥寥几笔线条,勾勒出眼前延伸的道路,但在模糊如影子的人群中间,一个仰头望天的女孩却清晰地呈现在画面中央。她感觉心里像落进了一颗小石子,但这小小的震惊很快就被那几个游客上下打量的目光扰乱。她不自在地绕着胸前的头发,腼腆地笑了笑,逃也似地离开了。
      只是在匆匆向前的路上,她有些窃喜地扬起了嘴角。想不到平凡了二十几年的自己,还能变成画上的风景呀……
      
      坐北向南的拉卜楞寺,占地总面积86.6万平方米,建筑面积40余万平方米,主要殿宇90多座,这片具有藏族特色的宏伟建筑群,包括六大学院、16处佛殿、18处大活佛宫邸,还有僧舍及讲经坛、法苑、印经院、佛塔等,房屋不下万间,如果靠自己瞎转悠,很难体会寺院的精妙之处。所以这里也和很多景区一样,为游客提供了免费的导游服务。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此时被一群游客围绕在中间的“导游”,竟是个年轻的僧人。他的脸上,带着高原地带人特有的淡淡黝黑,五官却出奇的俊朗,一套普通的僧衣,穿在清瘦高大的他身上,也因为宽大而有了几分飘逸的感觉。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她的脑子里,不知怎的一下子迸出了那个雪域情僧的诗句,只是不知一生为情所困的仓央嘉措,是否有和他一样清澈温暖的眼睛。
      忽然,这双眼睛对上了她的目光,隔着几层人群,她依旧感觉出了其中蓦然闪现的光亮,带着微微的错愕,还有一闪而过的……惊喜……
      只是短短地接触了一瞬,她便有些不自在地将头扭到了一边,假装去看远处一步一跪拜的藏民。谁知就在大脑放空的短短空当,围在她前面的人群呼啦一声散开,跟着导游僧人朝寺院深处走去。可怜反应慢了半拍的她,又被挤在了人群最后。透过人流的间隙,她隐约可见那个披着深红僧衣的挺拔背影,不疾不徐地走在最前方。
      拉卜楞寺宗教体制的组成以闻思、医药、时轮、吉金刚、上续部及下续部六大学院为主,在全蒙藏地区的寺院中建制最为健全。僧人带领游客来到的第一处,是医药学院的经堂正殿。
      这里的经堂,不会随时对游人开放。讲解的僧人打开经堂让一批游客参观完以后,就会立刻锁上。首先到达门口的他,一直等到所带领的游客全部到齐之后,才打开大门。他没有率先走进去,而是站在一侧,用不太熟练的汉语,温和地提醒每个人小心脚下的门槛。
      她是最后一个踏进经堂的游客,并不宽敞的殿内已经挤满了人,虽然看不见佛前的莲灯,但一室暖黄的光依旧让她的心在喧闹里沉静了下来,屋顶垂落下的五彩幢幡,绚丽的色彩从眼里冲击到心中,灵魂瞬间变得渺小而谦卑。她不断移动着身体,想透过人群缝隙看看殿中佛像的全身,无意中,手背扫过一片有些粗糙的布料。一转头,才发现跟在她身后进来的僧人,正巧站在了她的身边。
      身边,很近很近的身边,近到她的肩膀几乎挨着他的胳膊,抬起头,就能看见他高挺的鼻梁和颤动的长长睫毛。
      “各位,现在我们所在的,是拉卜楞寺六大学院之一,医药学院的经堂正殿,你们面前供奉的是药王佛、药师佛和拉科仓的舍利塔。拉科仓,担任过九世、十世□□大师的传法教师,佛学造诣曾名满藏区……”
      他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许多游客好奇地朝后面看来,惊讶于“导游”竟然站在人群后面讲解。
      但他继续着,似乎丝毫没有要走到前面去的意思。不高不低的声音,恰到好处地压下了游人间的窃窃私语,又稳重平缓,尽量标准着自己的普通话发音,显得得体而温和。
      “酥油花、堆绣、唐卡,是藏传佛教的艺术三绝,请大家抬头看两侧的墙上,这里悬挂的唐卡,有些有着百年的历史,绘制唐卡的染料,都是从天然矿物和植物里提取而来,所以永不会脱色变色。”
      在他的引导下,所有人一边抬头仰望一边啧啧赞叹,一排排手机在头顶晃来晃去。不知是谁的胳膊,无意中重重地撞在了她肩上,她一个踉跄,磕向了门边。后背上却是一片柔软的感觉,她奇怪地往后一看,看见了他覆在坚硬门框上的手背。
      “小心。”僧人礼貌地对她笑了笑,目光却似倒映着莲灯的柔波。
      短暂的插曲之后,他继续平静地讲解,刚刚的温柔,似乎只是一瞬梦境般的幻觉。她的精神却再难集中起来,她想或许是这满墙的壁画晃得她有些发晕,以至于当所有人退出了经堂,朝下一个参观地点走去时,她的脑子里都只有眼前的深红色背影,全然不记得自己是何时被挤到了队伍最前面。
      
      不过,一个个学院的经堂参观过去,她也发现努力加快些步子走在前面还是有很多好处的,比如可以避开一层层人头,直接仰视高大的鎏金佛像,可以轻轻地摸一摸浮着酥油的长明灯边缘,还可以把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楚的听见。
      她有些奇怪地发现,那之后的每一次讲解,僧人也都走到了人群最前面。他总是端正地立在主佛像一侧,恍若众神虔诚的侍者。她的心里其实隐隐有一丝期待,期待能在那双眼睛里,捕捉到一瞬如刚才那般的温暖。可他似乎一直望着某个辽远的地方,静穆似深潭。
      参观完最大的闻思学院经堂,“导游”的任务也到此结束。她看见他刚一出门,就被几个兴致正高的游客围住了。心里好像堵着什么东西似的难受,她觉得自己好像在失望,失望什么呢?她说不上来。
      她觉得恐怕是自己不愿匆匆看一点就离开吧,毕竟时间还早,还可以再四处转转。于是她就这么走走停停,可眼前每一座红墙金顶的建筑都那么相似,她慢慢失了兴致,可心里又说着再走走再走走。
      就在这时候,她看见有三三两两的游人走进了一个展厅,好奇的她也跟了进去。让她想不到的是,从外面看着有些昏暗的厅内,实际却是一片灿烂缤纷的色彩海洋。造型各异,身披彩衣的仙子佛陀,在鲜花和莲灯的环绕下栩栩如生。来之前做过一点功课的她知道,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酥油花,如今看见了实物,心里更是一阵激动。她停在一座绿度母佛像前,伸出手指想碰一碰底座上绽放的莲花,指尖却犹豫着不敢落下。
      “没事的,酥油花虽然耐不住高温,但还不至于碰一下就坏掉。”
      熟悉的声音带着笑意从身后传来,她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出现在这里,而更让她惊讶的,是一回头就撞上的温柔目光,真真切切,不是幻觉。
      “不不不,我不是要碰的……”她慌张地后退一步,“对不起呀师傅,哦不,大师,哎呀不对……”
      “桑杰。”
      正当她纠结着要怎么称呼这个年轻的僧人时,他温和地打断了她,说道:
      “我叫桑杰,在藏语里,是‘觉悟’的意思。”
      “桑杰……”她轻轻地低喃了一遍这个名字,跟在他身后,重新仔细地端详起这些精美绝伦的艺术品。
      他不紧不慢地走着,依旧是沉稳平和的声调:
      “酥油花,就是指酥油做成的艺术品,而酥油是牛奶、羊奶反复搅拌后提纯出的油脂物,我们藏民用它来食用、入药,还用来燃灯供佛。酥油柔软细腻,色泽柔和,还有很强的可塑性,所以是很好的雕塑材料。”
      她接着他的话讲道:“我以前看书上说,制作酥油花的时候,为了防止手的温度让酥油胚料融化变形,僧人们不光要在零度的作坊里工作,还要不时地将手浸入冰水里。”
      “嗯。”他微微点头,“的确如此,所以全部的工作都要在冬季最冷的三个月完成。”
      她的目光扫过一排排美丽的人物花鸟,起初的惊艳换成一丝心痛。
      “这么看来,侍奉佛祖,真是件幸苦又寂寞的事情呀……”
      他凝视着面前眉目安详的宗喀巴大师像,淡淡回答:
      “我十八岁来到拉卜楞寺,在这里自学五年才考入闻思学院。我每天会用将近十五个小时来研习佛经。背诵、修行、辩经,生活几乎没有变化。但就是这么一点一滴的积累,我感觉离菩提之境越来越近。心如明镜,与万物相伴相生,只会得无上欢喜,何来痛苦寂寞。”
      说着这些的时候,他的神情如她仰望过的群山那般,辽远而静穆。让他看起来既像在倾诉,又像是独自的沉吟。
      展厅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是又一批路过的游客,领头的僧人对他招了招手,有些焦急地说了句什么。
      “对不起,我得先走了。”他抱歉地说道。
      “哪里哪里,是我耽搁您时间了。”她想笑笑,却发现嘴角上扬得如此牵强,还不如不笑。
      他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她望着他走到门口的背影,阳光在身后投下了一道长长的影子。
      
      他走以后,她又在寺院里心不在焉地转了一圈。时间接近下午两点,约好的司机不停打电话来催,说她想天黑前赶回兰州,现在必须得走了。
      偏偏又在这时候,阴晴不定的高原忽然下起暴雨,她只好打开随身携带的雨伞,快步加入到离开寺院的人流里。
      一边匆忙地赶路,一边要留意脚下泥泞的她,或许不会知道,就在路的尽头,红衣的僧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雨里,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尽管他撑着的雨伞那么宽大,却依旧阻挡不了瓢泼的大雨淋湿了衣角,淋湿了他夹在身侧的画纸。画上仰头望天的女孩,一点点晕散开来……
      走出了寺院旁满是泥巴的小路,公路旁总算好落脚一些。等她的车就停在路口,她一上车,就急忙塞上耳机。隔绝了窗外的雨声和司机喋喋不休的抱怨,世界安静得有些忧伤。
      “再见了,桑杰。”
      她在心里轻轻说着。此时,《半壶纱》的歌声流泻开来,天地间笼罩着似真若幻的烟愁: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风月花鸟一念尘缘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