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半醉半醒半浮生。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无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24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0 文章积分:53,819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无CP-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碎碎念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439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空山

作者:待月草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晚安。”
      信息发送的时间显示为三天前23:00,之后没有任何回复。
      昏暗的假山深处,一个空白的对话框,孤独地展开在发着幽光的手机屏幕上。
      “哎哟!”脚下忽然踩空,她一屁股摔倒在石头台阶上,手机噼里啪啦地滑出去老远。
      后脑勺磕在假山突出的硬角上,痛得她差点冒出眼泪。揉了揉可怜的脑袋,她正准备把手机捡起来,忽然一只小小的手,先她一步拿起了地上的手机。
      抬头一看,对上了一双蓝水晶般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睫毛,高挺的鼻梁,鼻子周围几颗小小的雀斑。一个跟天使一样漂亮的外国小姑娘,正调皮地打量着坐在地上的她。
      “小天使”忽然甜甜一笑,小手捧来她的手机。
      “啊,谢谢,谢谢!Thank you,you're so kind……”她像接过天使的礼物一样接过自己的破手机,脑子一时卡壳,中英文一块往外蹦。
      “小天使”愣了愣,回了她一句陌生的外语,显然没听懂她刚刚的话,说完不好意思地绞了绞手指,从她身边跑开了。
      “哎,小妹妹等等呀!Bonjour?Guten Tag?Can I take a photo with you”
      她从地上撑起来,刚想去追落跑的“天使”,手臂却被人重重地拉住。
      “你想撞成傻子吗!?”
      呵斥的声音传来,她才发现,自己再多跑一步,又得撞在头顶的石头上。
      回头一看,拉着她的女孩假装生气,却是满脸的担心。
      “丽丽~~~~~”她故意甜腻腻地拉长尾音,半撒娇半讨好地晃着女孩的手。女孩却“嫌弃”地用两根指头捻起她的袖子,把抓在手臂上的爪子移开:
      “别人旅行看风景,你是换个地方耍手机,眼珠子都快掉出来咯!五分钟摔了两次,对面杵拐棍儿的大爷都在笑你!”
      她不说话,只把两手握成拳头,放在下巴底下,眼睛眨呀眨呀眨。
      但显然这招也没用,女孩看也不看,转身就走,边走边说:“我不是怪蜀黍,对我卖萌没用,利索点跟上,带你去个好地方!”说完,人已经走出老远。
      好朋友丽丽长得白白糯糯,她常常叫她“白兔子”,但这只兔子显然不够温柔,而且腿脚忒灵活,在假山小桥间左穿右插,游刃有余。无奈她一边手忙脚乱地揣手机,一边提拉着大包小包,没一会就落后很远。
      不断有导游带着游客涌进园子里,四处都有人在讲解,五花八门的解说词一股脑儿地往耳朵里钻。
      “狮子林系苏州四大名园之一,始建于元代至正元年间,距今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这座园林是元代僧人天如禅师为纪念他的老师中峰禅师所建,因园内假山众多,状如狮子而得名。”
      “狮子林既有苏州古典园林亭、台、楼、阁、厅、堂、轩、廊的人文景观,更以湖山奇石,洞壑深邃而盛名于世,素有‘假山王国’之美誉。”
      “狮子林共有大小不同、形态各异的‘狮子’五百头,细心寻找,就会发现……”
      ……
      
      穿过乾隆亲笔题匾的“真趣亭”,亭中的屋顶和廊柱上,装饰着流光溢彩的金色花纹,在古朴素雅的园林中显得异常夺目,让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一座两层的石舫,安静地守候在水池西北边,流光浮动在雕花木窗上,隐隐有种“归舟不系”的潇洒古意。
      沿着池塘步行不远,一座高敞华丽的厅堂映入眼帘。菱形地砖,雕花方梁,大气精美的宫灯下,长长的红穗随风轻摇,高挂的匾额,上书“燕誉堂”三字。她抚摸着红木的桌椅,转过屏门,另一半室内却变得清雅朴素。她这才想起,这里应该就是狮子林的主体建筑鸳鸯厅,刚刚经过的燕誉堂是男子待客的厅堂,而与之相对的“绿玉青瑶之馆”,则是女子与闺蜜私谈之处。淡淡的光透过冰裂纹的窗户,在没有花纹的圆柱上落下斑驳的影子。丽丽站在门边,看她终于追上来了,冲她扮了个鬼脸。
      丽丽带她去的好地方,叫做“暗香疏影楼”。“暗香疏影楼”,是楼也非楼,一座楼梯隐僻在园中角落,楼上走廊又可直达假山,设计颇具匠心。而此时楼里几乎无人,只有安静的阳光,在红木地板上写下暖暖的诗。
      两个女孩头靠着头,坐在门槛上,丽丽掏出手机,晃到她面前:“看,刚刚在这里照的!”
      蓝盈盈的一只蝴蝶,栖息在古旧的暗黄窗棂上,苍凉的秋天里,这只不愿逝去的小精灵,固执地挥霍着最后的斑斓与华美。
      丽丽似乎特别满意这张照片,陶醉般地自言自语:“是不是像明信片一样美,我的技术超赞!”
      她却一时恍惚,“明信片”三字像羽毛一样轻轻刷过心里,她想起前不久,她兴致勃勃地告诉他:
      “我要去苏州了呀,江南水乡,人间天堂,风景如画哟!我到时一路上照相发给你看好不好?我给你带好吃的好不好?我给你寄明信片好不好?……”
      他没有打断她的碎碎念,也没有插话,只在最后淡淡一句:“还是算了吧,谢谢。”
      
      安静,长久的安静。
      有时安静是如此美好,比如此刻,坐在苏州园林的楼上,看花看水看落叶飞扬。
      但有时安静却像一个巨大的深渊,吞噬掉所有期待与喜悦,只剩无言以对的沉默。
      
      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苏州,湖泊环绕,河道纵横,京杭运河贯穿市区之北,温润纤柔的古典气质漫延至今。随处可见的园林旧址,数不清的粉墙黛瓦从车窗外掠过,让人恍如在古今间穿越。
      因为在狮子林耽搁得太久,两人来不及吃午饭,就匆匆坐上了去往寒山寺的公交车。她无精打采地趴在前面的椅背上,可怜巴巴地说:“丽丽,好饿……”
      丽丽“刷”地拉开背包:“不怕!姐早有准备!”
      面包、蛋糕、饼干……乱七八糟地和手机、钱包、衣服挤在一堆。她也不挑剔了,抓起最顺手的一个抹茶卷,撕开包装就往嘴巴里塞,一边吃,一边不忘吐槽几句:
      “晕死,怎么又是这个牌子,吃了四年你还没腻歪么!”
      “你懂什么,那次他跑了一条街,专门给我买的,就是这个牌子……咳咳……”丽丽嘴里包着一大口奶油,回答的太急,呛到了喉咙里。
      “我是不懂哟,他有什么好呀,送你蛋糕没几天,就对别人表白了,你居然至今还念念不忘。”
      丽丽忙着咳嗽顾不上回答,车子遇上红灯停了下来,就急忙拿起矿泉水猛灌。
      她的目光飘向路边一家古朴的小店,店门前悬挂的素色灯笼上,写着两行飘逸的行书:“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长恨歌》中最凄美的两句,出自曾任苏州刺史的白乐天笔下。
      她忽然淡淡地问道:“丽丽,你说,人会不会陷进没有回应的爱里?”
      “怎么不会!”丽丽顺过了气儿,接着吃蛋糕,边吃边说:“一见钟情也好,日久生情也罢,只要看对了眼,别说没有回应,就是他拿张冷脸对着你,你也会热乎乎地贴上去!要是再偶尔施舍那么一点小感动,你就得高兴成只哈巴狗,栓根儿链子,就屁颠屁颠地跟着跑咯!”
      丽丽吃完蛋糕,又撕开一袋巧克力,接着说道:“只是没有回应的爱,终究会越来越淡,默默守护一辈子什么的,只有脑残言情小说里才有。就像我现在喜欢某种糕点,只是一种习惯,和爱他没有半毛钱关系,回忆是回忆,但生活总要继续。”
      丽丽把撕开的巧克力塞进她手里:“快吃!横扫饥饿,做回你自己!别成天一副林妹妹样儿。”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一首《枫桥夜泊》,让寒山古刹天下名扬。走过枫桥古镇的石板小巷,不远处就是碧瓦黄墙的寒山寺。
      进入寺内,首先可见飞甍崇脊的正殿大门。殿宇门桅上高悬着“大雄宝殿”的匾额,殿内高大的须弥座用晶莹洁白的汉白玉雕筑而成,座上安奉释迎牟尼佛金身佛像,慈眉善目,神态安详。两侧靠墙则供奉着明代成化年间铸造的十八尊精铁鎏金罗汉像。
      绕过正殿,就来到藏经楼,寒山寺最有特色的“寒拾殿”就在楼中。寒山、拾得的塑像立于鲜花环绕的殿内,寒山执一荷枝,拾得捧一净瓶,二仙披衣袒胸,嬉笑逗乐。两根一人高的红烛竖在塑像左右,描龙画凤,喜庆吉祥。
      一对年轻的恋人跪在蒲团上,虔诚叩拜。丽丽看旁边还有好几个空位,也要上去拜一拜,她急忙拉住丽丽的背包带子,把人拖了出去。
      “哎呀!干什么呀,放手,放手!”丽丽被拖得倒退着走,差点绊在门槛上。
      “寒山、拾得,又叫‘和合二仙’,在苏州人心里就跟月老一样。人家小两口拜姻缘,你去干什么,想第三者插足么!”她一边说,一边把丽丽扶稳。
      丽丽嘿嘿笑了两声。这时,一声宏亮悠扬的钟声从不远处传来,许多行人停下脚步,朝钟楼的方向望去。
      闻钟声,烦恼清,智慧长,菩提生。她和丽丽手拉着手,在这穿越了百年风霜的钟声里默然无言。红尘蘸白雪,来路生云烟,悠长的余音,拨云散雾,直达凡心彼岸。似悲悯,似怜惜,抚摸着那些执念于俗世间的心结。
      
      钟响一声。回忆在枝头,绽放一朵袅娜的春。
      她想起初次相遇,他问:“小学妹,老校区的栀子花开了吧?太久没回去,都快忘记雨里的花香是什么味道了……”
      她笑,回答说:“花的名字可以写下来,样子可以照下来,只有味道嘛,要亲自闻过才能想起来哦~有空了回母校看看吧。”
      钟响二声。风从袖间过,吹落林上尘。
      他们出生在同一座城市,考进过同一所学校,学过相同的专业,遇见过一样的老师……角角落落,都是回忆,只不过那些过往,一前一后,隔着五年的时差。
      他看着她的一张张旧照片,说:“这片池塘,就在广场后面嘛,太熟悉了……当年参加全国物理竞赛,去过你的高中,教学楼好像旧了一些呀……我小时候,也在这个‘城堡’外面喂过鸽子,呵呵,傻丫头,鸽子都怕呀……”
      “说不定我们早就见过,那时候你还留着鼻涕,又小又丑……”
      她多么喜欢和他说话,他的世界是那么大,有与她相似的过去,也有好多她没见过的精彩。
      钟响三声。茶凉酒冷,归途雨沉沉,淋湿掌心的灯。
      时间,有时却是一道跨不过的沟壑。
      她心疼他工作的幸苦和压力,却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更没有能力给他帮助。而他忙碌得像个陀螺,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倾听太多小女生的雪月风花。
      语言,在不知不觉中变得越来越少,渐渐沉寂。
      他最后一次来到她身边,拖着黑色的行李箱,匆匆一面,又要赶去下一场会议。绿草如茵的校园里,他保持着一贯的急快步子,她要几乎小跑才能跟上。有那么一瞬,她忽然觉得很累很累……
      三声钟响,不过转瞬,渐渐消散的余音,却似从心头抽离的暖,让人忍不住想握住,想追回。
      不远处的老僧在温和地劝说撞钟的香客:“这钟撞响三声即可,寓意福禄寿三全,倘若贪心多撞一下,就是四大皆空了……”
      
      日近傍晚,不少游客陆续离开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走向同一扇门。她和丽丽来到门前,抬头望去,只见门顶石墙上,刻着“解脱”二字,笔力遒劲。
      跨过门槛的时候,她依稀听见又有人在撞钟,刚要回头,旁边的丽丽却轻轻捏了捏她的手,说:“不要回头哦,过解脱门的时候不可以回头,这样才能把烦恼统统忘在身后。”
      于是,她就这样任由丽丽牵着,渐渐走远。走过寺外仿日式的长廊,一排排石碑,隐逸在阳光照不见的地方,泛着冷毅的寒光。另一侧,弯弯的枫桥卧在水面上。水上的桥身,水面的桥影,圆如一轮满月的形状,小船从月亮中间摇过,有苏州评弹的乐音,抑抑扬扬地飘来。满城落叶飞扬,仿佛听懂了不绝如缕的悲欢,泪如雨下,方知过往剪不断。
      但她终究没有回头。删掉了那些没有发出去的照片和话语,关上手机,黑下来的屏幕像一面小小的镜子,映出她有些疲惫的眉眼。试着弯起嘴角,其实笑容还是一如过去那样美好。
      京杭运河潺潺流淌,昼夜不息,在漫长的时光中沉淀了回忆,不悲不喜地声声低语……
      欹枕独闻半夜钟,绿水不改旧时容。
      乌啼月落枫桥寺,霜冷空山一梦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