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传奇:毒化地球

作者:天野鹰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这项工作很辛苦,也很有趣。我永远也忘不了当我把气体收集袋套在阿威正在打火的摩托车后时,他张大嘴巴一脸惊愕的表情。当我向他解释原因后,他十分乐于配合,还说我们要是得了奖,他就请我们吃饭。荆冲也设法收集了一些汽车尾气。然后我们开始化验气体成份。荆冲也用不着偷白磷了,校方给我们配了化学、物理实验室的钥匙,我们可以随意使用那里的药品。
      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和荆冲的脑子里全是尾气净化的设计方案,吃饭想,走路想,下课想,上课想,做梦都在想。因为我们只有三星期时间啊!一有时间,或是一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们就马起上在一起讨论,别人看我俩的目光渐渐有些异样,好像看着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人。我们不在乎,也没时间在乎了……
      两星期很快过去了。
      “铃……”放学铃声一响,我和荆冲马上以最快的速度收拾书包。
      “你们进展得怎样了?”应哥问。
      “就要接近那令人兴奋的成功了!”我兴冲冲地说着,将书包往肩上一搭,和荆冲一起冲向化学实验室,隐约听见身后有人议论:“那两个疯子又去了!”
      “我已经考虑出了机器体积问题的解决方案。”荆冲一边用钥匙开锁一边说,“我们可以试试。”我俩进了化学实验室,为防打扰,从里面锁上门,荆冲拿出一卷图纸铺在桌上,开始讲她的想法。
      荆冲清脆的话音在唇边戛然而止。我把目光从图纸上移到她的脸上,她正一脸疑惑地盯着她的前方,我的身后。我转身看去,也愣住了。
      淡蓝色的、如我们研究的汽车尾气一样的气体,正从药品柜的门缝里缓缓逸出……
      这是不可能的!化学药品柜里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气体呢?而且现在才逸散出来!
      那气体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一个形状——人的形状!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想起了传
      说中烟雾形成的魔鬼。
      那气状的“人”向我们飘过来。待它来到近前,荆冲伸手抓了一把:“这是什么?”
      我对这幽灵样的东西产生了恐惧,退到门边,还没来得及抓到门把手,一股强力使药品柜紧关着的两扇门突然大敞四开,淡蓝色的气体从里面冲出,弥漫了整个实验室……

      我睁开眼,望了望四周,朦胧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我使劲眨了眨眼,看清了是荆冲。
      “我还活着?”我兴奋得想跳起来走几圈舞步,可是头晕晕的,身子软软的,脚步踉跄,很难控制,影响我用身体语言表达愉悦的心情。
      “算了吧,别逞强了。老实坐下歇会儿。”荆冲在地下盘腿而坐,“我刚才怎么叫你你都不动,我以为你死了。”
      我发现地板不是实验室的水磨石。周围灰蒙蒙一片,只有头顶上射来一束光。“哎,这是哪儿啊?好像不是实验室。”我说。
      “当然不是咱们的实验室。不过我估计是外星人的实验室啦。其实我只比你早醒一小会儿,我也不知道这是哪儿。”
      我试控着向前走了几步,但很快就碰了壁——我们被关在一个直径约三米的圆柱里面,圆柱的侧壁就是灰蒙蒙的颜色。我怀着在上面找一扇暗门或一个隐蔽电钮的幻想仔细对它进行检查。荆冲看着我的无谓努力,笑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我也放弃了,和她并肩坐了下来,于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是寂静。
      “嗨,这句话呀。”荆冲向我扬了扬头,“怎么?没精神了?”
      “不是。我也想打破这种沉静气氛,只是不知说什么好。”我老老实实地说。
      “咱们讨论个有趣的问题吧,比如只给你一天活着的时间,你干什么?”
      “痛痛快快地玩一天,去没去过的地方,比如舞厅、网吧、咖啡馆,尽情体验一下这些令我感到新鲜的生活。还有,对心上人表白。你呢?”事后我一想,瞧我那点儿出息,剩最后一天活着居然去舞厅网吧!不过当时没想那么多。
      “给爸爸做顿好吃的,让他享受一下,还要与朋友多聊会儿天。”荆冲说,“像现在这样。”
      “如果让你自由选择死亡的方式,你会选哪种?”我问。
      “勇斗歹徒呗,死了还是个英雄。”
      “可是你这么厉害,多半结果会是歹徒死了你还没死。”我摇头。
      “那我就不死,继续活着呗。你呢?”她好奇反问。
      “吃安眠药。我怕疼,所以没有痛苦最好。”我说的全是实话。
      “我听说听安眠药也很疼的,先肚子疼,然后是吐,在地上打滚,把自己吐的东西滚了一身,折腾几个小时才能死。”她故作郑重。
      “去你的!知道得这么清楚,难不成你吃过?”
      然后我们东一句西一句的闭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现在想想,我实在折服于我们当时的乐观精神。不过在那种情况下除了聊天也的确没什么可以干。最后我们谈到了爱情。她娓娓讲述了她父母之间,两个不同民族的人之间的爱情故事,以及父亲对母亲始终不渝的深深的爱。言语间她的眸子里透出淡淡感伤,这在她是很少有的。平时我只看到她的调皮、幽默、阳光灿烂的一面,却从不知阳光背面有阴影,快乐底下是忧伤。
      “每个人都要经历吧。”我说,“虽然爱情之果的味道各有不同。”
      “我想我就不会经历。”她说,“我对恋爱过去没感觉,现在没感觉,将来估计也不会有感觉。”
      “你没感觉不表示没有人喜欢你。”我诡秘地眨眨眼睛,等她进一步追问。
      “谁知道呢。”她对此事并不十分在意,“不会是你吧?”她开着玩笑。
      我连忙摇头,几次想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却好象被什么阻止,又说不出来。
      光线忽然强烈起来,我和荆冲停止了谈话,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壁上的灰色像被水化开的颜料,逐渐褪去,变得透明如玻璃,外面游动着淡蓝色的气体。
      “你认为是不是我们研究的汽车尾气成了精?”荆冲问我。
      我点点头:“很可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