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撩世家子的技巧

作者:墨书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同魏老夫人聊完之后,魏岚回了魏熊的屋子,张太医已经过来看过了。开了方子喝下去,当天夜里就退了烧。
      
      魏岚一直撑到魏熊退烧之后,这才回了自己房间。管用的侍女染墨伺候着她洗漱过后,有些不满道:“小姐这日子过得也太苦了,哪里像大公子,每日就只知道穿漂亮的衣服、买首饰、和院子里的丫鬟们荡秋千玩闹绣花。”
      
      染墨是个直性子,魏岚难得见这样有生气的丫鬟,也没拘着她。由她伺候着穿上睡衣后,闭着眼睛道:“他毕竟是个男子,男子活得娇贵些,倒也无妨。更何况他是我哥哥,我在一日,便能护着他这么开心一日,不必担忧。”
      
      听着魏岚的话,染墨叹了口气。她已经习惯她家小姐这么神神道道说话了,有时候她甚至会觉得,以男人的要求要求自己太久,或者是装男人太久,她家小姐已经发自内心颠倒了男女性别的观念。
      
      魏岚听着染墨叹气,内心也有些无力。
      
      魏岚原名蔚岚,上辈子是梁国第一贵族蔚氏的嫡长女,自幼聪慧貌美,乃世家贵女典范,二十八岁便官拜丞相,乃梁国最年轻的丞相。可惜运气不大好,二十九岁出门郊游时被一条毒蛇咬死了。
      
      壮志未酬身先死,蔚岚的心情不可谓不悲痛。一睁眼发现自己成了一个七岁女娃,她本来欣喜不已,觉得这是上天垂怜,让她一展宏图来了。
      
      可很快,蔚岚就发现了不对劲——
      
      上辈子的世界与现在她所身处世界历史基本相同,除了一点,这个世界的性别和她的世界,是颠倒的。
      
      她的世界是女尊男卑,而这里却是男尊女卑。
      
      三从四德是女人读的,皇帝是男人当的,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将领官员全是男人,整一部史书里的人她都得换个性别才能理解!
      
      信陵君是个男人,龙阳君是个男的,汉高祖是个男的……
      
      在蔚岚变成魏岚的第一年,她阅遍这里所有的史书后悲惨的发现,老天让她变成这个世界的女人,绝不是让她来一展抱负的!
      
      然而她很快就想到了解决方案,在她沉下心来认真观察后,她发现自己这个身份——长信侯府的嫡小姐,是有另一条出路的。因为,她有一个热爱男扮女装的双胞胎哥哥;有一个内心软弱、犯过错的奶奶;有一个除了打仗其他方面都是个大老粗的父亲;有一个除了惹事什么都不会的弟弟……
      
      这个家族,急需她取代她哥哥的身份撑起门楣,这给了她女扮男装的理由和可能性。
      
      于是很快,她就制定了一系列计划。
      
      先充实自己,让自己恢复上辈子的能力,比如诗书五艺,比如手上功夫……
      
      然后逼着魏家不得不认她是个男孩子让她代替魏华……
      
      在做这些事之余,她还在努力改造身边人,她无法改造这个世界了,但她希望自己身边的人,例如侍女之类的,还是能更接近她那个世界的人。
      
      她很不喜欢女人哭,也不喜欢男人光着膀子,哪怕来这里七年,每次她看着这种景象,内心都会涌出一种愤怒。
      
      成何体统,这种事,成何体统!
      
      饶是她清楚的知道,这已经不是她的世界了,然而这个她清楚意识到,如果有一天她看到这些事都不会愤怒了,那她的世界,也就彻底没了。
      
      她就像被折断翅膀的鹰,和这个世界同化,成为这个世界温顺而懦弱的女人,然后忘记了飞的感觉。
      
      她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躺在床上,蔚岚心里突然觉得有些怅然,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涌上心头,她思索起魏老夫人的话来。魏老夫人催促她嫁人,这确实是可笑了点,可是要找一个和她过一辈子的男人,这的确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虽然大女儿何患无夫,可是在这个男子都有毛病的世界里,她要去哪里找到一个符合心意的男子呢?
      
      她哥哥这种性格虽然好,娇贵,作为亲人来说,她也觉得没什么。可作为她要迎娶的主君,她希望对方是一个能替她打理好后院,一起撑起门楣的人。
      
      最好还要美貌些,而且出身要好,必须是世家,就算庶子也无所谓了,将就将就吧……
      
      最重要的是,必须良家子。
      
      她在这种事情上洁癖还是很严重的。她毕竟是百年贵族蔚家的嫡长女,男子的清白事关她的颜面,这决不能退步。
      
      这样想着,蔚岚沉入了梦想。等第二日,便让染墨从她一手养起来的暗部里将盛京和她年龄相仿的各大世家公子的画像统统拿了过来。
      
      几百幅画像堆在屋子里,染墨有些奇怪道:“小姐是打算做什么?”
      
      “既然找不到一个现成的公子,”蔚岚翻着画卷,认真说出她昨夜想了一晚上的方案:“便养一个吧。如今他们也都才十几岁,有的是时间……”
      
      “小姐又在说奇怪的话了……”染墨皱起眉头,蔚岚也不理她,翻了一会儿画卷后,外面传来卫忠的声音道:“世子,谢家派人过来上门赔罪了。”
      
      蔚岚点了点头,让人将画卷收了以后,便带着人去了前厅,刚刚走过长廊,她入眼便看到了一个人。
      
      此时尚还在春末,空气中带着寒意,来人穿了一身玄色直缀,肩披鹤氅,及腰的长发用金冠半挽,静静立于大堂中央。
      
      他看上去和她应该差不多高,骨架却明显要大得多,从蔚岚的角度看过去,刚好有灼灼桃花遮着视线,那半遮半掩间的身影,仿如在山水墨画之中,已经非凡。
      
      蔚岚心思一动,不由得暗想,这位公子回头,必然是位美人。于是立在长廊上,整理了衣衫,扶好发冠后,转头问染墨:“染墨,我可有失礼之处?”
      
      “好得很,”染墨知道,自家小姐一看到俊美公子就要开始讲究的毛病又犯了,翻了个白眼道:“世子爷从来的姿容绝佳,不会有任何失礼,您就赶紧去吧,让谢公子等久了多不好。”
      
      “说的是,”蔚岚勾起嘴角,朝着大堂走了过去,朗声道:“谢公子久等了。”
      
      谢子臣动了动眼皮,转过身来,便看到身着玉华色广袖的少年走了过来。
      
      他长得确实好看,如同传说中一样。
      
      昨日定下魏岚作为盟友后,他就特意去查了她的资料,诧异发现,面前这人得到最多的赞誉居然不是才华上,而是容貌上的。
      
      或许还是少年的缘故,她的线条流畅温和,不像一般男子那样棱角分明,有种雌雄莫辨的美丽。然而举止间从容风流,一点不像是从侯府这样的武将人家出身的公子,反而更像王谢这样百年名门培养出来的世家子弟。
      
      桃花落得刚好,合着她秀丽的面容,古朴中带着清逸的姿态,当真肃肃如松下风,濯濯如春月柳。
      
      在谢子臣打量着蔚岚时,蔚岚内心则也是不动声色打量着谢子臣。
      
      她甚少用这样认真的心态去看一个男人,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面前这个男人,太美了些。
      
      她身为世家子弟,又曾权倾朝野,美人于她的世界中如过江之鲫,她喜欢美人,喜欢他们让人赏心悦目的容颜,却也是种保持着君子风度,不曾沉迷,或许是自己美貌太盛,也就不觉得惊艳。
      
      然而面前这个男人,却美得超出了她所有认知。牙白的皮肤,清瘦的身姿,眉如笔绘,眼似点漆。他看上去不过十四五岁,却带着一股年轻人难得的沉稳……甚至可以说是,死寂。
      
      他的五官线条无一不完美,若仅仅只是这些,不过就是当得上“艳色”二字,让人真正惊叹的是,他那双眼睛。
      
      恍如寒潭深井,淡泊而平稳的眼。
      
      就是从那双眼睛开始,面前这个少年人,由内而外似乎都在积攒着一股无声的力量,让人忍不住为之沉默低头。
      
      这就有点意思了。
      
      蔚岚上前见礼,心中琢磨着,她是活了两辈子、且曾经坐在高位上的人,却会被一个少年气势所慑,让她觉得仿佛是瞬间回到了当年风起云涌的朝堂,对面站的是她那些个缠死人的人对手。且,这个少年的段位,明显要比那些手下败将要高出许多。
      
      蔚岚笑着招呼着谢子臣坐下,和他隔着一张小桌,让染墨上了茶:“谢公子此番前来,是为着幼弟与谢冰公子之事吧?”
      
      “家中长辈听闻堂弟犯下此事,十分恼怒,已按照族规鞭笞堂弟五鞭,并禁足半年。”谢子臣开口,声音也是极其好听,恍如寒泉激石,清朗中带着微微的冷意,让人觉得神智清明。
      
      蔚岚喜欢这种清明的感觉,暗暗打量着谢子臣俊美的面容,点头道:“贵府太客气了些,幼子玩闹,哪里需要这么重的惩罚?”
      
      谢子臣不动神色喝茶,面上不说,却忍不住暗暗腹诽:“被打的还专程送药上门,不就是为了提醒谢家要表现表现吗?”
      
      蔚岚看着美人喝茶,心旷神怡,心中暗暗点头:“谢家知情知趣,是个好泰山。”
      
      诡异的沉默片刻后,蔚岚心中浮现出了一个念头,早上琢磨着要培养个主君,面前这个谢子臣,似乎就是个不错的人?
      
      出身百年世家谢家,身为庶子好拿捏,性格沉稳能镇宅,最重要的是——
      
      长得美!长得美!长得美!
      
      只要长得好,其他都可以教啊。
      
      想到这里,蔚岚微微一笑,眼里都带了光。正在喝茶的谢子臣仿佛有所感悟般抬了头,看着面前人柔情蜜意中带着欣喜的眼,心里突然都发了毛。
      
      他皱起眉头,正准备开口,就听面前人道:“不知谢公子可用过午膳?若是方便的话,不妨与魏岚去玲珑阁喝几杯?”
      
      谢子臣没说话,他看着面前人亮晶晶的眼、温和儒雅的态度,总觉得,有什么事情,似乎超出了他的想象。
      
      然而为了那件迫在眉睫的事,谢子臣决定先忽略这所有细枝末节上的不对劲,便点了点头,放下茶碗,淡道:“魏世子有如此雅兴,子臣却之不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