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撩世家子的技巧

作者:墨书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

      魏岚打马回到长信侯府时,所有人早已在门口等候了。他刚一进门,一个粉色的身影就扑了过来,一张美丽的容颜哭得梨花带雨,依靠着她道:“嘤嘤嘤……阿岚你终于回来了,熊儿快不行了……”
      
      这是个极其高挑的美人,骨架修长,面容与魏岚几乎一模一样,只是眉目更加秀美阴柔,看上去让人分外怜惜。她比魏岚还要高出一寸,但气质太过柔弱可怜,被魏岚抱着,竟也不觉得怪异,仿佛本就该如此一般。
      
      “莫慌。”魏岚温和笑了笑,拍了拍他怀中美人,语气从容淡然:“万事有我,我们先进去吧。”
      
      “嘤嘤嘤……”美人继续哭着,魏岚颇有些头疼,让乳母来将美人拉开,这才往院子里走去。
      
      他一来,慌慌张张的一群人就仿佛找到了主心骨,管家卫忠上前来报了原因,魏岚脚下不慢,却走得又稳又从容,听着卫忠的话,面色不改点着头。
      
      原来是他的幼弟魏熊同谢家正房的小公子谢冰打了一架,两个熊孩子打起架来没轻没重,就一起落了水,谢冰熟知水性倒没什么,旱鸭子魏熊却是吃了好几口水才被救上来,救回来后就发起了高烧,大夫说是病危了。他本就是魏老夫人的眼珠子,魏老夫人一听大夫这话,吓得当场就晕了过去,到现在都没缓过来。
      
      长信侯府本来就人丁单薄,主母早逝,侯君远在边塞,就一个老夫人带着三个孩子主事。此刻老夫人晕了过去,魏岚又在京郊军营,屋中留个只会哭的嫡小姐魏华,早就乱了套,好在魏岚及时赶了回来,卫忠这才松了口气。
      
      走进厢房中,地上侍女正嘤嘤哭着,魏熊的乳母张氏坐在一边,给魏熊用冷水帕子擦拭着身子。魏岚一见女人哭就烦,皱了皱眉头,走到魏熊边上后,询问旁边卫忠道:“可请大夫了?”
      
      “请了。”卫忠道:“请了妙医堂的坐诊大夫。”
      
      “去将张太医请过来。”魏岚直接道:“从库房里拿空山居士的水墨图送过去。”
      
      “是是。”卫忠忙点头应下,吩咐了下人去准备礼盒,心里琢磨着,他家世子怎么连个太医的喜好都这么清楚。
      
      “还有,谢家派人过去了吗?”
      
      “谢家?”卫忠愣了愣,魏岚皱起眉头,似是想要说什么,然而看见卫忠的脸,他眼中变幻莫测片刻后,幽幽叹了一声道:“罢了,你现在备一份礼物,带回让下人送到谢府去,说这是我们长信侯府赔罪的。”
      
      “世子,”卫忠面上表情变了变,颇有些不解道:“这次明明是我们小公子吃了亏,您怎么还要去给谢家赔罪?”
      
      “照着去做就是了。”魏岚坐到魏熊床边,张氏赶忙起身让开。卫忠虽然憋了一口气,但主子的话也容不得他质疑什么,只能去亲自做了。
      
      卫忠走后,魏岚探了探魏熊的体温,烫得灼人。
      
      “去冰室里取了冰来,放入盆中,一直给他擦着,多喂水。还有你们,”他转头看了一眼地上还在哭着的侍女们,淡道:“你们都别哭了,身为女子,遇到点事就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众人都微微一愣,片刻后,张氏忙跪了下去,揣测着机灵道:“是是,世子爷教训得是,身为长信侯府的侍女,自然是要稳得住的!”
      
      张氏的话让大家终于理解了魏岚的话语,纷纷磕着头称是。魏岚也没说话,点了点头道:“我去看看奶奶。”
      
      说着,便起身去了后院。
      
      到后院时,魏老夫人已经醒了,正斜倚在卧榻上喝药,听见下人的通报后,便看见魏岚远远走了过来。
      
      魏华是盛京第一美人,与魏华一模一样的魏岚自然也是极美的。如瓷的肌肤在阳光下似白雪一般,眉目秀美隽雅,身姿挺拔修长,清瘦的肩头与纤细的腰身在男子虽然显得瘦弱了些,但她举止坦荡大气,步履之间带着世家独有的风流华贵,倒也不觉得羸弱,而是贵公子的清雅了。
      
      他一路行到魏老夫人面前,端端正正行了个礼,这才道:“奶奶可好些了?”
      
      “岚儿啊,”魏老夫人神色复杂瞧着他,似乎是想起什么:“你今年……十五了吧。”
      
      “上月过的生辰,”魏岚点头笑答,魏老夫人憋了又憋,终于同旁人道:“徐嬷嬷,你先下去吧,让岚儿喂我吧。”
      
      旁边正给魏老夫人喂着药的徐嬷嬷应声退下,将药碗递给了魏岚,魏岚猜到魏老夫人要说些什么,倒也没阻拦,任由所有人退了下去后,大大方方坐到了魏老夫人身边,恭恭敬敬给她喂药。
      
      见着他这样大方坦然的样子,魏老夫人忍不住叹了口气,终于道:“若你哥哥能有你一半,这就好了!岚儿,你总不能这样一辈子吧?”
      
      “奶奶放心,”听着这样的话,魏岚面色不改:“等我将侯府稳下来,给哥哥铺好前程大道,自然会和哥哥换回来的。”
      
      “可你都十五了,”魏老夫人有些着急:“寻常人家十五岁的姑娘,哪个不是定下亲事或者直接嫁了的?!你再熬一熬,等议亲的时候都成老姑娘了,怎还寻得到一门好亲事?”
      
      听到这话,魏岚没有说话,从容将药喂给魏老夫人喝下,魏老夫人看她这不急不躁的样子,一把抓住她的手,径直道:“岚儿,你实话同我说了罢,你心上,是不是有什么嫁不了的人了?”
      
      不然哪个女儿家到这个时候,还不着急着嫁人的?!
      
      听到魏老夫人的话,魏岚有些哭笑不得,将最后一口药喂下后,安慰道:“奶奶,不是我不想嫁人,只是局势容不得如此。我以为之前我已经同您说得够清楚了,您看看这长信侯府……”
      
      魏岚指着外面,认真道:“看似平安富贵,实则早已如累卵。当年因为您,让大伯二伯母亲早早病逝,虽然不是您故意的,但对于大伯二伯来说,这就是您的错,他们自然会将此当做您的过失铭记于心。他们如今为圣上宠臣,大伯乃正四品丞相长史,二伯乃正六品仓部令史,若不是因为父亲于圣上还有些用处,你以为,如今长信侯的位置还是父亲的吗?”
      
      候位就是个虚位,圣上愿意,侯爷这个位置就能手握兵权;圣上不愿意,那侯位也不过就是领些俸禄。然而候位所代表的,还有世袭的身份以及侯府经年累月累积的财富,为了这个身份、这些钱财,各侯府内的龌龊事多得简直是罄竹难书。
      
      听着魏岚的话,魏老夫人的面色白了白。当年许氏的死,她不是不愧疚的。
      
      魏老夫人出身名门林家,进门之前,许氏已是老太爷的妾室。许氏与老太爷自幼青梅竹马长大,只是因为身份不高,所以一直没有抬正,但当年的老太爷也许诺过她,此生不会再娶。可后来出于家族考虑,老太爷被迫迎娶了魏老夫人,魏老夫人进门前也只听闻有许氏这个妾室,并不知其他,然而在魏老夫人进门那日,许氏就在房中自缢了。
      
      为此她吃斋念佛了一辈子,对魏严魏凯也是格外宽厚,这两个孩子的仇恨却始终不能放下,固执认为是魏老夫人害死了母亲,更是从骨子里觉得魏邵夺走了他们的嫡子之位。
      
      “若不是因为父亲善于带兵打仗,圣上虽然不喜,却也不愿埋没人才,您以为,候位还是父亲的吗?父亲有将帅之才,可哥哥呢?”
      
      魏岚的语调一直很平静,缓和而淡然,却听得魏老夫人冷汗涔涔,提到魏华,更是戳到她心眼一般,瞧着面前人平淡的表情,听着她道:“哥哥自幼热爱扮成女子,行事作风与女子无异,您让这样的哥哥去撑起侯府,不是让他去送死吗?就算大伯二伯不动手,御史大夫的折子,也够淹死哥哥了。而且,面对杀母之仇,您觉得他们会放过哥哥吗?”
      
      “奶奶,”魏岚将碗放到桌上,随着那瓷器碰到木桌的声音,魏岚的声音也淡淡响了起来:“血债从来都是要血来偿的,活着,才能想嫁不嫁人,娶不娶亲,想日后荣华富贵,百年基业。”
      
      “战场无情,父亲如今已经四十岁了,这几十年大大小小的伤受了无数,如果不是为了撑着这个家,他早该调回来修养了。可他如今还要撑下去,就是因为长信侯府除了他,没个撑得起来的人。如今父亲垮了,那大家都垮了。所以,奶奶,”魏岚伸手握住魏老夫人的手,认真道:“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将一个稳固的长信侯府交给哥哥。”
      
      “可是……可是……”魏老夫人眼里全是委屈:“你毕竟是个女孩子啊!”
      
      听到这话,魏岚朗声笑了起来,声如玉珏相击,带了寻常女儿家难有的坦荡:“正是女儿家,才方要有凌云志,踏青云梯,立身立命,留青史功名。”
      
      魏老夫人诧异看着魏岚,魏岚似乎清楚的知道魏老夫人不懂自己的话,也不多做解释,含着笑站起身道:“奶奶放心吧,过几年,一切便好了。姻缘之事,我自己会解决的。”
      
      魏老夫人没有说话,她一直知道,自己这个孙女,向来不是她管得住的。她记得魏岚小时候,其实还是个柔柔弱弱、扭扭捏捏的性子,和魏华在一起,几乎是两个哭包。可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便慢慢成长起来。
      
      她开始再也不哭,开始刻苦读书,甚至还在花园里习武练箭,无论寒冬腊月,酷暑冷秋,她都极其自律。不过十二岁,就已能写出让太学中的先生们都惊叹的骈文策论,赢得了府中从边塞退下来的将军。
      
      那时候她就同魏老夫人说,她想代替哥哥去太学,她甚至拿出了一套完整的乔装方案,从十二岁到三十岁,如何遮掩,如何行事,被识破后如何推她出去抵罪而不受牵连……思绪清晰得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她当时果断拒绝了魏岚,魏岚假做妥协,结果半夜就独自一个人跑了,跑前还留了书信,让她不要张扬她出走的事,日后同外都说魏华是她妹妹。
      
      魏老夫人当时气急,但顾及着女儿家的声誉没有声张,派人去追,却音讯全无,足足失踪了两年后,当魏老夫人以为这个孙女再也不会回来时,突然听到消息说,长信侯府大公子魏岚刺杀了狄杰将领,得了一等军功,被陛下亲自嘉奖,无需魏邵申请,就直接将魏岚立为了世子。
      
      当时圣旨下来时,魏老夫人气得眼前一蒙。
      
      长信侯府哪里来的大公子魏岚!只有一个嫡小姐魏岚!长信侯府的公子,一个魏华,一个魏熊,魏岚女扮男装从军就罢了,居然连名字都不肯改!
      
      魏老夫人只得连夜在族谱上改了名字,将魏岚和魏华的身份掉了个个儿,然后私下里同族老们称当年搞错了名字,本来觉得不是大事,但如今圣旨下来必须得改。而后心惊胆战接受完大家的恭贺,拿着理由同熟悉的人都解释了一遍。好在在京中多年,魏老夫人几乎也不与他人走往,魏华和魏岚长得一模一样,尤其是小时候,更是分辨不出来,大家也就接受了魏老夫人的说辞。
      
      于是魏岚就这样成功成为了世子,让魏老夫人想起来就头疼。
      
      可魏岚成为世子后,好处也明显体现了出来,毕竟,魏岚是一个让圣上宠爱的世子。
      
      父凭子贵,听闻魏邵在前线,终于从前锋的位置换下来了。若魏岚在京中再经营些时日,怕是离调回来也不远了。
      
      想到这里,魏老夫人便觉得,魏岚成为世子,也不是一件那么糟糕的事情。
      
      但是一想到魏岚那比他哥哥还要男人的气质,魏华那比她妹妹还要娇弱的模样,魏老夫人就觉得,心塞,真的心好塞。好想把这两人都塞回娘胎,调换了性别再重新生出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