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传说奉化一中建在坟场上,夜间常有游魂出没。谁在晚上守护这所学校?无意之间与黑猫的相遇……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青青 ┃ 配角: ┃ 其它:

  总点击数: 200   总书评数:1 当前被收藏数:2 文章积分:87,111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近代现代-奇幻
  • 作品视角:女主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梨花·奉化风华
    之 奉化风华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6103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黑喵

作者:天野鹰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1]神子
      夜笑天手抚黑猫,轻轻说:“夜叉,你累了么?”
      明月在天,奉和一中一片寂静。奉和一中的白楼既是99级学生的宿舍楼,又是教学楼,与一中旧教学楼“文字楼”隔开。宿舍部分与教学部分虽然在同一所楼里,却是两条楼梯,两个出口,中间用折叠的铁栅门隔开。这时,白楼六楼高一(11)班的灯终于熄了, 几乎在同一刹,宿舍楼的灯也熄了,整座白楼陷入一片黑暗,只有宿舍部分的洗手间窗口射出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
      神子背着硕大的帆布书包,缓慢地摸下教学楼的楼梯。每段楼梯有十二个台阶,自从开学以来他每天都在黑暗中心里默数。99年入学的高一新生,在开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只有他会在放学后留下来自习,而且,每天都到熄灯为止。
      他初中是石峰镇名列前茅的学生,本来十拿九稳考进奉和一中,偏偏在中考时被前后桌的几个啥也不会的混混搅了场,还差点挨揍。分数一公布,差半分不到录取线。石峰镇有一个指标生和名额,镇长儿子与他差半分,镇长在奉和县教育局的努力到底没能弥补半分之差,他作为指标生来到了奉和一中,而镇长的儿子康小刚去了仅次于奉和一中的一所以文科著名的中学。冤家路窄,一年后,镇长的儿子在英城辩论赛上与神子再次相遇,二人在擂台上唇枪舌剑激烈交锋,那是后话。
      在黑暗的楼道里,神子听见细微的哭泣。他转过楼梯转角,借着走廊窗子射进来的月光,他看见一个短发女生的娇小背影,坐在楼梯的最下面一级台阶上,呜呜咽咽地哭着,看身量仿佛是班上一个叫张晶的姑娘。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哭声停了,停得很突然,被突如其来的死寂包围,神子心上一悸,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一阵响亮的铃声打破了寂静,如一块石头打破了冻结神子的薄冰。神子轻轻一抖肩膀,提着一颗晃晃悠悠的心走下楼梯,壮了壮胆子,问:“同学,你怎么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擦过他的脚边,他眼前一花,楼梯下已经空无一人。
      身后传来一声猫叫。
      那时候神子还不认识夜笑天,夜笑天也还不是火鸟2足球队的队长,只是一个新加入的球员。他晚上在操场上一个人练球,和在教室里学习的神子一样专心致志,身边追随着他的黑猫。
      “我听说,白楼建成时死了一个女人。”韩影对同桌亮仔说,“所以我晚上不敢像神子一样留下来上自习。我听到奇怪的响声就很害怕。”神子正去教室前面打水,经过她们身畔,韩影的话一字不漏地入了他的耳。他无奈地笑笑:怕又能怎么样呢?在竞争如此激烈的形势下,对一个高中生而言,还有什么比挤不过独木桥更可怕吗?
      后来神子每天晚上仍旧一个人上自习到熄灯,却再也没有在楼梯上看见哭泣的女子。辛勤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在第一次月考中考了年级第一名。
      
      夜笑天拍着怀中的黑猫:“夜叉,吃饱了么?这所学校,就是你的美食场。”
      
      [2]碧柳
      柳姹娜在高二分文理班时与夜笑天同班,两人都坐在教室后排。当时柳是阿龙文学社红叶报的编辑。阿龙文学社是奉和一中最古老的社团,也是唯一的社团,分为文学与广播两部。广播部挑大梁的是文科一班的火丽荧,文学部的三主力则是柳姹娜、舟载羽和吴一苇。理科十二班的舟载羽负责《青苹诗报》,文科三班的柳姹娜、吴一苇负责小说散文类的《红叶》,然而二人常常意见相左,少不了一番争吵。有几篇吴的得意之作柳坚决不用,理由是太过矫情,二人终于翻脸,吴大编辑一怒之下撂了挑子,《红叶》只由柳一人来做。柳姹娜独担重任,为使刊物不至于因为主编之间的矛盾而胎死腹中,只好四处挖掘文笔好的人才。果然被她找到了几个,杨小朗张寻橙皮质墙江晗艳,但寥寥几人无法把报纸所有栏目写满,她的目光落在了夜笑天的身上。
      夜笑天在班里最是沉默寡言。他有一个日记本,常常伏案疾书,将日记本的粉红色纸笺涂得蓝鸦鸦一片。终于有一天中午柳姹娜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偷看了夜笑天的日记,觉得他文笔很好,想在校刊上发表他的文章,但夜笑天推说自己写得不好,柳又不能不打自招举出日记来反驳,一时拿他没有办法,只好请自己的文章死党们加班加点以一当十,一个人用好几个笔名换好几种文体写文章充数。
      虽然夜笑天拒不帮忙,柳姹娜仍然偷看他的日记,可见人们往往禁不住好奇心的诱惑。一天中午,夜笑天在操场上练球,为班级杯足球联赛作准备,柳姹娜再一次翻开了他的日记,忽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柳姹娜眼皮一沉,不过三五秒功夫,竟伏在摊开的日记上睡着了。
       梦里她看见了一只黑猫,它浑身如炭,双眼碧绿,步履轻盈,颈上挂着一只铃铛,一走动便“铃铃,铃铃”地响,摄人心魂。柳姹娜恍恍惚惚地跟着那只黑猫,一步一步走进一团黑雾……
      忽听夜笑天的声音如霹雳:“夜叉,停下!”
      柳姹娜从梦中惊醒,夜笑天正站在她面前,头发蓬乱纠结,满脸汗水,球衣湿漉漉粘在身上。她看看自己臂肘下打开的日记,心中只有两个字:完了。又忙摸一下嘴角,幸好没流口水。
      “对不起……”柳姹娜尴尬地站起身来。
      夜笑天一言不发,劈手夺过日记,“啪”的一声合上,重重坐在自己座位上,埋头从书包里拿出叠得整整齐齐的替换衣裳。柳姹娜还想说点什么,这时与夜笑天一同练球的哥利亮擦着汗大踏步从后门走进教室,拎起搭在椅子背上的校服,嗓门亮如洪钟:“女生别往后看三十秒!我要换衣裳!谢谢!”说着已经把球衣脱下露出筋肉壮健的赤膊。柳姹娜将头别了过去,夜笑天也借机在教室后而换了衣服。他一直不理柳姹娜。
      事实上,他对谁都爱理不理,一直是。
      
      [3]荧火
      几乎每所学校里都有闹鬼的传说。在奉和一中,一个确凿的事实就是人们在晚上偶尔能看见几点亮光在黑暗的操场上飞舞,有人说是萤火虫,有人说是鬼火,从没有人看清那些亮光究竟是什么。
      晚上放学铃声响过,年级公认的美女火丽荧站在三班前门口,令三班为数不多的男生惊诧莫名。平时走惯了后门的,现在一个个都慢慢从前门出去,借机一睹美人芳颜。
      夜笑天伏在桌上写日记,头也不抬。
      人渐渐散了,只剩下几个值日生和几位留下来自习的住宿生。火丽荧径直走到夜笑天前面敲了敲桌子,夜笑天才抬起头来。火丽荧惊异于这男孩纯黑的眼睛。她捋起衣袖,亮出手臂上的几道抓伤:“你的猫干的好事!”
      夜笑天眉头一皱,合上了日记:“我的猫?我……养过猫么?”火丽荧冷笑:“还不承认?明明是你的猫!每天晚上跟你一起练球的那只黑猫,难道不是你的?”夜笑天一哂:“我什么时候养过猫了?是你自己养的猫抓的吧?别对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说完翻出一本地理练习册来看,又在草纸上画起了等高线。火丽荧最近买了一只叫娇娇的白猫,住宿的人都知道。火丽荧恨恨看着他,一时无话。
      火鸟2的队员哥利亮在一边开始起哄了:“美女,想追我们队长就直说嘛!何必使苦肉计呢?”火丽荧从鼻孔里哼了一声:“哪能?”这时一个胖乎乎的女孩走到二人跟前,笑容天真烂漫,从衣兜里掏出一大把花来堆在夜笑天的桌上:“师傅,给你花。”忽然她尖叫一声,拼命甩手跳起来——一只绿斑大蜘蛛,从她兜里爬了出来!夜笑天用笔一拨,蜘蛛落到地上,火丽荧也发出了一声骇人的尖叫,闪到一边。哥利亮看得好玩,一脚踏在蜘蛛前面想捉住它吓唬胆小的女生,夜笑天连忙阻止:“别……”已经晚了。蜘蛛向哥利亮喷出了一阵绿烟,一股恶臭弥漫了整个教室。这时,一只黑猫——没有人看见它来自何处,它好像是在教室里凭空出现的——扑上去一口吞了蜘蛛,从开着的窗子蹿了出去。
      哥利亮的脸高高肿起,现出一片紫斑。夜笑天紧张地说,“老哥,快去医院!好像有毒!”给夜笑天送花的女孩僵在一旁,不停自语:“天哪,怎么办?都怪我……”夜笑天对她展颜一笑,柔声安慰:“没事,阿岩,不怪你,快回家去吧。这里有我呢。”
      火丽荧在一边看着三班乱成一团的几个人,眉头越皱越紧。
      
      [4]岩石
      阿岩是一个成绩很好的女孩,眉眼俊俏,就是有点胖。她说有两个原因:一是高一时得病,打过激素;二是常吃泡面。她是石峰镇人,十二岁上,父亲因车祸过世,母亲视她为唯一的希望,在奉和一中附近租了一间小屋陪女儿读书。每个高中生都承载着压力,而阿岩肩上的担子比别人的都重。母亲每晚都坐在她身边,看着她学到十二点往后,并且每晚都给她煮一碗方便面作夜宵——家里经济实力有限,没有更多的钱买可口的零食。
       “方便面,方便面,又是方便面!人吃得肿得像个泡芙了,还是方便面!”阿岩不耐烦地摔了筷子,推开了碗。母亲惊愕中没拿稳,一碗面全摔在了地上,面汤泼了二人一手。母亲眼眶一红,眼泪流了下来,喃喃向天自语:“你要是还在,我们母女哪能有今天……”阿岩双手掩住了脸,也落下泪来。
      夜深了,阿岩打了个寒噤。在寂静的午夜,她在台灯下攻书,母亲在旁边督促,然而,她有时仍会感到不安与恐惧——她怕,怕面临考试,面临不确定的未来。她有时想到死。想从压抑的痛苦,对前途的恐惧中解脱。
      屋顶上脚步飘忽,熟悉的黑猫又来到。阿岩在许多个恐惧的不眠之夜,看见窗上一对幽幽碧眼。
      黑猫出奇地可以镇定她的心神。它不会说话,可阿岩从它的眼中读出了生之快乐,天地间自由的灵魂自由的歌。
      阿岩觉得,夜笑天与黑猫有着相同的眼神。所以,她叫他师傅。
      
      [5]步云亭
      柳姹娜得罪了夜笑天,心中不安,晚上揣着随身听戴着耳机一边在操场上遛圈一边思索对策,见操场西南步云亭里一人枯坐,看身影仿佛是夜笑天。她刚踏上石阶,只听得一声熟悉的断喝:“别过来!”为时已晚,一道闪电从空中击下,紧接着是一声炸雷,无形的气浪将柳姹娜掀倒在地,滑出十几米远,想挣扎起来却动不了,随身听也不知去向。“柳姹娜,你怎么了?”夜间在操场上跑步的王丹停下脚步,弯下腰来关切地问.柳姹娜勉强吐出几个字:"不小心……摔了一下。”说着又想爬起来。王丹扶她起来,慢慢走到操场南边白杨树边的水泥台上坐下,柳姹娜疼得直抽冷气,牛仔裤的膝盖破了个洞,手心里也流着血,心下暗自庆幸:幸好这裤子是小摊上买的九块一条的便宜货。“我没事,歇会儿就好了。你走吧。”王丹仰头望了望天空:“真的没事?要不要我扶你回去?刚才好大雷啊,好像要下雨了。”“真没事。”柳姹娜呲牙咧嘴冲她笑笑,“你去跑步吧,我一个人待会儿。”打发走王丹,柳姹娜活动活动胳膊腿,觉得稍稍舒服了些,又一瘸一拐向步云亭走去,心说我就不信了,奉和一中这巴掌大的地方,没有老娘不能去的!步云亭又算什么呢?今晚我非要看个究竟不可。这时她前面过去了一对情侣,二人挽着手臂,轻怜蜜爱,一路走向步云亭。也好,有人给我探探路先。柳姹娜想着跟在他们后面。眼看着两人一级一级走上步云亭的台阶——没有任何事发生。柳姹娜怀着忐忑不安的心,也跟着走进了步云亭。
      亭里没有夜笑天的踪迹。可是刚才……手掌和膝盖的疼痛提醒着柳姹娜:刚才所发生的并不是幻觉。那对情侣中的男生搂着女友的肩膀,目光却越过女生,死死盯着柳姹娜,用目光谴责柳姹娜的不识趣,女生面对着男生,背对着她,柳姹娜觉得女生的背影十分眼熟,便转过头去,喃喃自语:“我的随身听哪儿去了?……”又弯腰在地上作寻找状——事实上,那随身听估计早被气浪掀出不知多远,在步云亭里哪还找得着?
      男生见柳姹娜不走,也不想被这个家伙破坏约会气氛,拉了女友的手,道:“我们再走走吧。”从另一边径自走了。柳姹娜看着女生袅娜的身影,直起腰来笑了:“原来是你啊……”
      亭里黑漆漆一片,柳姹娜仰望亭顶,平日的九龙戏珠画一点也看不见。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寻找什么,至少这个亭子现在非常正常……正失望间,黑暗里,一大团黑影从亭顶向她脸上扑来!她双手护脸闪向一旁,只觉手边擦过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紧接着,“咕咚一声,亭顶跌下一个人来,正落在她脚边。她纵使胆大,此时也不禁失声惊叫。刚才那团毛茸茸的东西跳到那人身上,利爪一划,已经破开那人肚腹——原来是一只硕大的黑猫。柳姹娜反应敏捷,转身欲逃,却看到了夜笑天的脸。“别怕。”他抓住她胳膊,“夜叉只吃魂,不吃人的。”
      柳姹娜甩脱他的手:“我才不怕!你在这里干什么呢?”夜笑天却说了句令她摸不着头脑的话:“刚才谢谢你。”
      
      [6]结局
      “你看。”夜笑天指着天空,天色阴沉没有星光。柳姹娜睁大了眼睛,夜幕下的奉和一中,白楼的灯亮着,像一个巨大的蜂巢,窗上人影晃动。而白楼的上方,有一块奇怪的黑暗,比夜空其他地方更黑,仿佛一片云,不断变化着形状。“奉和一中原来是一片坟场,死人多了尸气积聚,将阴阳二界的界限蚀出了一个扭曲的通道,所以晚上有时会从那里过来一些游魂。”“我以前和人出去喝酒回来,在操场上看见过鬼火。”柳姹娜说。“是啊,以前有,但自从我与夜叉签订契约以后,鬼火就渐渐少了。”柳姹娜想到在日记本上的梦,她聪明颖悟,立即接口道:“是那只黑猫吧?”夜笑天点头:“是的……”
      夜笑天高一时,晚上在操场独自练球,被卷入灵界捕手夜叉与逃犯罗刹的决战结界当中。夜叉在对决中重伤不支,夜笑天也处境危险。夜笑天便用自己的鲜血与夜叉订下约定,夜叉化为夜笑天的精兽,借用夜笑天的身体将罗刹击退。从此夜笑天便和养伤的夜叉一起在夜里行动,在这片曾经的坟场上吃掉那些从通道中擅闯阳世或在阳世流连不去的鬼魂。
      夜笑天望向天空,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地说:“你们宿舍的人可真是一个比一个多管闲事——火丽荧那八婆没事就爱放荧火出来搜集八卦。上次遇上一个会尸磷火术的对手,令她的荧火染了尸毒。要不是夜叉将那点荧火扑灭了救她,她早就中毒没命了——虽然让她本体也受了点小伤。”火丽荧会分魂术,每天夜里梳头,头发里会有小小的灵魂碎片凝成荧火飞出来,荧火到哪里,就如同她亲自到哪里一样。她因此知道许多讯息,是宿舍里消息最灵通的一个。“还有你,”夜笑天敲了一下柳姹娜的头,“竟敢偷看我的日记!知道那个日记本是什么吗?是死亡日记啊!那片雾是用来封印妖邪的。我认识你,夜叉可不认识你。他差点把你当作妖怪领到雾里去——虽然你本来也不是人类转生。”“什么?”柳姹娜失声叫出来。“你前生是柳妖,所以现在还保留着妖怪的气。”夜笑天道,“如果你灵魂出窍,是分不开人魂还是木精的魂魄的。”“为什么?”柳姹娜大声问。“本质上,你还是人,可是你前生的东西保留得太多了……”夜笑天道,“那个随身听,是青龙给你的吗?里面存了好大的雷气!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很强的对手,我们在步云亭顶上铺开结界,你带着储存着雷气的随身听过来,帮了我的大忙,我用雷法破去了他的阴罗魂锁阵,才把他击回原形。”柳姹娜狡黠地笑:“那我的随身听呢?这样吧,你赔我五百块钱,咱们算两讫,如何?”夜笑天连忙摆手:“算了算了,我服你。请你吃夜宵去,用烤肉堵上你的嘴。”说着大步走了出去。柳姹娜低头,发现夜叉和地上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忙一溜小跑跟上,夜笑天走得太快,柳姹娜伸手想拉他衣服,觉得不太好,又缩回手来。“快走,再不走快封楼了,回来可进不去了啊!”夜笑天回头横了她一眼。柳姹娜还以颜色:“凶什么凶?请个客也不用不乐意成这样!”
      熄灯的时间已经过了。柳姹娜恍恍惚惚回到宿舍,坐在床沿上一动不动。上铺的火丽荧正在借着外面的夜光照镜子梳头,见柳姹娜回来,便探头下来问:“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姹娜?”她的长发也垂下床来,在柳姹娜眼前一晃一晃。柳姹娜觉得她的发尖在闪光,不禁揉了揉眼睛,想看得更仔细些。火丽荧很自然地把头发拢了上去:“你今天上哪儿去了?”“和一个朋友一起……吃烧烤。”柳姹娜说着,踢掉鞋子,和衣倒头便睡。火丽荧再问,回答她的只有阵阵鼾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唯一没有上锁的故事,写得不怎么样,被我当作公开的试验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