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成双[娱乐圈]

作者:玄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5

      这一下兔起鹘落,仅仅发生在半秒以内。
      
      即便已经演过两次了,秦翰林还是为她突然的暴起由衷地吓了一跳。秦翰林不合时宜地心想道:“这万一陆饮冰要拍个恐怖片,大约可以成为中国贞子。”
      
      夏以桐没料到有此着,本能地奋力挣扎,两手向上抓着她的手,挣不开,紧接着就不断地拍打着陆饮冰的胳膊,细嫩白净的皮肉上很快就留下一道又一道鲜艳的红痕,像是干涸的血。
      
      她没想真的掐死她,更因为演戏的原因,陆饮冰的手劲一直保持在同一个力道,但是她手指做了一个巧妙的收缩的角度,看起来就像是要把夏以桐置之于死地一样,她不但骗过了镜头外的人,还骗过了□□躺着的夏以桐。
      
      本能过后,夏以桐自以为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但其实只有短短的两秒钟,她想起来自己是在试镜,并不是真的面临生死存亡。
      
      然后她就看到了陆饮冰的眼睛,她呆住了。
      
      陆饮冰双目通红。
      
      愤怒的表情很多人都能演,但是很少有人像她这样,连眼白都透出来鲜红的血丝,整双眼睛都像是被浸在了血水里,通体泛红,目疵欲裂。
      
      她是一位绝望的帝王,像一只众叛亲离的野兽,张开它血淋淋的牙齿,给她往日最亲密如今最痛恨的人一个致命的了断。
      
      接下来一段戏都没有台词,只有陆饮冰的眼神在不断变化。
      
      她朝朝暮暮想念的、盼望的,呼吸声就在她□□,怎么忍心?陆饮冰眼中的暴戾慢慢消失,逆鳞被空气中的沉寂抚平,取而代之的是无言的悲伤和压抑着的缱绻。
      
      无法摆脱的绝望的气息笼罩在周围。
      
      夏以桐先是呆呆地看着她,然后她觉得鼻子有些泛酸,眼角也微微地红着。
      
      陆饮冰按着她的脖子,却不再让她感觉到疼意,她细细地、安静地凝视着夏以桐,把伤口藏在深不见底的心湖之下,说:“给我一个理由。”
      
      夏以桐张了一下嘴,没发出声音。
      
      陆饮冰望向自己扼住她喉咙的手,她的动作停滞了一秒,然后手像是触电般松开,急忙向后退开了两步,惊慌失措得好像方才做出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的人不是她一样:“我,我,我不是!不是我!”
      
      夏以桐脖子上还有被掐出来的红印,轻轻笑了,用沙哑的声音温柔地道:“我知道不是你。”
      
      她的笑容那么美,一如当年初见,那么的令人心动。那场大宴,宫中灯火通明,来了好多好多的贵客,有楚国的贵族,还有外邦的使臣,她那么高高在上,夺目的五官、曼妙的舞姿成了宴会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多少王公贵族对她趋之若鹜,她坐在无人问津的角落里自斟自饮,偶一抬眸,便于无涯的人群中对上她含笑的双眼。
      
      从此勾连不清了半辈子。
      
      陆饮冰辛苦铸就的精神防线在她的笑容下濒临崩溃,她十数年来的肢体记忆带着她慢慢俯□□,躺在她身边,支起脸颊,一只手抚摸她的脸颊,小心翼翼地道:“你给我一个理由,好不好?”
      
      此刻她不是一个帝王,也不是什么殿下,她的表情,更像是一个害怕受到责备的孩子在卑微地祈求大人:你给我一颗糖,好不好。
      
      但她不能给。
      
      秦翰林的话就响在耳畔。
      
      ——你背叛过荆秀,但是你不能告诉荆秀原因,荆秀想问清楚,你就是不能说。
      
      她不能说。
      
      她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陈轻……”
      
      一滴泪从陆饮冰眼里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落进夏以桐眼睛里,同时灼伤了两个人。透过蒙眬的视线,夏以桐看见陆饮冰充满哀戚和难过的眼睛。
      
      她胸口倏地涌起一阵剧烈的疼意,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剧烈。看不到她又怎么样?得不到她又怎么样?那也好过她在自己身上哭泣却无能为力的好,她甚至连一点安慰的话都不能说出口!
      
      为什么?!
      
      夏以桐手指猛然攥住□□的床单,用尽生平所有的力气,牙关处淡淡的血腥味在口中弥漫。
      
      镜头外,秦翰林差点跳起来拍手叫好,左看看右看看,监制和副导演都盯着床上的两个人没空理他,只有制片人含笑望他一眼,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目光。
      
      到这里差不多就可以结束了。
      
      但是秦翰林还想继续往下看,看美人演戏是他的爱好,如果陆饮冰自己不主动中止的话,他鸡贼地打算不喊“卡”了。
      
      夏以桐没说话,陆饮冰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
      
      长久的沉默。
      
      没有一句台词,陆饮冰的眼神又逐渐变了。
      
      夏以桐凝望着她的双眼,她伤她至深,却仍旧渴望从她的眼睛里得到一星半点她希冀的感情,她曾经真切拥有过的感情。
      
      “陈轻。”陆饮冰胸口激烈地起伏了两下,咬牙切齿地叫出她的名字。
      
      夏以桐嘴唇轻轻蠕动,极轻地唤她:“殿下。”
      
      “别叫我殿下!”陆饮冰被戳中了痛脚,握住她的肩膀,将她狠狠一搡,推开自己身边,像是发泄又是发狂,“你不是陈轻,她已经死了!”
      
      “我不准你穿她的衣服!”
      
      嘶啦一声——
      夏以桐的上衣被陆饮冰从脖子中间粗暴地撕开,扣子崩到了床下。
      
      “我不准你用她的声音!”
      夏以桐的咽喉重新被禁锢在对方掌中。
      
      “我不准你长成她的样子!”
      夏以桐的下巴被她一只手用力地捏住,被迫对上她发红凶狠的眼睛。
      
      脸颊被捏得生疼,夏以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陆饮冰眼神继续变化,而后松开她,把她压在□□,发狠地、不顾一切地、带着同归于尽的决绝低头去吻她。夏以桐攥紧的手颓然松开,放弃了抵抗。
      
      秦导从一开始就在等这一幕,虽然和前两次演得有些出入,但是他又一次热血沸腾了。
      
      就在陆饮冰嘴唇就快贴上夏以桐的嘴唇时,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挡在了四片嘴唇中间,令人血脉贲张的画面戛然而止。
      
      陆饮冰从床上坐起来,嘴角噙着笑,替秦翰林喊道:“卡。”
      
      秦导:“……”
      
      秦翰林恨恨地跺了一下脚。
      好气啊!
      
      “试镜结束了,”陆饮冰才不管他这个老不休,帮夏以桐拉好被撕坏的衬衣,拉她起来,道,“改日我再赔你一件一样的。弄疼你了吧,不好意思啊。”
      
      “不疼不疼。”夏以桐忙否认道,她□□一张上白下红的脸,问,“您怎么知道我里边还有件背心的?”
      
      陆饮冰说:“我看见的啊。”
      
      夏以桐上半张脸也一起红了,眼珠子开始往下飘。
      
      她什么时候看的……怎么看的……
      
      两人从床上起来,一起去洗手间整理滚皱了的衣服,陆饮冰端起漱口杯喝了口水,咕嘟咕嘟吐出来一口带着血丝的水。
      
      夏以桐也接了杯水,漱口后吐出来的也带着红色,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陆饮冰,眼神分明在期盼着什么。
      
      陆饮冰看她一眼,笑道:“可以啊你,都咬出血来了。”
      
      夏以桐谦虚说:“前辈才敬业,陪着试了三次镜还这么认真。”
      
      陆饮冰道:“不,我是最近牙龈出血。”
      
      夏以桐顿时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陆饮冰望着她尴尬的样子,倚着门框笑出声来。她眼角还有一片未褪的绯红,眉眼昳丽如花,看起来动人极了,也让人心痒极了。
      
      夏以桐强行把自己的目光从她微张的嘴唇上撕下来,眼睫往下垂,正好瞧见她穿着短袖的手臂上一大片一大片的红印子,她皮肤过于敏感,看起来有点触目惊心。
      
      都是刚才自己情急之下打的。
      
      陆饮冰随着她的眼睛往下看,提前开口制止了她的道歉:“我掐了你,你也打了我,扯平了。”
      夏以桐也不好再说什么。
      
      陆饮冰和她一起从洗手间出来,秦翰林说他们五个人要讨论一下,大概需要半个小时,如果愿意等的话就去4004房间稍等一会儿,如果有事的话可以先走,晚点会电话通知。
      
      夏以桐没走,去了4004等着,去了才发现杜若涵在里面,岑斯颖估计是忙,提前走了。
      两人各自无话。
      
      大约二十分钟之后,夏以桐在杜若涵异样的注视下被单独叫走了。
      
      重新回到试镜现场4006。
      
      床铺已经被整理好,整洁干净。监制和两位副导演已经走了,只剩下秦翰林、制片人和陆饮冰,前两位坐着,陆饮冰站在阳台窗口那儿,低着头看手机,身后洒落一片金黄。
      
      夏以桐手脚规正地站着,喊:“秦导。”
      
      秦翰林望一眼制片人,然后才看着她轻轻叹了口气,道:“我很遗憾……”
      
      夏以桐脑中“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
      
      秦翰林后来说了什么她一句话也没听见,直到他焦急地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干净的手绢递给她,夏以桐才发现自己原来已经哭得满脸的眼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emmmmm没人说吻戏一定要成功吧……
    有时候将吻不吻的戏更勾人啊对不对!!!【挺起自己36G的胸强行解释
    感谢:夜来酒醒清无梦 的火箭炮x1,肥婆、一只鳖鳖、路过一颗西瓜、Jehansy、sy3327、南柯、凉葉、洛鲤、Lumos、千秋莫负、Blackrose、超超、幺莫不塌实、云梦一须臾、M_Dan、Jing、小狮各扔了一个地雷。
    啊,上本书的土豪读者一下子少了好几个,落寞地摸摸自己36G的胸【叹气



    生而为妖(GL)
    石头与狗



    大神和小真空HE了的故事(GL)
    大神爱上小真空



    画魂
    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泪水化成雨下满天。



    长安(GL)
    盲女大夫



    [古穿今]你那么妖娆
    我这么矜持。



    当你老了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