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成双[娱乐圈]

作者:玄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陆饮冰看了她一眼,眼神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
      
      夏以桐:“……”
      
      两人各自站在原地沉默了三秒钟,陆饮冰嘴唇微动,夏以桐有如神助地立刻把自己从门框上撕了下来:“我我我、好了。”
      
      陆饮冰转回去,在前面先走了,夏以桐忙小碎步跟了上去。
      
      敲门。
      
      秦翰林:“请进。”
      
      “秦导。”陆饮冰带着夏以桐进来了。
      
      夏以桐神色平静,目光却隐晦而贪婪地看着前面的陆饮冰。
      
      秦翰林随意一抬头,眼睛就没挪开。面前那两人一前一后,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疏离,却有一丝难以言喻的情意涌动在其中。
      
      他几乎要就地拍一下掌了,这就是他要的那种感觉。
      
      多么像孤高清傲的六殿下,领着落入如此境地、明知绝无可能却又忍不住心存希望的陈轻,偏偏与她几步之遥的六殿下一无所觉。
      
      他先前还担心十五分钟不够夏以桐酝酿情绪的,没想到还没开始试镜她已经进入状态了。
      
      秦翰林一句废话也没说,生怕那种感觉不见了。
      
      荆秀灭了姑臧以后,重新建立大楚,登基为帝。谁都知道他在未央宫囚禁了一名特殊的犯人,那人曾经是他父王的妃子,是他的谋士,抑或是他曾许诺要封其为后的人,但这些都不存在了,陈轻现在的身份只是犯人。她没有受到任何虐待,宫人细心侍奉,唯独一件事,荆秀从来没来看过她。
      
      陈轻受的皮外伤渐渐愈合,这年冬天又下起了大雪,门窗被风声摇得吱呀作响,宫人在屋内四角烧起了火炉。
      
      荆秀是这时候冒着风雪来的。
      
      “action!”
      
      夏以桐不断地搓着自己冰凉的手指,火炉烧得再暖的屋子也抵不住她身体内透出来的寒气,最近越发地畏冷,她实在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在屋子里不住地走动着。
      
      她边走动边吩咐宫女,说话依然是素来的高贵:“给我拿件袍子来,要最厚的。”
      
      宫女应声往外走,门却从外面被推开了,陆饮冰出现在门口,她的神情静默,进门前在门槛上先蹭了蹭靴子上不存在的雪和泥,身后没带一个侍卫宫女,她回身关上门,一个人慢慢地走了过来。
      
      随着她缓缓走动,四周的景色仿佛变了,变成了一座富丽堂皇的温暖的宫殿,四面都燃着熊熊的火炉,炭火烧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她解下领口的大氅,像常年养尊处优的贵族那样随手往旁边一递。
      
      宫女如同潮水般退下去。
      
      夏以桐神经紧绷。
      
      “我这些天都在处理政事,冷落你了,你不会怨我吧?”宫女退下以后,陆饮冰就像是变了一个人,她的表情立刻变得温柔生动起来,快步上前,用自己的双手包住了夏以桐的双手,在她手心哈了一口气,抬起头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很冷?”
      
      夏以桐愣住了。
      
      不是说好的背叛决裂吗?这是怎么个意思?而且来影说的强大的气场,她都没有感觉到啊。
      
      她静了大约一秒钟,摇头轻轻地说:“不冷。”
      
      “不冷?”陆饮冰缓缓皱起眉头,用一种忽然不认识她了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她,“可……你以前不是说你很怕冷吗?”
      
      夏以桐刚想说话:“我……”
      
      然后她看见陆饮冰的眼圈毫无征兆地红了,像个孩子一样控诉道:“你又骗我。”
      
      她和很多人搭过戏,从来没见到有人上一刻体贴温存、下一刻眉头紧锁,紧接着立刻流露出彻骨的悲伤,这一切不过发生在三秒以内,感情转圜却丝毫不见突兀。
      
      “我怎会骗你?”夏以桐不由自主地伸指摸上她漂亮的眼睛,从眼角细细地摸到她小巧的耳朵,声音放得低低地,一如往昔在床榻间的低语:“我永远都不会骗你。”
      
      命都可以给你,怎么会舍得骗你。
      
      我舍不得的。
      
      陆饮冰享受着她亲昵的碰触,依赖地将下巴枕在了夏以桐的肩上,夏以桐睁大了眼睛,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紧接着抬手轻轻地拥抱住了她,像是拥抱一片轻飘飘的鸿羽。
      
      她几乎忘了自己是在试镜现场,鼻翼间都是陌生,却仿佛无数次出现在梦里的香气。她的手指微微颤抖起来,几近贪婪地渴求着这个拥抱。
      
      陆饮冰闭着眼,手垂在身侧,眼泪渗出眼角。
      
      镜头外,秦翰林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三次试镜,每一次陆饮冰的表演其实都不一样,她会根据搭档给她呈现的不同的感觉来进行演绎,不过后面的重头戏大同小异,重点也在后半段。
      
      “够了。”陆饮冰将自己一步一步,慢慢地抽离她的身边,同时将脸上流露出来的悲伤和眷恋一点点地收回,到最后,居然缓缓展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夏以桐看着她的笑容,心口没来由地一窒,下意识抓住了她的袖子。
      
      “戏演得很逼真。”陆饮冰抬手拍了两下掌,冷冷道,“但到此为止了,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夏以桐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
      
      “陈轻。”陆饮冰歪着头问,“你是叫这个名字吗?还是连名字也是骗我的?”
      
      夏以桐终于脸色一变。
      
      “我是不是又猜对了?你以前那么聪明,现在怎么变傻了?”她嘲弄地撇了撇嘴角,“什么都是假的,嫁给我父王为妃是假的,替我出谋划策是假的,对我……罢了罢了,这些事不提也罢。哎,这殿里的酒放在哪里了?”
      
      夏以桐默默地替她取来酒,放在炉子上温着,问:“要我陪你喝吗?”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
      “我是陈轻。”
      
      “哪家的陈轻?”
      “殿下的陈轻。”
      
      镜头里,陆饮冰动作一顿,眼底飞快地漫上一层水雾,酸楚得险些立刻落下泪来,同一时间她牙关立即紧紧咬住,用力得口腔里几乎感觉到了血腥味。
      
      陆饮冰垂着眼,浓密的睫毛打下一片不祥的阴影,淡淡道:“这宫里已经没有殿下了。”
      夏以桐说:“但我心里还有殿下。”
      
      “以前的陈轻愿意为我死,你呢?”
      “自然。”
      
      很长时间的沉默。
      
      夏以桐忽然感觉到殿里气氛不对,好像一瞬间所有的暖意都被吸尽,她觉得很冷,她望向殿门的方向,是门开了吗?不是。
      
      然后她错愕地望向面前坐着的人,才发现屋内所有的寒意都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
      
      陆饮冰低着头,看不清是什么表情。然而夏以桐已经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起来,她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无论是作为夏以桐,还是作为剧中人陈轻。
      
      她只能静观其变,这估计就是来影说的,陆饮冰演戏时的代入感和强大的气场了,的确是很容易带人入戏。
      
      然而她并不知道,这还只是陆饮冰在经过强吻事件后刻意收着的演技。
      
      陆饮冰抬起头,勾起唇角笑了。
      
      一个极度美丽,又极度危险的笑容。
      
      那个笑容让在场的所有人不寒而栗。
      
      夏以桐后背猛然激起一层鸡皮疙瘩,身体远于大脑反应之前,条件发射就往后退。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陆饮冰一只手伸过来紧紧地扼住了她的喉咙,她单薄瘦弱的身体不知怎么有那么大的劲,单手就将她从原地拎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以后,夏以桐被按在了床上,喉咙上死死地压着陆饮冰那只冰冷的如同铁钳般不可撼动的手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床戏,顾名思义,发生在床上的
    emmmm……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下一章还有吻戏呢,emmmm……
    感谢:業樹SL 的火箭炮x1、夜来酒醒清无梦 的火箭炮x1、一只鳖鳖 的地雷x2,sy3327、怎样、生而有翼.、Jehansy、一冬、洛君6161、Lumos.、超超、云梦一须臾、迷糊团、小狮各扔了一个地雷。



    生而为妖(GL)
    石头与狗



    大神和小真空HE了的故事(GL)
    大神爱上小真空



    画魂
    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泪水化成雨下满天。



    长安(GL)
    盲女大夫



    [古穿今]你那么妖娆
    我这么矜持。



    当你老了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