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在哥谭卖叉烧

作者:一颗甜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水煮鱼

      接连几次在执行任务时晕倒,丹妮拉就算再心大,也意识到不对劲。
      
      这些事只能和坡说,而后者听完她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后,极其淡定地道:“丹妮拉小姐,我很欣慰您终于注意到自身的异常情况了。不过别着急,我早已将这周的怪事写进日志,转发给毕肖普博士了。”
      
      丹妮拉有点懵:“什么日志?”
      
      “毕肖普博士要求我详细记录您的各项生理指标与异常现象,以方便她进行分析,算是健康日志吧。”坡解释道,“上次你们会面之后,我就开始记录了,我好像和您提过一次。”
      
      丹妮拉低头想了想,依稀回忆起一些模糊的片段,挠挠脸,不好意思道:“对对,捉完企鹅人以后你和我说过日志的事,我都忙晕了。”
      
      坡表示理解:“没事,这些事本来就该由我为您分忧,您记得吃就行。”
      
      “……”丹妮拉满头黑线,“你这话说的,仿佛我是个除了吃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饭桶一样。”
      
      坡连忙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这都是误会啊!您在我心中,向来是美丽活泼天真可爱一口气能开三家美少年博物馆的——”
      
      “停!”一看坡又把话题往美少年博物馆上扯,丹妮拉慌忙打断他的发言,“我和你强调过八百遍了,不要枣贵妃,也不要瓜婕妤,我一次只能爱一个!”
      
      瓜婕妤就是小白兰精,他另一个广为人知的身份是皮特罗,此时正在厨房里以暴风来临般的速度刮土豆,眨眼便解决掉一大筐土豆。
      
      坡:“可这次又是枣贵妃背您回来的。”
      
      丹妮拉瞪他两眼:“都说了要尊重为维护哥谭的安全流血又流泪的英雄,请叫人家红头罩先生!”
      
      坡从善如流:“可这次又是红头罩先生背您回来的。丹妮拉小姐,您怎么舍得让人家流血又流泪?”
      
      丹妮拉:“………”
      
      你说的好有道理,既然如此,我只能躲进厨房,装作无事发生。
      
      *
      
      前几天将急冻人上交以后,丹妮拉成功解锁黑鱼,而光着一种食材,她就能研发至少十七道菜,远远超出系统要求的数量。
      
      什么滑炒黑鱼、清炖黑鱼豆腐汤、红烧黑鱼、番茄黑鱼、酸菜黑鱼、爆炒黑鱼、蒜香黑鱼,这几天统统被丹妮拉做过一遍,吃得皮特罗和几个荣选为试吃员的邻居连连舔嘴,每天最盼望的就是接到她的试吃通知。
      
      丹妮拉一进厨房,身兼数职的皮特罗就喜滋滋地凑上来:“老板,今天你打算怎么折腾黑鱼?”
      
      “今天搞一个香辣口味的水煮鱼。”
      
      丹妮拉戴好厨师帽,系上围裙,洗干净手,偏头去看他准备的配菜。
      
      翠嫩的莴笋、百搭的土豆切成均匀的薄片,脆爽的芹菜切成小段,宽粉是提前泡好的,黄豆芽和绿豆芽也早已清洗干净,正放在沥水篮里沥水。
      
      这些都是丹妮拉比较喜欢的配菜,尤其是兼具绵韧又顺滑的宽粉,简直是她的心肝肝,哪怕吃到胃里面交通拥堵,也还能想办法再挤一挤,给吸饱了汤汁的宽粉留出一点空隙。
      
      (宽粉:一边说爱我,一边又要吸溜我,这份沉重的爱我要不起。)
      
      厨房空间有限,皮特罗又长得人高马壮,一个人能顶三个丹妮拉,为了防止转身困难导致的意外,准备好配菜后,他就自觉地出去了。
      
      丹妮拉挽起手袖,开始处理食材,鱼龙骨剁成小块,鱼肉片成三毫米左右,分别装进两个容器,然后用啤酒和一点点盐抓洗干净,
      
      相比较常用的料酒,丹妮拉更喜欢啤酒,不仅能去腥,还能让鱼片裹上一层淡淡的特殊香气。
      
      随后,在装鱼片的碗里依次加入盐、白胡椒粉、啤酒抓匀,直到调料被充分吸收后再加蛋清和淀粉拌匀,这样更容易入味。
      
      鱼片乖乖被腌,鱼龙骨则用一丢丢的油煎至两面金黄,熬成一锅又浓又白、飘着些许金灿灿油花的醇香鱼汤。
      
      *
      
      中午11点,离饭点还有一段时间,丹妮拉钦点的几个试吃员却已经猫着腰,从开了四分之一的卷帘门下钻进餐厅,就等着开饭。
      
      罗伊来得稍微晚一点,待他拽着别扭的杰森爬进餐厅,浓郁的香辣味混合着鱼汤的鲜香扑面而来,复杂又层次丰富,顷刻间充盈了整个房间。
      
      其他的试吃员虽然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一个个伸长了脖子,频繁向厨房那边张望,动作整齐划一,仿佛一群集体向食物行注目礼的狐獴。
      
      “你看你看,这些人都是冲着丹妮拉来的!”罗伊凑在故作扑克脸的杰森耳旁嘀嘀咕咕,“叫你你还不来,不来就等着丹妮拉被抢走吧!”
      
      说着,他又挑出几个模样不错的试吃员,暗搓搓地指指点点:“虽然你长得好看,但那几个也不差,而且都比你年轻。还有皮特罗,人家可是唯一的服务员,天天挤在一间厨房里,你再不抓紧点,以后只能回家抱着头罩哭。”
      
      杰森:“哦。”
      
      “哦?哦?!”罗伊急得差点跳起来,“我说那么半天,你就回一句平淡如白水的‘哦’?这么不积极,我看你是想孤独终老哟。”
      
      杰森嫌弃地瞥他一眼:“他只拿一份工资。”
      
      罗伊还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皮……他身兼数职,但只拿一份工资。”杰森像是半句话都懒得多说,“这叫压榨。众所周知,压榨者和被压榨者很难发展出暧昧感情,除非被压榨者是言情小说里常见的抖M男配。”
      
      罗伊一噎:“可我觉得,丹妮拉只是穷,付不起两份工资。”
      
      杰森哂笑:“这就是单纯的压榨。如果皮特罗是一颗橄榄,现在早就被压榨成一整瓶的精炼橄榄油了。”
      
      罗伊:“…………”
      
      你们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大哥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有本事当着丹妮拉的面把这话再说一遍呐!
      
      而据他多日的冷眼旁观,杰森和丹妮拉独处的时候,通常只做三件事:
      
      1.尬聊;
      2.加倍尬聊;
      3.试探着向脱马甲迈出小碎步,但又犹豫不决,很快退回原地,接着尬聊。
      
      罗伊可真是醉了。
      
      照他这个蜗牛一般的速度,恐怕等到莉安结婚那天,杰森也不一定能搞定丹妮拉。
      
      罗伊实在想不通,杰森身边几乎全是撩妹高手,布鲁斯和迪克就不说了,提姆也不差,甚至连年纪最小的达米安都掌握了怒斥千金博美人一笑的家传神技,为什么他却依旧宛若一枚铁憨憨?
      
      明明是个爱干净有情趣,阳台上满是精致的多肉造景,衣橱里的衣服随便一件都设计感极强且做工精良,穿出去走在路上,频频引起美少女的注视的绝世大帅比,偏偏……
      
      哎,简直浪费了他那超一流的审美能力和动手能力。
      
      *
      
      罗伊怀着恨铁不成钢的郁卒心情,找了个空位坐下,杰森慢腾腾跟过来,挑了靠墙的位置,坐下后就开始朝着某一方向发射死亡视线。
      
      这又在作什么妖呢?
      
      罗伊满腹疑惑,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皮特罗熟悉的背影。
      
      罗伊:“………”
      
      呵,有的人嘴上说着平淡如水的哦,其实暗地里比谁都着急。
      
      早餐吃得不多,又陪精力旺盛的宝宝玩了半天,罗伊这会儿实在有点累了,也就懒得再掺和,默默坐在一边喝热腾腾的水果茶。
      
      水果茶泡得恰到好处,茶香完全释放出来,但涩味并不过分,茶汤里满满的馥郁水果香,清新又甘甜。
      
      罗伊喝完小半杯水果茶,抬头一看,皮特罗已经不见踪影,而失去靶子的杰森也终于消停下来,正捧着茶杯发呆。
      
      罗伊正想揶揄他几句,忽然嗅到一股浓烈的香辣气息,以厨房为中心一波波向外辐射,那香味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浓郁,气势十足地冲击着每一位食客的感官。
      
      毕竟受过严苛的训练,罗伊还算镇定,只是不停咽口水,但其他人就彻底顶不住了,一个个坐立不安——
      
      “这是快好了吗?”
      
      “应该是好了,刚听见老板叫皮特罗过去端菜。”
      
      “终于啊终于,我都要馋死了。”
      
      好在皮特罗没有让他们等得太久,眨眼间,八份浓香四溢的水煮鱼便放在了各个食客的面前,众人还没看清楚,他又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把大铁勺,然后迅速为每一份水煮鱼浇上一勺滚烫的热油。
      
      “滋啦——”
      
      热油与辣椒粉和花椒粉激情碰撞,伴随着极为动人的声响,更为浓郁的辛辣气息也被释放出来,大家低头望着自己面前色香味俱全,还自带BGM的菜肴,唾液开始疯狂分泌。
      
      这种要命的时候,众人才不在乎什么形象呢,纷纷拿起手边的餐具,会用筷子的用筷子,不会使筷子的就叉勺并用,埋头享用眼前的美味。
      
      罗伊自然顶不住诱惑,他常年到亚洲“出差”,筷子用得不错,稍微将调料拌开,便迫不及待地夹起一片鱼,放进嘴里尝了尝。
      
      最初的感觉是辣,又辣又香,刺激的热辣很快从嘴唇扩散到胃,但这又不是单纯的辣,不同辛辣食材的味道和层次感都非常明显,而且极其入味,并不只是浮在表面。
      
      鱼片是肉眼可见的细嫩,肉质紧实且刺少,每一片都完整漂亮,吸足了鲜辣鱼汤的精华,吃在嘴里的滋味真是妙不可言。
      
      罗伊很快被辣得涕泪横流,却始终不肯停手,一边捧着碗吃得嗷呜嗷呜,一边压低声音对杰森唠叨:“你再这么磨磨蹭蹭的,小心青梅竹马的光环被打破。”
      
      “吃饭的时候别说话。”杰森白他一眼,然后小心翼翼舀起一勺红亮的鱼汤,浇在半透明的宽粉上,“脱马甲这事还得从长计议,待会儿你配合我,悄摸摸给她漏点破绽。”
      
      罗伊吃了片脆爽的莴笋片,随口道:“行啊,你打算漏个什么破绽?”
      
      杰森吸溜着宽粉,含含糊糊道:“把用过的餐巾纸叠成正方形。”
      
      罗伊一愣:“啊?你这说的什么玩意儿?”
      
      然而,杰森忙着吸溜宽粉,再不肯多说一个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罗伊:我太难了。
    皮特罗:我也难,我连工具人都不是,我就是颗用来榨油的橄榄!
    小杰鸟:吸溜吸溜吸溜~
    丹妮拉:你们看他的吃相多可爱~


    月底可能会开《每天都在哥谭捡垃圾》,这一篇就是单纯的沙雕美食文,这里顺手放一个文案,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戳专栏收藏。


    一朝重生,莱奥妮莫名其妙来到哥谭,成为一家小餐馆的老板,从此开启捡垃圾合成一切的艰辛创业路,顺便将全哥谭的垃圾箱安排得明明白白。
    几年以后——
    某知名不具蝠:治愈心灵和腰伤的炒面还有么?
    某知名不具桶:脑壳好疼,来一份脆皮炸鸡!
    某知名不具虫:想和女孩表白,请问哪种食物有用?
    某知名不具罐:听说那谁吃完你家的梅菜扣肉,成功长出了头发,真的假的呀?
    莱奥妮:麻烦让一让,我出去捡个垃圾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