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我在哥谭卖叉烧

作者:一颗甜桃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蛋糕爸爸

      论坛名:哥谭诡事
      主板块:夭寿啦
      主题帖:学校组织看展,偶遇蝙蝠侠和夜翼!!!
      发帖人:蝙蝠侠的小裤裤
      
      内容:
      首先,我不是水军,我只是蝙蝠侠的小裤裤[害羞]
      
      今天参加学校组织的博物馆活动,没想到回去的路上,我和我的同学们竟然被急冻人挟持了——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我们见到蝙蝠侠了!他那个屁屁很翘的战友也在,貌似叫夜翼?
      
      小伙纸的制服挺好看,乍一看仿若深V紧身衣,身体线条很棒,但和蝙蝠侠相比还是过于稚嫩了,不够深沉不够酷。
      
      此处省略并不重要的一万字过程叙述。
      
      咳咳,其实我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况,急冻人的武器特厉害,唰一下就把我们冻成雪球了。
      
      一颗无辜单纯的雪球能知道什么呢,对不对?
      
      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我们才像冻猪肉似的逐渐解冻(?),睁眼的一瞬间,我嘿嘿嘿就看到了校车外的蝙蝠侠嘿嘿嘿[害羞][害羞][害羞]~
      
      不过很快我们就被另一个看不清长相的英雄救走了(大家叫他银光侠),虽然人生安全得到了保障,但我依旧爆炸哭泣呜呜呜,事情发生的太快,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蝙蝠侠。
      
      下面说重点的重点:蝙蝠侠!!!
      
      再强调一次,我真不是水军,但蝙蝠侠本人真的好威猛,可靠气质扑面而来,而且个子高,比例好,肌肉扎实(好奇怪的形容),往那一站就跟座黑压压的碉堡似的,超酷超朋克!!!
      
      啊~~~~
      
      我已经词穷辽!!!
      
      我愿意永远做蝙蝠侠的小裤裤!!!
      
      P.S:写完发现自己莫名有一种水军的气质,但我发誓我绝对不是水军,我要是水军出门两百码!再说,蝙蝠侠可是超英顶流,哪里还需要水军???(越说越像水军了,捂脸.JPG)
      
      1L蝙蝠侠的小鞋鞋:
      姐妹你好幸福!!!
      
      2L蝙蝠侠的小袜袜:
      虽然但是,主楼内容Rio水军风,多少钱,带带我?
      
      (搞死一个情敌算一个,诶嘿嘿嘿~)
      
      5L蝙蝠侠的小鞋鞋:
      呜呜呜为什么不是我被急冻人挟持,我也想被蝙蝠侠啾咪(划掉)救命,非常想魂穿楼主(破音)!
      
      9L蝙蝠侠的小帽帽:
      不是,楼上的姐妹疯了吗?为什么想魂穿楼主,她也就和蝙蝠侠近距离接触了几分钟,还是隔着车窗,有什么意思?
      
      换我就魂穿急冻人,不但能和蝙蝠侠玩“你跑我追”的游戏,还能贴-面-肉-搏,你打我一巴掌,我亲你一口咦嘻嘻嘻嘻~~
      
      12L蝙蝠侠的小领结:
      魂穿急冻人???
      
      哈???????
      
      15L蝙蝠侠的小毛衣:
      回复9L:删了让我说!
      
      17L蝙蝠侠的小裙裙:
      回复9L:姐妹你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
      
      19L不知名群众:
      呃?这栋楼的ID是怎么回事?
      
      不懂就问,我是误入蝙蝠侠的衣橱了吗?
      
      23L蝙蝠侠的小猫猫:
      见蝠就进喵喵喵!!!
      
      27L蝙蝠侠的小狗狗:
      回19L:不,你是误入蝙蝠侠的衣橱和宠物乐园了。
      
      大佬点烟.JPG
      
      ……
      
      夜翼处理完校车,和快银一起安抚了受害者,又简单与闻讯赶来的戈登解释一番,这才折回农场。
      
      远远就瞧见蝙蝠侠铁塔般的背影,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宽幅披风泛出震慑旁人的肃杀气势,胆小点的菜鸟罪犯看一眼就得跪下,胆子大的罪犯也许能坚持得久一些,但一般顶不住三秒。
      
      至于阿卡姆疯人院的超级罪犯,他们其中的许多位早已不能用人的标准看待,所以在面对蝙蝠侠的时候,非但不肯束手就擒,还敢花式作妖。
      
      夜翼叹了口气,前方的蝙蝠侠听到响动,利索转身,胸前便有一团小小的阴影随着他的动作轻轻一抖,借着清冷的月光,依稀映出一对兔耳的形状。
      
      接着,夜翼又听到一阵塑料间互相摩擦的悉悉索索声,他快走两步,又随手拧开探照灯,看清蝙蝠侠身上披挂的“装备”后,年轻的警探沉默了。
      
      此时此刻,高大威猛、神勇无双的蝙蝠侠胸前背着一个超萌且毛茸茸的垂耳兔双肩包,臂弯则挎着一个很大的淡蓝色纸袋,差不多有1/4个罗宾高,内里装满了包装精美的零食,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现在的蝙蝠侠,简直就宛若苦苦守候在幼儿园门口等着接宝宝,宝宝却忙着和其他小朋友畅玩滑梯,头都不肯回一下的操心老父亲,给人一种非常极其相当特别强烈的反差萌。
      
      夜翼张了张嘴,为缓解不知该说什么的尴尬,他视线缓缓下移,最后定格在趴着的丹妮拉身上。她就伏在蝙蝠侠的脚边,双手向前放平呈瑜伽大拜式,脸蛋旁的泥土相对于其他部分,有一圈明显的凹陷。
      
      夜翼:“………”
      
      哇哦,多么熟悉的画面。
      
      夜翼心情复杂,目光在蝙蝠侠、垂耳兔双肩包、纸袋和丹妮拉之间来回逡巡,一时有些词穷,头顶上有无数大小不一的问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夜色深沉,久无人居的废弃农场越发寂静。
      
      不知过了多久,夜翼听见一道熟悉的低沉嘶嘶声:“背包里装着急冻人,我必须这么做。”
      
      “……”夜翼头上的问号又多了几个,艰难启齿道,“我明白。”
      
      说完,他忍不住又看了一眼丹妮拉:“呃,和上次一样?又是平地摔?”
      
      蝙蝠侠缓缓点头:“正好十分钟,分秒不差,毫无预兆。”
      
      夜翼调整心态,试图说点俏皮话来缓解尴尬:“所以,丹妮拉帅不过十分钟定理又一次得到了验证?”
      
      蝙蝠侠不置可否。
      
      空气再次安静,尖锐的乌鸦啼划破夜空,阴森又凄凉。
      
      这一回,换成夜翼来打破凝滞的气氛:“那个……你试过扶她起来么?”
      
      “事实证明,飞翔的感觉很美妙,但天上的空气略有些稀薄。”蝙蝠侠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顿了顿,薄唇紧抿成一条线,“通知红头罩吧。”
      
      凭借多年搭档的丰富经验,夜翼迅速领悟了这则冷笑话的精髓:“……你被弹飞了?然后和月光星空亲密接触,在空中做了一套完美的抛物线运动?”
      
      蝙蝠侠不答话,他镇定自若地别开头,镇定自若地抬起空闲的那只胳膊,用宽大的披风为丹妮拉遮住凉飕飕的夜风。
      
      其实哥谭刚入秋,夜里的气温并不低,反而相当舒适,不过前面被急冻人那么一闹,即使后来冰雪消融,吹来的风也隐隐透着点凉意了。
      
      不科学是吧?不科学就对了,有丹妮拉在的地方,万事皆不科学。
      
      脑补着蝙蝠侠在空中翱翔的画面,夜翼想笑,又不敢笑得太大声,他竭力忍耐,口鼻同时发力,溢出诡异的吭哧吭哧声,差点没把自己憋死。
      
      蝙蝠侠置若罔闻,他换了个位置,继续为丹妮拉遮挡并不刺骨的寒风,只留给噗噗傻笑的战友一道坚毅又肃穆的背影。
      
      夜翼憋笑憋得浑身都在抖,好不容易才将笑意强压下去,登入紧急通讯频道,呼叫红头罩。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紧急通讯频道是红头罩新创的,权限也是红头罩亲自批的,不需要蝙蝠洞的技术人员再费劲巴脑地破解,且永久有效。
      
      系统提示登入成功后,夜翼清清嗓子,刚喂喂了两声,对方就迅速响应道:“说。”
      
      语气一如既往的不客气,完全没有想要寒暄的意思呢。
      
      夜翼促狭心起,用正经又焦急的语调道:“丹妮拉摔倒了,没有小哥哥的亲亲抱抱不肯起来。”
      
      红头罩一怔,旋即火速甩过来一串铺天盖地的粗口,但也不全是无意义的咆哮,刨除掉占比超过99.9%的小朋友不可以听的字眼,剩下的就是他真正想表达的内容了。
      
      总结下来就两句话:“你们能离她远一点吗?再摔真要变成大饼脸了!”
      
      夜翼微微一笑:“我很期待丹妮拉得知你说她是大饼脸时的表情。”
      
      红头罩骂骂咧咧:“我什么时候说她的脸是大饼了?这话明明是罗宾说的!”
      
      夜翼“好心”提醒他:“可你刚才——”
      
      红头罩:“海港风大听不清!什么?你说什么?罗宾被蝙蝠侠揍了十分钟?好哒待会儿见!”
      
      滴滴——
      
      系统:【您的联系人对方已下线!】
      
      于是夜翼更想笑了。
      
      *
      
      红头罩来得很快,一路火花带闪电,碾压一切非活物的阻碍,简直恨不得把重型机车开出战机的速度、坦克的气势。
      
      他匆匆停稳车,跳下来,环顾一圈笼罩在无边夜色中的农场,然后敏锐捕捉到一抹与周边环境格格不入的暖黄光晕。
      
      再一对比夜翼发来的坐标,亮光处果然是丹妮拉摔成大饼……不是,摔倒的地方。
      
      明明丹妮拉不可能知道自己此时的想法,红头罩的心里还是咯噔咯噔的,脑门上也飙出一小滴冷汗,他定定神,抬腿向亮光的地方奔去。
      
      刚跑了没两步,腰侧忽然一凉,红头罩感官敏锐,立刻分辨出那是一块不大的金属,低头一看,果然腰侧缠上来一只巴掌大的振金……火腿。
      
      红头罩:“………”
      
      腿子见他停下来,无比激动,“喵”得热情奔放:“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红头罩被它吵得头疼,却一点脾气都发不出来,何况它又是丹妮拉的腿(?),不能掐着后颈皮径直扔出去。
      
      等一下,这描述听起来怎么那么窘?换个词试试。
      
      ……何况它又是丹妮拉的猫,不能掐着后颈皮径直扔出去。
      
      嗯,这样看起来就好多了。
      
      红头罩缓缓吐出一口气,伸手拎起火腿,他习惯说话时直视对方的双眼,可它又没眼睛,于是便盯着火腿肉最多的部位道:“你冲我喵没用,我又听不懂。”
      
      火腿兴奋不减,甚至喵得更大声:“喵喵喵!!!”
      
      “………”红头罩服了,“算了,你爱喵就喵吧。”
      
      火腿却不肯再“喵”,它挣开红头罩的手,几下掠至半空,腿骨一端瞄准不远的亮光处,整只腿情绪激动地扭了起来。
      
      红头罩不明所以,起初他以为那边出事了,但振金火腿周遭并没有杀气围绕,反而笼着一层吃瓜群众看到瓜田时才有的八卦之气,简称八气。
      
      这种玄幻的气场常年出现在热衷聚众交流八卦心得的罗伊、哈尔、迪克、芭芭拉等人的周围,阿福身上也有,但谁也比不上八气侧漏的罗伊。
      
      红头罩一怔,顺着火腿指的方向望出去,正撞上忽然扭头的蝙蝠侠,两人的视线不可避免的相触,但迅速就各自收回。
      
      振金火腿却不依不饶,憋足了力气,大吼一声:“喵——嗷!”
      
      红头罩只得无奈抬头,余光一闪,瞥见蝙蝠侠的胸前挂着个不得了的东西:丹妮拉的垂耳兔双肩包。
      
      红头罩:“………”
      
      毛茸茸的小包包,又是兔兔的造型,小姑娘背着的时候可爱又软萌。此时挂在黑暗骑士的肩头,小小的兔耳朵耷拉着,包身紧贴线条锋利、黑漆漆的高科技战衣,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铺天盖地全是悚然,仿若从《鬼娃回魂》剧组跑出来的道具,自带恐怖片专用的BGM。
      
      头罩下的蓝眼睛微微眯起,向前两步,语气生硬:“这是丹妮拉的包。”
      
      蝙蝠侠抬起手,拍拍小包包,不急不缓道:“急冻人在里面,我们必须谨慎。”
      
      谨慎,又是谨慎,呵。
      
      红头罩在惊讶于两人没有直接开吵的同时,也发现了挎在蝙蝠侠臂弯的那个精致纸袋,不禁心情复杂,嘲讽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马卡龙蓝了?打算来一套马卡龙色系的蝙蝠车?”
      
      萌萌哒彩虹七色的蝙蝠车驶出蝙蝠洞,横穿整个哥谭,在阴冷的街道小巷围追堵截各路罪犯,那画面,想想还有点小期待。
      
      蝙蝠侠:“这不是淡蓝色吗?”
      
      夜翼:“这不是淡蓝色吗?”
      
      异口同声,理直气壮,不愧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红头罩:“………”
      
      呵,两枚梆直的24K纯直男。
      
      *
      
      两枚直男眼神不好,但还算体贴,一个替丹妮拉挡风,一个手持热风扇,匀速围着她绕圈圈。
      
      红头罩知道夜翼是好心,但这绕圈的举动实在别扭:“你烤羊肉串吗?”
      
      夜翼一怔:“你说的是哪国的羊肉串?而且要烤肉的话,这热度不够吧!”
      
      红头罩顿时一口气憋在心口,上下打量他几眼,不可思议道:“你平时和女孩调情也这个脑回路?”
      
      “是啊。”夜翼得意洋洋,“有没有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幽默诙谐与潇洒?”
      
      红头罩屈膝蹲下,一把抱起丹妮拉,百忙之中不忘翻他白眼:“呵呵,你要点脸。”
      
      丹妮拉砸下去那一下力道不轻,地面上都砸出了小小的人脸形小坑,虽然坑就浅浅的一点,红头罩还是提心吊胆,抱着她挪到光亮处,仔细检查,生怕真有往大饼脸发展的趋势。
      
      虽然从医学的角度来说,精致的巴掌脸不太可能摔成大饼脸,但火腿都能喵喵叫,这世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
      
      夜翼在旁边客串了一把灯光师,揶揄道:“小翅膀,无论怎么摔,丹妮拉也不可能像动画片里的人物一样变成一张饼。”
      
      红头罩懒得理他,手指按在丹妮拉的眉骨处,略微摩挲一番,然后缓缓掠至鼻骨:“我又不是智障。”
      
      夜翼:“那你紧张个什么劲儿?还是说,你只是单纯地想摸摸丹妮拉的小脸?”
      
      红头罩不屑:“你以为人人都是你?CT一拍,满脑子的黄色废料。”
      
      夜翼也不生气,笑眯眯道:“谢谢,我也就一般厉害啦。”
      
      “……”红头罩黑着脸,“还是那句老话:请你要点脸。”
      
      检查完毕,确定丹妮拉的脸部没有什么诸如骨折之类的实质性损伤后,红头罩就将她抱起来,小心放在变为飞行器的振金火腿上。
      
      蝙蝠侠和夜翼站在十米开外,无法靠近,但垂耳兔双肩包还在他们的手里,红头罩只得折回去拿。
      
      因为涉及急冻人,他原本以为要费点口舌,没准儿还要动手,结果向来谨慎得几近偏执的蝙蝠侠居然相当配合。
      
      顶着红头罩复杂的眼神,蝙蝠侠动作利索地取下肩上的小包包,示意他抬臂转身,亲自将背带穿过他的胳膊,然后调整长度,帮他背好。
      
      帮他背好……背好………
      
      红头罩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直到夜翼噗笑出声,才明白发生了什么,脸上顿时有点挂不住,怒道:“你干什么?”
      
      蝙蝠侠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急冻人在里面,我们需要谨慎。”
      
      红头罩:“…………”
      
      去特么的谨慎,我又不是第一天上学的小孩子,还要爸爸帮忙背书包!!!
      
      红头罩怒不可遏,想一把将背包甩下来,又惦记着这是丹妮拉的包,正想吼回去,蝙蝠侠忽然道:“你不送丹妮拉回去吗?你这个样子……”
      
      夜翼默契地接口道:“你这个样子是追不到姑娘的,年轻人。”
      
      说完,不等红头罩反击,两人迅速转身,一前一后跃上隐藏在暗处的蝙蝠车,撤得那叫一个如行云流。
      
      秋风萧索,气呼呼的红头罩背着萌萌的垂耳兔双肩包,站在空旷的农场中央,瞪着蝙蝠车离去的方向霍霍磨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杰鸟:不要爸爸帮忙背书包!不要!!!
    迪基鸟:底迪真可爱~
    老爷:大佬缓缓吐烟.JPG


    前几天看了一本古言虐文,哭瞎我眼,必须写点甜甜的才能恢复元气呜呜呜。至于文里提到的《鬼娃回魂》,胆小的宝宝请千万不要百度,千万不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