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时光深处

作者:北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站在时光深处10

      
      他站在时光深处10
      
      这种事?
      
      哪种事?
      
      应如约把脑袋埋进柔软馨香的被窝里,有些烦躁地裹着被子在大床上滚了好几圈。
      
      直到感觉被窝里的新鲜空气渐渐消耗殆尽,她才探出头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齐肩发,侧卧着蜷缩在床边,出神地望着点着灯的小院子。
      
      灯光昏黄,就像是点在夜归路上的照明灯笼。有风四起时,那光影似乎也能被风吹的四散。
      
      它落在小院里的温泉池旁,光线把仍旧氤氲着的温泉池衬得如同瑶池仙境,白雾翻涌仙气弥漫。
      
      应如约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
      
      难为她来的是东居山的温泉会所,却连温泉水都没沾过几滴。
      
      已近凌晨,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即便如约没有睡意,也实在兴不起去院子里泡温泉的想法。
      
      S市变温时,日夜温差相距大。
      
      正午时分如果还能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挽起袖口,到夜幕降临时,就不得不多加两件衣服才能御寒。
      
      这会屋外树影摇曳,隐约能听到做过隔音的房间外东居山山林间咆哮的风声,竹影婆娑,沙沙作响。
      
      可屋内却安静得如约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一切看起来岁月静好。
      
      应如约裹紧了被子,觉得这会有些变天的东居山格外符合她的心情。
      
      她表面看着淡定,其实心里一直暗涌着惊涛骇浪,那海浪一潮高过一潮,吵得她无法入睡。
      
      应如约认识温景然之初,不知是否因为收下过他的手套,最后还不慎弄丢了的原因,在相遇之初,无论有没有抱着拿人手短的心态,她都觉得温景然是个待人温润的谦谦君子。
      
      他谦和耐心,沉稳严谨,再披上那好看的皮相,实在博人好感。
      
      有一阵子,应如约很喜欢和他打交道。
      
      她的难题,踌躇,他总能轻而易举地帮她化解。
      
      可后来,如约渐渐就发现,温景然并不是所有人以为的那样温润如玉。
      
      他有自己的脾气,他也有他的恶劣。
      
      他的温和也仅仅是温和,他对人的好不远不近,不亲不疏。
      
      所以渐渐的,他说的话如约往往要想好几遍才能确定意思,他做的事,她也要兜着圈子想清楚期间的利害关系。
      
      她没有温景然的段数,只能花心思多去琢磨琢磨。
      
      久而久之,她开始对温景然敬而远之。
      
      这样的相处太累,而她疲惫沉甸的心只想要一个能供她栖息的港湾。
      
      其实……
      
      其实在最初的时候,还有一颗怀春少女心的如约是有幻想过的,如果有可能,她是不是能跟温景然在一起。
      
      可这种可能幻化出的画面,不是她永远落后他几步吃力地跟在他身后,就是他远远立在医院走廊尽头遥不可及的模样。
      
      等到后来,她就再也不去想这种未知的可能了。
      
      那样遥远的人,她不愿他屈就,也不愿自己妥协。
      
      维持这样和谐友爱的师兄妹关系是如约最想看到的事。
      
      可这次回来后,她隐约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到底哪里不同她又实在说不出来,这种困惑和不安揪着她的心口,难以发泄。
      
      不想了。
      
      她掀开被子,赤着脚踩在木板上,去点香薰灯。
      
      寂静的夜色里,她的脚步声轻而小,就像下午看见的那只猫踮足越过瓦片时那样。
      
      如约没找到小客厅里的电灯开关,就着院子外昏黄的灯光摸到熏香灯,手指挨上去取下火柴盒时,盒身微凉的温度让她微微一怔,转眼就看到了温景然下午随意放在灯旁的打火机。
      
      那个……温景然借火时才发觉留在她房间里的打火机。
      
      她忽的,想起他摸索口袋后看向她的眼神。
      
      是他一贯幽暗的眼瞳,那眸色在灯光下如清透的琉璃,带了几分痞气的似笑非笑……
      
      要不是,要不是如约知道他是什么人,她该觉得温景然那个眼神是在调戏她了。
      
      她“咔哒”一声打起火,把香油蜡烛点燃。
      
      那一簇燃起的火焰,微微吐着青蓝色,如约恍了恍眼,把蜡烛塞进香薰灯的内层里,又旋开精油点了几滴。
      
      淡淡的薰衣草香气里,她抱膝坐在手边的沙发上,卷了随意堆在一侧的薄毯披在身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香薰灯里舔着蜡烛的火苗。
      
      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有了困意,却连回卧室睡的力气也没了,歪着脑袋寻了个舒适的姿势,紧了紧裹在身上的薄毯。
      
      半梦半醒间,她想起东居山西区那格外安静的游戏厅,恍惚想起,她第一次玩推币机好像还是因为温景然。
      
      应该是高三那年。
      
      路过轰鸣作响格外热闹的游戏厅时,他忽然停了车,转头问坐在自行车后座正挂着耳机做英语听力的应如约:“要不要去看一看?”
      
      虽然是问句,但并没有询问她意见的意思。
      
      他停了车,拎着她书包的带子就顺便把她拎了进去。
      
      那时如约还穿着学校的校服,她满脑子都是未成年人不得进入游戏厅场所,哪怕她很快就要过18岁生日了。
      
      吵闹的音乐声和节奏感极强的鼓点声全部混杂在一起,她听不清温景然交代了她什么,杵在就在游戏厅门口不远的推币机前。
      
      等温景然换币回来,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推币机,顺手把一小竹篮的游戏币递给她,然后指了指她的校服,戏谑道:“你打算穿着这身校服招摇过市?”
      
      如约这才反应过来,烧红着脸,手忙脚乱地脱了校服外套塞进背在身后的书包里。
      
      等那一小竹篮的游戏币都消化在了推币机里后,如约摸着空了的竹篮,放松的理智这才回来,那虚度光阴沉迷游戏的罪恶感像卷浪的海水一样涌上来,把她彻头彻尾淹没。
      
      要回家的想法还没等她提出,温景然顺手褪下她的书包拎在自己的手上,修长的手指轻推了推她的后背,示意她去看隔间里,挂着标靶的射箭。
      
      “你一箭射中靶心,我就带你回家。”
      
      然后,等如约回过神来,她已经站在了射箭场里,手拿弓箭,茫然地立在标志线前。
      
      她是一点也不会啊……
      
      看场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她笑着走上前,示范了下站姿,三言两语指导过后,回头看了眼几步外的温景然,笑道:“他每回来都能搬空我的礼品台,你跟着他来的,怎么一点都不会。”
      
      她……应该会吗?
      
      如约那时候满脑子都是回去要跟应老爷子告状的事,好好的半个休息日,全被温景然耗在了游戏厅里。
      
      这不是带坏她嘛!
      
      她心里碎碎念着,手上动作却不含糊,凭着感觉射出一箭。
      
      那弓箭满弦,本该虎虎生威的利箭却犹如虚张声势的大猫,箭一离弦就径直坠落到不远处的地面上,发出哐当一声轻响。
      
      如约还来不及红个耳朵羞愧一下,脑袋上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
      
      温景然不知何时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抬手托起她的手肘,手指从她紧绷的肩线拂过,微用了点力,轻而易举就把她不由自主上抬的肩膀压了回去。
      
      做完这些,他侧目看了她一眼,对上她无措的眼神,勾了勾唇角。
      
      手指压上她握着弓箭的五指,仔细地一一做了调整。
      
      用无声的,温和的方式训导她。
      
      等调整完她握弓的姿势,温景然极耐心地亲自帮她上好弓箭,握住她的双手微用了点力,轻而易举就拉开了弓弦。
      
      在“咻”的一声离弦声里,他低声道:“拉满了弦的弓用错力,只会像泄气的皮球。”
      
      “应如约。”他顿了顿,垂眸和她对视:“你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不是断弦,就是坠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