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站在时光深处

作者:北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色情反动、刷分、抄袭]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他站在时光深处9

      
      他站在时光深处9
      
      他的双眼幽亮,如同漆黑夜色里亮起的灯光,柔和却明媚。
      
      如约几乎被卷进这样的眼神中,她微微一怔,有些惊惶地避开他的视线,认真地看着推币机一前一后的推移着。
      
      完全记不起自己半分钟前,说了什么。
      
      “想好了没有?”他微俯低了身子,拉长尾音轻“嗯”了声。
      
      如约郁结。
      
      一定是温景然酒喝得还不够多,这个时候还记得不让自己吃亏。
      
      把话收回肯定是来不及了,如约歪着脑袋认真的想了想,问道:“你想要什么赌注?”
      
      “我对你所求不多。”他屈膝勾过身后的高脚凳,顺势坐下。
      
      温景然身材挺拔,比如约要高出一个头来,笔直站着时,哪怕什么也不做,光是这居高临下的目光就让如约倍感压迫。
      
      这会一坐下,周身的压迫感顿减。
      
      如约心头一松,耐心地等他把话说完。
      
      “你要房卡,我要一把钥匙。”他抬眼,眼底折射出的光线衬的他那双眼珠如深棕色的琉璃,清透见底。
      
      应如约有些懵:“什么钥匙?”
      
      她研究生刚毕业,目前又是个无业游民,一没存款二没家底的……她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有什么钥匙珍贵到让温景然都惦记着。
      
      “等我要的时候,你取给我就行。”他低头闷笑了一声,催促:“现在开始?”
      
      莫名其妙就被温景然反客为主的如约顿了顿,垂死挣扎:“那……看谁掉下的游戏币多。”
      
      温景然丝毫不介意她临时更换游戏规则,莞尔着示意她优先。
      
      应如约瞥了眼眼前的推币机,又瞄了瞄兴致颇浓的温景然,更加郁闷了……
      
      她总有种自己给自己挖了坑,正在努力不懈地往下跳的错觉。
      
      如约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摸出两个游戏币,明目张胆地借着游戏规则不明确的漏洞一口气往推币机里投了两个游戏币。
      
      清脆的落币声里,推币机运作的轻微呜鸣声隐约可闻。
      
      应如约目不转睛地看着落入机内的游戏币被推入币池中。
      
      随即,她眼皮一跳。
      
      眼睁睁地看着其中一枚游戏币被推搡着叠加在了其他游戏币里,那欲落不落垂挂在边沿的游戏币丝毫没有被撼动的迹象。
      
      还没等她酝酿出沮丧的心情,另一枚从另一侧落下的游戏币,哐当一声,被推入币池中,哗啦啦地挤下了好几枚硬币。
      
      满室寂静中,这声音如同撼山掷地。
      
      如约捧着挤落的游戏币,压根按耐不住惊喜,弯了眉眼一个个反复数了好几遍。
      
      那架势就跟手上那四枚游戏币能被她越数越多一样。
      
      毕竟这可是她人生中为数不多几次进出游戏厅玩推币机最大的一次收获了。
      
      温景然挽起了袖口。
      
      中央空调的温度打得有些高,暖气从四面八方调度而来,闷热得他有些口干舌燥。
      
      他指尖把玩着一枚游戏币,认真专注得研究了下投币路线以及坠币时的角度,在应如约还犹自沾沾自喜时,他抬手,把游戏币投了进去。
      
      那挽起的袖口,露出他线条流畅的小臂,手腕骨节分明,就像是一件天然雕琢的艺术品。
      
      应如约不免有些羡慕,这种一举手一投足都能吸引人目光的人,该是多得老天厚爱才能处处精致啊。
      
      她的感慨刚落,耳边接连一阵哗啦啦的落币声响起。
      
      如约看着叠加了她游戏币的币池“塌方”,有些欲哭无泪。
      
      房卡没了……她还赔进去一把钥匙。
      
      仿佛是嫌此时此刻对她的打击还不够,温景然手肘撑着推币机,侧目凝视她。
      
      一息之间,无数个应对念头从如约的脑海中飞速掠过。
      
      但最后,她仍旧认命得低垂下脑袋,乖乖认输。
      
      温景然看她眼中对那推币机恨不得拆之为快的神情,抿了抿唇,抑制笑意:“那房卡还要不要?”
      
      应如约摇头。
      
      她还是去前台找服务员开房吧……她可没有第二把钥匙可以当赌注了。
      
      想归想,应如约心里还有些不服气:“温景然,你不觉得你这样不太厚道么。”
      
      她很少连名带姓地叫他,在应如约的观念里,长幼有序,温景然既是年长她四岁的前辈,也是跟着应老爷子混了个师侄备份的“师兄”。
      
      她总觉得,他那被她咀嚼了无数遍仍觉得格外好听的名字一字不落地说出来是不太尊重的行为。
      
      温景然抬眼,眼神专注地望着她。
      
      那无声的眼神,却让如约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于他身上的压迫。
      
      她气势一弱,再开口时只是嘟囔道:“我好心收留了你一下午,你……”
      
      听起来,好像的确是他的错了?
      
      温景然沉吟半晌:“那你躲着我做什么?”
      
      “啊?”这样直接的提问问得应如约一个猝不及防,她语塞了几秒才磕磕绊绊地回答:“我看了一下午的试题,有些闷……”
      
      应如约顿了顿,见温景然丝毫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补充:“就随意地到处走了走。”
      
      温景然微扬了扬眉。
      
      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想要什么总是格外明确,也不爱拖泥带水。但装起傻来,也一向如此,让你明明知道她心里跟明镜似的,可偏偏就是找不到戳穿她的办法。
      
      “来S市那晚。”他顿了顿,故作漫不经心地提道:“想跟我划清界限?”
      
      呃……
      
      这件事应如约做的的确有欠考虑。
      
      哪有人躲债躲得人尽皆知的?
      
      她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些话还是得说开了好。
      
      心头的这个念头落地,她也不再维持垂手而立犹如犯错被审讯的姿势,半倚着推币机,微笑道:“甄真真你应该认识。”
      
      温景然点头。
      
      十次里有九次应如约干坏事时,都有她参与的份,实在很难让他不对这个女孩印象深刻。
      
      应如约滴溜溜地转了转眼珠子,很不讲义气地把锅甩给了毫不知情的甄真真:“真真很欣赏你。”
      
      嗯……这句话可是真的,她半点没掺假。
      
      温景然坐正身体,凝视她的双眸微微蕴了几分连如约也看不懂的幽邃复杂。
      
      铺天盖地的威压里,如约硬着头皮,继续一本正经的胡扯:“我怕生出不必要的麻烦,才……才没有下车和你打招呼的。”
      
      温景然抿唇。
      
      被她两句半真半假的话误导了方向,拧着眉,神色难辨地看着她。
      
      如约无奈地舔了舔唇:“我不想让你觉得为难,也不想破坏我和真真之间二十多年的感情。”
      
      温景然终于听不下去了。
      
      他站起身,低头时目光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如约被他那一眼扫得心头发凉,强忍住不敢和他对视的心情,格外积极地回视他。
      
      然后,她听见温景然哂笑一声,那笑容妖孽,一字一句对她说道:“这种事,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眼巴巴望,最后一章存稿了……
    别人出门各种美各种浪,怎么我出门就是各种困各种码字呢…
    ***
    午睡醒来觉得甚是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