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宗凛同人。



背景为原著设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青梅竹马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松冈凛,山崎宗介 ┃ 配角:松冈江,御子柴百太郎,似鸟 ┃ 其它:free,基泳部,总裁

  总点击数: 1189   总书评数:7 当前被收藏数:62 文章积分:5,820,995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纯爱-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主攻
  • 作品风格:轻松
  • 所属系列: 谁没有点过去
  • 文章进度:已完成
  • 全文字数:22817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宗凛]记得那时年纪小

作者:云上君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全文

      一
      
      为什么,青春总是如此珍贵?
      
      因为,它往往在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回忆。
      
      那些蓝天,白云,一池清水,那个曾以为没有尽头的夏天,那一脸灿烂的笑容,暮然回首,才发现,已经再也回不去。
      
      再也回不去。
      
      所以,才会特别惆怅,吧。
      
      二
      
      他应该是个看起来很帅气的男人,一头刚好足够扎起根小辫子的长发,略显白皙的皮肤,偶尔会笑得有点痞气,有懒散的时候,一认真起来却会让人意外得挪不开视线——至少,山崎宗介就是如此。也只有他知道,这个在低年级孩子面前一副威风霸道的部长模样的家伙其实是个会炸毛的爱哭鬼。
      
      这样想的时候,一向没有太多表情的脸,竟也会扬起一抹不自觉的笑意。
      
      只是这一幕,竟被捕捉到了,御子柴百太郎刚从泳池里起来,正碰上一个人发愣的宗介,“哎?山崎前辈,你在偷笑什么啊?”
      
      宗介马上回复了以往的表情,“没事。”
      
      “难道!”百太郎已经自顾脑补起来了,“是在想女朋友吗?!”
      
      “什么?山崎前辈的女朋友吗?”一旁的似鸟也禁不住凑了过来。
      
      “谁啊?低年级的学妹?是可爱的妹子吗?一定是山崎前辈的粉丝吧!”百太郎继续锲而不舍地脑补,“啊啊啊真羡慕~~”
      
      “喂,你们不好好练习在闲聊什么?”注意到几人的松冈凛也走了过来。
      
      “啊,抱歉!”似鸟回头看向部长,“我们在说山崎前辈的女朋友呢。”
      
      “……女朋友?”凛不由愣了愣,讶然地看向宗介。
      
      宗介无奈地轻叹口气,“不是,我没有女朋友。”
      
      “哎~~~~~?山崎前辈竟然没有女朋友吗?”百太郎惊讶地把嘴张成O型。
      
      “因为山崎前辈才刚转学来不久吧……”似鸟小心翼翼地猜测。
      
      “啊!我知道了!”百太郎恍然大悟,“女朋友一定在原来的学校吧!异地恋!所以山崎前辈才会偷偷想她!”
      
      宗介微微皱了皱眉,冷冷地瞥他一眼。
      
      “那个,百太郎……”似鸟留意到了宗介的神色,意图出言阻止,百太郎却显然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正要开口,突然被凛一把勒着脖子往后拖,“别废话了,练习去!”
      
      “哎哎哎哎哎哎——我还没说完呢!所以说啊,山崎前辈长得又帅,游泳又厉害,没有女朋友这不科学啊——”
      
      “现在拍马屁也弥补不了你的罪孽了。”在凛无情的声音中,百太郎被渐渐拖远。
      
      宗介默默地看着那个走远的背影,转头走向泳池。
      
      三
      
      关于女朋友的话题却仍未结束,午饭时间,百太郎和似鸟坐在饭堂一角,在熙攘的人流中不得不放大声音交流着。
      
      “说起来,凛前辈好像也没有女朋友呢。”似鸟若有所思。
      
      “是啊,为什么呢,我看前辈他应该也是受女孩子欢迎的类型啊~”百太郎咬下一大口汉堡边咀嚼边说。
      
      “嗯,大概是这样没错……”似鸟回忆起来,“我有看到过凛前辈的置物箱里有类似粉红色书信的东西……”
      
      “那是情书吧!一定是吧!”百太郎一掌拍在桌上,眼里冒出光芒。
      
      “额……可能……”
      
      “啊~~~~~~~真好~~~~~~~~要是有一天我也当上部长的话,也会有女孩子喜欢吗~~~?”
      
      “这……”似鸟苦笑起来,“跟部长有关系吗……”
      
      “纳尼?果然还是看脸吗~~~”百太郎苦恼地抓了抓头发,突然又握起了拳,“不过,这不重要!我只要知道小江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就行了!”
      
      “如果我没记错……凛前辈的妹妹好像是个兄控……”
      
      “哎?!也就是说喜欢部长那样的男人吗?!”
      
      “嘛……”似鸟讪笑。
      
      “好吧,我知道了,”百太郎神色凝重,“我会好好努力练成像部长那样的身材的!”
      
      “额……”
      
      可是,性格差太多了吧……
      
      似鸟继续吃东西,无意间抬头却猛地看到百太郎身后不远处的宗介,马上刷一下站起来,“山、山崎前辈!”
      
      “啊?”百太郎跟着回头,目光撞上宗介一如以往生人勿近的脸,也站起身,“山崎前辈——刚才我们什么都没有说!”
      
      “哟。”宗介倒是不咸不淡地打了个招呼,托着午饭走了过来,一屁股在百太郎身旁的位子坐下,“在聊什么,不能让我听么?”
      
      “没没没没什么啦啊哈哈哈哈哈——”百太郎心虚大笑。
      
      “在说凛的事?”宗介一脸平静,让人看不出喜怒。
      
      “那,那个……”似鸟支支吾吾。
      
      “其实我也很好奇,”宗介继续,“放心,我不会告诉他的。”
      
      听到这话,两人一脸不可置信地看向宗介,那个一贯高冷的山崎前辈竟然对八卦有兴趣?!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宗介问道。
      
      “没!”两人齐齐摇头。
      
      “我跟凛也很多年没见了,不知道这些年他过得怎么样。”宗介没有留意到,自己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轻了下来。
      
      “山崎前辈跟凛前辈感情真好啊,看得出山崎前辈很关心凛前辈呢……”似鸟说。
      
      宗介对这话不置可否,看向似鸟,“你是凛以前的室友吧?”
      
      “啊,是的,过去一年我都跟凛前辈住在一起,凛前辈很照顾我呢!”
      
      “……”宗介默然半晌,“那家伙,也懂得照顾别人了啊。”
      
      真的是,长大了呢。
      
      “嗯!”似鸟点头,“其实凛前辈很可靠呢!”
      
      “就是有时候无情了点……”百太郎撇嘴。
      
      “是吗?”似鸟仔细想了想,“我倒是觉得很男子气概啊。”
      
      “难道说女孩子就喜欢这样的吗?”百太郎又严肃思索起来。
      
      “这个……我也回答不了你。”似鸟为难地摆手,反而看向宗介这边。
      
      “嗯嗯,山崎前辈应该比较有发言权吧!”百太郎也看过来。
      
      “……”好一会儿,宗介才轻声开口,“因为,凛很认真吧。”
      
      “哎……?”
      
      “对自己的梦想。”
      
      四
      
      宗介推开宿舍门的时候,凛正坐在床上套上衣服,T恤顺着结实的胸线和腰肌一路滑下,直至将luo露的小腹完全掩埋,尔后转头看向他,“宗介,今天这么迟啊。”
      
      “嗯,”宗介反手掩上房门,“刚才遇到了御子柴和似鸟。”
      
      “哦?”凛挑了挑眉,“你有跟后辈好好沟通感情吗?”
      
      “啊,沟通了,”宗介突然扬了扬嘴角,“关于你的事。”
      
      “哈?”凛一脸不解。
      
      “探讨你为什么没有女朋友。”宗介向他走过去。
      
      “喂喂……”凛抓抓头发,“你也跟他们一起无聊啊。”
      
      “不是你让我和后辈沟通感情么。”宗介在他身旁坐下。
      
      “好吧,那你们八卦出什么结论了?”凛稍稍凑近脸,狡黠地笑着。
      
      “……”宗介愣了愣,微微侧开脸,“结论是,你应该是个情感白痴。”
      
      “喂!”凛不满地皱起眉,“这种结论我可不接受!”
      
      “难道不是吗?”宗介抬起手,食指戳上他额头。
      
      “当然不是,”凛往后缩着,拍开他的手,“浪漫细胞什么的,我可比你们丰富多了好吗!”
      
      “说的也是呢,”宗介想了想,“喜欢在落满樱花的泳池里游泳……真像是你的风格啊。”
      
      “宗介……你难道是在嫉妒我吗?”凛揶揄道。
      
      “哈哈,”宗介轻笑起来,“这方面我好像确实不如你,和你交往的女孩子应该很幸福吧。”
      
      “交往什么的……”凛挪开视线,看向面前的地板,“哪有那个时间啊。”
      
      “辛苦么?”宗介看向他的侧脸。
      
      “啊?”凛顿了顿,“辛苦倒不会啦,不过太热衷于游泳部的事情,就算交女朋友也会因为被嫌弃没有时间陪对方而分手的吧。”说着,他耸了耸肩。
      
      “我想也是。”
      
      “这么说的话,宗介才应该是男友力满满的类型吧?”凛扬起嘴角,露出尖牙。
      
      “我……?”宗介有点意外,“你这样觉得?”
      
      “直觉吧……”凛思索着,“感觉宗介就是既可靠又让人很有安全感啊,嘛,女生不都喜欢这样的嘛……”
      
      宗介忍不住嗤一声笑出来。
      
      “很好笑吗……?”凛不解地瞅他一眼。
      
      “没有,被人这样评价,我很开心呢。”宗介说。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凛认真地盯着他,“那,你到底有没有在和人交往啊?”
      
      宗介对上他的目光,良久,才低声开口,“没有。”
      
      凛并不意外,继续追问,“那有喜欢的对象吗?”
      
      “……有。”
      
      “哎——————?!!!!”这下凛被吓了一跳,宗介确实给出了他意想不到的回答。
      
      “谁?!”凛感到自己的八卦之魂有生以来第一次燃烧得如此旺盛。
      
      “……”
      
      “不要害羞嘛,说出来也许我可以给你出出主意噢。”凛坏笑着以手肘推他。
      
      “……”
      
      “好吧,那我一点点来问……几年级的?”凛退而求其次。
      
      “……”
      
      “难道……是我们班的?!”
      
      宗介手扶上额头,“你啊……被御子柴传染了吧。”
      
      “不是吗?嗯……”凛又用力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严肃地搭上宗介肩膀,“你不会也看上我妹妹了吧?如果是江的话我就帮不了你——哎!”话没说完,宗介就以食指成钩状敲上他脑袋。
      
      “凛,”宗介站起身,只给他留下一个意味不明的笑,“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五
      
      为什么,青春总是如此让人迷恋?
      
      因为,它有着回忆不尽的过去,和遥望不尽的将来。
      
      那过去里,有你天真的笑颜,那将来里,有你闪耀的背影。
      
      而现在,他每日看着他入睡后的沉静,醒来后的阳光,天很蓝,日子很慢,仿佛每一个今天之后,永远还有一个明天在等待。
      
      这是,17岁那年。
      
      六
      
      那次得知了不得了的信息之后,凛偷偷地观察了宗介好几天,不过鉴于他们本来就朝夕相处,很多时候连跟踪都省了。
      
      上课,训练,日子大多是这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就连电话,似乎也不会多打一个。
      
      也没见他会对谁特别留心。
      
      真的……是有喜欢的人吗?
      
      凛不知不觉就在课堂上陷入了沉思。
      
      “凛。”宗介不知叫了他第几声,凛才猛地回过神来。
      
      “啊……?”
      
      “下课了,你在发什么呆?”宗介站在他课桌前,低头看着他。
      
      “没什么……”凛也站起来,随便收拾了一下东西,“走吧。对了,今天要先去找一下爱,跟他交待点事。”
      
      两人下到高二年级的楼层,放学后仍有许多人徘徊在走廊里,更有由远及近的打闹声不断,凛走在前面,转过楼梯口正要往那边的教室走去,边回头跟宗介说话,没有留意到面前正冲过来的几个少年。
      
      “呐,宗介……”
      
      “凛!”宗介突然打断了他,伸手一把扯住他手臂,用力一拉将凛拽了过来,凛一时重心不稳,踉跄着撞到了宗介身上,宗介侧一侧身,将他挡到身后,转头朝着面前几个低年级学生近乎大喝,“你们怎么回事!”
      
      一时间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宗介本来就比一群人都高了一个头,现下冰冷的神色中隐隐带着愠怒,吓得那几个男生久久不敢开口。
      
      “这里是楼梯口,撞到人怎么办!”宗介在这短暂的沉默之后补上一句。
      
      凛也很意外,明明宗介即便跟他吵架的时候都很温和,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生气……凛这样想着,上前拉住他手腕,“宗介,算了吧……反正也没出什么事。”
      
      他们小时候不也经常在走廊玩耍嘛。
      
      宗介看了看凛,又扫了一眼几个肇事者,冷冷道,“不要再有下次了。”
      
      “额……是,学长!”
      
      “嘛……”走出一段距离后,凛才开口,“你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啊?”
      
      “凛。”宗介脸上没有太多表情,视线仍直直看向前方,“你不是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么?”
      
      “啊?怎么说到这个去了?”
      
      “……算了,没什么。”
      
      要登上那个世界的舞台,就要好好保护自己啊。
      
      运动的世界,很残酷。
      
      不过,没关系。
      
      我会保护你的。
      
      只要我在你身边。
      
      七
      
      “呜啊——真的吗?”
      
      “嗯嗯,我当时亲眼看着呢……所以没敢过去……”
      
      “好可怕~!”
      
      “什么可怕?”凛把脑袋凑到正聚在一起不知说些什么的百太郎和似鸟之间。
      
      “凛前辈……!”
      
      凛狐疑地看着两人,“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吗?”
      
      百太郎和似鸟一起猛烈摇头,“不是不是,没有在说凛前辈!”
      
      “嗯——?”凛将信将疑。
      
      似鸟忙不迭澄清,“是在说昨天山崎前辈教训低年级的事情啦——”
      
      “啊,那个啊……”凛回想了一下,“宗介昨天是凶了点……可能遇到什么烦心的事吧,那家伙平时其实还是很好相处的——”
      
      百太郎和似鸟直直看着他,一言不发。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凛反问。
      
      “其实,山崎前辈他……我说这个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山崎前辈实际上是个很好的人!”似鸟小心地打量着凛的神色,“但是……山崎前辈大多时候看起来还是比较……”
      
      “可怕!”百太郎接过话头,“肯定是他那表情把女孩子吓跑的!”
      
      “不会吧……”凛笑起来,自己的这个发小是多么不善经营个人形象啊。
      
      “没错,高冷!”百太郎终于找到一个满意的词。
      
      “噗——”凛忍不住捂着嘴,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这么说,可能是我比较了解他……”
      
      “我反而觉得,是因为山崎前辈只会对凛前辈笑吧……”似鸟说。
      
      这话让凛一时怔住,未及说话,百太郎就率先发问,“啊咧?是这样的吗?”
      
      “嗯……也不说所有时候吧,但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
      
      “怎么可能啊——”凛讪笑着抓了抓头发,目光却不自觉地移向泳池另一边的宗介,那个人仍是一脸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
      
      只对我笑……?
      
      真是的。
      
      怎么可能。
      
      八
      
      “凛。”宗介放下筷子,抬头对上凛的视线。
      
      “啊……?”
      
      “你怎么老盯着我看?”
      
      “——我哪有。”凛马上别开脸。
      
      “……”这家伙心虚得这么明显,宗介都懒得揭穿了。
      
      “全国大赛快要到了,你还有精力想这么多有的没的?之前是谁说没时间来着?”凛的心思,宗介已经猜到七七八八了。他也真是后悔,那晚竟然跟他说了不该说的话。
      
      既然从一开始就决定是秘密,也只能隐瞒到底。
      
      “因为是宗介的事啊——”凛含着勺子,单手托腮。
      
      这句话让宗介手上的动作停了一瞬,但细微的思绪也只是一闪而过,“先顾好你自己吧。”
      
      “宗介长大之后变得无趣了呢,什么都不跟我说。”凛继续抱怨。
      
      “我不是说了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么。”宗介站起身,“吃完了吧,走了。”
      
      “太敷衍了——”凛也起身跟上。
      
      “我说宗介啊,喜欢人家就要有点表示嘛,你这样一点行动都没有,妹子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意呢——”回宿舍的过道上,凛还在宗介身后喋喋不休。
      
      宗介霎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让凛差点碰到他,“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行动?”
      
      “你有吗?”凛质疑道,“难道是趁周末的时候去约会了?”
      
      宗介叹口气,没有理他,开门进房。
      
      凛在后面关上房门,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宗介。”
      
      “嗯?”宗介回头。
      
      “笑一个。”凛按下按键,咔嚓一声。
      
      “……”
      
      “怎么这么严肃啊,”凛不满地看着手机屏幕,“不是让你笑一个嘛。”
      
      “……”宗介无语半晌,“你今天怎么了?”
      
      “你啊,被学弟们说你太可怕呢——”
      
      “我?……有吗。”宗介毫无自觉。
      
      “所以为了证明你平易近人,快来笑一个——”凛说着伸出手就要捏他的脸。
      
      宗介后退几步避开他的魔爪,“别闹……”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怪我出绝招了——”凛一招不得手,扬起嘴角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喂……”宗介有点汗颜。
      
      凛不由分说就扑了过来,双手抓到宗介腰间死命挠起。
      
      “凛——”宗介马上揪住他手腕,但凛不依不挠持续着攻势,认识这么多年,他当然知道宗介的弱点在哪。
      
      “凛——!”宗介加重力道钳住他手腕,两人纠缠之间,为免跌倒,宗介索性将凛摔到了床上,自己也顺势欺身压上,终于压制住他的动作。
      
      彼此的呼吸,近在咫尺,温热的气息几乎触到了裸/露的肌肤之上,在这初夏时节,却显得十分燥/热。
      
      “够了……”宗介的脸上却没有凛所预料的儿时玩伴的嬉闹,而是,他看不懂的……悲伤?
      
      半晌,宗介放开了手,站起身,再没有任何语言,走向房门,离开。
      
      九
      
      那家伙,该不会生气了吧?
      
      凛甚至没有留意到自己心里的这种忐忑,部里的训练开始了好一会儿,宗介才出现在游泳馆里,发丝已然湿透,想来是去洗了个澡。
      
      整个训练过程,即便没有太多交集,也再正常不过。训练结束后,凛还要给怜进行额外指导,回到寝室时,已将近十点,灯还亮着,但整个房间一片寂静无声。
      
      “……宗介?”凛关上门,试图着叫唤了一声。
      
      没有回应。
      
      还在生他气?
      
      “宗介——”凛干脆踩上梯子去叫他,多大点事,凛还真不相信解决不了了。
      
      却只见宗介双手枕着头,闭着眼,呼吸均匀,神色沉静。耳朵里还戴着耳机,MP3放在身上。
      
      凛不由好笑,这家伙,就这样睡着了啊……
      
      凛不再出声,轻轻拿下宗介的耳机,能隐约听到还在播放的音乐,凛突然好奇心起,把耳机戴上。
      
      轻柔的旋律,瞬间覆盖了全世界。
      
      Baby life was good to me but you just made it better
      
      (宝贝,生命一向待我不薄,但你让它更加美好)
      
      I love the way you stand by me through any kind of weather
      
      (我喜欢有你相伴,陪我度过风风雨雨)
      
      Baby it just took one hit of you now I’m addicted
      
      (宝贝,一遇见你,我就沉溺其中)
      
      You never know what’s missing until you get everything you need
      
      (直至得到所有,才会明白失去了什么)
      
      I don’t wanna run away, just wanna make your day
      
      (我不想逃离,只想让你幸福)
      
      When you feel the world is on your shoulders
      
      (当你感到肩负世间重担)
      
      I don’t wanna make it worse, just wanna make us work
      
      (我不想让这一切变得更糟,只希望我们能在一起)
      
      Baby tell me I’ll do whatever
      
      (宝贝,告诉我,我什么都会为你做)
      
      It feels like nobody ever knew me until you knew me
      
      (没有人像你那样了解我)
      
      It feels like nobody ever loved me until you loved me
      
      (没有人像你那样爱我)
      
      It feels like nobody ever touched me until you touched me
      
      (没有人像你那样触动我)
      
      Baby, nobody, nobody, until you
      
      (直到遇见你)
      
      十
      
      爱,究竟是放手,抑或执着?
      
      也许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每一个他或她,都有自己的方式,自己的心情。
      
      宗介一拳狠狠砸在浴室的墙壁上,却不知是痛,还是冰冷。
      
      没有开灯,这只有一个人的空间里,一片黑暗。唯一存在的,似乎只有那汩汩的水声,一刻不停,自上而下,流遍他全身。
      
      呼吸,很重。仿佛每呼出一口气,都要用尽所有的力量。脑子里躁动不安,无法平静。都是同一个身影。
      
      最初,当得知学校要安排他和凛同一间寝室的时候,宗介犹豫过是否要调换。
      
      还没有犹豫完,凛就拎着包走了进来。
      
      那一刻,宗介抛开了所有动摇。
      
      哪怕只有最后一年,也请允许我,任性一次。
      
      即便,有些事,他很清楚。
      
      是的,他是个气血方刚的少年,但这也不能成为他原谅自己的借口。
      
      那些所有深埋心底的欲/望,逼得他快疯了。
      
      就是这么地,想欺负他。
      
      可又是这么地,舍不得。
      
      不想看他难过,不想看他流泪,不想让他受到,哪怕一点点伤害。
      
      于是所有所有,都化为无止境的沉默。
      
      好像有一句话,也不知道是谁说的。
      
      对一个人有欲/望,是喜欢。
      
      为一个人忍住欲/望,是爱。
      
      爱……吗?
      
      宗介没有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人的情感,一定要严格地加以区分吗?
      
      他曾以为,他们一定会成为最好的对手,在同一个舞台上,散发最闪耀的光芒。
      
      他曾坚信,他们都足够坚强,能够越过所有瓶颈,战胜所有挫折,尔后成长。
      
      他是那么相信自己,也那么相信他。
      
      可是,一年前,当他看到那个说出“我再也不游泳了”的凛时,当他看到那个在泳池里挣扎着却怎么也起不来的凛时,早已痛过的心,又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中。
      
      他多么想走过去,抱住他,说,我还在。
      
      可是,凛和遥他们在一起时的爽朗笑容,让他望而却步。
      
      终究,转身离开。
      
      抱歉,在你最脆弱的时候,陪在你身边的,不是我。
      
      为什么不是我。
      
      宗介左手抚上肩头。这样的我,还能保护你吗?
      
      十一
      
      “I don’t wanna run away, just wanna make your day, when you feel the world is on your shoulders……”
      
      身旁,凛轻声哼起的调子让宗介不由愣了愣,“凛,你也听这首歌……?”
      
      “啊?”凛也顿了顿,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就唱了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是很会,就是觉得有点熟……”
      
      “……”宗介默然。凛毕竟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几年,仅听过几遍的英文歌就能流利唱出来,也是很正常的吧。
      
      “凛。”
      
      “嗯?”
      
      凛回过头来,下一刻宗介的手就伸到了他脑袋旁,凛怔了半晌,宗介才轻声道,“树叶,落到你头发上了。”
      
      “啊……哦。”
      
      树木苍翠,天空蔚蓝,轻柔的风飘过,吹凉了身边的空气。两人并肩走在校园里的林荫道上,背影绵长,而前路,仿佛永无尽头。
      
      十二
      
      对宗介一些理所当然的小动作,凛早已习以为常,一片叶子本也不会激起任何涟漪,直至某日在饭堂宗介十分自然地给他擦去嘴边的饭粒时,一边的似鸟和百太郎毫不掩饰讶然的神情呆呆地盯了他们好一会儿。
      
      凛没有被宗介吓到,而是被那两人的表情吓到了,导致他也呆呆地回望,“……怎么了?”
      
      “额,没,没什么……!”似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马上摇头。
      
      “山崎前辈对女朋友也这么温柔的吗?”不想完全不懂察言观色的百太郎脱口而出。
      
      凛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宗介的动作也明显僵住了,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能别再执着女朋友的问题了吗?”好一会儿,凛才回过神来,一巴掌摁住百太郎脑袋。
      
      “可是!可是可是可是——”百太郎挣扎着抬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凛,“前辈教我怎么追到小江吧~~~~!”
      
      “……”凛觉得嘴角有点抽搐。
      
      百太郎转而看向对面的宗介,“山崎前辈不是凛前辈的青梅竹马吗!那一定很早就认识小江了吧~!山崎前辈~~~这是我一辈子最重要的请求~!”说着,不忘眨巴眨巴闪亮亮的双眸。
      
      “凛的妹妹啊……”宗介单手托着下巴,竟真的思考起来。
      
      “喂,宗介!”凛抗议。
      
      然而百太郎甚至似鸟都已然竖起了双耳。
      
      “江跟她哥哥完全不同呢。”宗介说。
      
      “纳尼?”百太郎凑得更近了。
      
      “是个阳光的女孩子吧,会将心情坦率地表达出来……”
      
      “哦哦!”百太郎亢奋地点头,未几,又毫无作死自觉地加了一句,“咦?那就是说前辈不阳光不坦率吗?”
      
      “百太郎……”似鸟忍不住小声提醒。
      
      凛的额头隐现青筋。
      
      宗介的目光掠向凛,几乎是不动声色地扬了扬嘴角,“凛的话,看起来很傲娇,其实内心很浪漫主义呢,而且喜欢炸毛,还爱哭,总之,一点也不坦诚——”
      
      “谁傲娇了!谁炸毛了!谁爱哭了!”凛终于发狂地刷一下站起来,“山崎宗介,我跟你拼了!”不料起身的时候动作太大,桌子被猛地一顶,凛身前的餐盘和饮料竟哐当撞上宗介面前的午饭,瞬时各种肉块蔬菜饭粒全数沾上了宗介胸前的衣服,还有夹杂着不明酱汁的液体顺滑而下。
      
      “额——”本来只是想打闹一下的凛立刻愣住了,一旁的似鸟和百太郎也吓了一跳。
      
      “……”片刻,宗介站起身来,凛也才回神,“抱歉抱歉,宗介,我不是故意的——”
      
      “凛,没事,”宗介向他笑了笑,“我去换套衣服就好了。”说着,就这么在众人诧异的注目中若无其事地走出饭堂。
      
      “啊……”看着他消失的背影,似鸟终于吐出第一个音节。
      
      “山崎前辈……好……厉害……”百太郎也说出了一句话。
      
      “……”凛略有担忧地望着宗介离开的方向,真是的,玩笑开大了。
      
      “——其实山崎前辈一点也不可怕嘛!”百太郎突然如发现新大陆一般。
      
      “哎?”凛回头看他。
      
      “刚才山崎前辈一点都没有生气啊。”百太郎又说。
      
      “真的是呢。”似鸟也不可思议地点头。
      
      他们不说,凛或许根本不会注意这个细节。他再度转头望向门口,熙攘的人流里早不见了他的身影,唯有那些细碎的片段,开始回响。
      
      回到寝室时,那一套脏衣服已经被脱下来搭到了椅子上,浴室里水声簌簌。凛一屁股坐到床上,往后倒去,仰躺着出神。水声不知何时停止,门咿呀打开,宗介浑身水汽,围着条浴巾走了出来。
      
      彼此四目相对时双方都顿了顿,但宗介终究没有多说什么,走过去拿起自己床上的衣服穿起来。每日一起进行游泳部的训练,这样的画面,其实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不过,以往宗介一向都会在浴室里换好衣服,今日,大概是仓促了罢。
      
      上铺的床板挡住了宗介的脸,凛看不到他的表情。但他知道,宗介一定没有怪他。
      
      为什么呢……?
      
      说不出来。
      
      但他就是知道。
      
      十三
      
      记忆中,其实他跟宗介经常吵架,在很多方面,他们的态度都很不一样。
      
      朋友嘛,不都这样吗?
      
      直至有些话语在他脑海中不断回响。
      
      是因为山崎前辈只会对凛前辈笑吧。
      
      刚才山崎前辈一点都没有生气啊。
      
      凛禁不住,开始仔细回想。
      
      好像,每一次,宗介都只是闷闷地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而发飙的,从来都是他。
      
      每次主动和好的,却都是宗介。
      
      是的,印象中,他是那么温和的一个人,即便和自己有争执,也都是隐忍地发作。
      
      凛一直认为,这是性格差异。
      
      性格差异……吗。
      
      黑暗中,睡意渐渐蔓延,朦胧之际,他隐约想起,那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那一路喧嚣的走廊,那一道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那一抹朝夕与伴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而那个人,眉头微蹙,声色严厉。
      
      但是……错觉吗?心里,竟觉异常温暖。
      
      十四
      
      夜,静悄悄。细碎的声音响动,门开了又合上,灯却没有亮起。宗介脱下外套,走到床边,床上那红发少年,已经熟睡。
      
      宗介驻足良久,才慢慢坐下来,漆黑中视线终于变得清晰,让他得以默默凝视那张沉静的脸。
      
      宗介伸出手,轻轻拉下凛的衣摆。
      
      笨蛋,说过多少次了,睡觉不要露出肚皮,会着凉的。
      
      手却没有就此离开,而是撑在了他身旁的床板上,宗介缓缓俯下身,另一手一点一点地拨开他额前的碎发,怕他惊醒,又按捺不住,终究在他额前,轻柔地印上一吻。
      
      凛均和的呼吸细细地喷在宗介脖颈上,那若有似无的温度,在这深夜里,让某些东西几近一发不可收拾。
      
      宗介抬起头,下一刻,刚才轻啄额头的地方,却覆上了那双微微张开的薄/唇。
      
      许久,许久,时空仿佛凝滞。忽然之间,宗介站了起来,后退两步,像触了电一般。是啊,从一开始,他怕的,就是这种时候。
      
      第一次觉得,夜,如此漫长。
      
      十五
      
      失眠的,并非宗介一人。
      
      凛也忐忑了一晚。
      
      并且忍着不敢翻身。
      
      到第二天,整个上午的课,他都在发怔。
      
      那个……是梦吗?
      
      可是,清晰得太可怕了。
      
      便连那肌肤相触的温度,也如深入骨髓。
      
      是梦吗?
      
      凛深知答案,只是不敢相信。
      
      下课铃声响起,宗介终究不可避免地回过头来,一下就碰上了凛的目光,凛当即慌张地别过脸去。
      
      宗介没有注意到他这小小的异样,一如既往地抓起钱包手机,“走吧。”
      
      “宗介……”凛犹疑着还是开口了,“你先去吧,我……有点事。”
      
      宗介略感意外,但没有多说什么,点了点头,转身走出教室。
      
      就这样一连几天,凛都“有点事”。
      
      宗介并不是那么迟钝的人,这日,部训结束后,两人一前一后走回寝室,待进入房间,宗介开口叫住他,“凛。”
      
      凛明显犹豫了一会,才转过身来。
      
      “你这几天怎么了?”宗介直接问道。
      
      对这迟早会来的问题,凛却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能敷衍地摇摇头,“没什么。”
      
      “别骗人了——”宗介走近两步,没想到凛也连忙跟着后退。
      
      “……”宗介明显感觉到了这不应有的疏离,顿住身形,沉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了没什么。”凛的口气略有不耐。
      
      “没什么就不要表现出这种样子。”宗介的声线依旧没什么起伏,然而目光逼人。
      
      “那我应该怎么样?”凛几乎是质问道。
      
      有些问题,他也还没搞清楚啊。
      
      宗介怔了一瞬,神色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落寞,语气软了下来,“凛,到底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
      
      “……”又来了,这种感觉,每一次,彼此都是扮演着同样的角色,甚至会让他觉得有种无理取闹的内疚感。凛移开视线,声音很低,“什么都没有。”
      
      空间太小,以致,尴尬如此浓郁。
      
      十六
      
      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足够自我的人,不会为外界去迁就、去改变。所有一切,都只为了实现梦想而已。
      
      “他那么喜欢接力,你就陪他游游嘛。”
      
      “我跟他不是那样的关系,我不会为了他去做什么。”
      
      少年有点赌气地鼓着脸,这般说着。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我们也许不在同一个队伍会比较好。”
      
      年少的宗介说完这句话,起身离开。
      
      只剩下凛的震惊,尔后,落寞。
      
      “我找到了想要一起游接力的同伴了!”凛开心地说着。
      
      宗介没有想到,这次,是自己的,难以言说的惆怅。
      
      同伴……吗?
      
      曾经快乐的年少时光,突如其来被生生隔开,一别经年。
      
      本以为那些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地理所应当,可是,原来,寂寞,竟如此难受吗?
      
      胸膛左边的地方,像是被挖空了一块。
      
      不过,你一定也在世界的另一边,不懈地努力着吧?
      
      那么,是否只要有一天能登上那个梦想的舞台,我们就会再度相遇呢?
      
      会的吧。
      
      我相信,你会到达的。
      
      我也会。
      
      十七
      
      宗介一步步走近,伴随着身高差的压迫感铺天盖地而来,“不要再妨碍凛了!”
      
      便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做这种多余的事情。
      
      是的,多余。
      
      那个沉默寡言的小个子,却能够令凛重展笑颜。
      
      自己所做不到的事。
      
      宗介握紧拳头,想起凛说起那两个字时,脸上爽朗的笑容。
      
      ——同伴。
      
      如果,不能是唯一。
      
      能否,至少,让我也成为你的同伴。
      
      十八
      
      游泳馆。
      
      宗介倚着墙,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某个身影上。
      
      凛偶尔扫过视线,不经意间便四目相对。
      
      然后,慌忙地马上转移。
      
      他在避开自己。
      
      宗介站直身,走过去。
      
      直到宗介在身后叫他,凛才意识到。
      
      “凛——”
      
      “啊……?”凛仓促地转身,却因泳池旁的积水脚下一滑,一时往后跌去。
      
      “小心!”宗介猛地拉住他,冲力之下凛扑向宗介的方向,却在即将撞上之时用力甩开被对方握住的手腕,惊惶地推开他。
      
      宗介全然没有意料到,连着退了好几步。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纷纷出言询问。只此时此刻,宗介仿佛什么都听不到。
      
      全世界里,只有面前那个人,陌生的神情。
      
      凛向身旁的人解释着,宗介终究一言不发,沉默走开。
      
      十九
      
      那个自认为最了解的人,真的是所想的那样吗?
      
      山崎宗介有一个很不幸运的属性,就是猜拳总是输。
      
      不论是为了那根冰棒,那瓶可乐,抑或那个下铺。
      
      是幸运女神不愿眷顾他吗?
      
      还是他的对手太厉害了呢?
      
      这个,无法证实。
      
      因为,山崎宗介从来不和别的人猜拳。
      
      二十
      
      “喂,宗介……你去哪?”凛终于忍不住问道。
      
      宗介的脚步滞了滞,“有点事,今晚的训练帮我请假吧。”
      
      这个月以来已经是第四次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凛没有仔细算过,宗介不再追问他怪异的表现,或者说,宗介已不会再主动纠缠他。
      
      纠缠……凛讶异于自己想到这个词。是的,宗介不会再刻意等他一起吃饭,不会再突如其来拦住他,不会再对他寻根究底。
      
      都没有。
      
      仿佛真的无事发生,对所有过往都不再提及,上课、训练都一如以往,让人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
      
      可是,凛知道,有些东西,不一样了。
      
      而他怎么开得了口?这一切,难道不是他最先要求的吗?
      
      他该感到释然。
      
      可他没有。
      
      连训练也不去,对那个人来说,有什么比游泳还重要的吗?
      
      凛突然想起那一个夜晚,宗介轻轻说出的那一个字。
      
      有。
      
      他有喜欢的人。
      
      那么,对自己做出那种事,又算是什么啊?!
      
      竟然连一句解释都没有吗……
      
      难道,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么。
      
      是自己太认真,太自作多情。
      
      凛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跟着宗介身后出门了。
      
      黄昏渐浓,将影子拖得很长。他远远地跟着宗介出了学校,一路蜿蜒。
      
      一个转角,就丢失了那个身影,凛着急地快跑几步,在路口张望,却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凛。”
      
      “……宗介。”
      
      宗介双手插着裤袋,神色平静,依然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不要再跟着我了。”
      
      宗介说完,继续往前。
      
      只留下凛在原地,微微睁大眼,挪不动脚步。
      
      一如当年,那个朝夕相伴的少年,从凳子的另一端离开。
      
      其实,离开的究竟是谁呢?
      
      二十一
      
      为什么,梦想总是如此美好?
      
      因为,它蕴含着无限的可能性,它倾诉着天真烂漫的向往,它让人生那终将到来的结束显得那般遥遥无期。
      
      这,也许就是青春的证明。
      
      所以,当它破碎的时候,也会,无比绝望。
      
      二十二
      
      接力赛,虽然明显留意到了宗介发挥失常,鲛柄学园还是拿到了第一。
      
      “宗介,我有话要和你说。”凛这次十分开门见山。
      
      月夜下,树木茏葱。
      
      “你昨天有一瞬间失速了吧?”
      
      “……”宗介以无言代替默认。
      
      “你最近究竟怎么回事?”这句话憋在凛心中已经很久了。
      
      “没什么。”宗介的声音,却如此冰冷。
      
      同样的对话,只是现在,反了过来。
      
      这就是,你当时的感受吗?
      
      “……好吧,”凛微微苦笑,“那我问你,游了接力赛,有什么感觉?”
      
      “……不知道。”宗介难得地,没有直视他。
      
      “——什么叫不知道?”
      
      “……”
      
      “山崎宗介!”凛一把揪住宗介衣领,往前一步将他摁在树上,声音因愤怒而夹带着一丝颤抖,“不是你说想成为我的同伴,不是你说想和我一起游接力,不是你说想要找到一些答案吗!你现在这种态度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是认真的吗?这些对你都不再重要了吗?!”
      
      凛并不想公私不分,即便是儿时好友,自己也没有理由去干涉他的私生活。
      
      可是,那个曾经自以为很了解的人,此时此刻,却让他无法猜透。
      
      连我……对你都没有意义了吗……
      
      “对你……我怎么会不认真。”宗介低低的声音响起,同时握住凛的手腕,用力将他扯近,“正是因为认真,所以……”
      
      所以,请原谅我做的这一切。
      
      凛抬起头,对上宗介的目光。
      
      清澈如水,深邃如海。
      
      “所以什么……告诉我啊!既然认真,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这样……”
      
      宗介双唇微微张合,这一刻,想说些什么,终于,伸手揽过他后脑,猛地堵上他双唇。
      
      “……!”凛惊愕得忘了挣扎。
      
      唇舌交缠,气息紊乱,宗介的双手始终不放开他,ru湿的液体在彼此的chun腔中肆虐。
      
      “唔……宗介——”
      
      这一声呼唤如催化剂一般,全然无法停止那人的动作。宗介一转身反将凛压在树上,唇上继续肆意掠/夺着他的气息。
      
      “嗯……哈……宗介……”
      
      直至感觉到对方呼吸不畅,宗介才失神般松开,两人咫尺相对,不断地喘着气。
      
      凛下意识地抬手擦嘴,残留的粘/液沾湿了手背,月色下,宗介的表情显得越发暧/昧不清。
      
      “宗介,你……”
      
      “凛……”宗介放开手,后退几步,别开脸,“对不起。”
      
      凛讶然着,不知该说什么。
      
      他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宗介走远,尔后,隐没在夜幕中。
      
      二十三
      
      宗介一夜未归,凛一夜未睡。
      
      次日,似鸟一下课就急匆匆跑来找凛,“凛前辈……!”
      
      “爱?”凛有点心不在焉,“怎么了?”
      
      似鸟脸现担忧,“凛前辈和山崎前辈怎么了……山崎前辈今天一大早就来跟我说要和我换寝室……”
      
      凛怔住了。
      
      “凛前辈和山崎前辈是吵架了吗……?”似鸟试探着问。
      
      “……没有,”凛勉强笑了笑,“这件事我会处理的。”说着,迈步而去。
      
      “那——”似鸟在他身后自言自语般问道,“那我要不要换啊……”
      
      凛砰一下撞开寝室门,宗介果然在,并且正收拾东西。
      
      凛又砰一下关上门,直直盯着宗介。
      
      宗介停下手上的动作,“我和似鸟说过了,他会搬回来,学校那边也没问题——”
      
      “宗介!”凛打断了他。
      
      宗介看着他,顿了顿,继续道,“游泳部那边,如果你希望,我可以退部……”
      
      凛冲上两步,狠狠地一拳挥过去,宗介踉跄着撞到墙壁上,脸颊生疼。
      
      “什么叫如果我希望!为什么我要希望你退部!你不是说过会和我一起游接力吗?!”
      
      “凛……”
      
      “你到底……到底想不想和我一起游泳……”凛的拳头垂了下来。
      
      “……想。”宗介的声音却很坚定。
      
      “那为什么要走?!”
      
      “因为……会让你苦恼,不是吗。”宗介垂眸,看着地面。
      
      “宗介……”
      
      “抱歉,凛,我不能成为你想要的那种同伴。”宗介笑起来,“我所希望的关系,和凛所希望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凛隐隐意识到他要说什么,但他无法阻止对方,更无法阻止自己。
      
      “我以为我可以克制……但是,哈……”宗介此时的笑容,是凛所熟知的那种温和,“真的,很痛苦。”
      
      “……”凛觉得有点窒息,什么话也说不出。
      
      “有一点是确定的,凛,”宗介看向他,半晌,“对我来说,你比什么都重要。”
      
      二十四
      
      If I had to live my life without you near me
      
      (如果要过着没有你的生活)
      
      The days would all be empty
      
      (日子将变得如此空虚)
      
      The nights would seem so long
      
      (夜晚将那么漫长)
      
      With you I see forever so clearly
      
      (和你在一起,我清晰地看到了永远)
      
      I might have been in love before
      
      (也许我此前也曾动过心)
      
      But if never felt this strong
      
      (但从未如此强烈)
      
      Our dreams are young and we both know
      
      (你我都知道,我们的梦想充满活力)
      
      They’ll take us where we want to go
      
      (它将把我们带到希望的彼岸)
      
      Hold me now, touch me now
      
      (现在,抱紧我,触摸我)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out you
      
      (我不想过没有你的生活)
      
      If the road ahead is not so easy
      
      (如果前方的路充满荆棘)
      
      Our love will lead the way for us
      
      (爱将为我们导航)
      
      Just like a guiding star
      
      (像一颗明亮的北极星)
      
      I’ll be there for you if you should need me
      
      (如果你需要,我会在你身边)
      
      You don’t have to change a thing
      
      (你不用作出任何改变)
      
      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你的所有,我都喜欢)
      
      So come with me and share the view
      
      (所以,跟我来吧,一起去看那未曾见过的风景)
      
      I’ll help you see forever too
      
      (我会让你也看到那永恒)
      
      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没有什么能改变我对你的爱)
      
      You ought to know by now how much I love you
      
      (你现在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
      
      One thing you can be sure of
      
      (可以确定的是)
      
      I’ll never ask for more than your love
      
      (我所想要的,只是你的爱)
      
      The world may change my whole life through
      
      (世界也许会彻底改变我的人生)
      
      But nothing’s ga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但没有什么能改变我对你的爱)
      
      二十五
      
      对我来说,你比什么都重要。
      
      所以,我是多么地,想和你一起度过每一天。
      
      “八嘎……”凛握紧拳头,声音禁不住地发颤。
      
      “八嘎八嘎八嘎八嘎八嘎——!!”凛抬起头时,晶莹的液体在眸中闪过,“为什么不早说啊!”
      
      “……”
      
      “说我不坦诚……其实更不坦诚的是宗介吧!昨晚也好,上次也好,做了那种事,却什么话都不说……”
      
      “上次……”宗介愣了愣,尔后自嘲般苦笑,“果然,你知道了啊……”
      
      “……嗯。”
      
      “我早该想到了……所以,凛才会讨厌我吧。”
      
      “……讨厌?”凛怔了半晌,“我……我没有讨厌宗介啊……”
      
      “可是,那之后,你不是一直在避开我吗……?”
      
      也许,同伴才是最适合的羁绊。
      
      而我,却越界了。
      
      “八嘎!!!”凛一声大吼让宗介吓了一跳,“那是因为我完全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啊!”
      
      “……”
      
      “万一只是我想太多,那不是很丢脸吗?!”
      
      “凛……”宗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再说,随随便便夺走别人chu吻就想一走了之,这是男子汉所为吗?!”
      
      “……初吻?”
      
      “————————”凛感到脸上烧了起来,“我就是没谈过恋爱,有意见啊?!”
      
      “噗——”宗介掩着嘴笑起来,“没意见……”
      
      “不准笑!!”
      
      “……”宗介敛起笑容,“就是说,我可以继续留下来么……?”
      
      “那当然了!”凛语气坚决,“这是我作为部长的命令,这里也好,游泳部也好,都不许你擅自离开!”
      
      宗介走近一步,“就是说,凛不讨厌我?”
      
      “啰嗦……刚不是说过了吗!”凛别开脸。
      
      宗介继续走近,“就是说,凛也不讨厌我……做的那些事吗?”
      
      “什、什么事啊……”凛意识到有点不对,想要后退,却抵到了门板。
      
      “凛,这是最后说不的机会了……不然的话,我会将凛的话理解为我所理解的那个意思喔……”宗介将手按在门上,只是没有用力。
      
      “宗介——”
      
      二十六
      
      宗介最终还是没有对凛做出进一步的事,只是,他最后那温柔得快要融化的笑脸,让凛竟忘了生气。
      
      晚上部训的时候,凛浑身不自在。
      
      很多次觉得他在看自己,但实在忍不住转回头去的时候,宗介却如往常一般,在做着自己的练习。
      
      身上被他碰过的地方,好像还在发着烫。
      
      就这么神不守舍到了部训结束,大家各自回寝室。
      
      “凛。”
      
      “啊……?”
      
      “你要先洗澡吗?”
      
      “……啊?”凛还没回过神来。
      
      宗介叹气,“问你要不要先洗澡。”
      
      “啊……哦。”凛应着,仍呆在原地没动。
      
      “你啊……”宗介走过去,揉上他脑袋,“在想什么?”
      
      这家伙……为什么还能这么若无其事啊?!只有自己觉得今天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吗?凛抬头看向宗介,张了张唇,却发不出声。
      
      “你不洗我就先洗了喔。”宗介抓起睡衣,往浴室走去。
      
      凛还看着宗介的背影出神。
      
      宗介停下脚步,回头,“还是说,你想一起?”
      
      “………………………………”凛顺手抓过桌子上一本书就砸了过去。
      
      宗介侧身一闪,书本砰一声撞到墙壁上,宗介好笑地摆手,“不要激动,我开玩笑而已。”
      
      “宗介……”凛咬牙切齿,“你今天很欠揍啊。”
      
      “有吗,”宗介还是一脸淡然,“还不是你的错。”
      
      “哈——?!”
      
      “我不是说过,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好奇心可以杀死一只小鲨鱼喔。”
      
      “你那种说法才会让人更好奇好吧!”凛气势汹汹地反驳,视线则不自觉游离开去。
      
      宗介耸耸肩,“所以,不能怪我。”说罢,走进浴室。
      
      “切……强词夺理。”凛忿忿地低声道。
      
      接下来几天宗介确实没有对他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一切似乎都跟从前一样,那一夜仿佛一段不期然的插曲,渐渐地让人觉得不甚真切。
      
      可是,不管怎么说,从前那个宗介,还是回来了。
      
      直到凛发现,这只是错觉。
      
      严重的错觉。
      
      这一晚,凛正坐在写字桌前整理游泳部的记录,浴室门打开,满身水汽的宗介走到他身旁,俯下身来,“凛。”
      
      “嗯?”凛想也不想就抬起头来。
      
      然后凑过来的人就这样吻上了他。
      
      凛差点连人带椅子摔倒。
      
      “宗介你……干嘛!”
      
      “晚安吻,”宗介笑得堂而皇之,继而轻声询问,“可以吗……?”
      
      “………………”一句话把凛的火气都憋了回去,“你才没有那么早睡吧……”
      
      “嗯,”宗介点头,“所以我问的是一会的那个。”
      
      “你……无赖。”
      
      宗介对这个评价不置可否,站直身,拿起自己桌子上的MP3,塞上耳塞,走到床边坐下。
      
      “喂……干嘛坐我床上啊。”凛不满抗议。
      
      “你不是没有在用嘛。”宗介动也不动。
      
      凛干脆走过去,也一屁股坐下,“我现在要用了。”
      
      “哦……那就一起吧,反正这么大。”宗介笑笑。
      
      “宗介你……还真的不是一般地无赖……”
      
      “嗯?你认识我这么久了,第一天发现吗?”
      
      “……是,我的错。”凛白他一眼,伸手摘下他一边耳机,给自己戴上,“宗介你很喜欢听英文歌啊?”
      
      “随便找的。”为了迁就线的长度,宗介往凛身边挪了挪。
      
      “还是这几首啊……宗介你听不腻吗?”
      
      “还好啊。”
      
      两人就这样靠着墙壁坐在床上,听着同一首音乐。
      
      不知不觉,凛也微微开口,跟着旋律哼起来。
      
      “And if you hurt me, well that’s OK baby only words bleed, inside these pages you just hold me, I won’t ever let you go...”
      
      (如果你伤害了我,没有关系,宝贝,刺痛的不过是言辞,在这些照片里,你依然将我抱紧,我永远不会让你离去……)
      
      宗介闭上眼,分不清此时此刻听的,是耳边的歌,还是身边的人。
      
      “when I’m away, I can remember how you kissed me, under the lamp post back on the sixth street, hearing you whisper through the phone...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当我远离之时,我会记得你如何吻我,在第六街道的路灯下,透过电话,听着你的低语……等我回家……)
      
      夜色渐浓,MP3里始终循环播放着为数不多的几首曲子,凛靠着宗介肩膀,双眸紧闭,睫毛随着呼吸的起伏而颤动。宗介关掉MP3,世界一刻静谧。
      
      “凛,晚安。”
      
      二十七
      
      为什么,青春又总是带着一丝伤感?
      
      因为,不忍它的流逝。
      
      因为,不舍你我离别。
      
      因为,我明明多么希望,时光永远地停留在这一年,这一月,这一日,这一时,这一刻……可它只是淡淡地看我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向前跨步。
      
      多情又无情,温柔又残酷。
      
      而越是美好的东西,也越是伴随着怅惘。
      
      二十八
      
      虽然宗介向来情绪不外露,但近日,连似鸟和百太郎都留意到了他状态的变化。
      
      “山崎前辈……最近好像心情比之前好了?”午餐桌上,似鸟鼓起勇气率先发问。
      
      “有吗。”宗介仍旧不咸不淡地回一句。
      
      得知内情的凛偷偷看一眼宗介,继续吃饭。
      
      “一定是发生什么好事了吧!”百太郎脑袋里灵光一闪。
      
      凛和似鸟齐齐看向他,同时预感到他又要说出什么话来——
      
      “比如交到了女朋友!”
      
      果然。
      
      宗介想了一会,“嘛……大概吧?”
      
      “哎?大概是……什么意思啊?”宗介这回竟然没有直接无视百太郎,连似鸟也好奇了。
      
      “噢噢噢噢噢噢——”百太郎马上激动起来,“是真的吗山崎前辈!”
      
      “我也……说不太清楚。”宗介这么说的时候,目光飘向了凛。
      
      凛手里的易拉罐已经被捏瘪了。
      
      “是谁啊?我们学校的吗?可爱吗?是山崎前辈主动表白的吗?”百太郎一连串问题冒了出来。
      
      宗介托着腮看了百太郎一会,才缓缓开口,“我们学校的,很可爱,我主动表白的——”
      
      “宗介!”凛站了起来。
      
      “嗯?”宗介抬头,神色里全是明知故问。
      
      “跟我来,有话跟你说!”凛不由分说地揪着宗介衣领硬是把他拉出了饭堂。
      
      学校的小路上,通往寝室的方向只有三两行人,午后的阳光暖烘烘,令人顿生困意。
      
      “女朋友那是什么状况!谁可爱了!”凛朝着宗介龇牙咧嘴。
      
      “我只是……说实话啊。”
      
      “我是男人!”
      
      “是是,我知道。”
      
      “我不可爱!”
      
      宗介盯着凛,半晌,移过视线,“这个嘛……”
      
      “宗介!”
      
      “好好,不要炸毛啦——”
      
      “没有炸毛!”
      
      “哈哈哈……”
      
      “…………………………………………”
      
      凛总是被他迫得无言,却难以发作。
      
      “呐,宗介。”
      
      “嗯?”
      
      “那一次,我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啊,就是你啊。”宗介顺口答道。
      
      “就这样承认了……你就没有一点……”凛努力寻找合适的措辞,“羞耻心吗?”
      
      “男生……不需要害羞吧。”
      
      “……”这话好像说得有点道理。
      
      “凛。”
      
      “啊……?”
      
      宗介突然停住,伸手揉上他头顶,拨开额前的发丝,俯脸轻轻吻上他额头。
      
      “喂……”凛左右看看,“被人看到怎么办……”
      
      “你担心吗?”
      
      “当然啊——”凛脱口而出。
      
      “……”宗介默然片刻,收回手,“是吗……凛不想的话,以后我会注意的。”
      
      说着,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是他错觉吗?刚才那一瞬,凛似乎看到宗介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
      
      “喂,宗介。”凛快步跟上,抓住他手腕。
      
      尔后,不等宗介回应,凛就扯着他衣领,将他拉下,仰脸贴上那微张的双唇。
      
      “凛……”宗介睁大双瞳,说不清是诧异,抑或惊喜。
      
      这个夏天,若能永不终结。
      
      那该多好。
      
      二十九
      
      凛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宗介又一夜不知去向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没错,自己还是没搞清楚,那家伙那些个晚上都去干嘛了。
      
      正纠结着,晚归的宗介恰好推开房门,撞上闻声望过来的凛的目光。
      
      “凛……还没睡啊。”宗介说道。
      
      凛站起来,视线跟随宗介的身影转动,“你也知道晚啊……你今晚又去哪了?”
      
      “忙点事而已。”
      
      “哦?到底忙什么啊?”
      
      宗介脱下外套,转头看凛,“想知道?”
      
      “废话。”
      
      “那就,”宗介笑了笑,“不告诉你。”
      
      “切……恶趣味。”
      
      宗介不再解释,利落地脱掉背心,换上睡衣。
      
      凛一动不动盯着宗介的后背,总还是觉得心里有点不痛快,如果说不管不顾一定要知道宗介所有事情,似乎也不太讲理……但是,凛隐隐感到,有些他该知道的事情,宗介没有告诉他。
      
      “凛,”宗介换好衣服,转过身,“不要想太多了,好吗?”
      
      凛走近两步,“你总是这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让我怎么能不想啊?”
      
      “……难道凛是担心我出去跟别人约会吗?”宗介摆出一副恍然的样子。
      
      “谁有那么无聊!”凛没好气。
      
      “哈哈。”宗介禁不住抬手揉他脑袋。
      
      “宗介……”凛还想追问,宗介倏地坐到凛的床上,就势往上一趟,“好累,不想动了,今晚就在下铺睡好了。”
      
      “喂……!”凛叫道。
      
      宗介没有回应,直接闭上眼。
      
      “别给我装死!”凛单膝跪上床板,抓着宗介衣襟就要把他揪起来,宗介却在这时睁开眼,伸手握住他的手腕,忽然起身将他ya到身下,“凛——”
      
      “呜啊——你突然干嘛啊——”凛张牙舞爪地要反抗,被宗介眼疾手快钳住他的动作,也仍阻止不了凛抬起膝盖撞向他。
      
      打闹间,宗介抬头想要避开凛的攻击,不想重重地哐一声——撞到上铺的床板了。
      
      “嘶……”宗介疼得稍稍龇起牙,摸上后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凛当即毫无节操地大笑起来。
      
      “凛……”宗介无奈地看着这幸灾乐祸的家伙。
      
      “哈哈哈哈哈——宗介好蠢——哈哈哈——”凛侧过身子微微蜷曲,手捂着肚子,眼角笑出了泪。
      
      “真是的……”宗介揉完脑袋,手向下一横,穿过凛的背后,揽住他的腰,另一手捏着他下巴,俯身堵住那灿烂的笑声。
      
      “哈哈……唔……哈……”
      
      凛双手按着宗介肩膀,推不开他,只能任由着唇上的肆意掠夺。
      
      也无意推开。
      
      直到笑完了,也吻够了,凛仰躺着大口喘气,嘴角shi润,脸颊fei红。
      
      “凛……”宗介把脸埋入他颈窝,双臂将他搂得更紧,“今晚……让我抱着你睡,好么?”
      
      凛咬着下唇,没有说话。他的气息就在鼻尖,他的话语就在耳际,他的心跳,只隔着两层薄薄的衣物,清晰得能让自己数清每一个跳动的瞬间。
      
      “嗯。”
      
      很久很久,静悄悄的夜幕中,才回响起这轻柔的声音。
      
      三十
      
      清晨,凛在朦胧中翻身,然而怎么也使不上力,似乎有什么东西压得自己动惮不得。“好重……”凛梦呓般呢喃自语,良久,终于睁开眼睛,阳光已从窗台照了进来,万分明媚。
      
      有什么东西,轻轻地喷在自己脸侧。
      
      看到身旁宗介的睡脸,凛才想起来,昨晚他们打闹之中,竟就这般睡到了天亮。
      
      而身上,正暖暖地感受着身边人的温度。
      
      “喂,宗介……”凛轻声开口,又仿佛怕惊扰到他。果然,宗介仍伏在他身旁,没有动静,凛心中好笑,轻手轻脚想要把他推开,无奈这人还是纹丝不动,手臂沉沉地锢着他腰间,像是怕他会在无声无息之际消失。
      
      凛无奈,抬手捏上宗介的脸,并加大音量,“宗介,再不起床要迟到了。”
      
      “嗯……?”这回总算有了回应,宗介慢慢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到的,是凛那半带笑意的熟悉面容。
      
      真实得恍若梦境。
      
      “凛……早安。”宗介半撑起身,在凛额上印上一吻。
      
      “早,宗介。”凛不知何时起已默认了宗介这些举动,也坐起身,伸个懒腰,昨晚那个姿势,着实有点腰酸背痛。
      
      “抱歉……”宗介脸现歉意,“昨晚没睡好……?”
      
      凛回头咧嘴一笑,露出一口尖牙,“还好啦。”
      
      说着,起身走向洗漱台。
      
      阳光勾勒出他鲜明的轮廓,这一刻,让宗介看得有些出神。
      
      三十一
      
      全国大赛越来越近,宗介的秘密也越来越沉重。
      
      纵使在凛面前,他依然笑得那般和煦。
      
      也止不住右肩上愈加刺骨的疼痛。
      
      更糟糕的是,出现了瘀紫。
      
      宗介坐在长凳上,空落落的走廊里只有他一个人,如此安静。良久,他叹息一声,轻得只有自己能听见。
      
      他只是想,好好陪凛游完这最后一年,亲眼见证他登上梦想的舞台。
      
      仅此而已。
      
      是寄托也好,是无奈也罢,那些只属于一个人的哀愁,无需让别人知道。
      
      尤其是那个人。
      
      他在国外音讯全无的那段时间,一定也独自经历着很多吧?那么艰难,才又展现了爽朗的笑容,那么艰难,才又再度喜欢上了游泳,那么艰难……才重拾梦想。即便他什么都没有说,但宗介也都知道。
      
      最了解凛的人,是他啊。
      
      正因为了解。
      
      所以。
      
      关于我自己的故事。
      
      就让我自己去承受吧。
      
      不坦诚吗……宗介不自觉想起凛的话,心中苦笑,也许,真的是吧。
      
      是的,我明明清楚,但改不了。
      
      “宗介?”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他的比赛宗介竟然没有来看,凛知道,一定有原因。
      
      最了解宗介的人,也是他啊。
      
      “你怎么了?”凛走到他面前,低头看他。
      
      “没什么。”宗介沉沉应道。
      
      “……”凛在他身旁坐下,“今早练习的时候你就很不对劲……之前也很多次不去训练,”凛顿了顿,稍稍握紧拳头,即便宗介说过多次让他不要过问,但他心中始终无法释怀,“宗介,难道你……”
      
      “我说了什么都没有!!!”宗介猛地提高音量。
      
      在凛面前,他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语气。
      
      凛愣住了,半晌,起身,“宗介,够了……不要再瞒着我了。”
      
      “……”
      
      凛伸出手,抓住宗介衣领,“你肩膀伤了吧。”
      
      “没有——”宗介摁住他的手。
      
      “让我看看。”凛的语气这次无比坚决,扯开他的衣襟。
      
      “凛,住手——”挣扎之中,左肩上的伤处,还是显露在凛的视线中。
      
      即使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这一幕,凛依然心中一阵窒息。
      
      这一刻,宗介所有那些无法理解的行为,凛都明白了。
      
      原来,为一个人感到心痛,是这种感觉。
      
      究竟,从开始到现在,你要多么坚强,才能一直对我笑得那么温暖?
      
      一颗晶莹的液体,在宗介面前,划过空气,滴落到地上。
      
      “凛……”宗介抬头。
      
      “为什么……为什么不一早告诉我……”
      
      宗介也站起来,一如以往轻轻拨开凛额前的发丝,手指拭去他溢出眼眶的泪水,“别哭啊……”
      
      “我没有哭……没有哭……”凛的声音禁不住地哽咽,双手穿过宗介腋下,搂上他后背,把脸深深埋在他肩膀。
      
      对不起,在你最孤独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现在,请让我,给你一个拥抱。
      
      “……凛。”宗介轻抚上他后脑,感受隔着衣服传来的温热。
      
      以及,那节奏分明的心跳。
      
      谢谢。
      
      三十二
      
      “宗介——!!!!”泳池边上,凛这一声呼唤几近声嘶力竭。
      
      透过层层水浪,到达宗介耳边。
      
      直至心里。
      
      还有一点,还有一点……那短短的距离之后,就是那个人所在的彼岸。
      
      终于,宗介的手碰到了冰凉的池壁。
      
      与此同时,头顶的身影流畅飞出,经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冲入水里,溅起一池水花。
      
      一如当年,尚还年少的他,看着凛跳入水中的身姿,如此惊艳。
      
      原来,游泳可以这么美。
      
      三十三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凛呆呆地看着躺在手心里的MP3,它静静地关闭着,无声无息,仿佛它的灵魂已随着主人一同离去。
      
      “我会等你回来的,一直等你。”
      
      宗介的笑依旧那般温和,抬头看向天际,“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他走了,留下的只有他们那些烂漫无忧的合照,以及他曾每日都不离身的MP3。宗介将那白色的小小的东西放到凛的手中,嗓音轻柔,“凛……这些都是我曾经的心情。”
      
      以及现在的,将来的,将来的将来的。
      
      如果,未来足够远。
      
      你。
      
      会愿意,和我一起。
      
      踏入那,青春的梦想吗?
      
      三十四
      
      Loving can hurt,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
      
      爱有时会带来伤害
      
      But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但它是我仅知的存在
      
      When it gets hard, you know it can get hard sometimes
      
      爱有时会变得艰难
      
      But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makes us feel alive
      
      但唯有它让我们感觉依然在呼吸
      
      We keep this love in a photograph
      
      我们将这爱封存在照片里
      
      We made these memories for ourselves
      
      制造属于我们的回忆
      
      Where our eyes are never closing
      
      在那里,我们的双眼永不紧闭
      
      Our hearts are never broken
      
      永不伤心
      
      And time’s forever frozen, still
      
      而时间永远封凝
      
      Loving can heal, loving can mend your soul
      
      爱可以治愈你的灵魂
      
      And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而它是我仅知的存在
      
      I swear it will get easier, remember that every piece of ya
      
      我发誓一切都会变得简单,我会记住你的一笑一颦
      
      And it’s the only thing we take with us when we die
      
      当我们与世长辞,这也是伴随我们的唯一
      
      So you can keep me inside the pocket of you ripped jeans
      
      这样,你就可以将我放进你的裤袋里
      
      Holding me close until our eyes meet
      
      紧紧拥抱我,直至四目交接
      
      You won’t ever be alone
      
      你不会感到孤寂
      
      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等我归去
      
      You can fit me
      
      我两相映成趣
      
      Inside the necklace you bought when you were sixteen
      
      照片里还有你16岁时买的项链
      
      Next to your heart bit where I should be
      
      而我就在你的心跳旁边
      
      Keep it deep within your soul
      
      请将我牢记在灵魂深处
      
      And if you hurt me, well that’s OK baby only words bleed
      
      如果你伤害了我,宝贝,没关系,刺痛的不过是言辞
      
      Inside these pages you just hold me
      
      在这些照片里,你依然将我抱紧
      
      I won’t ever let you go
      
      我不会让你离去
      
      When I’m away, I will remember how you kissed me
      
      当我不在的时候,我会记得你如何亲吻我
      
      Under the lamp post back on sixth street
      
      在第六街的灯光下
      
      Hearing you whisper through the phone
      
      听着你透过电话的密语
      
      Wait for me to come home
      
      等我归去
      
      三十五
      
      夏日炎炎,凛叼着冰棍,擦一把额上的汗,心里感慨幸好游泳池是室内的,免于在太阳下暴晒。队友已经在门口等他了,大老远就朝他挥手,凛小跑过去,笑了笑,“走吧。”
      
      “对了,刚才好像有人来找你喔?”
      
      “找我?”凛想了想,“难道是江?”
      
      “不啊,是个男的……个子挺高的。”
      
      “哈?”凛怔了怔,拿着冰棍的手垂了下来,难道……
      
      凛立即四处张望,直至视线猛地停在某一个方向。
      
      那温暖的笑脸,如此熟悉。
      
      “凛。”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