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夫人

      玉言带着秋芬径直来到老夫人的院子里,却被贴身服侍老夫人的罗嬷嬷恭谨有礼地拦在门前:“二小姐,老夫人今日身子不适,吩咐了不见客。”
      
      玉言温婉含笑:“正因如此,玉言才更要亲自看看老夫人,不然心中着实牵念。”
      
      罗嬷嬷那张老脸上的皮肉没有丝毫牵动,“二小姐,您今日舟车劳顿也辛苦了,何不早点歇息?改日老夫人大好了,小姐精神也养足了,那时再叙寒温不是更好?”
      
      “无妨,罗嬷嬷,还请你通传一声,见与不见,也请知会了老夫人再说。”玉言的声音并没有拔高,可是眼睛里透出一种坚韧不拔的决心,显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罗嬷嬷无奈,只得匆匆进去通报。出乎她意料的是,老夫人竟然同意了,这让她颇感意外。
      
      玉言大大方方地走进去,一眼看见老夫人古氏歪在榻上,虽然精神不是很好,看起来却不像生病的样子。
      
      果然呢,什么身子不适不能见客,无非是借机冷一冷她。她如今名义上是个小姐,不少人却当她是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老夫人难免有所忌讳。
      
      玉言决意笼络住这个执拗的老妇,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先笑了一笑,亲切地喊了声:“祖母。”
      
      古氏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你就是苏氏的女儿?”
      
      不说金府的小姐,不说是金昀晖的次女,却说是苏氏的女儿,这又是一层亲疏之别。玉言并不显出局促来,仍旧含笑目注着她,语气一如既往的亲热:“祖母说的是,我就是五姨娘之女。”
      
      “是了,已经封了姨娘了。你们母女俩这趟千里迢迢,如今总算是如愿了。”古氏声音平淡,言语里的尖刻却不容忽视。
      
      玉言顿了一顿,随即微笑如常:“这十余年来,五姨娘无时无刻不期盼着与父亲相见,无时无刻不期盼着一家团圆,如今可算心愿得偿。”
      
      古氏细细打量着她,似乎在分辨她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玉言见她默默不言,气氛不觉有些凝滞,她自己却不好干站着,便上前一步,“祖母,听说您身子不适,不知是哪里不舒服?”
      
      “也没什么,就是感觉腰酸背痛的。说也奇怪,这几日并没怎么走动,却老觉得累得慌,骨头也像在发沉似的。”古氏说着,一面不自禁地扭了扭脖子。
      
      玉言道:“祖母若是不嫌弃,不妨让孙女给您捏一捏肩背,这法子舒经活络是最好的。”
      
      “你还会这个?”古氏颇为惊讶。
      
      玉言抿嘴一笑,“我小的时候,跟邻村的先生学过一点推拿之术,虽然不精,大约还是应付得来的。”玉言说罢,顺势爬到榻上,细细给古氏揉捏起肩膊来,由肩至腕,自上而下。一路按来,古氏只觉得肌肤松快,神清气爽,她对这个新来的孙女也有了几分好感:“没想到你还有这样一门好手艺。”
      
      玉言道:“说不上好手艺,无非是熟能生巧罢了。我从前在家里的时候,也常常给我外祖母捶腿捶背呢!”
      
      “你外祖家对你好么?”古氏踌躇着,终究还是问了出来。
      
      玉言点点头:“他们对我很好,只不过……”她的神情瞬间凄黯下去,“他们老两口已经相继过身了。”
      
      “之后,我就跟着我娘艰难度日,本来家境不好,是非又多,若不是十分支持不住,我们也不会找到颖都来……”玉言的语声哽咽着。
      
      “听你的意思,仿佛是在怪你父亲没早点接你们过来?”
      
      玉言摇了摇头,“玉言不敢,此生能再回到金府已是万幸,怎敢怪责父亲呢?况且父亲乃国之栋梁,事务繁忙,偶有疏忘也是应该的。”
      
      果然是个机灵孩子,字字句句为金昀晖辩解,语气中却暗含褒贬。但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若非吃了太多的苦,又怎会如此早慧。思及此处,古氏不由起了怜悯之心,她轻轻摩挲着玉言的鬓发:“好孩子,你受苦了,但你放心,从今往后,祖母和你父亲都会护着你的,绝不叫人轻贱了你去。”
      
      玉言乖巧地偎在老夫人怀里,“祖母肯恩恤我,那就是玉言的福分了。”她又恍若漫不经心地说起:“其实母亲也对我很好呢,体谅我身份尴尬,替我改了名不说,还特意找了几个伶俐的丫鬟来服侍我呢!”
      
      梁氏改名的用意自然不像她表面所说的那般冠冕堂皇,这点古氏也明白,至于她派的丫头,谁知道安的什么心呢?当然这些话她也不会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古氏只淡淡道:“你母亲身为当家太太,这点功夫是得做的。”
      
      玉言听出她语气里的敷衍,心中暗暗发笑:自古婆媳为死敌,这话果然不假。即便梁氏什么也不做,古氏也未必肯跟她推心置腹;更何况,梁氏这些年明里暗里做了不少恶事,纵然她装得贤淑高贵,总有蛛丝马迹露出,老夫人未尝没有发觉,明面上不肯冷落、暗地里也就疏远她了。
      
      古氏说了好一会子话,才想起玉言来了半天,连杯茶也没叫人喝呢。她便唤罗嬷嬷:“你去给二小姐倒杯茶来,记得取那个紫檀木架子上的,那是今年进上的云雾茶。”
      
      罗嬷嬷答应了才要去,玉言忙止住道:“怎么敢劳动嬷嬷,秋芬,你去倒来。”
      
      一时秋芬泡了茶来,正要奉与玉言,玉言笑道:“这茶虽是祖母特让我尝的,玉言却不敢自专,这第一杯,还是由我先奉与祖母为宜。”
      
      玉言伸手便欲接过茶杯,不知怎的立足不稳,秋芬手一松,半盏茶险些倾在玉言身上,亏得玉言堪堪躲过,那茶水大半污湿了裙角,仍有几滴溅在玉言手臂上,雪白的皮肉上顿时起了红痕。
      
      秋芬吓得立刻跪倒在地:“小姐恕罪!”
      
      玉言攒眉道:“罢了,你也不是有心的。”她口中虽如此说,却不住地轻轻往胳膊上嘘气,可见吃痛难忍。
      
      古氏皱起眉头,“你这个丫头也太不小心了,哪有你这样服侍主子的?趁早赶出去才好。”
      
      玉言忙劝道:“祖母快别,这不过是一件小事,况且——”她轻轻瞟了一眼秋芬,“这丫头原是母亲派来伺候我的,想来平时服侍还算用心,今日不过是一时失手而已。也还好是烫到我,若是烫着了老夫人,那才真是罪该万死呢!”
      
      是呢,原是梁氏派的丫头,指不定安的什么心,没准就是想趁机烫伤玉言、甚至想对付她这个老婆子呢!不是古氏爱将人往坏处想,实在有些事不得不防,金府至今人丁单薄,老太太不是不疑心的。想到这里,古氏便道:“话虽如此,这丫头也太不细心了,打发她去做粗重活计吧,这些贴身服侍的事就用不着她操心了。”
      
      秋芬知道事无可转,只得磕了一个头,黯着脸儿出去。
      
      这里古氏便拉起玉言的手,柔声道:“烫的厉不厉害?要不要请大夫看看?”
      
      “不用了,祖母放心,没事的。孙女原不是那等身娇肉嫩的贵重身子,从前在家里什么活儿没干,磕了碰了都是常事,更不用说这点小伤了。”
      
      她这一番话出来,古氏不免更加怜惜,便唤罗嬷嬷:“既如此,你就去把那獾油炼的烫伤膏子取来,让二小姐好好抹抹。”又转头向玉言道:“女孩儿家的,留了疤就不美了。”
      
      玉言乖巧地应道:“是。”
      
      古氏又指了指身侧一个容长脸儿的丫头,“如今你身边少了个人,这丫头就由你带去吧,文墨伺候我也有些年头了,想来还算懂事。”
      
      玉言看了一眼那叫文墨的丫头,身量中等,其貌不扬,面容沉静,一张嘴紧紧地闭着。有主意,又不肯多言,是棵可以栽培的好苗子。玉言心中先取中了她,因笑道:“多谢祖母。”
      
      玉言陪着古氏说了会子话,看看她有些乏了,于是起身告辞,带着文墨去了。
      
      罗嬷嬷看着她离去,笑向古氏道:“老夫人对二小姐真是上心。”
      
      古氏微微阖上眼皮,像是在养神,“一个人总要有可疼的地方,别人才肯多疼她些。玉言这孩子是个聪明的,虽然心思深了点,也是早熟的缘故。小门小户的孩子,都得早早地当家理纪,知道些人情冷暖,不比咱们府里的,一个个金尊玉贵,傲得跟什么似的……”
      
      她的声音渐渐淡下去,有那么一会儿,罗嬷嬷几乎以为她睡着了,正要取一床锦被来盖上,忽听古氏喃喃冒出一句:“玉璃阴柔,玉瑁娇气,玉珞庸懦,至于玉言……这孩子是个有造化的,且看她日后走到哪一步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