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姐妹

      苏氏自有她的去处,玉言则应与小姐们住在一处。她正要去看看自己的闺房是何等模样,忽见玉瑁快步从她身旁走过,顺便踩她裙子一脚,想使她摔一跤。谁知玉言眼尖,早瞥见她不怀好意,做好了打算,非但没有跌倒,反而顺势绊了玉瑁一下,使她跌了个底朝天。
      
      玉言便去拉她,口中关切地问道:“三妹妹,你怎么如此不小心,不知要不要紧?”
      
      玉瑁恼怒地挡开她的手,“你少在这假惺惺的,还不是你绊倒我的!”
      
      玉言吃惊地张大了嘴:“三妹妹,你怎么可以睁着眼睛说瞎话呢?”
      
      梁氏之女玉璃循声而来,“你们在吵什么?”
      
      玉瑁见来了撑腰的,索性得意起来:“大姐你看,这丫头故意绊我,害我跌倒!”
      
      玉璃立刻盯住玉言,语气冷然,“真有此事?”
      
      玉言委屈地说道:“大姐,三妹妹她自己跌倒,为何要赖在我身上?再说方才明明是三妹妹踩着了我,我还没计较呢,三妹妹反而倒打一耙起来了!大姐若是不信,请看!”她将裙幅展开,上面果然有一个浅浅的鞋印。
      
      “我……”眼看证据确凿,玉瑁说不出话来了。
      
      玉言又道:“这件事倒也罢了,方才三妹妹口口声声称我为‘丫头’,不知是一时失言呢,还是心中所想脱口而出?纵然我俩相处不深,到底同出一脉,长幼有序,这话让父亲听了该多伤心啊!”
      
      她口口声声拿金昀晖说事,光明正大地压她们一头。玉璃心中恼恨,奈何身份摆在这里,必得秉公直言,因此道:“三妹,此事的确是你有错在先,快向你二姐赔罪。”
      
      玉瑁无法,只得草草行了个礼了事。
      
      玉言看着自己的裙角,惋惜地说:“可惜了,这身衣裳是父亲才叫人做给我的,这么快就弄脏了,回头见了还不知该如何解释呢!”
      
      玉璃听出她言外之意,横了玉瑁一眼。玉瑁虽百般不愿,也只能开口道:“正好,我那里有一条新做的裙子,样子和这个差不离。二姐姐若是不嫌弃,我回头差人送过来。只恐怕尺寸不合。”
      
      玉言微笑道:“我与你身量相似,想来无妨的。纵穿不得,我也会好好收着留作纪念,怎么说也是妹妹的一番心意,可不能辜负了。”
      
      玉瑁本以为她至少会假意推脱一番,谁承想她竟然坦然接受,如此理直气壮,倒把玉瑁气了个倒仰。
      
      首战告捷,玉言心旷神怡。她也不欲跟这两个人多纠缠,便告辞道:“时候不早了,我还得去看看五姨娘,就先走一步了。”
      
      看着玉言窈窕的身影渐渐远去,玉瑁狠狠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她还真当自己是金府的小姐了,也不抽空照照镜子,什么东西,也配在这里进进出出的!”她刚刚摔了一跤,膝盖到现在还隐隐作痛呢,没准都已经青紫了。这回偷鸡不成蚀把米,她更是将玉言恨到了骨子里。
      
      玉璃已是十四五岁的大姑娘,容貌虽算不得十分美丽,也别有一番动人之处,再加上身份高贵,气度高华,看着更让人觉得高不可攀。她淡淡地说:“父亲这般宠爱她们母女,看样子日后还有她得意的时候呢!”
      
      玉瑁气狠狠地说:“不过是个姨娘生的,也敢这么拿腔作势的!”
      
      “你不也是姨娘生的吗?”玉璃笑意森森,“认真论起来,你娘不过是我母亲从前的婢女,身份比五姨娘可还要低一点儿。你娘却又不得宠,膝下只有你们两个女儿,往后可还有你的苦头吃呢!”
      
      说完这些话,她便悠然前去,任由玉瑁呆呆地站在原地。
      
      玉言先到自己房里转了一圈,才往苏氏院子里来。苏氏正逗着金丝笼子里的一只画眉鸟儿玩,看到玉言进来,忙笑着招呼她:“你来了,快坐!”一面又吩咐人倒茶来。
      
      玉言看着这屋里的布置雅致富贵,脸上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父亲果然不肯亏待了您,这些古玩陈设随便哪件拿出去也不差呢!”
      
      “你爹算是有心,说怕我闷,还特意花重金买了一只画眉鸟儿回来陪我呢!”苏氏感慨道,“咱娘俩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了,从前吃了那么多的苦,往后也该好好享享福了。”
      
      享福?早着呢!只是苏氏正在兴头上,玉言也不便打搅,只淡淡地抿了一口茶水。
      
      苏氏又道:“夫人真是个好人,那么和颜悦色不说,怕我这里的下人伺候不好,还将她身边的一个梁妈妈拨给我使用呢。”
      
      她真这么好心吗?玉言想了想,终究还是得警醒几句,便道:“娘,您别总把人想得太好了,在这大宅院里,心太实了是会吃亏的。夫人看着慈悲,谁知道她背地里是什么样子呢?咱可不能被她的表象给蒙骗过去了。”
      
      “玉言,这话可不能乱说,她可是你的嫡母呀!”苏氏担忧地说。
      
      玉言劝道:“娘,不管怎样您得记着,防人之心不可无,多份心眼总没错。那些当家主母磋磨妾室的故事您又不是没听过,虽不是家家如此,总得小心为上。譬如那个梁妈妈,您也别太使唤她,差不多应付着得了,免得她暗地里弄鬼。横竖母亲若是好呢,咱也碍不着什么;若是不好,我们也好有个退路。”
      
      苏氏吃惊地看着这个女儿,从前倒不觉得她这般伶俐,如今看来却是心思缜密,十个自己也及不上,难道那次发高热竟烧通了灵窍不成?但不论如何,女儿总归是为自己好的,苏氏便点了点头。
      
      苏氏想了想,又道:“夫人倒也罢了,那几个姨娘我看着却不是好相与的,尤其是那个四姨娘,你没瞧她方才那副样子,恨不得活吃了我似的!”
      
      “四姨娘得宠,您一来就抢了她的风头,她当然会恨您。不过这种人,喜怒都露在脸上,胸无城府,却不用太担心。二姨娘方才话里偏帮着我们,却未必是真心,更像是借我们来挫四姨娘的锐气。想来也是,老爷这么多房妻妾,只有二姨娘平安生下儿子,还养活至今,此人必定有几分能耐。”
      
      苏氏忽然想起了什么,“我那会儿恍惚听见人说,三姨娘仿佛从前伺候过夫人……”
      
      玉言点点头,“这个我也听说了,三姨娘是当初夫人带过来的陪嫁丫头,后来才收房的。我私心忖度着,或许是因为夫人没生下儿子,二姨娘反而先她一步,她看着忧心,才想着用三姨娘来拢住父亲吧。可惜三姨娘也是个不争气的,只生下了两个女儿。”还都不是些省油的灯,她想起玉瑁那副张牙舞爪的德行,不禁暗暗摇了摇头。
      
      玉言看着苏氏陷入沉思之中,便柔声劝慰道:“娘,总之您也别太担心了,咱们才刚刚进府,没有谁会傻到这么快就动手的。就算她们起了歹念,女儿也有办法应对,您就放宽心吧。爹大概今晚会过来,你们这么多年没见,一定有很多话要说,女儿就不打扰您了。”
      
      当提到金昀晖时,苏氏脸上显得格外光辉,连眼睛里都闪着光。
      
      她对金昀晖果然是一片痴心。真心是好的,恰到好处的真心更能赢得宠爱,但若是用心太过,就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这大概是天下痴情女子共同的悲哀。
      
      在跨过门槛的一刹那,玉言如此想。
      
      回到卧房后,玉言发现自己也很有了几个丫头。除却粗使的不算外,还有两个贴身使唤的,一个名春萍,一个叫秋芬。两个都容颜清秀,看起来也不笨,梁氏果然是个慈母,对庶出的女儿也很照顾呢。
      
      只不过,这里面哪一个是她派来的眼线呢?亦或者,两个都是。
      
      玉言嘴角的笑意渐渐加深,她在椅子上坐下,漫不经心地问道:“是母亲指派你们来的吗?”
      
      两人皆乖觉地低下头去,“是。夫人说小姐虽是新来,也不能薄待了您,怕那些粗使丫头笨手笨脚的,因此让我们来服侍小姐,做些细致活计。”
      
      “母亲平日对你们好吗?”
      
      春萍才要回话,秋芬迅速地扫了她一眼,抢着答道:“夫人平日料理府中琐事,十分繁忙,身边自有专人伺候,我们也没大见过夫人,这回还是夫人身边的夏荷姐姐推选我们过来的。说我们虽然笨,还算细心,可堪侍奉。”
      
      果然是个伶俐丫头,知道避开嫌疑,只是越是这样,越让人疑心其中有什么猫腻。
      
      玉言眯缝了眼,细细打量着这个丫头。秋芬只觉得她的目光如同刀子,割得人浑身不自在。
      
      好一会儿,苏氏才移开目光,转移了话题:“对了,今天怎么没见到老夫人?”
      
      秋芬道:“老夫人今日身子不爽,闭门谢客,小姐您不如改天再拜访吧?”
      
      “不用了,我现在就去。”玉言站起身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