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烟花乱

作者:天行有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夜会

      玉言才走近那条青石板路,就看到宁澄江已侯在山脚下。
      
      他大概等了很久。
      
      文墨识趣地站在路边,任由玉言一人走过去。玉言静默地走近,微微仰起头打量着宁澄江。他的身量越发抽高了,看去竟比玉言高一个头。面孔原是非常白净,西北日头毒辣,晒得微微发黑,好在他五官十分俊俏,些许的粗粝感反而多了几分男子气概,让人可以放心地依靠,不再是从前那个文质彬彬的少年了。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宁澄江道。他同样打量着玉言,十五岁的少女,花一般娇美的年华,面容也不似从前的稚嫩,只有一双眸子仍是澄澈无暇。
      
      “规矩上是不该来,可是王爷于我有大恩,又不得不来。”
      
      “你是在怪我用恩人的身份要挟你吗?我可从没这样想。”宁澄江有些闷闷。
      
      “玉言不敢,只是有些好奇,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明,非得深更半夜约人出来。”
      
      宁澄江打着哈哈道,“这却是你多思了,我不过跟你这个好朋友长久未见面,想找你出来聊聊而已。”
      
      玉言还要再问,宁澄江忙道:“既然来了,不如到山上走一走,就当是陪我?我在军营那些日子,都没人陪我说说话,怪可怜的。”说到末一句,语气中竟带了些哀恳的味道,仿佛在博得玉言的同情。
      
      这么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拗出这样小白兔般单纯无辜的神态,怪好笑的。玉言果真扑哧笑出来,“随你吧。”
      
      两人一径走上山,虽是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见,只好吹一会凉风、吸一点甘露而已。混杂着草木清透气息的柔和的晚风,湿漉漉地扑到人脸上,也别有一番怡人风味。
      
      宁澄江似乎颇有感触,“记得上次我们在这里碰面时,差不多也是这样光景。”
      
      “上次我和文墨被贼人袭击,还是你救了我们。尽管你那时也存了戏弄之心。”玉言笑道。
      
      宁澄江急急地辩白:“我可不是什么恃强凌弱的歹人,那不过是个玩笑……”
      
      “这个我自然知道,不然也不肯跟你走了。”
      
      片刻的沉寂,宁澄江开口道:“说起来那已是两年之前的事情,日子过得真快,什么都大不同了……”
      
      “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或早或晚而已。”
      
      又是沉寂。宁澄江忽道:“听说你要嫁人了,嫁给温平候府的三公子?”非常突兀的一句话。
      
      “嗯。”玉言轻轻点头,面容十分平静,好像在说一件与她完全不相干的事。
      
      “什么时候决定的,为何这般突然?”宁澄江的声音听起来分外急切。
      
      “一个女子到了年纪总得嫁人的,区别只在嫁给谁而已。”玉言仍旧波澜不惊。
      
      “所以,为什么是他?”
      
      玉言转头看着他,“是谁有分别吗?温飞衡来求亲,父亲答应了,就是这样。”
      
      “所以,你就眼睁睁地同意了,也不拒绝一下?”
      
      “我为什么要拒绝?”玉言冷笑,“有人愿意娶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为何要拒之门外,难道要我当一辈子老姑娘吗?”
      
      “你还年轻……”
      
      “年轻?”玉言尖锐地笑着,“母亲这一去,我得为她守孝三年,你以为我有多少时间可以等?温飞衡是个良善人,肯救我出苦海,还有旁人肯么?”
      
      宁澄江鼓起勇气道:“我也可以。要是你愿意的话,我会向父皇陈情,纳你为妃。”
      
      玉言先是一愣,继而笑道:“容王殿下,这样的玩笑可不好随便开的。”
      
      “我可没开玩笑。”宁澄江声音低沉,可是语气决然,“我是真心的,不瞒你说,打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被你深深吸引,相处的日子渐久,这种感觉越来越深,如今我眼里已容不下其他女子了,只有你……”
      
      很俗气的情话,然而从这个人嘴里说出来仍是动人的。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对她表白心迹,玉言有一刹那的晃神。可惜已经晚了。
      
      宁澄江大概还有许多话说,玉言却轻巧地打断他:“容王殿下,请问你所说的纳我为妃,是正妃还是侧妃?”
      
      宁澄江吃惊地看着她。
      
      玉言仿佛丝毫没被他方才那些话打动,面上带着冷酷的寒意,“玉言并没有兴趣为人侧室,所以侧妃也好、侍妾也好,我全不会放在心上,还请殿下今后不要提起这样的话。”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宁澄江皱眉,“我既然要娶你,自然将你放在第一位。”
      
      “那就是说,殿下会让我做正妃啰?可是我这样的家世背景,怕是不堪佳配呀!便是殿下同意,皇上和宸妃娘娘也不会同意的。”
      
      “本王要娶的是心爱之人,与家世背景何干?即便父王和母妃不允,我也会想办法说服他们。”
      
      “可是这样一来,难免会伤了父子和气,母子情分。即便侥幸成功,这王妃之位也不能叫人心服口服。再者,这只是其一,我这人秉性古怪,还有第二条要求:不许夫君纳妾,此生只能娶我一人、宠我一人、爱我一人。容王殿下这样的身份,怕是做不到吧!”玉言牢牢地盯着他,似是用目光逼他认输。
      
      宁澄江今日却反常地坚决,“这有何难,我听你的便是!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别的我全都不管、全都不要!”
      
      玉言愣住了。这回换成宁澄江盯着她:“你还有什么话说?”
      
      玉言忽然轻轻笑起来,起初是轻笑,渐渐越笑越大声,如同夜枭的笑声回荡在山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怖。她弯下腰,几乎要笑出泪来:“容王殿下,尽管你答允我这么多条件,我还是不能答应你。”
      
      “为什么?”
      
      “因为,我不爱你。”玉言慢慢直起身子,笔直地看着他,眼睛里有尖锐的冷意。
      
      这一句抵得千言万语,宁澄江本来准备了一千条反驳的理由,如今却发现一招都使不上来,任何理由都是苍白无力的——他要找的是两心相悦之人,如今却发现自己一开始就想错了。从头到尾是他自作多情。
      
      他忽然觉得彻头彻骨的寒冷——其时已到了三月底,这风却仍跟冬日里一样刺骨,甚至胜过西北的冬天。
      
      玉言冷酷地说道:“所以,王爷就不必在我身上白费心机了,还是另觅佳偶吧。”说罢,她提起裙子,将要下山。
      
      宁澄江忽又叫住她,“我肚子饿了。”
      
      “嗯?”玉言一时不解他的意思。
      
      “陪我吃碗面再走吧,”他低低地恳求道,“就当是我求你。”
      
      同样是那家面馆,同样的暖融融的灯光,同样的两个人。不同的是两个人的面碗颠倒过来了,这回换做宁澄江吃大碗,玉言吃小碗——玉言说她晚饭吃得很饱,现在吃不下多少,只是为了顾全面子才在这儿坐着,至于宁澄江,他仿佛饿了很久,这么一堆碗面尚且满足不了他——据说心情不好的时候,人格外吃得多。
      
      这顿饭吃得非常沉默,两个人都没什么话说,甚至连哧溜哧溜的声响也没有——玉言固然没有胃口,宁澄江惯常很注重吃相,尽管吃得很多,样子仍非常文雅,比玉言文雅得多。
      
      临了该要结账,宁澄江道:“上次是我请你,这次该你请我了吧。”
      
      玉言摆摆手,“我身上没带碎银子。”
      
      “喏,这个给你。”宁澄江将一个绿丝线香囊递给她——非常粗糙的手艺,还是玉言从前做的——掂了掂,里头是一小包碎银子,玉言笑道:“这算是借给我的吗?”
      
      “不,就是给你的。还记得吗?出征之前在园子里,你说我若是得了赏赐,就该分你一点买零嘴吃。看,我多么守信。”
      
      “这也太少了吧,皇上总不该这样小气。”玉言故意皱眉。
      
      “他倒不小气,是我小气。但不管怎样,这顿面钱付起来绰绰有余了,你还可以落不少。”宁澄江看着她道,“你若一定嫌少,往后再来找我要,我总不亏欠你就是。”
      
      玉言装作不懂,笑道:“一句顽话而已,难为你还记得。”
      
      “你的话,我从来不会忘记。”
      
      玉言不敢再待下去了,她后悔自己一开始就不该过来。宁澄江其心昭昭,只是她一直不敢确定,如今总算确定了,她却更加害怕——她与宁澄江是不可能的,不仅仅是身份地位的差别。她已经很难陷入纯粹的爱恋中了,她的心也早已不复纯净明澈,而宁澄江……他值得更好的人,一个全心全意爱他、别无杂念的人。
      
      她看了看宁澄江方才抬手间微微露出的腕部,上面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也许是战场上落下的。她本来很想问一问,现下也不敢问了——些微的关怀都可能是不必要的撩拨,而她已经决意与这个人划清壁垒。
      
      玉言霍然站起身来,“我真的该走了。”
      
      宁澄江趴在桌上,漂亮的头颅枕在手臂上,竟好像喝面汤喝醉了一样,醉眼乜斜地道:“我最后问你一句,你嫁给他,是真的爱他吗?”
      
      玉言的颈子微微侧转,朱唇轻启,“不,我真的恨他。”
      
      尚未等宁澄江弄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她已经翩然离去,如同渡过一条无法回头的河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