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

作者:霜雪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楼台万千层

      苏湖正自黯然神伤的时候,忽略了元始在问:“我素来不喜跟脚不行之辈,师妹送这狐狸来,何意?”
      
      当然了,也没有听到碧霞童儿在答:“娘娘说因缘际会,欠了这小狐狸一个人情,偏因当年诺言,不便把小狐狸带入娲皇宫,便想圣人好歹也给这小狐狸一个列入门墙的机会,就算是卖娘娘一个人情。”
      
      话出口,在一边侍立的玉虚十二仙都有些惊诧。
      
      不管再如何机缘巧合,总不至于让圣人欠人情,这小狐狸到底是做了什么?
      
      元始听了也略有了些兴味,难得从八宝云光座上下来,道一声:“随我来。”
      
      碧霞童儿忙忙拉一把不那么在状态的苏湖,随着元始走了出去,一路遁到了玉京山下。
      
      面前,是一眼看不到头,直入玉京山顶的,万级阶梯。
      
      元始天尊一道法决打入那阶梯之上,也不看苏湖,只对碧霞童子道:“既然是师妹开口,那便给这小狐狸一个机会。”
      
      苏湖:?
      
      机会?机会在哪呢?
      
      碧霞童儿给苏湖解释了一下——
      
      无视路上的艰难险阻,只要能爬上去,就能入门。
      
      听起来还是很简单愉快的。
      
      ——说实在的,苏湖从心底里,并不怎么看得上爬楼梯的工作量。
      
      别说现在还是多多少少有点灵力在身上的修炼中人,即便是当年还是个人类的时候,也是一个即便没有男朋友给背包,也靠自己爬遍名山的女汉子。
      
      所以,于是,苏湖满不在乎地抬足,踏上了一级台阶。
      
      然后,她的神色一下子就变得无比的怪异——两肩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子压力,似乎突然背负了什么东西一样。
      
      那压力来的太猝不及防,差点扭了腰。
      
      耳边传来元始天尊的解释:“登仙梯上步步都是幻境,每往上一步身上的压力就重一分,能爬多远便能看出资质心性如何。”
      
      原来是这么回事。
      
      和玄幻小说里面说的也差不多么。
      
      不过……说真的,万级台阶,是靠数量来堆死人而不是一棍子打死的,即便苏湖算得上是魅术幻术上的专家,对其中大半部分类似于“捷径”、“休息”、“结束”之类的幻象可以免疫,但压力确实是实打实的存在的。
      
      所以在有灵力加成的条件下,小爬了小几千级台阶的之后,苏湖有些气喘。
      
      我得坚持。她想。
      
      一台阶一次呼吸,不求快,只一步一步往上爬。
      
      为了不被沿途的幻象迷到或者累趴下,她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比如,元始一脸不屑的,那句湿生卵化。
      
      比如,自己现在化成人形会无意识冒出来的九条狐狸尾巴。
      
      比如,准提随便一拍自己就完蛋当场的那一巴掌。
      
      这就是洪荒。
      
      全靠惯性和毅力一步一步往上爬的苏湖,这时候已经完全注意不到自己身后尾巴已经悄无声息地露了出来。并且因为才抵挡了接引一招,修炼出来的尾巴都生生折断,剩下的这条也是毛色暗淡。
      
      当然了,这也是她要玩命修炼的主要原因。
      
      虽说现在是只狐狸,但芯子里还是还想把自己当人的。
      
      连自己露出了尾巴都没注意到的苏湖,自然也没有看到元始天尊脸上,一脸的嫌弃之外,还闪过一丝惊叹。
      
      侍立一边的广成子低低道:“老师……这小狐狸爬上了一半台阶,已算是极为不易了。”
      
      广成子是元始天尊的大徒弟,在他拜入师门的年代,根本没有这样的试炼,而广成子自忖,如果是当年的水平,即便他能顶住压力,只怕也抗不过自家老师布下的幻阵,走个七八千步都已经是高估,而对于一只才修炼了千年的狐狸,走到一半已经算是颇为不易了。
      
      “若是咱们爬,当然算是过关,她便要另说了。”太乙真人觑着元始的神色,发现元始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便继续低声说,“湿生卵化之辈修炼上本就不如咱们,若真要修出个名堂来不至于堕了玉虚宫的威名,自然是要走完了这万级阶梯才能让老师考虑收入门墙。”
      
      还只是考虑,不是答应。
      
      女娲之前其实也有说,可以引荐,至于能不能得圣人青眼,这得看狐狸自己的本事。
      
      都走到这一步了,小狐狸已经很能证明自己的能力了呀?——碧霞童子这么想。
      
      碧霞童子想说点什么,却也知道自己现下算是女娲的使者,一开口就算是代表了女娲的态度,所以也不能随便表达意见,只能看向台阶之上的狐狸,暗暗期待这小狐狸能梦想成真。
      
      元始天尊只拈须不语。
      
      苏湖突然一脚踏空,身形一个不稳,直接滚落了好几层台阶,身上的灵力也开始乱窜,再也保持不住人形,只能变回狐狸,狐狸爪子狠狠插入了玉阶中才算是缓了滚落之势。
      
      也是。
      
      被准提打过之后九百年功力都化为乌有,女娲固然是给了一枚丹药来治伤,但毕竟……调理干净她身上那乱七八糟的灵力绝对是个大工程,女娲又不是老子,炼丹术还没有那么清奇。
      
      苏湖喷一口血出来,看看自己毛茸茸的全身上下,又看一看刚刚插入白玉阶现下已经血肉淋漓的狐狸爪子。
      
      然后深吸一口气,也不化人形了,直接以狐狸之身,一点点继续往上爬。
      
      想着,湿生卵化之辈,其实说的不只是狐狸。
      
      大概一竿子打翻了几乎所有通过胎生卵生的,非天生道体的动物。
      
      洪荒的好跟脚,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比如,三清是盘古一口清气所化;再早些年的巫族以盘古血液的浓度来判断尊卑;而妖族那边,帝俊和太一是从太阳之中化形;常羲和羲和是从月亮之中化形……
      
      总之吧,洪荒历史上说得上话的神话中人,就没有几个有正经爹娘,都是天父地母,都和盘古有那么千丝万缕的联系,即便真的没啥联系,那至少也算得上是“天下间的第一”,比如第一朵云红云老祖,比如第一只孔雀孔宣。
      
      再退一步,即便混不上这个第一,那也至少是个“感而有孕”。比如华胥氏因踏雷神足迹,感而有孕,生伏羲;比如少典妃安登游于华阳,有神龙首,感之于常羊,生神农。
      
      宗旨,完全可以一句话来概括,都是生来尊贵。
      
      而生来尊贵的人们,后来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所以洪荒的修仙者们就自然而然地认为,非天生地养的人,就天生比别人低了一头。
      
      最简单粗暴的表现,就在于元始天尊收徒的时候极其,特别,相当地看重跟脚。
      
      不过我挺不甘心的。
      
      做九尾狐妖,女娲要你去魅惑纣王你就必须去;玄门中人什么时候看你不顺眼你就是被斩妖除魔的对象。
      
      你看上去好像一条狗哦。
      
      可是我想做个人。
      
      苏湖咬牙,以狐狸之身又往上爬一步。
      
      云雾缭绕之间,苏湖似乎看到了台阶的尽头。
      
      观望的玉虚十二弟子,普遍都保持了一个低头红脸的架势。
      
      无论太乙真人如何强行认为“湿生卵化跟脚不行之辈,本身就应当比他们这些天生地养的尊贵仙人更有毅力,更能扛住诱惑,不然根本没有资格成就大道”,但是他们在刚刚拜入玉虚宫的时候比不过这只小狐狸,也是客观事实。
      
      简单讲,挺羞耻。
      
      若是这狐狸真被收入门墙,若是千百年后,他们作为师兄被一只小狐狸超越了过去……实在脸疼。
      
      元始没有看自己的十二个徒弟,只颇为犹豫地看着那只努力往上的狐狸,眼底之中闪过挣扎之色,但是到最后,还是轻轻闭上了眼睛。
      
      都已经到了最后一步了,苏湖突然感觉到一股气劲扑面而来,基于野兽的本能,她迅速滚成一团避过了那一道令人恐惧的气劲。
      
      偏偏她是在台阶之上,这么一翻滚,便层层落下。
      
      她想故技重施又用爪子插入白玉阶之内,却发现——不知是自己脱了力还是高层的台阶和低层的结构不一样,总之是插不进去。
      
      偏生台阶还滑的很。
      
      于是下摔之势就根本止不住。
      
      “我爬上来的时候怎么就没觉得滑?还有,说是有压力和有幻术,没说还有攻击啊……”苏湖迷迷糊糊地想。
      
      不过到底是失败了。
      
      说什么都是失败。
      
      或许,是注定了要去做狗的。
      
      也是,毕竟狐狸也算是个犬科么。
      
      何况这条命还是捡来的。
      
      隐隐的,听到一句“虽说是有些道心,到底是跟脚不行,与仙道无缘。”
      
      这时候的碧霞童儿,一脸不赞同的看着闭目的元始天尊,喉咙里面滚了几滚,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说。
      
      强扭的瓜不甜。
      
      而看出他在欲言又止的阐教中人,并无一人开口问碧霞童子到底刚才想说什么。
      
      滚下台阶的苏湖,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最后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玉京山,咬咬牙,拼着身受重伤,也强行调动了身体的最后一点灵力,变成人身,小心藏好狐狸尾巴,保持了自己自认为是人的最后一点体面,对元始天尊盈盈一礼,忍着喉咙里的血腥味,道:“无论结果如何,小妖都谢过圣人给的机会。”
      
      元始天尊只随便摆摆手,“嗯”了一声。
      
      苏湖哪里还管元始天尊什么反应,她自己反正是再支撑不住,软趴趴变回原形。
      
      碧霞童子长长叹了口气,抬手把狐狸抱到了怀中,用灵力胡乱给苏湖顺了顺毛稍微理了理她体内躁动的灵力,再对元始天尊一礼,告辞。
      
      元始天尊颔首。
      
      玉虚十二仙掩面。
      
      苏湖没有对这相当尴尬的气氛做点什么评价,只认命地闭着眼睛,对昆仑山再无半点留恋。
      
      她不傻。
      
      这么尴尬的气氛,几乎可以推定在自己爬最后一级台阶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也是,很符合元始天尊的人设——他从来都认为,披鳞挂角,湿生卵化之辈都是不堪造就的废物。
      
      即便真的爬到了最后,眼见离成功就欠一步,那也不过是个稍微有点本事的废物。
      
      给你个爬山的机会都算是给女娲面子了,你还要怎样?
      
      女娲娘娘也说了只是引荐,没有说保证你能够列入门墙啊?
      
      她以狐狸原形窝在碧霞童儿怀里,感觉前途一片昏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导演:苏女士,采访一下啊,被元始天尊拒绝是一个什么样的体验?
    苏湖:(诅咒)这么虐老娘导演你会扑街的!
    导演:别管我,我问你呢!
    苏湖:……一定要说的话……大概是……
    导演:?
    苏湖: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还喜欢小狐狸X元始天尊cp的亲爱的们……我已经从我的大纲出发,尽力不把元始天尊写太狠了,请不要给我寄刀片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