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封神]端庄的妖妃.

作者:霜雪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仙人抚我顶

      “小狐,我得回娲皇宫交旨,你……有什么打算?”碧霞童子如今确实是有些心疼这只狐狸,却也记得娲皇宫不进妖族,他自己又从有了灵智开始就在娲皇宫伺候,实在没有四处走动的经验,也只能问苏湖了。
      
      有什么打算……
      
      首先,在准提打的伤还没好全又从台阶上摔下来,碧霞童子也没有治愈法术的情况下,自己现在身受重伤,没法化成人形是肯定了的。
      
      回轩辕坟?
      
      到底自己不是狐狸精原装,对轩辕坟里面的那两个妖精到底对自己是善意还是恶意根本把握不了——如果真的是过命交情就算了,如果和自己不过是貌合神离凑合凑合的同居关系,那回去了之后很明显就会被啃的渣都不剩下。
      
      但是不回轩辕坟,天下之大,又能去哪?
      
      苏湖叹一口气:“您找个僻静地方把小妖放下便是了。”
      
      听这话里面的绝望,碧霞童子都觉得有点喘不过气来。
      
      他也是个修炼中人,元始天尊开的那个条件有多难达到,他清楚的很,而同样等级的,苏湖为了爬上去有多辛苦,他也能有那么些体会,而也正因为有了这个体会,他便更加心疼这只脑子清楚偏偏运气不怎么好的妖精。
      
      苏湖似乎感觉到了碧霞童子的难过,只能轻声劝道:“不必担心的,小妖身上虽有伤,慢慢调理也不见得就好不了了,再说,即便修炼不回来原来的灵力,死了再轮回也便罢了。”
      
      这句话劝了还不如不劝呢。
      
      “不然我抱你去求求娘娘?哪怕不入娲皇宫,在门口见娘娘一面也是好的……”
      
      苏湖摇头,轻轻蹭了蹭碧霞童子的手,低低道:“不必费心。”
      
      碧霞童子常年跟在女娲身边,又何尝不知道女娲的处境?让苏湖进昆仑山都已经是极限了,还要如何呢。
      
      心思几转,碧霞童子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上一掐法诀,足下云彩就换了个方向,朝着海外而去,也不知飞了多久,他才落地,轻轻把苏湖放下:“你……好自为之。”
      
      苏湖虽不清楚刚才还在愁眉苦脸对自己表示了十二万分的关心的碧霞童子怎么突然就想开了放下了一句话不说沉默着飞了这么老远,但人家对自己也没有多大的义务,既然已到分别之时,便勉强抬了两只狐狸爪子拱手道别。
      
      碧霞童子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苏湖半死不活地趴在地上,度过了她狐生之中最为惨淡的三天。
      
      然后深刻地了解了守株待兔的真正含义——重伤归重伤,修炼中人哪怕是奄奄一息,只要还有点法术在身上,至少打一只百步之内的兔子,还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至于现在也没法化成人形烤兔子吃熟食,而吃血食……根据狐狸精留下的记忆,吃多了还会模糊灵智修为退步……
      
      先活着吧!哪里管得了那么多!
      
      正在苏湖自己都认命地觉得自己或许就这么吃血食吃到神智丧尽,最后做一辈子的普通狐狸耗空寿元,只能在下地狱的时候求一求后土娘娘希望下辈子能够优雅的做一个人不要受这罪的时候,她看到了自己面前,停留而下的,一个青年人。
      
      耳边传来四个字“有点意思”。
      
      再然后,是那青年人蹲下来,看着面前的小狐狸。
      
      苏湖茫然地抬头,看着面前那俊美如仙的人。
      
      那人长发如缎漆黑如墨,眼眸如星明亮照人,穿一身骚包的白衣,衣服上明显用银线绣下复杂的阵法,看起来便像是衣服上有如同实质液体的能量随时在流动,而那人现在正在蹲下来,看着作为一只狐狸,相当灰头土脸的苏湖。
      
      而那位谪仙,声音也是相当符合形象的悦耳:“我能看看你的身体吗?”
      
      茹毛饮血好几天,吃血食吃的脑子都有些晕晕沉沉的苏湖突然精神一震,下意识护住了自己。
      
      不得不震惊啊!
      
      “我能看看你的身体吗?”这句话绝对有歧义啊!
      
      我还是个黄花闺女……黄花狐狸啊你要怎么看我的身体?
      
      哦对了,我现在也确实是没穿衣服……
      
      但是你这句话还是有歧义啊!
      
      不过,如果是一只狐狸,被一个人看一看的话,就像我以前在沙滩上看人家小乌龟露着肚皮晒太阳一样……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吧?
      
      咱们种族都不一样好吗?
      
      苏湖懵逼地点头。
      
      事情并没有向污的角度发展过去。
      
      那人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点在了苏湖额头上,然后闭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小半天过后,那人低低一笑:“挺有前途啊?”
      
      苏湖懵逼地答:“啊?”
      
      “世上除了道祖之外,一共就有六个圣人,你身上就有三位的灵力的痕迹,看样子其中两位在你身上留下的灵力痕迹还是攻击留下的。”那人笑着在苏湖身上打一个清洁咒,“啧啧啧,两个圣人的攻击,你还能活下来堪称气运逆天啊……”
      
      苏湖低低嘤了一声。
      
      妈哒你说这话让我怎么接口?
      
      “真是对不住观众对不住读者,我到现在还没死呐!”
      
      像这样?
      
      不过被这么清洁了一番毛也捋顺溜了感觉是要愉快很多。
      
      苏湖决定不要搭理这人对自己那“你怎么没死”的话,说一句:“谢谢仙尊。”
      
      在清洁咒过后,那白衣人直接抬手,把苏湖抱到了怀里,顺着苏湖背上的毛,笑:“怎么回事,给我说说呗。”
      
      相当不合时宜地,苏湖想起了自己在现代社会养的那只猫。
      
      每次给喵大人顺毛的时候,它总是露出一副很舒服继续的表情,因为自己身上没毛当然也没人顺所以不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愉快,如今感觉……
      
      苏湖自己觉得她现在狐狸脸的表情应当和当年被顺毛的喵大人一般无二了。
      
      于是心情也跟着略微好了些,还学着当年的喵大人,伸头蹭了蹭那白衣人的手,却没说话。
      
      “哟?怎么不说话?”小半天没等到回应的白衣人拍了拍苏湖的身体,道,“看你眼神清亮,应该不至于被那俩以大欺小的圣人打傻了或者吃血食吃懵了只会说谢谢吧?”
      
      吃血食吃傻了就算了。
      
      只是那一句以大欺小……苏湖实在是心有戚戚焉,说的话也不知多了股什么味道:“没有……只是我说了您也不信,回头小妖也担不起非议圣人的罪过,仙尊若真想知道,便是搜魂,小妖也没法反抗不是。”
      
      “多大仇啊我非得搜你魂。”那白衣人轻笑,“我信不信是我的事,你只管说就好了。”
      
      苏湖略想了想,也确实有些气闷想找个人说一说,于是就呱唧呱唧开讲,来龙去脉前因后果什么也没瞒着。
      
      一开始,那白衣人的手还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拍在苏湖背上,轻轻打那么一股两股的灵力给苏湖平复伤势,听到最后,那白衣人只沉默地一步一步往前走。
      
      苏湖说完了,发现这人也沉入了自己的世界里,便也没有开口把人家的思维从九霄云外拉回来,只沉默着待在那人怀里——说实在的,这人的修为简直深不见底,即便他什么都不做,也没有半点给自己疗伤的模样,自己待在他身边,都能感觉伤势好受了很多。
      
      好半天,那人幽幽道:“嗯,是元始干得出来的事。”
      
      苏湖听了这话,心内暗暗觉得这人确实讲道理,毕竟女娲搜自己魂之后还反应了好久才琢磨出准提行径的前因后果呢。
      
      也是,说不好这人也是被元始嫌弃过跟脚,所以有那么点点感同身受。
      
      而那人顿了顿,又解释一句:“你也别怪女娲不收留你,巫妖之战过后,她不偏帮任何妖族才算是对妖族好,毕竟妖族还要轮回,而轮回掌握在巫族的后土手里。”
      
      苏湖也没有怪女娲的意思,只低低应了个“嗯”。
      
      那人又道:“你叫什么名字?都开了灵智了不至于就叫狐狸吧。”
      
      苏湖心内又是一股子亲近感。
      
      女娲就不说了,哪怕是碧霞童子对自己都有些心疼了,还是小狐狸小狐狸的叫着,哪里会想起来问名字……
      
      总觉得言情小说里面女主角矫情,如今自己为了这么一句“你叫什么名字”而晃神,看来自己也是矫情大军的一员啊。
      
      她喉咙一滚,吐两个字出来:“苏湖。”
      
      “唔……”那人笑,“小苏啊,随我回家呗。”
      
      苏湖心内最柔软的地方微微一动。
      
      但也就是那最开始的悸动过后,再想想自己现在的前程,就只剩下了满目的荒凉。
      
      她轻声说:“且不说小妖跟脚不行,前程暗淡,现在灵力全废,筋骨断折,奄奄一息……就只论得罪了俩圣人这一条,仙尊真的不觉得小妖麻烦么?”
      
      那人眨巴眨巴眼,一张俊脸诧异地看着苏湖,半晌没说出话来。
      
      苏湖自嘲一笑。
      
      这个反应,也算是意料之中。
      
      还玩个毛玩,自己还是死了再在正确的时间重新投胎换个马甲好了,得罪了这片天地最牛叉的七个人之二还是即将到来的大劫之中能算是赢家的那个“二”,早就是必死无疑的结局了,有什么好挣扎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