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话 被妖魔附身的公主

      夜色中的平安京。
      黑暗内里,鬼魅们似乎总是潜伏在角落里喘息着……
      常宁殿内。
      村上天皇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安睡。
      暗姬已摘下面上的黑纱,轻盈地走来,坐在天皇的怀中。
      “陛下,您好像有什么心事啊!”
      “暗姬,晴明说内里似乎并不太平。所以我很担心啊!”天皇轻轻抚摸着暗姬如丝般的秀发。
      “陛下身为天皇,怎么会如此相信一个阴阳师的话呢?难道陛下也以为我是妖魔鬼怪?”暗姬已面露不悦之色。
      “暗姬,我疼你还来不及呢?你怎么会是鬼怪呢?我是担心也许真的有什么鬼怪作祟啊!”天皇将暗姬搂在怀里道。
      “哼……如果陛下讨厌暗姬,暗姬就回信太森林去。”暗姬嗔怪道。
      “哪会啊?我一辈子喜欢暗姬还不够呢”天皇将暗姬搂得却更紧。
      “嘭”地一声,常宁殿的大门已被推开。
      “您不能进去啊!”内侍们惊呼道。
      “什么人如此大胆?”天皇松开了怀中的暗姬问道。
      “是……”内侍们正要回答。
      “是我,父王。”一位身穿紫色十二单衣的年轻女子闯了进来。
      “哦!是水掬月啊!这么晚了,不去你的寝宫安睡,到常宁殿来做什么?”天皇道。
      紫衣女子原来就是天皇与安子皇后所生的爱女水掬月公主。
      “父王,您很久没去看过我和母后了。整日就只和这个神神秘秘的怪异女子在一起。在父王心中,早就没有母后和我了。”
      “这孩子在胡说些什么啊?好了,明天父王就去看你。快回寝宫去吧!”天皇道。
      水掬月却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暗姬的衣襟。
      “原来就是你这个妖精迷住了父王的心啊!我讨厌你!坏女人!”水掬月道。
      “住手!”天皇一把搡开了水掬月,却不想用力过猛,将水掬月推倒在地。
      “父王,我恨你!”水掬月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出了常宁殿。
      “水掬月!”天皇叫道。
      常宁殿外无人应答,只有凄厉的寒风呜呜作响……
      
      月夜,公主寝宫内。
      水掬月已经安睡,两名女房却在暗自议论。
      “公主殿下自从那晚从常宁殿里回来后,就有些反常呢!”一名女房道。
      “是啊!脾气变得异常爆燥呢!”另一名女房道。
      “听说,因为触怒了天皇,所以才……”
      “公主殿下是皇后所生,何必要如此行事呢?”
      “也许……是被妖魔附身了吧?”
      “妖魔?别吓我了!我最怕鬼怪了!”
      两名女房轻轻低语着,却未发现水掬月早已不在榻上……
      
      深夜的内里似乎更显得空旷。
      水掬月上身穿着翠绿的单衣,下身却穿着绯胯,鲜艳的服饰在夜色下更显得诡异。
      水掬月的双眼呆滞,身体直挺挺地在内里各殿游走。
      “鬼怪!”一名巡夜的内侍惊呼道。
      水掬月回过头望了望那名内侍,面上却带着诡异的笑容。
      “你别过来……”巡夜的内侍已被吓坏了。
      水掬月没有应答,却径直走了过来,伸出双手,紧紧扣住内侍候的咽喉。
      水掬月张开了樱口,露出雪白的牙齿,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内侍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水掬月轻轻拭了拭沾在唇边的血迹,继续在内里游走……
      
      清晨,和风阵阵。
      “公主殿下,您该起身了。”侍候水掬月的女房走了进来。
      “嗯,天亮了。不过,感觉还是很累呢!”水掬月懒懒地坐起身来。
      “公主,我们来侍候您梳洗更衣吧!”另外一名女房也走了进来。
      “好吧。”水掬月转过身来,望着两名女房。
      “啊!”两名女房同时惊声尖叫。
      “吵什么啊!你们也太无礼了!”水掬月怒道。
      “公主……您的……嘴角上全是……全是血……”女房道。
      “什么?”水掬月站起身来冲到妆镜前。
      铜镜中,水掬月嘴角上竟然挂满了鲜血……
      两名女房吓得缩在一旁瑟瑟发抖。
      水掬月却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
      “既然被你们看见了,你们就给我记住。今天的事情,你们只当什么都没看见。如果我发现有别人知道的话,或是有什么不利的传言,我就把你们生吞活剥,你们明白了吗?”
      “是……公主殿下……我们遵命就是。”女房们吓得连忙答应。
      “嗯……真是美味啊!这世上还有比人类的鲜血更美味的东西吗?哈哈哈哈……”水掬月狂笑扭动着腰肢转身离去。
      两名女房互相看了一眼,轻轻舒了一口气。
      
      平安京内里似乎并不平安也不宁静。
      一大清早,内侍们便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
      “你们听说了吗?昨天内里出现了恐怖的吸血女鬼。披头散发的,真是吓死人!”
      “是啊!昨日巡夜的内侍被女鬼吸了血,现在还在昏迷不醒呢!”
      “谁说的,那名巡夜的内侍刚才已经醒来过,说什么是一个身穿绿衣绯胯的女鬼,见人就要吸血。不过,被吸血之后没有死还算幸运,现在他才服过药,又睡下的。”
      “是啊!我也听说了,阴阳寮的阴阳师们也来看过了。”
      “安倍晴明大人来了吗?”
      “没有,好像今日当值的不是晴明大人。”
      “真是太可怕了,以后巡夜可要小心啊!”
      “是啊!”
      
      清凉殿内,村上天皇紧锁双眉。
      “真是的,内里居然会出现什么吸血女鬼!阴阳寮的人是怎么当差的!难怪晴明说内里是有些妖气什么的!看来还真是其事!”
      阴阳寮众位阴阳师在阴阳头的带领下跪在殿上,却没有一人敢应声。
      左相藤原师尹在一旁向村上天皇进言。
      “天皇陛下,依臣看来,这件事情只能交给阴阳博士安倍晴明大人了,只有他才能胜任啊!”
      村上天皇点了点头。
      左相接着道:“其实,内里原本就是很太平的,说起来是不是什么外面的不洁净的人触怒的神明……”
      村上天皇瞪了左相一眼,冷冷地道。
      “师尹,请你不必太费心了,我不是对令将令嫒芳子妃所生的永平和昌平全都立为亲王了吗?左相何必还总是对一个可怜的女人耿耿于怀呢!”
      “不……陛下,臣不是这个意思。臣只是十分担心陛下的安危。”左相连忙跪倒在地。
      “好了,不必多言了。师尹,朝中还有很多大事要你替我分忧呢!像这些后宫女御的事情,就不必左相费心了。”天皇道。
      “是,天皇陛下。”左相道。
      
      土御门外晴明的宅中。
      晴明正斜卧在外廊下闭目养神。
      蜜虫轻轻走了过来,放下酒具。
      “主人……”
      “博雅好像又被烧着了火呢!”晴明没有睁眼,却轻笑道。
      “呵呵……是啊!戾桥的式神正是这样说的。”蜜虫道。
      “哎呀!博雅总是扰人清梦啊!”晴明说着已睁开双眼,坐起身来。
      画着五芒星的大门已自动开启,博雅一头冲了进来。
      “晴明!晴明!大事不好了!”
      “嗯。博雅又被烧着了火啊!”晴明的笑容总带着戏谑。
      “晴明,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你知道吗?内里昨夜出现了吸血的女鬼!”博雅道。
      “啊!”晴明随意地应了一声,却端起蜜虫斟满的美酒,缓缓饮下。
      “晴明。你这种态度真是让人生气!去除鬼魅正是阴阳师应尽的责任!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博雅道。
      “今日又不是我当值,内里有的是阴阳师。宫中出了大事,自然有阴阳头应付。对了,蜜虫,这酒还不错,下回再去买点回来。”晴明道。
      “是,主人。”蜜虫道。
      “哼!晴明真是的!”博雅气得将头转到一边不再理会晴明。
      “哎!博雅也要来一杯吗?”晴明道。
      “我可没有心情饮酒!”博雅道。
      “哎呀!博雅生气了呢!蜜虫,可惜这样的好酒我只有一人独饮了。”晴明说着又饮下一杯。
      蜜虫笑着将斟满美酒的酒杯递到博雅手中。
      “博雅大人,您这样生气不饮酒可不好。这酒是蜜虫特意买来的,请博雅大人品尝。”
      博雅接过蜜虫手中的酒杯一口饮尽,却又瞪了晴明一眼。
      晴明面上带着轻笑,悠闲地品着美酒。
      “看来,那家伙终于忍不住了。”
      “什么?晴明你在说什么?”博雅急道。
      “我不是说过吗?我们只能以静制动,所以……等待也是一种享受。”晴明道。
      “晴明,如此说来,隐藏在内里的妖魔已经开始行动了?”博雅道。
      “嗯。”晴明点了点头。
      “那么……晴明我们……”博雅道。
      “唉!看来我们的麻烦又要来了啊!”晴明叹息道。
      “太好了,晴明。我们并肩作战吧!”博雅道。
      “唉!只要博雅不帮倒忙我就知足了呢!”晴明笑道。
      “哼!这算是什么话!”博雅又生气地将头转到了一边。
      “哈哈……”晴明望着博雅不觉笑了起来。
      “讨厌!晴明,我又上你的档了。”博雅说着一把抢过酒瓶,为自己斟满美酒。
      二人一起笑了起来,一同品尝着美酒。
      
      内里公主寝宫。
      水掬月正在吩咐女房。
      “交待的事情都明白了吗?”
      “是的,请公主殿下放心。”一名女房道。
      “嗯。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照我的吩咐行事吧!”水掬月道。
      “是,公主。我们这就按照您的吩咐去做。”女房们转身退下。
      水掬月的脸上挂着一丝冷笑……
      
      土御门外,晴明的宅中。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晚,二人却仍在对饮。
      晴明忽然望着门口笑道:“有人来了!”
      这么晚了,什么人会来呢?”博雅道。
      静夜中,依稀可以听见牛车停下的声音。
      “请问晴明大人在家吗?”一名女子在屋外叫道。
      蜜虫迎上前去,应声道:“主人在家,您请进来吧!”
      这名女子一身宫内女房服饰,走上前来向晴明致意。
      “您就是晴明大人吧,深夜造访真是不好意思,但是由于事情紧迫,所以麻烦您一定要和我走一趟。”
      “哦?如此紧急到底是什么事情呢?”晴明道。
      女房不由望了望博雅为难道:“这?”
      “这位源博雅大人,是我的至友,请不妨直说吧。”晴明笑道。
      女房轻轻笑了笑,缓缓道来。
      “因为这是宫中的秘事啊,所以才有戒心,还请源三位大人多多原谅。”
      “啊!没关系的。”博雅道。
      “是这样的,天皇陛下与皇后所生的公主殿下最近被妖物附了身,而且每到夜里就会发作。宫里都盛传晴明大人是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所以皇后殿下便托我来请晴明大人为公主殿下祛邪。”女房道。
      “已值深夜,前去内里,恐怕有违礼数。还是明天一早再去吧!”
      晴明道。
      “晴明大人,您知道吗?贵为天皇陛下宠爱的公主殿下,却被妖
      物附身,这事若张扬出去,恐怕有损公主的名声啊。再说了,那鬼物只在夜晚出现,所以务必请大人您今夜去一趟啊!”女房道。
      晴明叹了一口气道:“好吧!”
      “我也一起去吧!晴明。”博雅道。
      晴明摇了摇头,望着博雅柔声道。
      “不!博雅。你和我同去恐怕多有不便啊!”
      “正是呢!博雅大人若是前去的话多有不便啊!牛车已备好,请晴明大人赶快上车吧!”女房道。
      晴明“嗯”了一声,却转身对蜜虫低语了几句,蜜虫轻轻点了点头。
      望着一脸关切神情的博雅,晴明却轻轻一笑。
      “放必吧!博雅!你就早点回克明亲王府休息去吧!免得藤原五妃又为你担心,我是不会有事的。”
      博雅望着晴明轻轻点点头,晴明已随着女房上了牛车,长驱而去。
      那名女房将牛车的车帘拉好,却回过头来微微一笑,那笑容在黑夜的寒星影照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五话----解咒被封印的公主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