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话 解咒被封印的公主

      是夜,没有月,亦不见星。
      牛车在暗夜里不知行进了多久,却总算停了下来。
      晴明静静地坐在牛车内,面上带着轻笑。
      女房默默地注视着晴明,轻声道:“晴明大人,就是这里了,请大人下车随我步行吧!”
      晴明微微一笑,下了牛车。
      黑夜中有一名手持纱灯的女房站在牛车旁。
      “是明大人来了吧!快请随我前来。”
      晴明随着手持纱灯的女房而去,走进一所院落。
      而接引晴明而来的那名女房却又上了牛车,消失在夜色中……
      “晴明大人,请在此等候吧!皇后殿下和公主殿下都在里面,我先去通报一声,请您稍候。”女房道。
      晴明微微点了点头,女房转身进入了一间屋舍。
      屋舍中没有燃灯,黑暗中,无法看清屋舍的情形,只是隐约觉得是间很大的屋舍。
      晴明站在屋舍外望着浮云遮住的明月,心中不由暗自叹息。
      “如此的黑夜,却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啊!”
      女房已经从屋舍中走了出来,手中却没有再执着纱灯。
      “晴明大人,皇后殿下和公主殿下正在里面等候,请您快进去吧!”
      晴明“嗯”了一声,随着女房进入屋舍之内。
      屋舍之内没有点灯,一片漆黑,四周亦静得出奇。
      晴明摇了摇头,心中不觉暗自思想。
      “看来猫神族的夜视眼还真是有用啊!怎么这世上竟有那样多的人都不喜欢光明呢?”
      晴明想随手驱动火精,将整个屋舍照亮,却又有些踟躇。
      “晴明大人,请快点随我进去啊!”女房催促道。
      晴明暗自叹了一口气,事已至此,也只能随机应变了。
      晴明随着女房一直向内走去,屋舍似乎很大。
      “晴明大人,就是这里了。”女房突然停止了脚步。
      晴明随之也停住了脚步,借着一丝光亮,晴明仿佛看到了黑暗中有一个身影。
      晴明正在思虑,屋舍中的纱灯突然全部点亮了。
      一位年轻的女子端坐在榻前,长发披在腰间,身上穿着雍容的紫色十二单衣。
      女子挥了挥手,屋内的女房们便转身全部退下。
      晴明望着面前的女子,面上带着轻笑。
      “您就是尊贵的公主殿下吧。如此深夜唤我前来,不知有何事需要我效劳?”
      那女子微微一笑,双眼却直直地打量着晴明。
      “原来您就是闻名天下的第一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啊!果然是一表人才。不错!我正是天皇陛下的爱女水掬月。今夜让女房请晴明大人前来我的寝宫,是想请大人为我解咒。”
      “解咒?不知公主殿下需要解什么咒。”晴明道。
      水掬月轻盈地摇摆着身体,走到了晴明的面前。
      “当然是束缚我的咒了。晴明大人,您可要看仔细了……”
      水掬月望着晴明,双目泛着柔光,面上带着笑意。一双手缓缓放在脖胫,轻轻一拉……
      却已将身上的十二单衣扯开,屋屋叠叠地十二单衣已全部落到了地下。
      寝宫内的纱灯如白昼一般,水掬月如婴儿般□□的身体呈现在晴明眼前。
      晴明不觉吃了一惊,转过头去。
      “公主殿下,您……这是做什么?”
      水掬月不禁笑道:“做什么?当然是解咒啊!晴明大人解咒时不是要脱去衣服的吗?所以请大人快为我解咒吧!”
      晴明不由低下了头,轻轻道。
      “那么公主殿下的咒在哪里呢?”
      水掬月媚眼如丝,将身体靠近晴明。
      “晴明大人,你不看着我,当然看不到了,那封印就在我的胸口。”
      晴明微叹了一口气,却抬起头来,望着水掬月。
      只见水掬月胫下三寸的地方果然有一个类似封印的黑色物体。
      晴明用手中的蝙蝠扇轻轻碰了碰那黑色物体,只见一道强烈的黑气却将他手中的蝙蝠扇弹了回来。
      “这还真是一个妖魔的封印。好吧!公主殿下,我会尝试着将它除去的。不过,在我解咒之时,请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晴明道。
      水掬月眼光荡漾着,望着晴明柔声细语。
      “那是当然,否则我也不会在深夜如此神秘的请晴明大人前来了。请放心吧!这里是我的寝宫,不会有人敢擅入的。况且,我已经叫女房们守在门口了,我想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我们的……”
      晴明点了点头,表情仍很冷淡,却将手中的蝙蝠扇轻轻地放在了唇边。
      “赫赫煌煌,日出东方。妖魔现形,封印解除。(咒)”
      随着晴明念动的咒语,那妖魔的封印开始摇晃起来。
      晴明从狩衣中取出一个五芒星,轻轻放在水掬月的封印之上。
      “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土神居中,除妖伏魔!(咒)”
      晴明反复将咒语念了几遍,却见那封印时隐时现……
      突然一道黑气从水掬月的体内冲出,在空中化作一只玄狐模样,转眼又消失了……
      “原来公主殿下所中的竟是一只玄狐下的咒啊。”晴明道。
      “啊!哎呀!”
      水掬月忽然好像很痛苦一般,猛地向晴明扑去……
      晴明正在专注地观望着夜空中的封印,冷不防被水掬月扑到在地。
      水掬月□□的身体压制在晴明身上,不停地喘息着……
      “公主殿下,您没事吧?”晴明道。
      “晴明大人,你可真是个好人啊!难怪女房们总在议论,说晴明大人是平安京的第一美男子呢!”水掬月炽热的呼吸喷在晴明的脸上。
      “公主殿下,您身上的咒已经解除,请公主殿下起身穿好衣服吧!”晴明道。
      水掬月将脸贴在晴明的脸上,喃喃地道。
      “啊?是吗?那个妖魔的封印真的解除了吗?晴明大人你可要认真仔细地为我解咒啊,不要有什么遗漏啊。”
      晴明的身体被水掬月压在身下,很不舒服。想伸手将她推开,又觉得不妥。
      “请公主起身,我再仔细为您看看。”
      水掬月格格地笑着,一双手却在晴明身上摸索着……
      “放开你?我美貌的阴阳师大人,那你跑了可怎么办啊?”
      “水掬月,出了什么事情了?”
      两人正在纠缠之即,却听见寝宫的外面有人询问。
      晴明心中不由一惊……
      “这声音?像是那男子了来了……”
      晴明连忙心中暗暗念动咒语。
      “遮闭双目,隐我身形。(咒)”
      凭借着隐身术,晴明竟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村上天皇已经走进了寝宫,看到水掬月如此的模样,不觉有些吃惊。
      “水掬月,我的女儿,刚才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为什么会有奇怪的黑光从你房间里冲出?还有你这样担露着身体趴在地上做什么?”
      水掬月慢慢地站起身来,拾起地上脱去的十二单衣,缓缓地穿着衣服。
      “亲爱的父王,我没什么事,天色已经很晚了呢!请您赶快回宫休息吧!”
      村上天皇叹了一口气,望着水掬月。
      “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亲爱的女儿水掬月怎么会变得如此疯颠呢?难道说……这内里真的有妖魔吗?”
      水掬月没有回答,继续穿着繁复的十二单衣。
      村上天皇叹了一口气,转身欲离开水掬月的寝宫。
      晴明隐藏在寝宫之中,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
      黑暗中却听见另一个声音轻轻念着咒语……
      “开明双目,得见一切,真形显现。(咒)”
      晴明心中大吃一惊,暗道:“不好,有人在施咒!”
      正要再念咒来对应,却已经来不及了……
      笼罩在晴明身边的紫雾已经消失,晴明的身影毫无保留地显现无疑。
      晴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暗自思忖
      “这回可真是麻烦了!要如何向那男子去解释这样的情景呢?”
      望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晴明,村上天皇大吃一惊。
      “安倍晴明!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女儿水掬月的房中?”
      晴明轻轻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回答,因为这根本无法解释清楚。
      水掬月已穿好了十二单衣,却缓缓地走到了村上天皇的面前。
      “我亲爱的父王,请您不要再责怪晴明大人了。您知道吗?您可怜的女儿被关在这幽闭的内里之中,也只有晴明大人可以用隐身术来与你可怜的女儿相会了。”
      村上天皇不由盛怒致极,望着晴明。
      “什么?安倍晴明!你居然用你的阴阳术偷偷前来和我的女儿幽会。而且刚才……水掬月她还……衣衫不整,赤身裸体。这……真是太无礼了!绝对不可原谅!来人!将安倍晴明给我捆起来!关起来!”
      几个内侍从冲进了寝宫,用绳索将晴明捆了起来。
      “父王,您不能杀他!擅杀阴阳师是会遭到天神的震怒的。”水掬月扑在地上抱住了村上天皇的腿。
      “我明白了,明天一早我会让阴阳寮的阴阳头亲自做个祭典的,到时候……我再要他的命!来啊!把安倍晴明给我带下去!”
      村上天皇甩开了水掬月,转身离去。
      “是,天皇陛下。”
      内侍们将晴明带了下去,晴明走出寝宫的一刹那,仿佛感觉到黑暗中似乎有一个身影在暗自窃笑……
      晴明亦微微一笑,随内侍而去……
      
      清晨,微风轻拂。
      正在酣睡的博雅已被蜜虫推醒。
      “哎呀,真是的,怎么能在晴明这里就睡着了呢?蜜虫!是晴明回来了吗?”
      博雅想着就这样倒在晴明的堂屋内睡着的自己,不觉有些不好意思。
      “博雅大人!主人他一定是出事了!”蜜虫急道。
      “什么?晴明出事了?”博雅道。
      “主人他一夜都没有回来啊!”蜜虫道。
      “那还真是奇怪呢!身为外臣,晴明他不应该留宿在内里啊!”博雅沉吟道。
      “博雅大人,主人临出门时对我说过,如果天亮后他还没有回来,那么,他就一定是出事了。所以请博雅大人速去内里探探究竟吧!”蜜虫道。
      博雅听到此处,不由着了急。
      “什么?是这样啊!那我要赶快去内里!晴明可千万不能有事啊!唉!都是我不好!总是让晴明管这种事情!如果晴明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博雅大人,请您快去吧!不要在这唠叨了。”蜜虫道。
      博雅点着头,“嗯”了一声,人已飞跑而去。
      望着博雅远去的身影,蜜虫却转身走进了内室。
      蜜虫打开了柜子,取出了一个锦盒,轻轻打开锦盒,将里面的一支白玉箫取了出来。
      口中却喃喃地道:“主人!这样做真的可以吗?”
      蜜虫从袿姿中拿出一张符咒和一个五芒星,轻轻贴在了白玉箫上。
      “白凤小姐,请您出来吧!”
      蜜虫正在疑惑之时,手中的白玉萧忽然化做一位白衣女子站在蜜虫的面前。
      蜜虫不由面露喜色。
      “白凤小姐,请您一定要帮我救出主人啊!”
      白凤冷哼了一声,望着蜜虫。
      “都是因为你的主人,我才会被公主所遗弃。现在我已经情愿做回一支玉箫,你们干嘛还要来打扰我?”
      “可是主人现在正陷入困境,而只有白凤小姐您才可以救出主人,所以请您一定要帮忙啊!”蜜虫哀求道。
      “少来这一套,我可不是什么小姐,我只是一支白玉箫,是玉妙公主才让我拥有了生命,现在公主已经仙去,却将我遗弃。而我也不想再去充当别人的式神,有没有生命对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所以你的主人应该和我毫无关系吧?”白凤道。
      “白凤小姐,猫灵公主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请您不要再耿耿于怀了,请和我一起去救主人吧!蜜虫求您了!”蜜虫道。
      白凤没有理会蜜虫,却将身子转了过去,不再理蜜虫。
      蜜虫的脸上已沾满了泪水。
      “好了,不管白凤小姐肯不肯去救主人,蜜虫也要去救主人的,就算是重新变回蝴蝶,甚至失去生命也没有关系!”
      蜜虫化作青蓝色的蝴蝶飞了出去。
      望着化蝶而去蜜虫白凤却喃喃自语地摇着头。
      “唉!这对主仆还真是让人伤脑筋啊!到底要不要去救那个安倍晴明呢?可是要想救他的话,就得要那样做……这让我怎么对得起我们公主呢?”
      白凤摇了摇头,却又叹了一口气。
      “唉!总算那个安倍晴明也不是坏人,而且也曾与公主在猫神族举行过婚礼,所以应该也算是白凤的半个主人吧!好吧!我也只能如此了……”
      一道白光过后,白凤已消失不见了……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六话----式神的救赎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