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话 妖雾四起的平安京

      秋雨漫而长的下着,多寂寞、多无聊。
      伴着一缕劲风,雨似又更急。
      俞是要寻觅生趣,俞是会倍感沉寂。
      纵是寂夜,若有知已好友,对酒和歌,亦会使人欣然。
      是夜,晴明斜倚在廊下,手中拿着一杯酒,微合双目,静静地聆听着滴落的雨声。
      蜜虫端坐在一旁,不时往晴明的杯中添酒。
      晴明突然微微一笑,望着蜜虫。
      “蜜虫,请去准备几道下酒的菜肴,再将窖中珍藏的好酒温好吧。”
      蜜虫不禁有些惊异,望着晴明。
      “主人,这样的雨夜,又值深夜,还会有人前来造访吗?”
      晴明猛地睁开双眼,微微一笑。
      “人已经来了。”
      伴着雨水刷刷的滴落声,依稀可听到牛驶近的声音。
      一个人急匆匆地下了牛车,推开画着五芒星的大门,一路小跑着进了院子。
      “博雅!你进屋时请先脱去鞋子,不要把泥水带进屋里。”晴明坐在廊下叫道。
      蜜虫望着来人,不觉十分惊奇。
      “还真是博雅大人啊?这样的雨夜,难道是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吗?”
      博雅手中撑着伞,但身上的水干和直贯还是都溅到了雨水,显得沉重。
      晴明望着博雅湿重的水干不觉皱了皱眉。
      “外面的雨下得还是那样大啊!来吧!博雅,快坐下来喝一杯酒暖暖身子吧。”
      “两位大人请稍待,下酒的菜肴马上就好了。”蜜虫道。
      晴明和博雅点了点头,蜜虫笑着退了下去。
      “晴明,我深夜来此找你可不是来喝酒的。”博雅望着晴明认真地道。
      “哦?是这样啊!不过,我却是一直在等你来陪我喝酒。”晴明笑道。
      博雅不觉大吃一惊,望着晴明。
      “什么?晴明?难道你知道我今夜会来?”
      晴明面上带着轻笑,却指了指酒杯。
      “我们还是一边喝酒,一边品尝菜肴,慢慢地说吧!”
      博雅端起酒杯,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脸上立刻恢复了生气。
      晴明笑着替博雅添满了美酒。
      “博雅深夜如此匆忙的赶来,难道是那男子又有什么麻烦了吗?”
      博雅不由瞪了晴明一眼,四处环顾着轻声道。
      “晴明!说过你多少次了,不要总是叫天皇陛下为那男子。”
      晴明眼中划过一丝笑意,望着博雅。
      “这里不是没有别人在吗?”
      博雅不由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将脸凑近晴明。
      “晴明,你知道吗?我今天竟然看到有恐怖的鬼怪向内里飘去了呢!”
      晴明轻轻扬起了眉稍,微微一笑。
      “那鬼怪不是已经不见了吗?博雅就不用大惊小怪了。”
      “什么?晴明!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也看到那鬼怪了吗?”博雅惊道。
      晴明轻轻一笑,慵懒地将身子靠在廊柱上。
      “我并没看到什么鬼怪,但是我知道,如果是那男子的事情,就算是如此的雨夜,博雅也一定会冒雨前来造访我啊!”
      “那么,晴明我们走吧!”博雅道。
      “去哪里?”晴明道。
      “当然是赶快赶去内里,晋见天皇去陛下了。晴明!还是不要耽
      误了,我们快走吧。”博雅道。
      “哎呀……外面还下着雨呢!博雅,我们还是喝酒吧。”晴明道。
      “不行!晴明,天皇陛下很可能会有危险啊!”博雅急道。
      晴明望着博雅认真的表情,不由呵呵大笑起来。
      “哈哈……我看不必了,那鬼怪今夜一定不会再出现的。”
      “为什么?晴明!”博雅追问道。
      晴明没有回答,只是用手中的蝙蝠扇,轻轻一挥。
      从院外猛然冲进一道如鬼怪般白影,飞进堂屋转了一圈,又飞了出来。
      博雅抱住脑袋大声喊叫道:“晴明,快!就是……就是那个鬼怪!”
      晴明望着博雅却将双指放在唇边,口中轻轻念道:“式神复位(咒)。”
      那白色的鬼怪却突然飞到廊下,化作一个纸人,飘落在博雅的脚下。
      博雅不由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晴明却用扇子摭住脸,大笑了起来。
      博雅生气地瞪着晴明大声叫道:“晴明!”
      晴明却坐直了身子,面带微笑,为博雅添满了酒。
      “好了,博雅。你就别生气了,我向你赔不是还不行吗?正因为是如此的寂夜啊,才会特别想你。因此用式神引你前来,但是却备好了酒菜,我想博雅不会生我的气吧!”
      晴明说着,却用纤细修长的玉指拈起一颗梅子,悠悠地送到博雅的口中。
      博雅口中含着梅子,直直地望着眼前的晴明,却叹暗自叹息。
      “晴明这个家伙也真是的!如果你想见我,叫蜜虫去叫我一声不就好了,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捉弄我。可是我却总是无法生他的气,唉!这家伙真是一个又可爱又可气的人啊!”
      晴明望着直直盯着自己尚在沉思中的博雅,不觉用手中的蝙蝠扇轻轻一扇。
      “博雅!你总这样盯着我看做什么?难道我脸上长了花吗?好了,今天我们一定要喝得尽兴,不醉不归啊!”
      博雅不觉面色有些微红,嘟起了嘴。
      “晴明!是你自己说的要不醉不归,如果我真喝醉了,你可别又说是我是想赖着不走的。”
      晴明望着博雅认真的表情,不觉瞪了博雅一眼。
      “好了,还真是小心眼!那只是我过去的一句玩笑话何必放在心上呢?”
      两人不觉相对大笑起来,蜜虫在一旁也跟着笑了起来。
      又是一阵秋风掠过,却似将秋雨轻轻带入廊下。
      晴明忽然站起身来,眺望着天空。
      “晴明,我们到堂屋里去喝酒吧!廊下有些凉,你别着凉了。”博雅道。
      晴明没有回答,却呆呆地望着天空。
      “晴明?出了什么事吗?”博雅道。
      晴明转过身来,轻轻一笑。
      “看来这真是个多事之秋啊!好了,博雅!别管这些了,让我们到堂屋里再畅饮一翻吧!”
      博雅望着晴明道不觉笑了起来。
      “呵呵……来吧!晴明!我们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蜜虫在一旁望着晴明,心中不觉暗自猜想。
      “主人和博雅大人还真是有兴致呢!不过……看主人刚才的表情,难道说……平安京又要生出事端了吗?”
      “蜜虫,快给博雅添酒啊。”晴明道。
      “是,主人。”蜜虫忙给博雅添满酒。
      秋夜的寒气早已被堂屋内温暖的友情所驱逐……
      
      数日之后,绵绵的秋雨终于停了。
      秋日里出现了难得一的煦暖的阳光。
      晴明斜卧在外廊上,手中轻摇着蝙蝠扇,显得十分惬意。
      蜜虫轻轻走了过来,附在晴明了耳边轻声低语。
      “主人,戾桥的式神来报,博雅大人正急匆匆地赶来,我先去准备美酒和菜肴了。”
      晴明随意地“嗯”了一声,却似又已睡着。
      蜜虫轻轻一笑,转身退下。
      “晴明!”博雅还未进院,便开始大叫。
      晴明却没有应答。
      博雅冲进了院内,在廊下看到了晴明,不觉松了一口气。
      “晴明!我在叫你呢!为什么不应答呢?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晴明仍未睁眼,只是随口“嗯”了一声。
      博雅心中有些疑惑,连忙低下头,望着晴明嘟囔着。
      “这个真是晴明吗?不会又是什么纸人一类的式神吧?”
      博雅说着,却伸出手去想要抚摸晴明的脸。
      晴明却猛地睁开双眼,瞪了博雅一眼。
      “这个博雅啊,真是拿你没办法!秋日里难得一见的美好阳光啊!却被你打扰了我的小憩呢!”
      晴明说着伸了伸懒腰,慢慢地坐起身来,望着博雅。
      “博雅这样着急,好像烧着了火一样跑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啊?难道那男子又……”
      “晴明!我不知道纠正你多少次了,不要称……”博雅道。
      “好了,我知道了,啰嗦的男人!不要称天皇陛下为那男子。”晴明笑道。
      博雅叹了一口气,瞪了晴明一眼,接着道。
      “晴明!最近平安京里出了大事情了!”
      晴明慵懒地将身子又靠在廊柱上,又闭上了双眼。
      “哦!是这样啊!”
      “晴明!博雅不由伸手推了晴明一把。
      晴明睁开双眼,挑起眉稍,平静地望着博雅。
      “晴明!你怎么一点也不关心天皇陛下的安危呢?哎!你知道吗?最近宫里每到月夜就会出现妖物呢!”博雅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知道了。”晴明的神情仍就漠不关心。
      博雅望着晴明,不觉将脸凑了过去。
      “晴明,这样的事情应该和你无关吧?不会是你又在用什么式神纸人一类的小把戏吧?”
      晴明瞪了博雅一眼,冷冷一笑。
      “哼哼……还真是这样呢!那就请源三位大人赶紧快去告诉那男子,这正是我安倍晴明所为,好让那男子将我处决就是了。”
      “晴明!不要再和我玩笑了。现在内里已经是人心惶惶了,而且,有很多人都看到了那鬼怪了。听说,那鬼怪似乎像是个女子,有人看见她总是穿着一身黑色的唐衣,头上蒙着黑纱,就如幽灵般从紫宸殿穿到仁寿殿,再从仁寿殿穿到承香殿,最后到了常宁殿,却就不明不白的消失了。所以很多人都说,那鬼怪一定是隐藏在内里,那么这对天皇陛下将是多么危险啊!”
      晴明没有回答,似乎又已睡着,轻轻吐着如兰的呼吸。
      微博雅终于忍无可忍,伸出有力的双手将靠在廊柱上的晴明拉了过来,靠在自己怀里。
      “晴明!你在干什么?如此重大的事件,你还睡得着吗?”
      晴明睁开双眼,望着博雅,眼中含着笑意,却摇了摇了头。
      “在博雅心中,那男子的事,就好像是天大之事一样,难道我在秋日暖阳中的小憩就不是大事了吗?其实任何事情都无大小之分,只是看事情对那人是不是重要。就好像内里有鬼怪的事,对住在内里的那男子来说是件大事,可是对于住在土御门外的我来说却一点也不重要。而秋日暖阳下的小憩对我说才是大事啊!这也是一种咒,博雅,你明白吗?”
      博雅听到此处,却放开了晴明,用双手捂住耳朵。
      “头疼死了,我才不要听你说咒,反正这件事情就拜托晴明了。”
      晴明仰天长叹一声,却将身子顺势倒在了地板上。
      “真是的!我安倍晴明怎么会有这样的朋友啊!什么麻烦的事情都来找我啊!”
      蜜虫端着酒菜走了过来,听到晴明的话却不由笑了起来。
      “主人!博雅大人可是个好人啊,所以,请您一定要尽量帮助他啊!”
      晴明摇了摇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唉!如此看来,源博雅是个好人这也是一个咒,因为博雅被‘好人’这两个字咒住了,那么不帮助源博雅的人倒好像就不是好人了一样了呢。”
      “晴明!这样说,你是答应了?那可真是太好了!”博雅开心地笑道。
      “主人,您答应了?真是太好了!”蜜虫亦笑道。
      “蜜虫!赶快摆上酒菜吧!我和博雅还是边喝酒边聊那男子的事情吧!”晴明道。
      蜜虫应道:“好的!主人。”
      蜜上将酒菜全部摆好,端坐在一旁服侍。
      晴明一连将三杯洒饮下之后,悠悠地道。
      “其实,我早就知道内里最近有些不太平啊!”
      “什么?晴明!你是怎么知道的?”博雅道。
      “还记得那日我用式神去引你前来,虽然只是想与你开开玩笑。但是,式神却对我说,它在内里看到了鬼怪,而且妖气很强烈。所以,我当时便向内里方向的天空望去,内里果然是妖雾迷漫啊!”晴明道。
      “是吗?晴明,你到鬼怪的样子了吗?”博雅道。
      “没有。不过,我想这一定是件大麻烦吧!所以真不想涉足其间,唉!可是还是没有躲过啊!”晴明道。
      “晴明!你既然早已看出了妖气,那么你能知道那是个什么鬼怪吗?”博雅道
      “还不知道。但绝对是个厉害的家伙,我曾三次派式神前去内里察看,但是派遣的式神竟然没有一个能够回来。”晴明道。
      “晴明!你派去的都是像蜜虫这样的式神吗?”博雅道。
      “不,都是那种纸人式神。这种式神就算回不来也没有关系,如果是蜜虫他们的话,也许连性命也保不住了,那么我岂不是徒增罪孽吗?”晴明道。
      “那么天皇陛下不是很危险吗?”博雅不觉沉吟道。
      “目前还不至于,不过我夜观天象,发现有一股黑气直犯帝星,但是目前还未形成气候。只要我们能及时找出那兴妖之物,将它收伏,那男子就算有救了。”晴明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可要尽快才行。不过,晴明,你又……”博雅道。
      “好了,我知道了。如果有别人在,我一定不叫天皇陛下为那男子。”晴明笑道。
      “嗯,你要记住啊!”博雅嘱咐道。
      晴明望着博雅不觉笑了起来,博雅瞪了晴明一眼,也笑了起来。
      二人依旧对坐着饮酒谈天。
      “博雅!有贵客到了!”晴明忽然笑道。
      “晴明,什么人啊?”博雅道。
      “你一会就知道了,看来这件事是越来越有趣了呢!”晴明眼中泛着笑意,不觉坐起身来……
      
      本话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请看第二话----别有用心的来访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