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

作者:闲居散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最终话 水月镜花皆是空

      白凤说到此处,不由望着晴明,双目中已充满了怨毒。
      “公主的话我已经带到了,而我之所以要来到这里真正想做的事情就是杀死你为公主报仇。公主总是说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但这也毫无关系,你也可以杀死我,让我随公主而去。安倍晴明,现在就请受死吧!”
      白凤的手中凭空多出一把宝剑,狠狠向晴明刺去……
      “且慢!不要逼我!我真的不想伤害玉妙公主的式神。”晴明道。
      “少来这一套,我白凤生死都要追随公主殿下。安倍晴明!废话少说,纳命来!”
      白凤说着,挥动着手中的宝剑向晴明斩去。
      晴明闪身避过,白凤回转剑锋,又向晴明刺来。晴明展转闪躲,却始终没有还手。
      “主人……当心……她的剑法好利害啊!”蜜虫惊呼道。
      “哼!那是当然!这是公主殿下教我的逍遥剑法,对付你这个扶桑国小小的阴阳师,真是绰绰有余。”白凤怒吼着,手中的宝剑如急风般刺来。
      “真是个执着的式神啊!”晴明不禁摇了摇头,却突然转到了白凤的身后,一颗画着五芒星的符咒,已轻轻粘在白凤的手臂上。
      白凤只觉得手臂一麻,手中的宝剑将要脱手。身体不觉已跌坐在地上。
      “公主,白凤无能,不能为您报仇。白凤只有随公主芳魂而去。”白凤说着,已将手中的宝剑向胫部抹去……
      “不要啊!”蜜虫大呼一声,拿起锦盒丢了过去,竟将白凤手中的宝剑击落在地。
      锦盒落在地上,却忽然从盒中掉出一封书信。
      晴明躬身拾起书信,上书“安倍晴明大人亲启,李玄玉谨奉”。
      “李玄玉?难道……会是她?” 晴明沉吟道。
      “主人,这个锦盒里居然还有一封书信,那写信之人叫李玄玉,应该就是那个送信的老者吧?你真的不认识此人吗?” 蜜虫道。
      晴明不觉哈哈大笑起来,望着蜜虫。
      “真是的,劣猫总是这个样子,害得我白白为她伤感了一场。这个李玄玉应该就是玉妙姬。”
      “主人,妙姬公主不是已经死了吗?何况来者是个老年男子。” 蜜虫道。
      白凤不由冷笑道:“安倍晴明,你不要再玩花样了,你还是赶快动手杀了我吧!否则,只有我有一口气,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晴明面上带着温柔的笑容,扶起白凤。
      “玉妙姬早就练成移形换影之法,变成老年男子也是不在话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玉妙姬的死也许只是仙家的一个小把戏,我想那棺中所埋的一定是那支翠玉箫,而她已经尸解修成了地仙。”
      “胡说!公主的确是手持青鸾入殓的,棺材中怎么会只剩下青鸾,而没有公主呢?”白凤道。
      晴明摇了摇头,笑道:“我想玉妙公主正是想借此机会脱尘而去。其实。玄玉应该就是玉妙。这意思是说,她已经失去了猫神族的灵,却又得到了玄门道法。所以去掉的‘妙’字代表猫灵,而加上的‘玄’字则代表是玄门道法。修行之人只要其神不散,真灵乃聚。无论前世今生,自己永远都是自己。”
      白凤面露疑色,不禁问道。
      “这是真的吗?公主真的没有死?”
      晴明望着白凤,温柔地一笑,却轻轻展开了书信。
      素白的十行纸上,写着隽绣的行书。
      “晴明大人,与君尘缘已尽,恐再难晤面。人生皆如梦幻,转瞬即是千秋。吾今虽失猫神之灵气,却已证仙家之玄妙。
      笑世人患得患失,又岂料得失原本无常。
      许是因开明正悟,方省人生惟难是舍。荣华富贵如是,酒色财气亦如是。
      我今得此解脱,已证地仙之体。大人虽任自逍遥,但红尘色身多苦,望大人切勿久恋红尘。吾知大人终非池中之物,日后自当灵精不散,得证神盟。
      今将拙物白玉箫奉上,请君代为开导,免其因心未澄,而堕魔道。大唐故友——李玄玉拜上。”
      白凤的泪水已缓缓流下,竟不知内心是喜是悲。
      “太好了……公主不是死,竟是成仙而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公主竟然抛弃我?”
      蜜虫轻轻走了过来,轻轻为白凤拭去面上的泪水。
      晴明望着示意蜜虫扶白凤坐好,悠悠地道。
      “白凤姑娘,你知道吗?仙共分为五等,鬼仙、人仙、地仙、神仙、天仙。”
      “主人,妙姬公主修成的就是地仙。”蜜虫道。
      晴明点了点头,接着道。
      “玉妙公主来平安京时就已修成人仙,但人仙不外乎人。而现在的李玄玉已修成地仙,虽不能径达九天,但是已可四海纵横,自在逍遥了。”
      “青鸾她……现在会如何呢?”白凤道。
      “青鸾已无挂碍,不日即会被公主点为仙品。而你心中总有挂碍,所以不能领悟公主的苦心,不如你就留在我身边慢慢领悟吧。”晴明道。
      白凤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望着晴明苦涩地一笑。
      “我终于明白了,谢谢你,安倍公子。爱与恨其实都是过眼云烟,我竟因心中一点执念,失去了公主。我做人竟如此迟钝,还是让我做回一支玉箫吧。”
      白凤言毕,却已化身为一支白玉箫,“铛”地一声,落在晴明的脚下。
      晴明轻轻拾起白玉箫,放入锦盒之中,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
      “唉!这个玉妙公主还真是不简单啊!”
      
      三界之外,仙山之境,青烟缭绕,香蔼云生。
      紫云阁内,冥慧真人盘膝而坐,却不由面露微笑。
      法台两边,十二大弟子分列在两旁。
      “师父今日为何突然发笑,弟子等甚为不解。”左首的弟子稽首道。
      “玄清,你可知道。今日玄玉已脱离人仙,得证地仙。为师正要派人去接引她前来仙府。”冥慧真人笑道。
      “玄玉?不就是师父刚收不久的闭门弟子吗?短短数十年,竟已得证地仙?”右边的弟子亦稽首道。
      “玄静,玄玉此来是有些匆忙,但是既然已悟得真谛,又何必久恋红尘呢?”冥慧真人道。
      “多谢师父教诲。”众弟子皆稽首道。
      “玄清、玄静,你二人速派弟子去接引玄玉到紫去阁来听法。”冥慧真人道。
      “是,弟子谨尊师命。”玄清、玄静应道。
      玄清、玄静各自安排一名弟子前去接引玄玉。
      不一时,两名年轻道人走上前来,对冥慧真人大礼参拜。
      “启禀师祖,我等在外面迎候多时,未见小师叔前来。”一年轻道人道。
      “那么可有什么人前来此处吗?”冥慧真人笑道。
      “启禀师祖,只有一无位身着凤冠霞披公主模样的女子私闯仙境,要见师祖,已被弟子等困在外面,请师祖发落。”另一年轻道人道。
      “明真、明性你们的玄玉师叔已经来了,你们却将她拒之门外啊。不过,以你二人的法力根本困不住她,她已经进来了。”
      明真、明性二人不由回头望去。
      玉妙姬身着雍容华贵的公主盛装缓缓走来,径直行至法台之下,向冥慧真人行稽首礼。
      “弟子李玄玉拜见师父。”翩翩飞舞的唐衣罗裳,随着玉妙姬的行礼而层层落下。
      “玄玉,你来此甚好。三日后行皇道紫垣,为师便可为你行冠巾之礼。”冥慧真人笑道。
      “多谢师父为弟子冠巾。”玉妙姬道。
      “为师赐你法衣一件,护佑汝身;再赐你拂尘一柄,涤除蒙尘。”冥慧真人道。
      “弟子多谢师父恩赐。”玉妙姬上去双手接过法衣及拂尘。
      冥慧真人将自己手中的拂尘轻轻一捋,拨下两根拂丝抛了出去。
      拂丝迎风化作两位身着道袍的女童,分列在冥慧真人两旁。
      “玄玉,青鸾和白凤未曾同来,为师就赠你这两根拂丝任你派遣吧。”冥慧真人道。
      “多谢师父。弟子业已尸解,青鸾作为我的替身在七七四十九日之后便可成为仙品。白凤因执念太重,弟子将送它前往平安京阴阳师安倍晴明处历练,待它了悟之时,弟子方可接引。”玄玉道。
      “一切皆是缘啊。玄玉,你在入仙真之时,却换上如此繁重的盛装。虽已得证地仙,却仍未洗净奢华,你可速去清静无为池中涤去奢华,濯尽俗尘,再来听为师说法。”冥慧真人道。
      “是。弟子谨尊法旨。”玉妙姬道。
      二位女童引领着玉妙姬前往清静无为池。
      冥慧真人不觉面带微笑,轻捋着白须,闭目而坐。
      众弟子不由相顾欲言……
      “你们有何不解之处啊?”冥慧真人道。
      “启禀师父,弟子等皆有不明之事。”玄清道。
      冥慧真人拈须微笑道:“何事不明?”
      “师父为何从未向弟子等提起,玄玉师弟竟是坤道。”玄静道。
      “世上乾坤分明,阴阳有别。是你们自己看不清事物之本源。玄玉乃大唐公主,自然是坤道。”冥慧真人道。
      “可是师父,上次玄玉师弟来此仙境之时,乃是一身着白衣,手持玉箫的翩翩少年。所以弟子们全然不知这位小师弟竟是坤道。”玄清道。
      “世人多为尘色所迷惑,其实,真真假假、乾乾坤坤、是是非非,又有何不同呢?这一点玄玉比你等开悟多了。”冥慧真人道。
      “师父,记得上次小师弟前来请求师父冠巾,师父再三不肯。如今小师弟并未提及冠巾之事,师父却已将日期定下,这是为何?”玄静道。
      “一切皆随缘生,一切皆随缘灭。诸象皆空象,诸身皆空身。无量天尊。”冥慧真人道。
      “无量天尊,弟子等多谢师父教诲。”众弟子稽首道。
      玉妙姬已回到紫云阁,头系雪白的逍遥巾,身穿雪白的长袍,手执拂尘,严然一出尘之人。缓缓走上前来向冥慧真人行稽首礼。
      “弟子李玄拜见师父。”玄玉道。
      “不必多礼,从今日起,不论是猫灵玉妙姬,还是大唐的玉妙公主都已经不存在了。以后就只有地仙李玄玉。好了,去见过你的诸位师兄吧。”冥慧真人道。
      “是,师父,弟子明白。玄玉拜见诸位师兄。”玄玉忙向诸弟打揖。
      “小师弟不必多礼。”众弟子亦打揖还礼。
      “玄玉,以后在为师法座之下,你要多加修行,早证仙盟。”冥慧真人道。
      “是,弟子谨记。”玄玉道。
      
      是夜。
      冥慧真人在月下奕棋,玄玉却似乎欲言又止。
      “玄玉,你心中有何不解之事吗?”冥慧真人道。
      “弟子奉师命在清静无为池中洗尽尘缘,正要换上师父所赐的法衣之时,却有一件簿如蝉翼,轻如拂丝的洁白的衣衫突然出现在弟子身上,却无法将其除去。弟子只好将法衣穿于其上。可是,弟子却未曾穿着此衣啊。难道是因为弟子此去平安京饮下残酒,破了荤戒,所以不得拨渡吗?””玄玉道。
      冥慧真人不由叹了一口气。
      “玄玉,那件单衣乃是你的封禁之衣,就是为师也不能为你去除。若想去除此衣,你还要多加修行,待你得证神仙,成为清气无形无象之时,也许就可以去除此衣了。”冥慧真人道。
      “封禁之衣?弟子不明白,还请师父明示。”玄玉道。
      “所谓天机不可泄露。”冥慧真人道。
      “师父,弟子要如何才能修成神仙之体,得真正之逍遥呢?”玄玉道。
      “待你积满三千功德之日,便可得证神仙之体。”冥慧真人道。
      “三千功德?”玄玉道。
      “怎么?觉得太多,心生畏惧了吗?”冥慧真人道。
      “不是,弟子并非嫌多,积功德既利于人亦利于己,弟子谨尊师训。”玄玉道。
      “玄玉,不过,你饮下安倍晴明那半杯残酒,就会与他血脉相连,如此修行之路便会有所阻碍,但这也是天意难为啊玄玉!切记:祸福无门,惟人自招。”冥慧真人不由拈须微笑道。
      “师父……”玄玉还想询问。
      冥慧真人却突然化作金光消失无踪……
      仙山宝境中仍是一片详和之气,玄玉却似乎若有所思……
      
      平安京土御门外安倍晴明宅中。
      晴明斜倚在外廊下,似已出神。
      博雅不由定定地望着晴明,却突然自己笑了起来。
      “晴明,我学了一首来自大唐的有关酒的诗呢,要不要念给你听。”
      晴明不由笑了起来,望着博雅。
      “博雅真是越来越利害了!连大唐的诗歌都会念了呢!这样的话,不久就会写出优美的和歌,送给心怡的公主呢。”
      “讨厌!人家以为晴明会喜欢才努力学习的。结果,又被晴明取笑了,哼!太气人了,我不念了!”博雅不由又嘟起嘴来。
      “又生气了?不想念给我听,就快去找个心怡的公主念给她听吧!我可要睡觉了呢!”
      晴明说着,将身子倒在地板上,闭起眼睛,不再理会博雅。
      “哼!你不想听,我就偏要念给你听!”
      博雅说着一口饮下杯中的美酒,高声吟诵道。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晴明听到此忽然眼前一亮,不由猛地坐起身来。
      “博雅,你真是太利害,谢谢你,我终于明白了。”
      “什么?晴明,你在说什么啊?”博雅不禁迷惑起来。
      晴明不由用手中的蝙蝠扇掩住口笑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了一件事情。”
      “是什么事情啊?”博雅道
      “反正是你不明白的事情。”晴明说着又倒下身去。
      博雅不由气得扭过头去,不再理会晴明。
      晴明心中不由暗想:“我终于明白妙姬公主留在我心中的‘空’是指什么了。所谓的空其实就是她的影子,就如镜中花、水中月一般。只是一个虚空的影子罢了。难道玉妙公主是不想让我忘记她吗?其实,公主的身影早已经留在我的心中了,我又怎么会忘记呢?”
      晴明回过神来看到博雅气鼓鼓的样子却不觉好笑。
      “哎!刚才那个自言自语又啰嗦的家伙,难道不想和曾经多次救过你性命的人喝上一杯吗?”
      博雅白了晴明一眼,转过头来看到正在微笑的晴明,不觉又开心地笑了起来。
      “好啊!来吧,晴明!我要不醉不归!”博雅道。
      “这是什么话?这里可是我的家,你难道想以酒醉为名赖着不走吗?”晴明笑道。
      博雅不觉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晴明却倒在地上格格地笑了起来。
      博雅发觉原来自己又上档了,不由咬着牙大声叫道:“晴明!”
      一阵微风吹过,庭院里樱花落瑛缤纷。
      晴明不觉心已醉了,望着那飘落的樱花出神。
      轻柔的风声,如玉箫般悠扬,而那漫飞的花朵,却好似玉妙公主轻盈的羽衣舞一般美妙。
      博雅笑望着晴明轻轻道:“晴明。”
      晴明笑了笑,望着博雅道:“什么?”
      “你说,妙姬公主其实没有死,她是化身成美丽的仙女了,是吧?”博雅道。
      “嗯”晴明点了点头。
      博雅略微迟疑,却接着道。
      “晴明!你会不会有一天也像妙姬公主那样成仙而去呢?”
      晴明望了望博雅,轻笑道。
      “那可不一定!如果……这里没有好酒友,我也许就会去找那些仙人去做酒友的。”
      博雅不由又涨红了脸,拉住晴明的衣袖大叫道。
      “不行!晴明!你去找别的酒友,绝对不行。要去也要带上我一起去。”
      晴明望着博雅的样子,不觉又大笑了起来。
      博雅搔了搔脑袋,亦随着晴明一起傻笑。
      蜜虫望着他们开心的样子,不觉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片片飞舞的樱花伴随着爽朗的笑声似要穿破云霄一般,证实着他们此刻彼此之间的快乐与美好……
      
      《猫灵卷 终》谢谢观赏!
      
      请看第二卷——《玄狐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朋友感谢大家的观赏,《闲夜话阴阳》卷一《猫灵卷》到这里就全部结束了,希望晴明和博雅以后的故事还能受到大家的关注与喜爱。
    希望大家能够继续关注《闲夜话阴阳》卷二《玄狐卷》
    谢谢大家!
    闲居散人 草拟



    天香
    虐文中上乘则为虐心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