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羊肉

    作者有话要说:
    有喜欢的读者朋友就帮作者给朋友们推荐一下吧。
    希望会有更多的读者朋友们喜欢,谢谢啊。
    作者一定会非常稳定的更完全篇,所以请大家多多收藏,放心入坑。
      徐氏本是在王氏与孟泛两边卖着好,才能在府中各处沾好处的,如今王氏冷淡了她,孟源又失了势,自已丈夫又三两不靠的,英才成才两个眼看大了,没份家业如何过活。这时她也心急了起来,想着要替英才找个有份好嫁妆的女子来成亲,保英才一生富贵,只是英才一个白身,孟泛又被革了官职,能出起一百多抬嫁妆的人家自然不会愿意将女儿嫁进来,她思前想后,却发现府中竟然还住着一大份嫁妆,虽蒋仪年级大了些,但终归性子绵软,且这嫁妆如今把持在她手中,到时候还不是想叫她怎么样就能怎么样。
      徐氏盘算良久,又叫孟宣到李氏面前哭了许久,说了些蒋仪坏了名声不好嫁,不如叫英才娶了的话,见李氏面上松动了,徐氏忙又私下教了英才许多如何行事的法子,便派了英才来上房。
      英才早就爱这姐姐长的漂亮又性子温柔,他如今也是半大小子,因常为先生的妾送些柴米,那妾是个退了役的老妓子,先生不过是她想寻的个落脚处,心里自然还是偏爱年轻后生,见英才长的虎背熊腰便成日的撩拨他,是以这英才也是十分知人事了的。他见福春站在蒋仪身旁直愣愣看着自己,竟是如看贼般,就大声道:“福春儿你去给小爷端杯茶来,小爷要在这里好好与姐姐聊会儿天。”
      蒋仪在这上头吃过亏的,那里能不警醒,英才虽年幼样子却是长成了的,况且徐氏专有些歪招,前些日子因孟泛父子被抓,她着实蔫了些时日,这些日子却整日到上房来,不是今日端样点心就是明日特特熬盅汤的,与孟宣两个走的好不勤快,蒋仪虽不往别处想,但却不能不妨,她搁了笔叫住福春道:“外间有的是没事干的小丫头,随便叫一个端碗茶来不就行了,元蕊妹妹病了许久没有好,我这会子要过去看看她,元春你陪我去吧。”
      说完,在她家常的萌葱色夹毛小袄上套了大棉褙子,笑着对英才道:“三弟既是喜欢看我的字,就在这里坐着多看会儿,作学问最是要清静无人扰才好,我叫丫头捧了茶来,便不许她们过来呵噪你,你且慢慢在这里学着,可好?”
      有才那里是为了看她写的字,那蝇头小楷密密麻麻如蜂如蝇,他多看两眼都要头晕,不过是为了蒋仪而在那里强撑着,见蒋仪这样说,推了炕桌跳下炕来道:“如此正好,我也要去看看四姐姐,咱们一起去吧。”
      蒋仪实在无奈,也只得同他一起出了房门。青青扶着李氏也正从院外走了进来,李氏身披上披着一件棕熊皮的罗汉衣,混身热气腾腾的,见他两个自屋中走了出来,笑道:“好孩子,如今要去那里转转?”
      蒋仪行礼道:“因四妹妹一直病着,孙女想前去看看,正好三弟也想一起去。”
      李氏看看英才,见他虽肤黑粗燥,也仍是贵家子弟的样子,再看看蒋仪,虽元秋给的这褙子宽了些,也是惯常成婚妇人才穿的,但她身形高挑皮肤白净,也是一派贵气,有孙子孙女如此娇生生的站着,便冲淡了她许多因儿子遭贬谪而生的愁闷,忙挥手道:“那你们快些去,到了那里叫元蕊多少吃些东西,她很不该如此,她父亲不过是遭了贬,不定皇帝那一日想起他,又能起复了,为这生病很是不值。”
      这其实也不过是因为孟泛说惯了,李氏便也拿来糊弄自己的借口,若为政见不合而贬,自然起复有期,普天下皆是皇土,一个贪官就好比普通人家养了私吞主人财物的奴才,主人又何以会饶了他,如此看来,皇帝倒比寻常某些富户员外的要厚道多了。
      蒋仪与英才两个到了西跨院,因杨氏在临窗大炕上坐着,便唤了他两个进去。两个进去见孟泛也在,一同见了礼,杨氏指着远处一张圈椅让英才坐了,又叫蒋仪坐在炕沿上,教她替自己打几样花样。
      孟泛此时坐在正中的八仙桌旁的圈椅上,桌上摆着一只红泯小炉,上搭一只细白泥的茶锅,他正自己煮水自己泡茶,喝的热气升腾,这吃茶方式原是他在蜀中任上时,从潮汕一带来的商人中学来的,渐渐就上了瘾,一日早晚至少喝上三遍。
      他方从狱中回来那几日,见积年存下的储蓄全被搜刮,五内摧伤几乎要死过去,也正好借此要撤了公中的名份,虽在一府,却从此要分起家来,惯常他是要多给公中银子的,此时也趁着抄了家正好一并不给了,只这分家的事叫徐氏拖搅了还未达成,一府却是实已分了家的。
      他虽面上痛心即首,然则狡兔三窟。
      他的银子可不曾藏在一处,不说元佑一直在蜀中未回来,还攒着一分家当外,他自己也沉了许多银票在后院小荷塘中,那日他归了家,先就到小荷塘中捞出那油布包严的银票来,虽不多,却也有二十万之巨,而这份银子只有他与杨氏两人知道,就连天佑元蕊都不清楚的,如今正好可以叫天佑就此倚靠上冯氏娘家的卖买过活,而自己这注钱,只要用好了,不但能替元蕊置份好嫁妆,还能叫他与杨氏两个也舒舒服服到老了去。
      是以,虽旁人以为孟泛如今消沉在家,实则他是窝在暖融融的房中舒舒服服猫着冬寒。他原来视英才为孩子,自然有十分的威严在眼前,自这次出了事之后,才惊觉自己渐老,后辈们都已长成了,便也与英才闲话起来。
      孟泛道:“你若在学堂里再多呆几年,先生都可以做了,为何要回来?”
      英才知二伯在挖苦自己,摸摸鼻子笑而不语。孟泛被抓后,他在自家院里时听母亲徐氏讲了许多孟泛干的不成样的事,从此便对这个二叔没了以前那种敬怕之心,反而升腾起一种你也比我好不到那里去的心来。
      孟泛原来藏着一大注财日夜担惊,如今却是稳揣了一小注财落地,况且自己手中有钱打理,等过个一年半载皇帝忘了这荐事了,找原来的同僚塞些银钱弄个不打眼的实缺还是十分可行的,是以他心情渐渐便更好了起来,见英才不言,便放声大笑。
      杨氏剜了他一眼道:“孩子们都在这里,你发的什么疯?”
      孟泛平日在家威严,在杨氏在前却是一点脾气也没有的,收了笑声摇着头自去喝他的茶了。蒋仪听杨氏说明了针脚花色,揣了绣活敛衽道:“二舅父与二舅母且歇着,我去抱厦看看妹妹去。”
      孟泛点了头道:“她自上回抄家时吓病了就一直没好,你很该好好劝劝她,我虽遭了黜,只要咱家王妃还在,也不过是暂时的事情。”
      蒋仪敛福答了:“是。”
      她退了出来到了抱厦,见元蕊歪坐在炕上,斜靠着个大引枕,肩上披着一件灰鼠褡子,正出神的望着窗外。
      蒋仪歪坐到炕沿上笑道:“你呆呆的瞧什么了?”
      元蕊回过神来,笑道让蒋仪道:“姐姐快上来坐会儿,我这炕烧的十分热。”
      蒋仪也不推辞上了炕,仍拿起杨氏的绣品一针针绣了起来。
      元蕊瞅了一眼道:“还绣这些做什么?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蒋仪抬头看了一眼她消瘦蜡黄的脸道:“怎么会没有用,这些都是替你攒的,也是二舅母的一份心。”
      元蕊叹了一眼望着窗外道:“家里成了这样,我还想什么嫁人的事情?况且,好些的人家也不会要我了。若要我嫁给那起子贪图嫁妆的穷汉,还不如在家自用了这份东西,也是十分舒适的一辈子。”
      蒋仪握了她的手道:“那是自然,如今一个女子一份嫁妆动辄三五万两银子,这还是少的,寻常人家嫁女儿,竟是要掏空全部家当,若拿这银钱来自己过活,一辈子都不一定能用得完。只是父母渐老,哥嫂们终会掌了这份家业,他们虽也贴心,那有父母贴心?”
      她在元蕊面前说的句句是实话,元蕊自然也懂,愁的低了头道:“这整个世上,那里还有可嫁之人?”
      她这句句说来,仍是绕不开陆远泽这个姻叔去的。蒋仪倒觉得她为父母操忧一半,另一半还是为了相思陆远泽。而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当日夜里曾允诺说过不了几日就到孟府来提亲,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音讯全无。而自己不是元蕊,无父母呵护,不能放任性情,只能仍是这样面无波澜的过着,悄悄替自己筹备着。
      “这也不过时妹妹一时走不出这道困局罢了,二舅父身体强健,起复可待,你若打起精神来病好了,出去走上一走,一两年间也能遇到许多人,那里面必然能遇到一个中意的。”蒋仪笑着宽慰元蕊,元蕊却仍是望着窗外。
      看天色渐晚,蒋仪便收了针别了元蕊,到上房杨氏那里道:“这绣品针眼细密,最是不好绣的,二舅母不如叫我拿回方正居慢慢绣呗。”
      杨氏摆手接过绣品收了道:“罢了罢了,我听说你那屋子里如今还连个炭盆子都没有生,手都冻僵了如何握得住针?回去了好生在被子里窝着去呗,要不就与你祖母挤去,她有王府送的银霜炭,那里会冷了你?”
      蒋仪应了,才出了西跨院,就见徐氏满脸堆笑走了过来,这么冷的天气,她仍穿着夹褙子,冻的直打颤。她不由分说拉了蒋仪手道:“今儿我叫厨房里煮了满满一锅羊肉,汤熬的十分鲜香,快同我一起去东跨院尝一尝。”
      蒋仪微微用力,脱了她手道:“既是如此,外祖母那里必也得了,我回去喝也是一样的。”
      徐氏笑道:“你外祖母那里只有汤没有肉的,她老了,那里能嚼得动羊肉,你快与我一起回东跨院吃呗。”
      蒋仪那里肯,正要往回走,就见徐氏后面两个大丫环银屏与抱瓶一个双手推着她的背,一个扯着她的胳膊,直接往东跨院拉她了,这样她那里还能挣得脱去,偏她们还笑道:“快走吧,表小姐,莫要辜负了四夫人一片心意。”
      福春在后面看的目瞪口呆,也跟着来了,到了东跨院门外,那徐氏身边的花妈妈一个白眼两扇门一合,将个福春关在了门外,转身也是一团笑意迎进了厅房,笑着对丫环们道:“快!快给表小姐端羊肉来吃。”
      不一会儿便见两个厨房的婆子各端了一碗羊肉进来,一碗里是些肋排脖子,一碗里却烂烂糊糊看不出是什么东西来。
      徐氏自己并不坐,将蒋仪按坐下了,又叫英才也坐到了她身边,将好的一碗给了蒋仪道:“好孩子,快吃吧。”
      另那烂烂糊糊的一碗给了英才,给他使个眼色,便带着一众婆子丫环出了门,掩了房门而去。这间屋子是徐氏惯常起居的小抱厦,因房子小,地上只摆着一张小几两只椅子,此时两人坐了,更显逼仄。
      蒋仪闻着眼前一碗羊肉膻气熏人,又气徐氏竟如此不要脸面又不会回转,这竟是要拘了自己在这里做丑事,将手抬到了桌上,心里的火便似要从眼晴里喷了出来。
    插入书签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