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娇娥

作者:浣若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对仗

      原来自上回孟府断了小李氏月银之后,元娇日忧夜心怕家中日子难过,白日里被那张氏使唤着没有一刻清闲,夜里便偷闲做几样绣活,想着给小李氏补贴家用。
      张氏是一年四季除了三十那天,从来不点灯的人,那里看得惯元娇夜夜熬灯费油的,便渐渐骂了起来,元娇知她眼神不好,在窗子上挂了厚帘子,也是一点影儿都漏不出来的,她才停了。
      这日夜里张氏忆起新卖了一吊肉放在元娇房中,怕她忘了挂起叫耗子吃了,虽天黑了却也摸过来看,这一推门就看见元娇炕柜上明晃晃摆着一只灯盏,张氏气的脏腑生烟,又忆起小李氏前些日子曾来过,也不知嫁妆搬了多少回去,有了偷点油灯这个由头,便要开柜子看嫁妆。
      元娇那里肯,那柜子上一把钥匙挂在她脖子上,她便抱了头抵死不从。张氏惯干粗活的,如今也不过四十多岁,正是有力气的时候,一条腿压住了元娇两只大腿,两只手就来掰元娇的脖子,因元娇挣扎的狠了,她一膝盖顶到元娇小肚子上,元娇便疼的在炕上打起滚来。张氏两眼花麻,也瞅不清灯究竟在什么地方,照着炕柜摸了两摸,将那盏灯打翻在了炕上,桐油洒了出来,炕上被褥便忽的燃了起来。
      张氏初时还不知,开了箱子在里间摸索,见内中除了两床被子并无首饰等物,气的又踹了元娇两脚,自己在那里仍摸索着,直到自己衣服上也燎起来烫到头发,才惊觉这炕上竟是着了火了。张氏见儿媳在炕上捂着肚子也不去管,跳下炕去就将房梁上挂的肉干,屋角堆的粮食一并往外搬了起来。
      元娇自己挣扎着翻到了地上,此时火已烧着了窗帘,窜上了房梁。偏元娇此时抽了筋,竟是一步也动不了。她见张氏忙出忙进,便扯了张氏衣襟道:“娘,媳妇抽筋了,您帮我一把。”
      张氏见好好一间房子着了起来,气她都来不及,那里还会管她。因火窜上了房梁,隔壁的人冲进来救火,才把个熏晕的元娇从里间拖了出来。
      小李氏接到人报说元娇家里着了火,三更半夜的跑了来,见寒冬天气,元娇歪躺在厅房屋檐下,冻的手脚冰凉,身上熏的污黑,她叫孟平背了元娇回家,自己便到那上房来与张氏搬缠。张氏救了半夜的火,本就麻黑的双眼此时竟是全黑了,又人多杂闹,元娇带来那小丫头也不知了去向,一屋子除了两袋粮食和一吊肉,竟是什么都没有拿出来,正在炕上哭黄天,就听小李氏进来忍着牙颤道:“老亲家好大的本事,先是逼走了儿子,再火烧了房子,如今还要治死我的女儿你的儿媳妇去,老身我自愧不如。”
      张氏止了哭声,双手捏成拳盘腿顺了气坐稳了下盘稳稳道:“不及亲家母你的本事,先是叫人赶出了孟府,又治瘫了丈夫,还能叫一个肚子里怀着野种的□□勾了我儿子的心。”
      小李氏冷冷哼道:“那也不及你,整日算计精明到头,连眼睛都算瞎了。”
      张氏坐的稳稳当当道:“过奖过奖,我那能比得上亲家母你,在孟府里装孙子,到了我这里却是趾高气昂张牙舞抓好大的派头。”
      小李氏气的双脚发颤,仍是强撑了指着张氏道:“我再能干那比得上亲家母你,早年克父中年克夫老年克子,克死全家连祖坟都要自己走着去。”
      张氏听她这样不阴不阳咒刘有,气的两手乱抓怒睁了早已瞧已瞧不见的双眼道:“你女儿偷男人偷到大了肚子才进我们家,我咒你全家一夜叫火烧了从此不得好死……”
      小李氏掰回一局,站稳了道:“我要死也是先看着你死,你死了我再死。”
      张氏颤着双手虚空指了道:“我今日代子休妻,叫你那怀着野种的女儿将野种生到你家去吧,哈哈,你竹篮打水一场空,十六箱嫁妆换个野种,倒是十分值得的事情。”
      张氏这番话说的自己都洋洋得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李氏正要张嘴骂她,就见孟平进来道:“母亲休要再与这泼妇搬缠,快些回家去呗,姐姐样子十分的不好。”
      小李氏忙回了家,又是请郎中,又是熬中药,直折腾到天亮,元娇肚里的孩子才也没能保住。因见元娇醒了躺在炕上哭,小李氏宽慰她道:“这算得什么?你还这么年轻,又生的容样姣好,若有份丰厚嫁妆,求娶的人自然多的是,那张氏是颗不渗水的铜碗豆,你在她手下讨不到好日子过,这孩子没了于你也是幸事。”
      元娇心里何尝不是这样想,就连那爱慕刘有的心,竟也一下子淡了许多,也打定主意即便刘有做了生意回来,自己也是不回他家去了。她问小李氏道:“我最疼那会儿,恍惚瞧见妹妹在眼前,她怕是已经死了牵挂我,来看咱们呗。”
      小李氏盛了碗鸡汤给她道:“她是真来过了,脸也圆了个子也高了,比在家时水灵多了。想必是我从小待她凶些,又叫她替你进了宫她心里怀着恨,也不来多看我们几眼,只望了眼你爹就走了。她如今跟了皇子,那里会缺了好日子过?”
      说着从怀中抽出几张银票递给元娇道:“你瞧,她随手漏些,也够我们家嚼用两年的,可见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话不假,我狠心送了她出去,她才有今日的好日子过不是?”
      两人正说着,孟平掀了帘子进来了,他方才听见小李氏的话,忙问道:“二姐来过了?什么时候来的,娘怎么没留下她?”
      小李氏当时其实连元丽的模样儿都未瞧真切,只是记得她脸冻的红红的,看着是过的还不坏的样子,见孟平这样追着问,欲要宽她两个的心,便笑道:“她过的好着了,穿的绫罗绸缎,脸也吃的圆圆的红红的,嫁给了皇子,必然从此有她的好日子过,若有良心了,给我们一年漏个三两百银子也够我们一家嚼用,没良心就此过她的好日子去也罢,我是不会指望女儿给我养老的。”
      孟平深知小李氏的为人,也不与她多言,端着鸡汤转身到了上房,见孟源坐在炕上,便问孟源道:“父亲可也见了二姐?”
      孟源点头道:“见了。”
      孟平道:“父亲看二姐可还过的好?”
      孟源摇头道:“她穿着外族人的衣服,头发也结成辫子,说是要出远门去,此生怕不会再回来了。”
      孟平听了这话,两眼险要掉下泪来,忙抬头忍了,将鸡汤递于孟源道:“父亲喝些鸡汤,儿先去温课了。”
      孟平出了厅房,听见小李氏在厨房里与元娇两个高声谈论元丽今日的好日子,又说些如何再替元娇办份丰厚嫁妆的话,掀了帘子重又进去坐在灶下对小李氏言道:“大姐如今也不过十六岁,姑母家的表姐如今十八了也还没嫁人,她更不该着急。况且有了刘家这一回,也该长些记性好好在家养上两年。我方才听父亲说二姐穿着外族人衣服,说是从此要出远门去,此生怕不能再回来的,即是如此,那这钱就是她给父母自己的卖身钱,俗言道,鱼有尽时,常渔而不竭,母亲拿了这钱为大姐办份嫁妆,若是遇到不好的人家,去了一样是受苦,不如拿这份钱做注本钱典上一间铺子,咱们一家做个营生,也好日日有个生息。”
      小李氏最听孟平的话,见他说的十分有理,当下也沉默不语。
      元娇却在炕上哧的一声哭了起来,半晌才道:“她必是将自己卖给了回鹘人了,不然如何会穿外族人衣服。那年有个打羊毛毡的回鹘人,不是每年来打羊毛毡都要来问过元丽的吗,说愿意出三百银子卖了元丽给自家当太太的。”
      小李氏将碗摔倒灶台上,怒道:“好好的事情,都叫你们一个二个哭臊了,她即经元秋的手入了宫,又如何能搭上那回鹘人?就是真跟了回鹘人,又有什么不好,他年年都来,可见是个真心的,况且还愿意给咱们银子。若留在京中,没有一份像样的嫁妆那里能嫁出去?”
      她虽嘴里这样说着,心里却也难受了起来,端着一碗鸡汤咽不下去,转身揩着眼泪擦起了锅台。
      圣人过了千秋,蒋仪便也闲了下来。孟府二爷孟泛在狱中仗着元秋打点,过了月余也放了出来,只是王氏因生着孟宣的气,叫自己院中的婆子狠查了几回下人们偷酒夜赌的,但凡与这些事有沾染的全抓了打的打,卖的卖,把徐氏自己的人给清了一清。
      孟泛没了官职,孟宣又是个三两不靠只会花钱的主,孟府这下是真的败落了下来,又因年轻的奴仆们几乎全被打发了,只剩下些老人们,这府里便更是一派苍苍之气。徐氏掌着家越发小气起来,各家的炭火也不过做个样子,李氏这上房里若不是有元秋派人送来的银霜炭,真不知要怎么过冬。
      蒋仪因自己小屋中没有炭火,白日里便常在李氏屋中做绣活练书法。这日她正在炕上写着小楷,就见平日上学堂很少见面的英才掀了帘子进来,他穿件花棉布长袍子,缩着手笑道:“姐姐又在写字了?”
      李氏方才多吃了两块点心嫌撑的慌,叫青青扶着出去转了,只有蒋仪一人坐在炕上,她笑着对福春道:“快替三少爷端了登子来,叫他坐了。”
      英才摆手道:“我也脚冻的慌,要到炕上来暖一暖,不用登子的。”
      他也不等蒋仪让便踢了两只鞋坐在炕上,屁股扯着一床的褥子扭到蒋仪身边看了蒋仪写的宣纸笑道:“姐姐这手小楷写的真是好,快教教我吧。”
      蒋仪自己往边上挪了挪道:“三弟有王家族学里上学,教书的都是大儒们,都能写的一手好字,我这不过是小巧,男子如何学得?”
      英才摸摸鼻子道:“哼,我们那先生人不成,因我惹怒了他,已不要我去上学堂了。”
      蒋仪惊道:“这是为何?三弟必是在开玩笑吧。”
      她虽说着,见英才仍往自己这边靠来,便挪了两腿下炕沿,唤福春拿了鞋过来穿了,只半身倚坐在炕沿上。
      英才叹道:“我们那先生,先前不是纳了个妾吗?因家中夫人善妒,便置外室养了,本想教她生个孩子了再接回家去,谁知被夫人知道,一顿打到这外宅来,把那妾也打了,把先生也打了,因我与两个小厮平日常替先生这小妾送些米面粮油的,先生倒是怪上我,说是我偷偷告到他家中,竟把我革了学籍,叫我原回家来了。因为这事,大伯母说我的小厮带坏了我,如今把他们也发卖了。”
      蒋仪听他这样说,也不好搭话,他一个好好的学生,白日里上学不在学堂好好念书,整日替先生的外室送柴米,这本就是荒唐事情,又因此叫先生革了学籍,这不是更荒唐。
      原来这英才实在不是做学问的料子,但王家宗学因着王氏的面子,一直不好将英才遣返,那先生老来无子,便从外间卖来个女子准备要追个后嗣,只因夫人善妒不敢带回家,暂且安在外间凑和。他见英才整日在课堂上打闹,弄的一学堂孩子都不能学好,便派了他个照料外室的差事,一则先生少雇两个小厮,再则也省了他扰乱学堂。
      谁知不知何时先生的夫人竟知晓了这事,打上门来,将先生打了个稀烂,外室也给重新发卖了,这先生借此机会正好赶了英才回家。若在平时,王氏找人带句话去,必也是能仍叫他入学堂凑和着读书的,但此番孟宣办坏了这样的大事,王氏也懒怠替他说情,英才的学也就上不成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方才看了一下,离老陆出来还有几章,毕竟太忙了,实在没功夫泡妞。
    今天重又查阅作了些功课,务必不要出现硬性错误误导读者。
    另就是,谢谢今天小A妈妈的鱼雷,感谢感谢!



    宋二姑娘择婿记
    作者全文存稿中,待填完此坑马上开更。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6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