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这日,顾小楼书院里呆久了觉得的有些闷,便到明武堂的马场想挑一匹马出去散散心,但怎么都选不出一匹合心意的。马厩里不是没有好马,可那些马一般都是书院学子从家中带过来的。她眼下其实就相中了一匹有主的马,是匹通体黑色只马头中间有撮火焰状白毛的纯血汗血马,是这群马中最好的一匹。
      
      外祖父爱马,张府中养了不少良马,顾小楼九岁便在外祖府中练习骑术,因此对马也有一番了解。一看就知这定是匹战马,不好驯服,也不知它的主人是谁。一时想的入神,连后面来了人都没察觉到,待人走到跟前她才反应过来,眼前的男子一身窄袖骑装英姿飒爽,正是救过她一命的世子云丞宣。
      
      “你喜欢这马?”云丞宣快人快语地开口问道。
      
      “喜欢,不过这马不好驯服,它的主人应该不会随便把它借与旁人的。”顾小楼抬头看他一眼,语气间略带遗憾地回道。
      
      “恩,我确实不会轻易把逐风借出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云丞宣正一手摸着马,眼神含情脉脉,像看着什么美人一般。
      
      “逐风,你说它叫逐风?”
      
      “嗯,有什么问题吗?”
      
      “我从前养过一匹马,也叫逐风。”顾小楼想起自己的逐风,一时有点恍然。
      
      “哦,那后来呢?”
      
      “后来,我同它走散了,便找不到了。”
      
      “那你可以再养一匹马,喜欢的话,还叫逐风。”
      
      “不,如果再养一匹,就不叫逐风了,叫逐日,逐月,逐星都好,我想,马同人一样,都该有属于自己的名字。”
      
      “嗯,我觉得逐日比较好听……”
      
      正交谈间,远处忽有一道黄影朝着二人走了过来,走近方才看清,来人是位身着骑装的女子,削肩长身,身量单薄,相貌只能算普通。
      
      “世子是来骑马的?”黄衣女子虽是主动开口,神色见却不见热情,反而带着浓浓的疏离感。
      
      “恩。”云丞宣语气微冷,似并未打算多聊。
      
      黄衣女倒也没再开口,只点头示意了一下,便上前命人从马厩中牵出马,然后骑马转身离开,从头到尾都没有理会过一旁站着的顾小楼。
      
      “方才那位姑娘是?”青山书院的女子顾小楼少有不眼熟的,但方才那女子她从未见过。
      
      “甘肃总兵的嫡女胡梓沅,我也很少在书院见到她。”云丞宣一边答着她的话,一边示意手下进马厩又牵了一匹马出来,“这是追云,比逐风温驯一些,更适合你们女子,要不要试试?”
      
      顾小楼见这马很是眼熟,忽想起他们初见那日,云丞善骑得似就是追云,于是便多问了一句:“追云也是世子的马吗?”她不知这兄妹俩有没有一样的习惯,可不想因为一匹马惹下云丞善。
      
      “不是,不过善儿的马都是我挑的,无妨。”云丞宣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既他这么说,顾小楼便也不再多言。
      
       两人进了马场,一路骑至了乌云山,追云脚力不错,只是骑了一阵后顾小楼便察觉到这马似有点不对劲,一路疾驰且速度越来越快,显得很暴躁,根本不听她的话也不肯停下来……
      
      她正要提醒跟在后面的云丞宣,却不想追云忽像受了什么刺激竟猛地加速,朝着眼前的陡坡飞冲下去,完全不顾正骑在马背上的顾小楼。
      
      两人眼下正隔着两道坡的距离,云丞宣见前面的追云忽不对劲地疯跑,忙加速从后面赶了上来,但此时逐风也同方才的追云一般,一双马蹄踏得飞快但只疯了似的乱冲乱撞。
      
      云丞宣不愧是在马背上长大,反应极快,没用多久就适应了逐风的变化,逐风毕竟是他的马,好马通人性,即便被人下药或受了刺激,有主人的安抚也能稍微缓和。故而没用多久,云丞宣便驾着逐风朝顾小楼的方向追了过来。
      
      这边顾小楼被追云癫的晕头涨脑,不得不俯下身来牢牢攀住马背,使命制止着追云,可这马她是第一次接触,本就出了意外的追云根本不理会她,只一个劲跑着。
      
      就在顾小楼被颠的一阵恶心,正准备冒险跳马之时,云丞宣已从后面追上来,他驾着逐风近到追云的身侧,突然施手一个大力便将顾小楼提到了自己的马上。
      
      顾小楼侧坐在马背上,因借不到力被颠得来回乱倒,几次跌进云丞宣怀里,弄得她伸手也不是,不伸手也不是…… 
      
      就在这时,头顶传来了云丞宣喑哑急促的声音:“我喊一二三的时候跟着我跳马!”
      
      顾小楼忙点头回道:“好”。
      
      前面就是个缓坡,逐风一直加速跑着没有停下的意思。云丞宣找准时机后,数完一二三便抱着顾小楼同时从马背跃下,马速太快,冲力太大,两人一路沿坡滚到山下才被一块石头绊住。因来不及转向,云丞宣只迅速抬起腿,将顾小楼的腿护在里侧才没让她撞上去,自己的脚虽使力踩在石上避免磕碰,但还是伤到了脚腕。
      
      顾小楼感觉到了他方才的动作,忙抬眼看过去,脱口而出道,“你的腿受伤了?”但说话的瞬间,倏地意识到两人现在的姿势,实在有些暧昧……
      
      云丞宣的手臂正托着她的后背,她的手紧紧拽在对方的腰间,云丞宣在上,顾小楼在下,两张脸靠得不能再近,呼吸可闻。
      
      云丞宣也同时意识到了这点,愣了一瞬,便忙站起身来。只是他的脚腕刚才受了伤,没有支撑一时有些立不太稳,顾小楼起身后忙扶了他一把,尴尬地问道:“伤的重吗?”
      
      “无碍,还能走,只是这里离书院有些远,希望运气好点路上能遇到人。”顿了顿,又道:“我的马被人动了手脚,今日连累你了。”
      
      顾小楼摇摇头道:“你救过我的命,被你连累算报恩了,况且就在刚才你又救了我一次。”
      
      平日箭步如云的云大世子一边瘸着只脚,一边摇头回了句:“救你和连累你是两码事,连累就是连累了。”顾小楼也不欲在这个问题上同他多辩,便没再说话。
      
      这一走,两人直在山上行至天黑,才等到了云丞宣的侍卫。只是这侍卫的马竟也出了问题。侍卫原是在山脚等着云丞宣,但等了许久都不见他的身影,便急着骑马上山来寻。没想到骑到半路马就开始乱跑乱撞,两人无奈便都跳了马,但当时他们已经被带至在完全相反的方向。乌云山不算小,四个徒步而行之人没那么容易遇上。另外两个同行的侍卫在发现马不对劲后,一句赶回王府叫人去了。
      
      四人一路行地缓慢,没过多久,便听到山下有声音传来:“世子?世子您可听到了?您要听到了就应一声!”是西北王王府的人。
      
      天色昏黑,来人举着火把,差不多有十人左右,一拨就有十人,看来来的人总数应当不少。
      
      但云丞宣听到这些人的喊声后,并没有回应,而是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旁边的两个侍卫也是一脸严阵以待,不像看见救他们的人,倒像见了害他们的人……难道,今日做手脚的是王府中人?
      
      只不过,对方应能想到,只是坠马还要不了这个马背上长大的世子的命。这不过为接下来的狙杀撕开了一个口子,这之后隐藏的,才是真正的杀招!
      
      想到这里,顾小楼瞬间不寒而栗……再细想,动手之人能把手伸到青山书院的马厩,看来这人在书院也早有内应,此番怕是危险重重了……
      
      西北王府这池水,暗潮汹涌,深得很呢!
      
      这时,山的另一头也传来同样的叫喊声,云丞宣眸色一沉,说道:“不要应,从西面走。”就在四人掉头的功夫,下面也有了声音响起:“世子!世子在山坡上!”
      
      顾小楼心中愤愤,直道见鬼。大半夜的,天都这般黑了还能看到山坡上的人是云丞宣,这些人是夜视眼吗?只见下面的人听到这一声后,便齐齐朝着山坡上他们所在的位置行来,几个没跟上来的,定是去通知其同伙了。
      
      云丞宣面色越发凝重,见实在躲不开,便示意侍卫直接动手,却不料山坡那头的竟也赶过来了,且足有数百人!眼下敌众我寡,动手必输,怕是走不了了。
      
      念及此,云丞宣便阴沉着脸冲来人喊道:“来的这么晚是路上腿断了吗?还不快把马车赶过来?”
      
      这些人听到他的声音,立时回道:“小的们路上被贼人缠上便耽搁了,还望世子赎罪。马车还在山下,您且再稍等上一会儿。”
      
      随后,便分成两拨,一拨上山来接云丞宣,一拨到山下去牵马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