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顾小楼同云丞宣上了马车,驾车的是他的两个侍卫。只是,且不说旁边的云丞宣脸色防备,顾小楼也明显感觉到一点不对劲,外面来的人不像护院的侍卫,更像训练有素的军人。他们嘴上恭维着云丞宣,事实上却明显另有主人。而且云丞宣出了不小的意外,云家的主子们竟一个都没有出。
      
      就在行了半柱香之时,马车突然停下来了,云丞宣反应迅速地用剑劈开车帐,只见所谓护送他们的人马已经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一个头领策马让出一条路,说道:“世子爷,请吧!”前面是道悬崖……
      
      原来这回王府的路上要途径一处山道,路的一侧是大山,令一侧是悬崖,对方行至此处便止步将他们围起,只等将他们逼下山崖便可说成世子马车不幸坠崖。对方足有五百来人,若下杀手,大可把他们先捉起再扔下去。他们只有四人,云丞宣和两个侍卫又都受了伤,顾小楼更是不足为患。
      
      眼下,不管是自己跳下去还是被人扔下去,都是必死无疑,毕竟不是每个悬崖下都有一棵大树的。
      
      云丞宣既然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不知是否作好了什么打算。这人虽说几次救过她,但生死关头,她不敢把赌注都压在这个只见过几面的世子身上,她必须想办法自救。顾小楼看着双方剑拔弩张的气氛,突然心生一计,随即语气愤恨地朝着来人道:“你们可知道我是何人?”
      
      “哦?那你是何人?”对方语气不屑,明显是早就打听好了她不过是个无甚背景的书童,全然不把她放在眼里。
      
      “我爹是甘肃总兵府的胡总兵,你们不打听清楚我的身份就敢杀我?”
      
      “你这小儿你在胡说什么?胡总兵在青山书院是有几个儿子,但,可不是你这黄口小儿...…真是逼急的兔子乱咬人,什么谣都敢造啊,哈哈!”
      
      “呸!你一个身份低贱的府兵知道什么?你以为裴如海为何会让我进青山书院?我若真是寒门孤子,无权无势,如何能在青山书院如鱼得水。只因我娘是外室,我的身份才这么隐秘。如今我爹很快便会接我们进胡府,总兵府早对你们西北王恨之入骨,恨不能连根拔起,你们今日敢杀我,来日我爹寻到线索,他定会教人踏平你们西北王府!”
      
      对面听到这话,顿时一片沉默。顾小楼知道西北王府与甘肃总兵一直势同水火,互相忌惮,而甘肃总兵胡勇,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风流,据说他妻妾成群,子女的数量也很庞大。死一个是没名分的倒没什么,但如果是西北王府杀的,他一定会如同死了亲爹一般大做文章。顾小楼猜这些人对她的了解最多是裴如海的书童,觉得她不可能有什么背景。她眼下只能赌一把,捉住对方的软肋,才有可能保住性命。
      
      在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一旁的云丞宣都被唬住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顾小楼不给他们缓冲的时间,继续刺激,她就是要掌握主动权:“你们西北王府的事,与我无关,今日的事,我全当没有看见,给我一匹马,我要回去。”
      
      其实到了现在,她和云丞宣的命已经绑在了一起,对方如果杀了云丞宣却放她回去,就等于把他们主子在西北王府的一个把柄交到了甘肃总兵手里,所以最好要放一起放,要杀一起杀!
      
      但他们的主子料不到此事,当然不可能有过交代,这些人没有上面的命令,又深知其中厉害,自然不敢擅自对自称甘肃总兵之子的顾小楼下杀手。毕竟,不管他们安排的如何谨慎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胡勇如果借此机会大闹西北王府,西北王定不好招架,所以,他们也在犹豫。
      
      顾小楼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自那日被龚生袭击之后她就时刻揣着一把匕首在身边,此时正好能用上,继续在那儿添柴点火道:“这把匕首是我胡家子女用来防身用的,我爹说过,生死关头,如果刺不到对方身上那就刺在自己身上,爹到时便知你们的冤屈,必会为你们报仇!如果你们决心想要我死,这把匕首马上下一刻就会插在我身上,不要想试图嫁祸给云丞宣,因为我绝对有办法留下证据让人知道不是他所为。”
      
      对方听到顾小楼这番话,已经动摇了,隔了片刻后说道:“若真是胡总兵的公子,属下等如何都要亲自将您送回府中!来人,前面带路,移驾总兵府!”
      
      顾小楼不慌不忙地坐下,但手里的匕首不曾松开半分,心里正想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到总兵府,定是要对她的身份一探真假,若是真的,她一个私生子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外人面前宣告身份无疑是打了总兵府的脸,到了胡府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若是假的,那就更好办了,不用这些人不出手胡家自会收拾她,但如今已是骑虎难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此时的顾小楼,心里已经滔天骇浪,面上却是不显,只是一旁的云丞宣欲言又止的样子搅得她忍不住想解释,但终究是压下了,隔墙尚且有耳何况隔帘……
      
      半个时辰后,马车终于停下,帘外有声音响起:“胡公子,总兵府到了,小的已经叫人去通禀了,您且稍候片刻等!”
      
      隔了小半盏茶的工夫,胡府的大门开了,出来一个灰袍老头,面色严肃地问道:“可是西北王府的人方才叫人通报,送了我胡府中的公子回来?”
      
      顾小楼听后正要起身,旁边的云丞宣突然伸手拦住她,先她一步撩起车帘纵身下了马车,冲着来人道:“许久不见,万管家近来身体可好?”
      
      “不敢劳世子记挂,这身子还行。”语气生疏却明显比方才多了几分敬重。
      
      “那就劳烦您带我们进去了!”云丞宣的语气有不容置疑的坚定。
      
      “您请!”万管家此时已躬身让出一条路。
      
      “楼小弟,下车吧!”云丞宣偏偏头,朝车上的顾小楼喊道。
      
      顾小楼知他是打算一起进这胡府了。两人跟着万管家后面进府,门外西北王府的头领做了一个撤退的手势,示意众人离开,不过也是做做样子罢了。
      
      廊上月如钩,廊下胡府正一片通明灯火,西北风沙大,院墙累得要比中原更高些。
      
      二人跟着管家一路穿廊而过直至正堂门外,此时大堂内坐着的,正是甘肃总兵胡勇胡大人。二人行礼拜见后,胡勇便出口道,“万鸿,你方才来通禀的时候怎么没说云世子也到了?”
      
      “回大人,小的也是出了门才知,世子竟亲自来到咱府上了。”万管家应声道。
      
      “哦,是这样,那门外之人为何不如实上告,倒说什么送我胡家的公子回府?”
      
      “伯父,今日丞宣不请自来是有要事相求?”云丞宣突然开口道。
      
      “哦,是何事?”胡勇语气平静,听不出来情绪。
      
      “回伯父,今日丞宣在乌云山骑马时,刚好路遇这位小兄弟坠马晕厥,便及时救下了。只是丞宣眼拙,见这位小兄弟同府上的十六弟或有些相似,竟一时认岔了,这才赶了过来。不料,之前晕倒的这位小兄弟正巧在通禀过后醒了过来,丞宣才知,自己今日差点闹了个笑话,还请伯父怪罪!”
      
      顾小楼心里不禁油然生叹,这番瞎话说的虽不是滴水不漏,但明面上也让人着实不好挑出什么。眼下云丞宣能帮她圆这个谎,确实是上策,毕竟世子的话可比她一介无名小卒说的有分量多了!他一出口,即便别人觉得是假的,也不好没有根据的反驳,不像让顾小楼,说的再天花乱坠,人家也只会觉得冒犯。”
      
      胡勇摸着胡子,明显不相信,但嘴上却道:“这…我瞧着并无相似之处啊,看来老夫还得回去同犬子交代一下,平日里要多同世子见见!不然只认错了倒不打紧,被他人知道了,误以为老夫在外面有什么事就难解释了。”胡勇不好就此事发难,只暗示了云丞宣他并不相信这番说辞。
      
      “今日之事全怪丞宣眼拙,考虑不周,只是,丞宣和这位小弟都在乌云山受了伤,现下腿上有些...疼痛难忍,还有这位小弟,昏迷多时不知脑部是否还受了什么重伤,恕丞宣冒昧,伯父府上此时可方便请大夫?实在是叨扰了。”云丞宣也知道今天是不能出胡府了,门外的人定未离开,而是守在暗处等着,若这时带着顾小楼出去,就等于告诉对方:顾小楼之前说的那些编造!所以今天一旦出了这个门,必死无疑!
      
      胡勇沉了沉眼,似有些意外,但也没做多问,吩咐了下人去请大夫并让他二人今日先且住下,而这正是他们眼下想要的局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