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8章

      几日后的晚上,托霍二的福,一行人在卧云城最大的酒楼为顾小楼接风洗尘。请的人不多,只有两桌,顾小楼和郭青,赵鸣,霍家兄弟以及云丞宣坐在一桌。
      
      霍二特意把座位安排在云丞宣旁边,又是吟诗又是祝酒,一晚上的节目安排地好不热闹,顾小楼也玩得很尽兴。看得出这云丞宣是个话不多、不爱凑热闹的,但倒没有表现出半点不耐烦。
      
      待宴席结束后,一行人开始陆续上车返回书院,云丞宣是从王府出来的,但因顾小楼有话同他说,便决定先将他们送至书院再返回王府。回去的路上,云丞宣与顾小楼乘的是同一辆车,二人都喝了酒,但都没醉,坐在车里,一时无言。
      
      最后顾小楼先开了口,“一直还没来得及谢谢你,今日认真地向世子道一句,多谢!”
      
      “嗯! ”云丞宣出口,依旧是十分的言简意赅。
      
      “世子请恕我唐突,其实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世子,你是怎么说服胡梓沅放过我的?”这个问题确实是她非常好奇的。
      
      “你无需多想,以后小心点这个人。”
      
      不用多想?他越这样说,越是让顾小楼肯定了之前的猜想,就如师父所说的:“害你,未必是因为你”,或许,胡梓沅一开始就是冲云丞宣去的。
      
      她一个全无背景的女子,有什么能让胡梓沅恨上或者惦记上的呢?胡梓沅定是猜出云丞宣会救她,才出此计策,可是,她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要说云丞宣因为喜欢她才救她,顾小楼不傻,云丞宣在那之前就见过她三次而已,就算喜欢,能有多喜欢?这种政治世家出身的人,感情都是极淡薄的,为了一个有点感觉的女人去牺牲自己的政治利益?几乎不太可能。
      
      但那又是什么原因,让心机深沉的胡梓沅愿意走这一步?难道说,她顾小楼身上有什么云丞宣不得不救她的理由?那日,要杀云丞宣的人又是谁?
      
      想到这儿,顾小楼便出言道:“那日在乌云山要杀你的是什么人?”
      
      云丞宣听到这话,先是沉吟了片刻,才又笑着答道:“如果我说,我的那些兄弟们,从小便想尽各种法子要杀我,你可以相信么?”
      
      顾小楼微怔了一下,确认道:“你是指,你那些庶出的兄弟?”
      
      云丞宣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我大哥虽为长子,却是庶子。他从小便聪慧刻苦,十分上进,不论是读书习武、还是带兵打仗,都是几个兄弟中的佼佼者!可他越是优秀,就越是恨我,我比他年幼,比他贪玩,但却轻易拥有他们如何上进都得不到的世子之位……或许这天生血脉形成的鸿沟,已注定我们无法真正地兄友弟恭。”
      
      他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面上只是风轻云淡,显然早已习惯了这种可怕的处境,但得到这些认知并且活着走过来,却绝不是他如今谈起时那般轻松。
      
      思及此,顾小楼也不知该如何安慰眼前的少年,不过云丞宣不是弱者,旁人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于他倒显得苍白了。
      
      二人一直聊到最后,顾小楼才道出自己真正的目的:“其实今日小楼邀世子前来,除了聊表谢意之外,实是有事相求。”
      
      云丞宣未说话,微微点了下头表示应允。
      
      ”我想入胡府,查清一些事情!”
      
      云丞宣皱了皱眉头道:“你想查胡惟贤的事情?”
      
      “是的,我这里有些线索了,但其中有几处关键还需要亲自验证。我知此事情易生变故,所以,我……”
      
      “所以你觉得我会帮你?”
      
      这次,未等顾小楼说完,云丞宣便打断她道:“说实话,我可以帮你,但我不想帮你。胡家的水太深,你就算查出真相又能如何?你以为胡家另外那两人会因此便护着你吗?若连自保都做不到,到时被他人利用过后失去价值,会是什么出路你有想过吗?”
      
      顾小楼听到他这番直言不讳地回答,反倒安心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就像我无法帮你走你的路,你也不可能永远帮着我来走我的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并且不会后悔,这就够了!”
      
      话音落下,二人一时相对无言…… 
      
      转眼已至青山书院,顾小楼见他还是不松口,便道了谢欲起身下车。刚走出几步,就听身后忽然传来云丞宣略带喑哑的声音:“你回去准备一下,过几日我来接你,送你去胡府。”
      
      顾小楼回头,看着一手扶着车帘表情肃然的云丞宣,朝他笑了笑,才提步走开。这是她出狱以来,第一个真正发自内心的笑。
      
      几日后,甘肃总兵府的大堂,云丞宣带着顾小楼前来拜访。
      
      胡梓沅在见到顾小楼后,脸色如常,只问道:世子今日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今日来此,是想托胡小姐帮我照顾一个人。”
      
      “哦?是什么人,需要我帮忙照顾?”胡梓沅扬起眉,一副想不到的样子。
      
      云丞宣扫了顾小楼一眼,转头道:“小楼近日还不能回书院读书,但她在卧云城举目无亲,无处可去,我若将她带回王府,怕要惹人非议,所以只好来托胡小姐帮忙,不知府上可还方便?”
      
      对方在听到顾小楼的名字后,似觉得不可思议地,扯了扯嘴角才接道:“世子倒是有趣,交到我这里并非不可,只是你能放心就好。”
      
      胡梓沅虽心计颇深却也很是自负,在她眼中,顾小楼还构不成什么威胁,她明白顾小楼的心思,但她要看看,顾小楼在她眼皮子底下能翻出什么花样来。
      
      “那便叨扰胡小姐了。”
      
      *
      
      翌日,顾小楼带着行囊,一人来到了总兵府。
      
      胡梓沅给她安排的住处在外院东厢房,和她上次在胡府住的是同一间屋子,倒是“有心”了。不过她眼下是客人的身份,进出胡府也是正大光明,她知胡梓沅敢让她住进来定是安排好了眼线盯着她。自己若不小心行事定会教她抓了把柄。
      
      只是眼下,胡府除多了一位胡惟远,还住进了一位公主,正是胡惟远所娶的城阳公主。
      
      九岁那年,父亲治理水患有功令龙颜大悦,顾家一时风头正盛,又正值皇后负责主持的百花宴正邀请品级较高的官员内眷,顾家得了圣宠也在被邀行列,所以顾小楼当年曾在皇家别苑见过这城阳公主一面。
      
      皇帝子女众多,不受宠的也多,城阳公主的生母,是乃出身五大世家之首的崔贵妃,一入宫就是妃位,在生了五皇子之后晋的贵妃,后又生了城阳。
      
      城阳公主早慧,自幼时便深得皇上宠爱,五年前及笄后被皇上赐婚甘肃总兵嫡长子胡惟远时,还颇另众人震惊了一番,只因众人都知,胡家虽也位高权重但胡勇战功显赫一直得皇上忌惮,胡惟远更是以人质的身份留京多年。皇上嫁女儿,其实一般都会挑文官世家,毕竟公主身份尊贵,若再求得家庭和睦幸福美满便是两全。
      
      因故,城阳公主当年下嫁胡家一度被认为是失宠的征兆,只是成亲后,夫妻二人更得皇上宠爱才教得众人放下了心,只道是这胡惟远不过是一介人质的身份,竟得以尚皇家公主,实在命好。
      
      顾小楼记忆中的城阳公主,虽是女子,但或是因一直深得父兄宠爱,所以性格十分张扬,且喜参政。据闻,她府上养了不少门客幕僚,数目甚至更甚某些皇子。只是她在一年前便离开了京城,到西北后,对京城如今的局势了解不深,就是从前也多是听闻居多,真假尚且难辨。
      
      几天下来,顾小楼一边装作不知被胡梓沅盯上,不避讳地四处打听;一边偷偷进行着自己的计划——想办法进茶园。胡府的茶园就是胡惟贤为胡勇准备茶叶的地方,从茶叶的炮制,到茶具的清洗都在此处进行。只是这里在胡勇死后已经被封为禁地,没有胡家主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入,门口守卫森严。
      
      胡家现在的主人,出了胡惟远,还有胡惟炎。胡惟远虽是嫡长子又是驸马,但在胡府全无根基;而胡惟炎不仅是嫡子,还有一个把持胡府内院多年的母亲,以及一个心机深沉的妹妹,在胡府的势力不可小觑;至于胡勇的胞弟胡坤,人还呆在军营。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顾小楼确定了这茶园正是由张氏母子三人所控制,毕竟,这里可能不小心留下过他们害人的证据,自然要谨慎小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