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9章

      确定茶园的位置和门口守卫的轮换时间后,顾小楼心中也想好了计策。
      
      首先,这里如今已是胡府的禁地,要想从正门溜进去几乎是不可能的,找借口正大光明的进去更不可行;其次,她现在只能在胡梓沅的盯梢下消失两柱香的时间,所以进去后不能久待;还有就是,如果查到了线索,告诉胡惟远是否可行?
      
      从近日收集到的各种信息来看,胡惟远起码表面上还是个君子,胡府的下人在提到他的时候,大都持着敬重的心态,不似提到胡惟炎时的谨慎害怕。不过据说此人身体不好,每日都需喝药也不怎么出门,但和公主的感情貌似极好。
      
      若真如此,他们夫妻二人倒是可以选择的,只不过到时必要替自己留好后路。至于进茶园的事,也不宜再迟了。
      
      连着几日,顾小楼都是天色一黑便熄灯入睡,有意降低盯梢之人对她的警惕,这夜,熄灯后约莫过了半柱香的工夫,盯梢的人已经散去,顾小楼换了一身特别定制的外袍便从屋里偷偷溜了出来,从外院一路行至侧门,买通了胡府的看门小童佯装出门有事要办。
      
      胡府上下都知她是云丞宣带来的人,况且她一个外人若要出府也不算什么事儿,小童收了钱便转身开门。
      
      顾小楼出门后一路朝着前面一家客栈行去,她从后门绕进马棚,连击三次掌,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牵着匹一人高的骆驼出来了,这是顾小楼几日前雇来的。
      
      胡府的茶园位于西跨院的东南角,临外墙而建,既然从里面不好进,她便决定从外面走。外墙有两人高,府墙外还有定时巡查的护卫,只是夜里不同白天,何况她已摸清了外院的布置,只要能算好护卫交替岗哨的时间,在无人时从茶园方向翻进去,不是没有机会。
      
      不过她没有徒手爬墙的本事,只能借助外力。卧云城里有不少行来行往的客商,因部分胡商或要途经沙漠,骆驼倒并不罕见。
      
      这少年原本是跟随主人从西羌去往洛阳倒卖货物的,但因路遇劫匪与同行之人失散,才一人牵着骆驼逃进了卧云城,之后便开始靠托运货物来筹集路费。
      
      她多番权衡之下才选了这个少年,一是因他信用良好;二则人够机灵却并不鲁莽,此事毕竟存了风险,故她给的价钱不低,少年辛苦几个月也未必赚得来。可当时却并未见利忘形一口就应下这桩生意。
      
      不过顾小楼也不会轻易把自己的秘密交到别人的手上,她以少年交出自己的随身文书为条件挟制了这人。少年是西羌人,没有通行文书是出不了边关回不去家乡的。此人若敢出卖她,也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两人牵着骆驼行至胡府院墙之外,这个点正是巡夜府兵换岗的时候。事不宜迟,顾小楼先在少年的搀扶下上了骆驼,然后站起身攀上院墙,仔细向里扫了一圈,确定下头没有东西才纵身跳了下去。
      
      之后,墙的那头伸出少年递下来的两指粗长绳,顾小楼确认过之后便拍了拍手从地上爬起来。幸亏落下的这处是松软的泥土,不然怕是要受伤。
      
      待翻进茶园,顾小楼沿路观看:这茶园不小,中间有处池塘,前面是一处茶棚,棚下搭着简易的木板,地上是一排水罐子,之前应该是晒制茶叶用的,只是出事后这茶园便也废了,余的都是些空物件儿。再往前走,除一间烧水的灶房,便是负责保存茶叶的库房,眼下正锁着。
      
      她在来之前心中已有了一个猜想,是关于那杯茶究竟在什么时候被人动的手脚?虽然最后的证据都指向了庶子胡惟贤,可是顾小楼心中另有怀疑,她还记得那胡惟贤那日的所说的话……
      
      可如果她的猜测是真,背后的兄妹二人是如何瞒天过海,在胡惟贤眼皮子底下投了毒呢?
      
      茶是胡惟贤亲手泡的,这种身份的人家,连烧煮茶水用的都是上好的银丝碳,泡茶的步骤不会不讲究,而泡茶的第一步便是温杯,即茶具在洗净后要先用热水反复烫过。因此,要想在温杯前,预先将粉末状的砒*霜涂在杯上而不被胡惟贤察觉,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故而一开始时,她总觉得问题是出在茶叶上,可是过后却又查出,与那杯茶同出一罐的茶叶里并没有毒,那便只剩下了水……
      
      可是茶园的水都是从城外山泉里成桶运过来的,当初出事之后那些水桶里的水都被一一查验过,并未发现有毒。
      
      也就是说,整个茶园,只有胡惟贤泡的那壶茶是有毒的……
      
      那个招供的丫鬟是负责将泡好的碧螺春从茶园端进胡勇书房的人,可是胡惟贤一路与她结伴而行,茶壶又稳在橡木盒里,她根本没有机会下毒。胡勇死后,她招供道:是胡惟贤命她栽赃胡惟炎,谎称中途胡惟贤走开小解之时,胡惟炎曾揭开过木盒查看,意指胡惟炎是背着胡惟贤下了毒。
      
      只是,这个丫鬟如此不牢靠,胡惟贤如何会选择将这等事关生死的大事交到她手上?所以丫鬟的话根本不足信,她只不过是被人收买了。胡家的人也未必看不出这一层,只不过掌事的是胡惟炎母子,没有人抓得到他们的把柄罢了。
      
      顾小楼按照自己的猜想寻到一处,果然,和她预想的一样。她的时间不多,确认过后正打算原路翻墙出去,就发现墙上的绳子没有了。她暗道一声糟糕,忙趴在墙根下听着外面的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墙外不止一人,约五六人的样子……
      
      少年倒是机敏,无论胡府的侍卫如何问话,都只谎称自己是迷路了才无意间走到了此处。
      
      原是她今日运气太背,恰逢侍卫的换岗时间意外提前了。一行人出了大门巡查时,见此处有人牵着匹骆驼鬼鬼祟祟便赶了过来,走近后见对方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又未发现其它异处,只教训了几句后将这少年赶开,也未再为难于他。
      
      这边顾小楼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放下了些,只是这院墙垒得如此高,眼下只剩她一个人如何翻得出去,而且出了刚才的事,这些人的警惕一定会高。
      
      正低头思索,忽见地上盘着一条长长麻绳,原来少年早在被人发现之前便把绳子扔到了她这边,这样既避免了被墙外侍卫发现的危险,也给自己留了后路,只是外面没了接应的人,这绳子该怎么用好?
      
      晚上只有这一班轮岗,难不成自己今日要困在这里了?
      
      可别说消失一天一夜,只要超过两炷香她就有被胡梓沅发现的危险,况且真到了明天也未必能出去。
      
      她又在园内认真巡视了一遍,内墙比外墙要矮很多,茶园地处在西南角,建在西跨院内,院门只有一扇,朝向是北,这是已是深夜,茶园附近黑灯瞎火的,自己若是声东击西或许能跑出一段。
      
      她先是从茶棚里抱出一条木凳立在墙下,然后又从茶棚抱出一个空瓷罐朝墙外砸去,外面是石板地,瓷罐落地砸出“咔嚓”一声脆响,足够惊动北门的侍卫。
      
      顾小楼转身跃下,抱起地上的另一条长凳紧贴墙根,屏气凝神守在原地。没过多久,脚步声渐近,步子很急,仔细分辨只有一个人,看来另一个侍卫还守在茶园门口。
      
      墙外的侍卫跑过来后见四下无人,便低头寻起方才砸出声响东西,因夜色太暗,走了多步依旧寻不出踪迹。心里正纳闷着,忽然一个激灵似反应过来什么,只道出“不好!声东击西!”便抬起步子往回赶了去。
      
      这边,一墙之隔的顾小楼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待那人稍跑出一阵后才抬脚站上了木凳。她将手里的另一条木凳凳腿朝下,以最小的响动投向地面,然后跃起身子翻过墙面,再两手扒住墙顶,将脚尖抵在凳上才放下重心。落地之后,又将长凳投回院内才转身朝前跑去。
      
      她方才算出了两种情况,若是来人以为有人故意声东击西返回北门,她便跳墙而出。
      
      若是来人要进院内一探究竟,她便藏身暗处用手中木凳砸过去。那侍卫以为中了调虎离山计,正中她的下怀。
      
      只是这个法子拖不了太久,那人返回去不久就能反应过来,以她的体力,到时怕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幸好眼下身处内院,运气好或能钻进个屋子不被发现,运气不好被逮住也不是没有周旋的余地。
      
      顾小楼出了茶园一路朝西跑,跟在后面的除了方才的侍卫,还多了几个家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