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顾小楼忽然想起胡梓沅之前让她装的首饰,心里只一阵恶寒,如何都想不通眼前之人为何要对她一个陌生人如此费心算计?并且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已经铺设好了每一步!
      
      恶意是可怕的,比恶意更可怕的,却是是未知的恶意。
      
      转眼,一群力大的粗使婆子已上前按住她开始强行搜身,没想到最后竟在青叶的衣服里搜出一张地契,这也早在这女人的算计之中?看来,定是那丫鬟早得了胡梓沅的授命才会跑去外院,这件事,也在胡梓沅的算计之中!这个女人究竟还有多少招数,布了多少陷阱?但她们不过是偶遇,这些计策几乎不可能原本就针对于她。
      
      顾小楼正要说话,胡梓沅又一次抢先开口道:“哼,这地契上写得可不是你的姓名,这是你勾结奸人所得,还是偷盗所得呢?不愿从实招来的话,那就只能慢慢查证了!来人,先把她押到柴房严加看守,明日再交由官府审问!”
      
      顾小楼被打晕捆进了一间柴房,胡府恢复原有的忙乱。
      
      不知过了多久,半睡半醒的顾小楼只觉脑后一阵钝疼萦绕不散,忍不住伸手去探,却发现手脚早被麻绳束了个紧,身上更是被捆成像个粽子,黑漆漆柴房里灰尘太重,呛得她忍不住干咳好几嗓子。
      
      缓了一阵儿,待脑袋不似方才那般难受,她才使力动着身子向后挪去,样子活像条离水上岸的大鱼。这么折腾了好大一会儿,才勉强从地上撑起,朝身后垒得半墙高的柴垛靠上去,硬邦邦的硌人。
      
      坐起后,顾小楼认真朝房内扫视了一圈,便绝了逃出去的念头,这柴房盖得密不透风眼下只关着她一人,到现在也不见有人来送饭送水过来,想必是要把她交送官府了。
      
      到那个时候,她该如何自救呢?
      
      次日,甘肃总兵中毒猝死的消息并没有传遍卧云城,胡家只知会了官府连夜验尸审查。毕竟胡勇虽为朝廷命官,身份却非同一般,他的死讯一旦传出,极可能令西北局势混乱,何况事情出在总兵府府内,最大的嫌疑人又是胡勇之子,在上面没有发出明令之前,一切还不宜大肆宣扬,需得秘密查办。
      
      及辰时后,官府来了人将顾小楼以勾结凶手偷盗财物之名带走,暂时收押监牢。没想到时隔大半年,她出了京城大牢,兜兜转转一圈又重回当初的起点。只是这一次,她不知自己是否还有命出去?
      
      或许是因疑似与人勾结谋害朝廷一品大将的罪名不小,顾小楼被单独关在了一间牢房,牢内虽很狭窄但还算干净,比上次在京城时二十多人乱哄哄挤在一处的待遇好了不少。她瞅了眼对面,只见都是一排排同她这处一样的单人小隔间,除了正对面那间躺着一个看不清面目的人,另能入眼的左右两间都是空着。
      
      头几日,送来的饭不是发馊的大锅烩就是硬得能砸墙的黄窝头,顾小楼怕吃了坏肚子,再加之实在咽不下口,饿了整整两日,第三天她终于饿得没有力气了,便捧起地上那只盛着窝头的小破碗,伸手拿了一个开始啃起来。这东西太硬,不好消化,眼下没水容易咽着,只能细嚼慢咽。
      
      就这么过了五日,伙食突然变了,变成每日大白馒头清米粥,偶尔还加送两个小菜,顾小楼倒没觉得这是要送她上路,毕竟押还没画一个,所以她放心得很。只是送饭来的狱卒依旧油盐不进,每次过来都是放下东西就走,从不理会身后顾小楼的威逼利诱,让她着实犯了难。
      
      其实这几日她也想清楚了,胡梓沅有心在害她,若在胡府她是逃不过的,进了这监牢反而有逃生的可能,想来想去,能就自己的就是程少谦了。那日她出了外院便没再回去,也不知那云丞宣是否有事?
      
      再一想,又觉得自己实是多虑了,案子已有嫌犯,想必云丞宣并未被卷进来。毕竟以云丞宣的身份,胡家如何敢轻易动他?
      
      如今胡勇虽死,但朝廷为挟制西北王的势力也定不会教胡家失势,何况胡家在西北根基已深,他还有一胞弟胡坤,实力不容小觑。对胡勇下手之人想必应该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敢出手的,可朝廷接下来会有何动作呢?
      
      正想的出神,忽听牢房那头有铁链叮当的声音传来,有人进来了?她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程少谦,可低头看看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几天没洗澡换衣,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眼下实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她尚需了解外面的情况。
      
      正整理着衣服,狱卒已经带人进来了,那人一席玄色流云披风,面色极冷,正挺着大步英姿勃勃地走在前面,好像进的不是牢房而是战场,正是世子云丞宣。
      
      云丞宣此时也看到了顾小楼,突然加快步子朝她走了过来,一旁的狱卒十分有眼色地冲到前面打开了牢门上的铁锁。云丞宣走近后脸色好像更差了,顾小楼想冲他笑一下却发现有些笑不出来,于是先开了口:“见过世子。”
      
      云丞宣听到她的话,顿了顿回道:“胡惟贤谋害胡勇证据确凿已经被定罪,胡家正在准备后事,你的事还未顾上处理。凭胡府人的一面之词,不能证明胡勇的死跟你有关,只是那张地契的事怕有些棘手,还需你再等上些时日。”
      
      “地契在胡梓沅丫鬟的衣服里,我和胡梓沅是在外院门口遇上她的,想来她当时应该是去接胡梓沅的,只是我当时不知道她是胡梓沅的丫鬟。可我想不通,她的身上为何会带着地契?我猜测这地契一开始可能不是准备对付我的,只是不知出了什么事,竟让她临时改了主意… ”
      
      “此事就交给我吧,你再把那日你在胡府见到的细节同我完整地说一遍,看看是否能寻到什么突破口。”云丞宣口气很镇定,让她稍安心了一些。
      
      “恩,”她不知道云丞宣是否可靠,但此人若是想对她不利只要不管她就可以了,眼下既然来了,或许真是有帮她的意思。交代完事情的经过,顾小楼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程大哥他们知道此事了吗?”
      
      “青山书院有一部分人已经知晓了,不过少谦兄在我们进胡府前就回了渭南,程家在朝中有些势力,想必甘肃总兵过世的消息定已传了过去,但你的事情,他可能还不清楚……”云丞宣如实道。
      
      顾小楼心里一沉,顿了顿又问道:“那世子可知,他这次回渭南,是因何事?”
      
      云丞宣听到她的问话,也犹豫了片刻,才回道:“程家给他订了亲,是汝南周氏。”
      
      订亲?顾小楼一时晃了神,只定在原地说不出话来。云丞宣不知想到了什么,隔了一会儿又出声道:“听说少谦兄并不认同这门亲事,同家里反抗过,但最后拗不过族里的长辈,两家已经换过帖了。”说话的语气比刚才温柔了许多。
      
      在大魏朝,议婚达成之后,男方家里要请人用红纸将缔亲之意写成小帖递给女方,主要是写男方的生辰八字。待女家接到男家的投启后,马上回敬允启,也写好女方生辰八字,一旦换过帖,就基本不可能再退婚。但是从议婚到换帖,是一个不短的过程,程少谦不会是换过贴才知此事,他必定早就知晓了,只是从来不曾与她提起罢了。
      
      想到这儿,顾小楼倒有些释然了,不管程少谦是出于什么想法没告诉她,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如今他订婚的事情已成定局,再多想多说什么,都是徒劳。只不过在想到那句“你去什么地方我都陪你”时,觉得有些恍然如梦罢了……
      
      待回过神来,顾小楼又神色如常地对着云丞宣说道:“劳烦世子相助了!”
      云丞宣表情认真地回道:“你本就是因我才被迫进了胡府,你出事我也脱不开责任……”说还未说完他便突然停住了,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又尴尬地笑笑:“朋友之间,何须言谢。”
      
      顾小楼听后也忍不住笑了,这人定是想到了出事那晚她说过的那番话。看来这位世子算是认可她说的话了,想到这儿,便出口说道:“谢谢你,不过这句谢,同你救我无关。”说完,两人默契地对视一笑。
      
      “不过,出事那晚你是在何处?听到声音你没有出来,是你当时的行动被人控制了吗?”这件事是顾小楼一直好奇的,见着这人并不同她摆什么世子的架子,索性直接问了出来。
      
      却不想,云丞宣听到这句话后不知怎的,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