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贵女做谋士

作者:纯良小仙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2章

      
      顾小楼道:“且不说,堂堂总兵府的小姐回自己家中何来逃命一说?将逃命钱装在别人身上是逃命之人能做出的事情吗?”
      
      “带与不带,你自己看着办。”胡梓沅只扔下一句话便掉头出门,顾小楼丢下首饰也跟了上去。走出几步后觉得有些不放心,便多问了一句:“你可知世子是否还在屋中?他人有没有没事儿?”
      
      走在前面的胡梓沅侧头睨了她一眼,只满不在乎地回了句:“不清楚。”
      
      “那现在是要去哪儿?”顾小楼继续追问道。
       “去安全的地方?”
      
      “安全的地方是指何处?是要出府吗?”
      “到了你就知道了。”
      
      不管她一路如何试探寻问,这人都不透半句口风,看来从胡梓沅这儿是问不出什么了。出了东跨院,走在前面的胡梓沅带着她一路西行不似要出府的样子,夜色乌黑一片,四周依旧静得诡异,顾小楼心中的不安越发重了……
      
      没过多久,两人便已行至西跨院不远处,虽未走近,却看得见院内正一片灯火通明,亮光胧绕,门口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想来胡府各院的人都应该集中在此处了,只是胡梓沅为何要带她一个外人过来?
      胡府今日的诡异,定与这西院有关,只怕这里面发生的,会有什么外人见不得的事情,顾小楼转身想走,却已经来不及了……
      
      守在院外的侍卫很快便看到了不远处的二人,追过来后见是胡梓沅,随即行礼道:“大小姐您回来了,眼下已顾不上通报了,您快进去吧,老爷…老爷他…”侍卫话一出口,身旁的胡梓沅脸色瞬间不复之前的从容,紧张地问道:“我爹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见侍卫只低着头不回答,便急忙朝院里跑进去。
      
      顾小楼听后也是一震,胡府今日出事的人是胡勇?她两个时辰之前才见过这位精神奕奕的甘肃总兵,并未瞧出有什么不对劲的,怎的这么快身体就出了变故?
      
      事关重大,她眼下若是跟了进去,到时再想出来怕是难了。想到这儿,顾小楼正向后缩着步子打算偷溜,没想到前面已跑开几步的胡梓沅突然回过头,看了她一眼后,对后面的侍卫说了道:“把她带进来!” “是!”
      
      顾小楼就这么潜逃未遂,被侍卫带进了西院。她一路上垂首藏着半张脸,小心翼翼地跟着胡梓沅身后又进了里屋。一进,门,便就被眼前的画面镇住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小小一间寝房里正跪着一地人,几乎快没有下脚的地方,她忙立在角落一处,不敢往前再走。
      
      胡梓沅则是完全不管地上的人,跌跌撞撞地只朝前跑过去,最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床榻上昏睡的胡勇喊道:“爹!你这是怎么了?爹你醒醒!不孝女回来了,你怎么不睁开眼看看我?”一声声喊得声泪俱下,完全不是之前在顾小楼跟前冷着面孔的模样。
      
      “沅儿,别摇了,你父亲…你父亲被奸人所害,还等着我们帮他报仇雪恨呢!”旁边的妇人年似四十上下,身穿金丝穿凤团领褂,比同屋的妇人要穿的华贵些,虽一脸悲戚之色,眼神却透着狠厉。
      
      胡梓沅抽泣着问出一句:“奸人?什么奸人?”
      “你父亲纵横疆场一世,不想到如今却被小人下了□□之毒!就是他,这个狼心狗肺的贼子,还妄图嫁祸给你我们母子!”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朝左侧一脸木色的年轻男子打了过去,男子硬生生挨了她这一巴掌,眼神无光似完全不在乎眼前人的打骂。
      
      这时右侧的一位与之年纪相仿的青袍男子往前走了几步,拉开妇人,安抚道:“娘,你先冷静一下,沅儿还没缓过来,事情交给我来处理。”说罢,对着刚挨了一巴掌的男子问道:“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如此心狠手辣,残害父兄,就算世人一时被你蒙蔽,老天也有一天总会收你的!”男子说完这番话又认命似的苦笑了一声,便没再开口。
      
      “哼!死不悔改…… 明日,你便会以这个罪名被官府收押,然后昭告天下,只恨我总兵府竟养出怎么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我要亲自把他扔到衙门去!”
      “啊!老爷!老爷!”
      
      还未及下人动手,前面的一位妇人忽地叫了起来,屋内顿时又炸开了锅,哭声叫声嗡嗡一片,终于有人说出一句:“老爷,殁了!”
      
      顾小楼看着方才还只发出低泣的胡府内眷转眼哭喊成一片,心里募地一跳,正想趁乱离开。就在这时,突然看见前面的胡梓沅正一人拨开乌央人群,两步并作三步地朝她疾步走来,眼神中不是熟悉的冷漠而是彻骨的寒意。
      
      顾小楼不明所以,步子微顿了一下退开,还未等迈出门,胡梓沅的声音就从后面传来:“给我抓住门口那个穿白色长衫的!”一时间,原本侧立在门口的两名守卫便将她架了起来,她挣脱不开,只能原地迎向气势汹汹的来人。
      胡梓沅没有开口,近前后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甩了她一个巴掌,嘴里厉声道:“说,你到底是何人?你从外院进来,如何知道我爹是被奸人戕害?”
      
      顾小楼有一瞬间的眩晕,左脸又痛又麻,火辣辣的难受,她抬起头紧盯着突然发难的胡梓沅,脑海中千回百转……
      对方还未及她出口又一次先发制人道:“我今夜偷偷回府,不想路遇此女,我从远处看见她,觉得不似府中的丫头便将她拦下要交于管家。没想到此女突然道与我说家中有人被奸人所害,意欲趁我不备潜逃而去,我未尽信她之所言便一路带上她赶回西院。此女中途又几番试图逃走,我以为她定是隐瞒了什么事?”
      
      方才还在胡梓沅背后站着的妇人,突然一脸疑色地走上前问道:“还有此事?”
      
      “夫人冤枉,我今夜本是同云世子一道前来府中探访,因在外院听到哭喊声才出门查看,不想遇上了从外面回府的十小姐,小姐让我换上丫鬟的衣服跟好她,一路什么都未说便被小姐带至此处,我一个外人如何得知府中之事?”
      
      微待顾小楼说完,胡梓沅又接口道:“我让你换的?呵,你穿的这件衣服是我贴身大丫鬟青叶的衣服,且不说我为何要把青叶的衣服换给你,我今夜才赶回府中根本还未见到青叶!来人,去给我搜青叶来!”
      
      胡勇方才身死,尚未入棺,胡府上下本该是一片哭喊忙乱,却不想只吩咐了下人布置孝堂置办孝衣之后,胡勇的这些子女侍妾,只嚎了没两声便个个立在原地,旁观起这场全由胡梓沅自导自演的发难。胡梓沅只三两句话把她扯进了胡勇被杀之事且无人反驳,可见胡梓沅虽是女儿,在胡府的地位却非同一般。
      
      胡梓沅今日是想置她于死地还是另有所图?
      
      没过多久,那个唤作青叶的丫鬟就被侍卫带了上来,正是之前被胡梓沅打晕的那个,胡梓沅一看见青叶便立时开口问道:“青叶,刚才是不是此女扒了你的衣服?”青叶想必在来的路上便知道胡梓沅找她来的目的,她又是胡梓沅的心腹就算不知道缘由也是知道该怎么做的……
      
      “回小姐,之前此女假意问路却趁我不备将我打晕,我醒来之后,身上的外衣已不知所踪,竟是被她偷了去。”
      
      “呵,胡梓沅,你早知道,你在回府之前就知道胡总兵出事了对吗?或者说,你是提前……”顾小楼话未说完便被一旁站在的妇人打断:“大胆……”
      
      妇人话音未落,胡梓沅又接口道:“来人,给我搜她的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