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作者:九重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2

      镇魔曲一出,兰瑨手里的青芒剑停滞,崖顶迎风而立的病弱少年停止了咳嗽声,眼底皆是不可思议的光芒,真的是镇魔曲!!!
      
      纵然姜娰年纪小,弹的断断续续,但是每个音都很稳。
      
      那可是镇魔曲,一音将出,万魔哀嚎的神曲。此曲晦涩难懂,每个音都包含着无上的妙法,多少修为高深的乐修和佛修终其一生也无法入门,弹奏出一音。
      
      没有想到,失传的镇魔曲竟然出现在云梦十八洲,出现在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之手。
      
      兰瑨心情舒畅,哈哈笑起来,手里的青芒剑瞬间光芒万丈起来,阿肆,阿肆真是太让他惊喜了。
      
      崖顶双目失明的病弱美少年也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真是有趣,越来越有趣了。
      
      黑影消失在崖顶,瞬间出现在地宫之中。
      
      李长喜和木萧听着这琴音,只觉通体舒畅,每个毛孔都如沐甘霖,体内的暗伤隐隐都有了愈合的迹象,另一边老爷子和翠翠惊慌失措,那音符一个个落下来,砸的他们神魂剧痛,竟然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两人不约而同地放弃了李长喜和木萧,朝着姜娰冲去,要不顾一切毁了那美人扇,杀了姜娰。
      
      两人还未冲到姜娰面前,就齐齐停了下来,只见偌大的地宫里诡异地出现了一个病弱少年。
      
      少年双目流血,黑布覆眼,闲散地走到了姜娰身边,每走一步,老爷子和秀秀都吓得抖一下,动也不敢动,这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会让他们从骨子里感到畏惧。
      
      好似对他动手,会引发可怕的事情。
      
      “墨大人。”李长喜这一见,喜出望外,嚎道,“大人救命啊。”
      
      “道友小心,这两个邪修十分厉……”木萧话没说完,就猛然瞪大眼睛,只见那病弱少年随意扯断墙上的一根血藤,一鞭鞭地打在那两个邪修身上。
      
      老爷子和翠翠仿佛中了邪一样,不躲不闪,浑身发抖,片刻之间就被抽得功力尽散,卑微地匍匐在地,苦苦哀求。
      
      雾草,木家小公子惊得一句话说不出来,看向李长喜,这TM是四境高手吧!
      
      李大人早就吓得目瞪口呆,没有想到墨大人竟然比兰大人还要厉害,往后他一定要当一只合格的死咸鱼,忠心耿耿地为两位大人服务!
      
      姜娰弹了前面几个音,见墨弃来了,欢喜地站起来,鼓掌喊道:“二师兄,你好厉害。”
      
      墨弃手里动作一顿,见她不再弹镇魔曲,满地宫的佛光音符都围绕着她飞舞,像是璀璨的银河一般,只是他向来讨厌一切光明且温暖的东西。
      
      少年面无表情,手里的血藤继续抽着地上的两人,老爷子率先被抽得魂魄离体,只见原本还算正常的躯体瞬间犹如老树枯皮一样干瘪下来,掉出一张人皮,几股黑烟四处逃窜而去,还没走出几步,就被姜娰身边的佛光音符击中,发出一声惨叫。
      
      与此同时,姜娰身上的黄使令牌微微发亮,将地宫里无形的善恶点吸收进来。
      
      识海里,小洞府欢喜地一蹦三尺高,善恶点!五年了,小姜娰终于有了善恶点,修复洞府有望了。  
      
      另一边,木家小公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的一堆树皮和人皮,吓得头皮发麻:“他,他,他不是人?”
      
      “自然不是,都说了是邪修,看这样子,大约是披了人皮活了几百上千年的鬼东西。”李长喜清了清嗓音,强自镇定地说道,悄悄地掩饰着有些发抖的小腿肚。
      
      娘哎,竟然不是人!祖师爷保佑他!
      
      老爷子一死,苦苦挣扎的翠翠突然双眼通红,露出本体,瞬间由一个清修的小娘子化身为狰狞的血藤女妖,手脚全都化为巨大无比的带刺血藤,每一根都犹如巨蟒一般,没有朝墨弃发起攻击,而是攻向了姜娰。
      
      她对姜娰的脸有执念,修行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见到这样可爱漂亮的脸,她要!
      
      小姜娰被她的模样吓到,连连后退两步,另一边墨弃冷笑一声,徒手抓住带刺的血藤,片刻之间翠翠发出惨叫,血藤断裂,一节节地在地上抽搐。
      
      翠翠奄奄一息,洞穴下的血池似乎感应到自己两个忠实的仆人一死一重伤,瞬间愤怒起来,血池咆哮,掀起巨浪,一股可怕的吸力袭来,犹如十二级飓风一般将众人吸向洞穴里。
      
      李长喜等人连忙掐了一个石化诀,将双腿深深地陷入地下,死死地抵抗着这股强大的吸力,又圈了一个绳子将木家子弟拉住。姜娰被吹的东倒西歪,感受到不妙时,一把抱住了二师兄的小腿。
      
      墨弃垂眼,看着脚边挂着的粉嫩小不点,想踢开,想到要是将这小不点踢进了血池里,兰瑨势必要找他拼命,此地血池诡异,里面隐藏着令他也心悸的气息,少年终究是忍住了。
      
      四人没被吸进洞穴里,但是整个地宫里的千万根血藤包括奄奄一息的翠翠全都被吸进了血池里,被一张血盆大口吞下,饱食一顿的血池发生了剧烈的变化,一只巨大的爪子撕开粘稠的血池,从深不见底的血池里探出巨大的脑袋来。
      
      那脑袋像狐像狗又像狮,第一个脑袋探出来之后,紧跟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像是一只原本沉睡的庞然巨兽被吵醒之后,站起身来看着身下的蝼蚁一般。
      
      “雾草!!!”木家小公子面如土色,数日之前吃的东西险些都吐了出来。
      
      整个地宫因为血池里的凶兽觉醒,开始不断地塌陷,李长喜和木萧慌忙地去捞小姜娰,发现墨弃已经将脚边粉嫩的小团子拎了起来。
      
      木家子弟此时也终于被砸清醒了,一清醒就被砸的鼻青脸肿,等看清地宫里的情形,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乱作一团。
      
      “地宫要塌了,大家小心。”兰瑨从洞穴下方的血池里御剑飞上来,手上还拎了三个人,正是之前被老爷子和翠翠拖下血池的木遥长老和莫知莫问长老。
      
      兰瑨飞剑上来,青衣缥缈似仙,不沾一丝灰尘和血腥,见小姜娰被墨弃拎了起来,才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就见墨弃将小团子丢了出去。
      
      兰瑨吓得连忙飞身去接。
      
      “轰隆……”巨响响起,整个地宫塌陷,扬起巨大的灰尘,西山白鹿崖被夷为平地。
      
      漆黑的夜晚,月亮隐在云层之后,巨响朝着四面八方传去,传到了青雾山,传到了青州府,传到了更远的地方!
      
      五光十色福地里,来自各州府祝贺的修士听着这巨响,感应到西山恐怖的凶兽气息,齐齐变脸,不好,有妖兽出世!
      
      *
      
      白鹿崖
      
      地宫塌陷之后,血池里的庞然大物露出了全部身体,九首、九尾、虎爪,声如婴儿啼哭,那凶兽吞光血池里的血液,然后凶残至极地抓住最近的一名木家子弟,塞进了巨口,片刻之间就吃了下去。
      
      “刘师兄……”
      
      木家子弟瞬间红了眼,各个捡起武器,冲向凶兽,凶兽九尾横扫过来,瞬间就拍晕了一大半的修士,余下的重伤吐血中,而实力最强的三位三境后期的长老如今也重伤昏迷中。
      
      “李长喜,帮我照顾好小师妹。”兰瑨看着面前的凶兽,温润清俊的面容闪过一丝的凝重,点破指尖,滴血入青芒剑,在虚空里画出一道开山印,直逼凶兽而去。
      
      李长喜一把抱起小姜娰,吓得浑身都哆嗦:“兰,兰,大人,千万要小心啊。”
      
      娘哎,九首九尾虎爪的凶兽,他打娘胎里出来就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凶兽,西山,西山居然潜伏着如此可怕的凶兽!
      
      木萧大战一场,又经过地宫塌陷,被砸出重伤,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见那青衣剑修独自一人对上凶兽,手持青芒剑,身法飘逸灵动,各种法诀封印信手拈来,顿时大吃一惊,好厉害的剑修。
      
      他们天元府木家竟然不知此人的存在!
      
      天宝阁无涯榜上也没有收录他。  
      
      见兰瑨只身一人对上凶兽,姜娰紧张得小心肝都要跳了出来,扯了扯墨弃的衣服:“二师兄,你快去帮忙,我们一起接了任务的,它就是西山鬼哭之地的罪魁祸首。”
      
      病弱少年面无表情,见兰瑨斩断了凶兽的一尾,凶兽的力量反而暴涨,冷冷说道:“整个西山就是一座九阴招魂阵,阵法不破,蠪侄会抽取山里无数生灵的力量,杀不死。”
      
      九阴招魂阵?蠪侄?李长喜和木萧等人傻了眼,他们听都没有听过。
      
      “蠪侄是上古凶兽,我听我太爷爷说过。”木萧失声叫道,太爷爷说过,每当有惊天动地大事件发生之前,天地间都会有预兆,譬如那些早就化成腐朽的上古凶兽会被唤醒,重临人间。
      
      “看,有阵法。”
      
      众人看向那恐怖的蠪侄,只见血池干涸的地方隐约露出阴诡的阵眼来,八个小阵围绕着中间的大阵,形成一个复杂的九阵阵法,上面的图案诡异血腥,一眼就让人心惊肉跳。
      
      “木少爷,快,安排你们木家的人去破小聚阴阵。”李长喜率先反应过来,急急说道,“我们来时遇到的小聚阴阵就是八阵之一,只要再多破几阵,这凶兽的力量就会大大的减弱。”
      
      木萧点头,知道事态紧急,连忙拜托了几个没有昏迷的师兄,按照八阵的方位图,带着雷火符箓去炸阵,破不了就烧老树枯藤,就算放火烧山也要把阵法破了,将这杀人如麻的上古凶兽杀死,否则青州府将迎来一场浩劫。
      
      木家子弟领命而去,塌陷的地宫里只剩下姜娰等五人,还有重伤昏迷的木遥长老等人。
      
      蠪侄见一个小小剑修竟然杀不死,还被他砍断了一首一尾,瞬间凶性大发,余下八张血盆大口张开,吐出一口血雾。
      
      兰瑨脸色骤变,不好,只见但凡被血雾沾身的修士,包括被抽干血的人俑瞬间诈尸,黑压压地朝着姜娰四人而去。
      
      “墨弃,你还在等什么?”兰瑨急急喊道,弃了青芒剑,掐出法诀,使出自己的本命之道,“天道,生机!”
      
      只见天地间似乎一默,似有一滴水滴入平静的山林,水波荡漾开来,瞬间形成一道道的波纹,一股浓郁的生机破入犹如死地的西山,形成璀璨的一束光,光芒闪过,蠪侄惨叫一声,被削去两首一尾。
      
      墨弃见状,冷笑一声,眼睛上的黑色布条被风吹开,露出一张苍白近乎妖艳的精致面容,少年人狠话不多,身法诡谲地欺身上前,徒手撕裂了蠪侄的一条尾巴。
      
      蠪侄接连重伤,骨子里的凶性彻底地爆发了出来,发出刺耳的婴儿啼哭声,被兰瑨一招生机定住的千万死去的修士再次尸变,朝李长喜等人走去。
      
      “阿肆,你还能弹之前的曲子吗?师兄想听你弹琴。”兰瑨微笑道,手持青芒剑,再次杀向重伤的蠪侄。
      
      墨弃一招重伤蠪侄,招招狠辣。片刻之间,上古凶兽蠪侄竟然被逼入了绝境。
      
      凶兽蠪侄暴跳如雷,简直不敢置信,它可是上古凶兽,不死不灭的存在,世间只要人心有恶念,无论多少年,它都能从轮回里重生回来,却不想沉睡这么多年,醒来就被两个修士砍去三个脑袋,三条尾巴。
      
      为何醒来之后,时代就变了?
      
      诸神骗它。
      
      “好的,师兄。”姜娰心跳加速,生平第一次看见如此恶战,纵然她历经生死,两世为人,却也吓得手脚冰凉。
      
      姜娰沉下心神,一秒心如止水,伸手碰触着化为琴弦的莲花花茎,继续弹奏着前世她苦练十年的残曲。
      
      空灵的琴音响起,佛光初现,深浓的夜色里,被血雾控制的枉死修士们魂灵一震,全都停下了脚步,聆听着这迟来的往生佛音。
      
      一音忆平生。
      
      一音平怨憎。
      
      一音去往生。
      
      月光被遮去的夜里,无人看见,那些死去千百年的修士们眼角流下血泪,终是在死后多年,身体化为轻烟,前去彼岸。
      
      “下雨了。”木家小公子抬头看着天,只见细雨蒙蒙,滴在脸上,像是老天哭了。  
      
      “是呀,下雨了。”李长喜也仰头,觉得姜家小娘子弹的琴真好听,让人想落泪。
      
      镇魔曲引来一场天悯之雨,雨水冲刷着山里的污秽和阴霾,被兰瑨和墨弃逼入绝境的蠪侄再听到这镇魔曲,只觉万念俱灰。
      
      那佛光音符一点点地沐浴下来,犹如天罗地网将它死死地网住,烫的它神魂分裂。
      
      蠪侄险些怀疑自己来到了上古诸神时代,一个连界灵都没有的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修士和人类?
      
      蠪侄再断一尾,发生哀嚎声!
      
      兰瑨和墨弃对视一眼,见蠪侄在镇魔曲的折磨下已经失去了斗志,双眼一亮,就是现在。
      
      兰瑨手中青芒剑化为流光,在虚空中划下一道生机,生机破入蠪侄的庞大身体。
      
      苍白病弱的少年冷哼一声,睁开血色双瞳,声如刀锋:“蠪侄,从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蠪侄惨叫一声,带着神魂难以痊愈的重伤,被打入轮回之中,消失在天地间。
      
      兰瑨见蠪侄被除,至少千万年间也不可能从轮回里出来,内心舒畅,轻笑出声,咳出一口血来。
      
      “没用。”墨弃冷冷看了他一眼,将手臂撕裂的伤口藏起来。
      
      “多谢二师兄出手,否则以我一人之力今日定然要死在这里了。”兰瑨微笑道,收起青芒剑。
      
      “我不是帮你,只是做任务。”少年冷冰冰地说道。
      
      蠪侄已除,西山鬼哭之地的任务算是圆满完成,这场牵连千千万万修士生死的任务,不知道会得到多少善恶点。
      
      兰瑨和墨弃一起抬头,只见天地间有无数微弱的光芒一闪而过,一小股没入两人的地使令牌中,一成消散在天地间,余下的七成全都汇成了一股小小的银河,没入了姜娰腰间的黄使令牌里。
      
      兰瑨满载而归,此次任务涉及到了上古凶兽,他一人竟然收集到了400点善恶点。
      
      墨弃则看着收集到的80点善恶点,气得脸色发黑。
      
      两人看着源源不断的光点没入小姜娰的黄使令牌里,俱是错愕。七成的善恶点,数千点!回到青雾山,怕是要引起轰动吧。毕竟天底下也没有第二个会弹奏镇魔曲的人了。这些是小阿肆自己得到的功德。
      
      “阿肆,不用弹了。师兄们已经赶跑凶兽了。”兰瑨擦干嘴角的血迹,见姜娰还在弹,柔嫩的小手都被磨出了血来,连忙喝止,心疼不已。   
      
      姜娰今日连弹了两次镇魂曲,尤其第二次弹的耗尽心力,兰瑨没说停,她不敢停,闻言可以不用弹了,小身子一歪,昏了过去。
      
      姜娰一晕,吓得李长喜和木萧连忙去扶,人没扶到,就见青光一闪,兰瑨已经抱起了粉嫩的小不点,御剑消失,清润的声音远远传来:“此地已安全,李大人等人自行回去吧。”
      
      “好嘞,兰大人,照顾好小师妹。”李长喜瘫坐在地上,有种劫后余生的喜悦,又有种无法言喻的兴奋!
      
      今夜一战,他方知,自己近百年人生,不如一夜精彩。    
      
      木家子弟还没回来,木遥长老等人也还没醒,木家小公子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地宫废墟,仿佛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噩梦,梦里数不清的修士人俑,数不清的血藤还有那九首九尾的凶兽。
      
      如果是梦,他该在何处?
      
      如果不是梦,他又怎么会在这荒山郊外?
      
      “李大人,刚才,我看见他睁开眼睛,那蠪侄就消失了……”木萧一脸呆滞地说道,想找墨弃,天地清冷,已无少年郎。
      
      李大人看向御剑姗姗来迟的道宗子弟,拍了拍木萧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木少爷,您一定是看错了,幻觉,都是幻觉。”
      
      木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两章放一起,阿肆的第一次任务,圆满完成!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