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作者:九重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3

      
      姜娰这一觉睡的十分香甜,醒来时,只见自己已经回到了韶光府,府内百花绽放,清泉汩汩,月石台上的小床也比青雾草的小背篓柔软舒适的多。
      
      她伸了个懒腰,识海里小洞府就激动地喊道:“小姜娰,你快看看你的善恶点!!”
      
      嗯?她有善恶点了吗?姜娰这才想起西山惊心动魄一夜,要不是兰瑨和墨弃联手,他们怕是全都要交代在地宫了。
      
      姜娰摸出百宝囊里的黄使令牌,只见黄梨玉的令牌里像是住进了一群的小精灵,一闪一闪的好看极了。
      
      “这就是善恶点吗?”姜娰好奇地问道。
      
      “没错,这可是天地间最纯净最美好的东西,只有福泽深厚的人才能得到。”小洞府欢喜得咬手手,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最难攒的善恶点一下子攒了这么多,就等小姜娰提炼花瓣精髓液了。
      
      等第一层洞府修复好,它就不是菜鸡小洞府了,等修复好第二层,第三层……,总有一日云梦十八洲都会仰望姜娰,这世间不是只有修行一条道可走。
      
      “5200点?”姜娰感应到令牌里的善恶点,惊喜道,“小洞府,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修复好洞府啦?”
      
      小洞府支支吾吾:“洞府一共有九层要修复,不过我们很快就能修复第二层了。”
      
      “很快?”姜娰如今已经将小洞府的性格摸得一清二楚,这大概就是好吃懒做的典型代表,还喜欢说大话,犹如三岁小孩,好在她不能修炼,小洞府也没有嫌弃她,算是相依为命,凑活着过吧。
      
      “修复第二层需要,需要8000善恶点。”小洞府说完就咕噜一声沉进了识海里,一会儿不甘心地探出脑袋,“姜娰,这些善恶点可不是我吃掉的哦,等你提炼出一千种花瓣精粹液,修复好洞府第一层,你就会知道它有多逆天!”
      
      姜娰将黄使令牌塞进百宝囊里,滑下温暖的月石小床,逆不逆天她不在乎,不过她想修复好洞府第一层,学会种植技能。
      
      她想过了,人要有一技之长,以后她要靠种植灵花灵草,在云梦十八洲立足。
      
      姜娰出了韶光府,没看到兰瑨的身影,也不在意,准备去山上寻找玉简里的低级灵花灵草,一一采集,学习药理以及尝试做素食和清露。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在学习玉简里的灵花灵草知识,没有随便提炼花瓣精粹液,从她捣了十万朵极品莲花,小药鼎才提炼出一珍珠大小的花瓣精粹液,她便知道,小药鼎很挑剔,非常挑剔。后面的灵花灵草的选择,也要很慎重。
      
      “小姜娰,你怎么背着比你人还高的小背篓!”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赫连缜乘坐着黑色大鸟,从山涧里俯冲下来,一个帅气地落地,将姜娰连人带背篓都抱了起来,“哈哈,七师兄给你的鸟毛,你没丢吧。”
      
      姜娰两脚离地,怒瞪着眼前帅气逼人,脑子却不太好使的七师兄,撇嘴说道:“没丢……”
      
      赫连缜这一听,十分高兴,带着她直接飞到坐骑上,笑道:“没丢就好,你可要好好收藏啊,寻常人我可不舍得拔小黑的羽毛给她。”
      
      有拔羽之痛的大黑鸟闻言浑身羽毛都炸了开来,抗议地叫了一声,然后才带着主人和粉嫩的小不点飞向剑宗的主殿。
      
      姜娰一来,青雾山瞬间就沸腾了起来。
      
      西山一战,蠪侄的声音都传到了青雾山,兰瑨受了内伤,功力到现在只恢复了五成,墨弃最后开轮回之眼击杀蠪侄,双眼彻底失明,并且日夜饱受折磨。
      
      如此恶战,不可不提的功臣却是姜娰,一首镇魔曲,将千万枉死的修士魂灵渡化,并且帮助两人击杀了蠪侄。
      
      以后带小姜娰出去做任务,事半功倍啊!哪个邪祟和妖魔不怕她?就是太会抢善恶点了,兰瑨得了400点,墨弃得了80点,她一人得了几千善恶点!
      
      这不是天道的亲女儿,这是天道的仇人吧!
      
      姜娰一路坐着大黑鸟飞到宗门大殿,发现这大黑鸟除了长得不起眼,羽毛其实柔软的很,坐在上面像是坐在了小火炉上,浑身暖洋洋的,要是冬天抱着大黑鸟睡觉,估计她再也不畏寒了。
      
      “七师兄,我还要上山去采花草呢,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姜娰看着剑宗大殿的正门,抱紧自己的小背篓。
      
      “采什么花草,西山任务结束,也该带你好好熟悉一下师门的情况,大家都在里面等着你呢。”赫连缜弯眼朝着姜娰眨了眨眼睛,说道,“记得要见面礼!”
      
      见面礼?姜娰想起他硬塞来的小黑鸟的羽毛,修士的东西她不太用的来,相比之下还是花草更可爱。
      
        除去年代久远,主殿失修,剑宗还是算十分气派的,姜娰仰着小脑袋,看了看汉白玉雕刻的殿门,跟着赫连缜进去:“六师兄呢?我醒来就没有见到他。”
      
      “老六去第一峰疗伤了。”宽敞明亮的主殿内,重华笑容恣意慵懒。
      
      姜娰看去,这才见主殿十分的宽敞明亮,十六座古青缠花枝的铜灯,八根汉白玉柱子上雕刻着镇宅的祥云异兽,主殿上设有主座,壁画雕刻的是云梦十八洲的堪舆图,主座上无人。
      
      三师兄重华坐在左手第三个椅子,二师兄墨弃坐在右手第一个椅子上,除此以外,第八,第九位上还有两个她没见过的年轻修士。
      
      一人着枫叶色锦袍,俊逸出尘,见姜娰看过来,微微一笑,十分的和气。
      
      另一人则穿着亚麻色的素衣和草鞋,面容英俊冷峻,冷到脚下的地板都结了一层冰霜。
      
      姜娰猜这大概就是她的八师兄和九师兄了。
      
      “老四和老五常年在外云游,不过我们已经通知他们了,他们还托驿站送来了礼物,还是我下山去驿站取得呢。”赫连缜大笑着收起小黑鸟,大大咧咧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
      
      姜娰见众人看过来,行礼道:“见过各位师兄。”
      
      五人神情各异地看着殿内的小不点,要不是亲耳听见,他们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姜娰能弹镇魔曲,而且西山一行,收集了5000多点善恶点。
      
      相比墨弃只收集了80善恶点,这事能让他们笑整整一年。果然为天道不喜的人,善恶点也收集不到。
      
      5000多善恶点是什么概念,大概是他们这些年来所有人的善恶点加起来的一半!光这点就足够他们刮目相看。
      
      “过来坐。”众人没说话,重华眯眼笑盈盈地起身,指着自己专属的华丽座椅,笑道,“听说你用美人扇弹出了琴音?
      
      那柄扇子原本就是我劈了古琴所制,水火不怕,你能让它现出原身,也很是不错。”
      
      “还要多谢三师兄赠我此扇。”姜娰点头,十分乖巧。
      
      “阿肆!”说话间,只见兰瑨姗姗来迟,青衣卓然,一进殿,整个大殿都洋溢着春的生机,片刻间春暖花开,地上的冰霜都融化开来。
      
      “六师兄。”姜娰月牙眼一亮,笑吟吟地跑上前。
      
      兰瑨牵着她的小手,带她坐到第六张椅子上。
      
      一时之间,殿内气氛十分诡谲,重华唇角的笑容隐去,苍白病弱少年剧烈地咳了一声,赫连缜冷哼一声,亏他还特意去第六峰接她,特意带她坐自己的座椅,小白眼狼,眼里只看得到兰瑨。
      
      至于第八峰和第九峰脸色也十分的怪异。
      
      兰瑨此人,世家之中,风评口碑极好,100个人里就没有一个说他不好的,就连他们纵然立场不同,也少不得要酸上一酸,修生之道的果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他们错失了先机,怕是比不了兰瑨在小姜娰心目中的地位了。
      
      谁能想到养在青雾山脚下,八竿子也打不到边的一个凡人会被兰瑨带回青雾山,成为他们的小师妹,而这个小师妹偏偏能弹出镇魔曲。
      
      这世间能弹奏出镇魔曲的目前所知就姜娰一人。
      
      “大师兄近日清修,托我主持本月晨会。”兰瑨站起身来,十分温润得体,看了一眼小姜娰,唇角微微上扬,“本月晨会主要是带阿肆认识一下诸位师兄,了解一下剑宗的日常。”
      
      “这是第二峰峰主墨弃。”兰瑨牵着姜娰上前,一一介绍。
      
      “二师兄。”
      
      墨弃换了一件黑衣,依旧黑布覆眼,面容苍白,带着几分病弱的潮红,有种妖异的美,少年冷冷点了点头,取出一袋子东西,丢给了姜娰。
      
      姜娰连忙接住,险些砸到了脚,觉得沉甸甸的,发出玉璧清脆的声响。
      
      这是一袋子的玉璧?姜娰甜甜一笑,欢喜地说道:“谢谢二师兄。”
      
      送什么不如送钱!二师兄很上道!
      
      墨弃清咳了一声,没说话。
      
      第二个是三师兄重华。
      
      “美人扇是给你玩的,既然它现在变成了你的琴弦,三师兄再给你一个小玩意。”俊美邪肆的红衣修士恣意一笑,取出一根紫玉莲花发簪,那发簪雕刻的莲花繁复绝美,下面还坠着一排紫玉铃铛,犹如珠玉落盘,清脆悦耳,好看又好听。
      
      “虽然小阿肆还小,不过到底是女郎,收拾一下也是美人呢。”重华将发簪托给她,只见莲花绽放,美不胜收,“只是一件饰品,不是法宝,可放心收下。”
      
      姜娰见这饰品着实美,欢喜地收下了。
      
      兰瑨掠过,到了赫连缜。
      
      “我可没有好东西给你了。”赫连缜绷着脸,然后又从储物镯子里变戏法地摸出厚厚一叠话本子来,爽快笑道,“哈哈哈,师兄骗你的,你可是我这么多年来唯一的小师妹,这是青州府最畅销的话本子,师兄给你全都买回来了,无聊的时候打开书,就能看他们唱戏了。”
      
      赫连缜兴冲冲地打开一本话本子,姜娰眼前便出现戏曲里的人影,只见她凄凄惨惨戚戚唱道:“春花秋月,歌舞舞榭……郎,心似铁。”
      
      众人一脸黑线,赫连缜吓得赶紧将话本子合上:“换一本,换一本。”
      
      姜娰见他买了极多,而且这种话本子非常的新奇,也欢欢喜喜地收下了,至于戏文里唱的,她早早就知道了,并不介意,反而认为唱的极对。
      
      “这是第八峰峰主秋作尘,修因果之道。”兰瑨介绍道。
      
      因果之道?姜娰微微吃惊,发现自己的这些师兄每个人修的道都不同,轮回道、涅槃术、生之道、赤阳术、因果道?不知道九师兄修的是什么道。
      
      “老九修的是死之道,小师妹,你可千万别跟他一起玩,不然一不小心人就没了。”赫连缜冲着她眨眼笑道。
      
      “这是第九峰峰主萧迹幽。修行死之道,最喜欢将活的变成死的,目前还不能将死的变成活的。”兰瑨微笑地补刀。
      
      被排挤的素衣草鞋的萧迹幽眯眼,冷笑道:“我不屑与你们论道。”
      
      “八师兄,九师兄。” 姜娰规规矩矩地行礼。
      
      “小师妹,这是八师兄的见面礼。我在第八峰种植了好些的药植和果树,花草甘露也有,小师妹无事可以来我这边玩。”秋作尘十分和善地取出一个锦袋递给姜娰。
      
      姜娰取出来,只见是一副薄如蝉翼的手套,那手套是透明色,入手冰凉,泛着淡淡的莹白光芒,一看就不是凡品。
      
      “世间花草皆有灵,越是等级高的灵植越是难采摘,你没有修为,这手套可助你采集高级灵植不受伤害。”秋作尘微笑道。
      
      从姜娰在殿外跟赫连缜的对话中,他就意识到这位小师妹是个十分热衷于花草的人,她不能修炼,只能采集两级以下的灵花灵草,这手套是他的珍藏之一,送给她,希望能刷个好感。
      
      姜娰惊喜地抬眼,朝着秋作尘行李:“多谢八师兄。”
      
      这正是她目前最需要的东西。
      
      见小姜娰似乎最喜欢老八的礼物,余下几人冷冷看了一眼老八,狗东西,心眼还真多!
      
      “老八,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倒显得我小气了。”萧迹幽说着,干巴巴地取出自己准备的礼物——一只黑色的蝴蝶。
      
      “这是飞行蝶,可以充当坐骑。可使用五次。”
      
      “老九,你这蝴蝶也太丑了点。”赫连缜哈哈笑道,“不如我大黑鸟威风。”
      
      “多谢九师兄。”姜娰也十分欢喜,没有想到醒来能收到这么多的礼物。之前除了兰瑨,这些师兄们都不大瞧得上她的。
      
      “好了,老四老五不在青雾山,日后再说,剑宗都是自行清修,师门长辈除了七师叔大多云游在外,阿肆,你往后每月的初七来参加晨会即可,其他的时间自己安排。有不懂的可以随意请教诸位师兄。”兰瑨笑吟吟地说道。
      
      “好的。”姜娰一听,既不用洒扫,也不用上学堂,十分欢喜,那她就有足够的时间来提炼花瓣精粹液了。
      
      “老六,大师兄的旧伤还未痊愈吗?这么多年未出第一峰,别是走火入魔了吧?”重华突然开口,似笑非笑地问道。
      
      众人神情突然诡谲起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大师兄,快出来啦,晚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