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作者:九重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1

        姜娰死的时候,行宫的积雪厚得能埋人。
      
      她自出生起就先天不足,病榻缠身,命中注定活不过十六岁,后来师父给了她一颗桃核,让她种下,说花不开,命不陨。
      
      如今种下多年未开花的桃树,鸦青色的枝芽上盛开着一朵灼灼桃花。
      
      濒临死亡之际,院门被人推开,进来一男一女,男的玉冠束发,鬓如刀裁,眉如墨画,青衣上祥云朵朵,有仙鹤振翅,恍如天上谪仙,女的轻纱覆面,白衣飘飘,行走间步步生莲。
      
      师父?姜娰内心欢喜,挣扎着要起身,只见那女子说道:“ 恭喜道友,道种开花,这小小蝼蚁得你十六载倾心相待,果然生的花容月貌,道友要亲手斩杀,可舍得?”
      
      顾祈州冷漠说道:“不过是凡尘女子,因她是女帝命格,才配做我道种的胚胎,我带她领悟世间七情六欲,她助我破镜成道,互不亏欠。”
      
      男人说完,隔空摘下院子里的那株桃花,点在姜娰的眉心,以她最后一滴心头血灌溉着桃花。
      
      姜娰浑身剧痛,恍恍惚惚之间魂魄飘出身体,一低头赫然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床榻之上,已经气绝身亡,与此同时脑海里出现了一个修仙的话本子。
      
      话本子里,男主顾祈州是天道宠儿,出身凡尘界,在凡尘界争权夺势成为了摄政王之后,又有了仙缘,被一个游方道人收为徒弟,带回了云梦十八洲,开始踏上了修仙之路,从此斩妖邪,寻珍宝,收获无数女修芳心,一路开挂逆袭成为云梦十八洲道主,最后飞升的故事。
      
      话本子里,顾祈州在破四境的时候心生魔障,尘根未除,为破镜在凡尘界寻了一个小国的女帝姬,改其命格,在其身上种下道种,以其心血灌溉道种,待她似友似妻,十六年倾心相待,等到凡女情根深种,道种开花,顾祈州再取其心血灌溉道种,取其性命,斩断尘根,大道初成,光耀十八洲!
      
      而姜娰就是话本子一笔带过,连姓名都没有的凡女。
      
      “你死后,我会庇护这小国百年,阿肆,黄泉路上,不复相见。”云梦十八洲惊才绝艳的俊美修士俯身,抚摸着她的眼角,目光沉沉如冬日暮霭,然后转身冷酷离去。
      
      黄泉路上,不复相见!姜娰眼角红的滴血,大悲,大彻,大悟。原来她只不过是凡尘界的小小蜉蝣,是云梦洲道宗弟子顾祈州修仙路上的磨刀石!
      
      这些年的种种不过是利用。她活在顾祈州编织的一个梦里,一朝梦醒,却是国破人亡,魂飞魄散的命数! 蜉蝣亦有喜怒哀乐,如果她的道是用凡尘界无数人的鲜血铸就的,动情再斩情,这样的道,不成也罢。
      
      魂魄消散之际,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破空传来:“咸鱼修仙系统激活中,绑定废仙府一座……”
      
      侍女嬷嬷早上醒来,发现前国主禅位后留下的小帝姬病死床榻,小帝姬还是豆蔻年华,冰肌玉骨,长得极美,宛如睡着一般,唯独眼角不知何时生出了一颗血色小痣。
      
      那一年的隆冬,凡尘界迎来了百年一遇的大雪,雪下得极厚,厚得能将世间七情六欲一起掩埋。
      
      *
      
      云梦十八洲青州府
      
      “有人吗?开门,我们重金借宿一晚。”急促而清脆的女声伴随着重重的敲门声,犹如刀锋割开深浓静谧的夜晚。
      
      姜娰猛然从梦里惊醒过来,浑身被冷汗浸湿,手脚冰凉,顿了数秒钟才反应过来,她不再是凡尘界边陲小国死去的小帝姬,而是云梦十八洲青州府青雾山脚下的五岁幼童。
      
      那日魂飞魄散之后,她以为自己会坠入无尽的黑暗,结果醒来时却成为了呱呱落地的剑修遗孤,只是这一世的命格依旧不好,她出生之时,剑修阿娘就死了,她被托付给了青雾山的剑宗。
      
      剑宗不收女徒,何况是娘胎里就染上了魔气,灵根尽毁无法修炼的女婴。她只记得剑修阿娘求的那人温润冷淡地说道:“灵根尽毁,早夭命格,最多只能活到十六岁,你且去吧,这十六年,我会庇护一二。”
      
      后来她就被寄养在了青雾山脚下的一家农户,答应阿娘照顾她的剑修却再未出现过,只每年都会给农户一些粮食和钱财。
      
      “有人吗?我们是梧州府点沧宗弟子,重金求宿。”敲门声越发的急促,带着一丝的恐惧。
      
      月光从破损的窗户纸里涌入,整个屋子渐渐被笼罩在一层诡异的氤氲的红色雾气里,一轮血色圆月静静地挂在夜空。
      
      姜娰瞳孔微缩,血月当空,百鬼夜行!
      
      话本子里,云梦十八洲是修仙界,也是被仙人遗弃的大陆,数万年前界灵消失,天地灵气就日渐枯竭,每隔四年,邪气就会爆发一次,可吞食天地。每到百鬼夜行之日,大大小小的宗门都会开启法阵,告诫三境以下的弟子,天黑以后不要出门!
      
      至于凡人则早早的就会熟睡,任他地动山摇也不会醒来。百鬼夜行更像是天地间对修士的一次无情狙杀和淘汰。
      
      难怪敲门声一声比一声急。这个时候还在外赶路的修士,九死一生!
      
      姜娰滑下硬邦邦的石头床,拎起角落里的一盏红色小灯笼,穿过院子去开门。  
      
      “师姐,没有人,都睡着了,喊不醒,他们肯定都是凡人,呜呜,我们会不会死在外面?”
      
      “不会,我的卦象显示这里有一线生机,继续敲门。”点沧宗的大师姐清霜俏脸发白,感觉体内灵气一点点地流逝殆尽,天地间黑沉沉的压抑的很。
      
      黑暗里无数暗影伸出小手小脚,正要抓住那几名落单的弱小修士,紧闭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金光闪过,暗影们犹如被火灼伤一般,惨叫着缩回去。
      
      “师姐,我好像听到了惨叫声!”点沧宗小师妹小脸惨白,哭着嗓子,哆嗦道。
      
      “别怕,是幻觉。”清霜听着那惨叫声遍体生寒,见门开了一条缝,随即被打开,一个五六岁的小少女清灵灵地站在门后,肌肤雪白,睫毛弯弯,盘了一个可爱的羊角小髻,小髻上还坠了一串凡尘界的小流苏,可爱得能让人心融化。
      
      “小妹妹,能不能让我们进去借宿一晚,我们给你灵璧、首饰还有漂亮衣服!”点沧宗的小师妹喜极而泣,将自己珍藏多年的首饰衣服一股脑地拿出来。外面,真的太,太,太可怕了!
      
      灵璧是云梦十八洲通用的灵石货币,里面蕴含着天地灵气,分为上品、中品以及下品灵璧,不分颜色,只按照灵气多寡来划分等级。姜娰见她拿出的灵璧虽然都是下品,但是几种颜色的玉石摆在一起也好看的很。
      
      她最爱收集这些漂亮的东西,见清霜一行人又很是面善,点头说道:“进来吧。”
      
      青雾山脚下的农户是砖瓦房子,篱笆院子,处处都透着凡尘界的寒碜和朴素,清霜一行人进了院子,见院内没有丝毫法阵的痕迹,不敢大意,对着姜娰说道:“小妹妹,今晚危险,你且进屋去,我们在院子里摆下法阵,出了任何事情你都不要出来,天亮之后我们会留下灵璧的。”
      
      若是她们死了,那些灵璧和首饰自然会落在这院子里,要是她们侥幸活着,也会如约留下重金的。
      
      清霜说完,跟师妹们掐着体内少的可怜的灵气,割破掌心,滴血布下法阵。血液滴下,犹如落入平静的湖面,瞬间激起了黑暗浪潮来,空气停滞,黑暗中,无数贪婪的暗影争先恐后地朝着农户小院聚拢起来。
      
      姜娰不懂修行,对于云梦十八洲的所有认知都来源于那本修仙的话本子,但是骨子里对危机有着天然的敏锐度,闻着空气里的血腥味以及越发压抑黑沉的夜色,暗叫不好,连忙将手里的红灯笼挂在了门口的灯笼架上,然后躲进了屋子的门后,开始紧急地喊着识海里的小洞府。
      
      “小洞府,是不是有危险了?”
      
      自她醒来就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异状,识海里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洞府,一戳上面还会显示一行字:损坏严重的洞府,可修复!
      
      至于怎么修复,修复后是什么样子,却没有任何提示。
      
      五年来,这破烂的小洞府犹如死物一般,姜娰无聊的时候会跟它说说心里话,给它挠挠痒,后来小洞府实在是痒的不行,才扭着身体憋出一句话:“别挠了,痒!”
      
      这是一个懒到极致的坏东西!大多时候不是装死,就是走在装死的路上。
      
      原本以为这次也没有回应,识海里的小洞府却破天荒地说道:“法阵被血污染了,这里很快就会成为邪祟的集聚窝。”
      
      换句话说,小姜娰很快就要被邪祟们吃掉了。
      
      *
      
      青雾山第六峰,温润俊雅的年轻修士猛然睁开眼睛,眼里闪过一丝雪亮的光芒。有人破了他的无垢法阵!无垢法阵可净化法阵内一切事物,五年前他花下大力气布下法阵,为的就是镇压那个女婴体内的魔气,让她不受魔气侵扰,日夜安宁,如今法阵被血污染,今日又是百鬼夜行,要是那个孩子被邪祟入体,活不过今晚!
      
      一道青光闪过,第六峰的异动很快就引起了其他几峰的关注。
      
      几道视线落下来。
      
      “老六这速度,像是上赶着去投胎,不愧是兰家子弟,一诺千金,到哪里都当烂好人。”一道懒洋洋的轻笑声响起,带着五分邪肆,三分不羁,余下二分清高倨傲。
      
      “兰家人最是沽名钓誉,惺惺作态,修的道更可笑,他要是真心救人,就不会将那凡尘小孩丢了五年不管不问,带回青雾山上不是更好?”
      
      “老九,慎言,兰家如何行事与你何干,你道术上压得过兰瑨再说,再说,大师兄都没发话!”
      
      气氛猛然一窒,那位一贯是不问凡尘事,清冷如仙,就算青雾山塌,云梦海枯,估计也不会皱下眉头。
      
      “无趣,我下山去玩玩。”邪肆的轻笑声继续响起,一道火红烈焰闪过,青雾山的血月似乎越发亮了几分。
      
      余下几人:“???”
      
      *
      
      青雾山脚下,农家小院里,清霜等人发现她们布下法阵之后,情况似乎更加不妙了,阵阵阴风刮进院子里,天地间压抑得人喘不过气来。
      
      很快农户小院像是陷入泥沼了一般,清霜等人觉得黑暗中有无数的手在撕扯着她们的身体,吞噬着她们的灵力,想反抗却一动也动不了,像是陷入了可怕的梦魇。
      
      点沧宗女弟子们脸色惨白,内心闪过不祥的预感。难道她们今晚就要死在这里了吗?她们还没买天宝阁最新出的限量版霓裳羽衣,没跟英俊潇洒的修士双修过,没赚它个十万灵璧,这,就要死了吗?
      
      “小妹妹,你快进屋!”清霜余光瞥到姜娰,脸色骤变。这个农户小院已经沦为邪祟的血腥巨口,任何生物进来都会被吞噬殆尽的。
      
      清霜双眼通红地看着清灵灵的小少女迈着小短腿跨过门栏,将门口挂着的丝绒草点着了!
      
      干枯的丝绒草点着之后,散发出淡淡的清香,闻到清香的众人如梦初醒一般,觉得手脚都能动了,听着耳边消失的惨叫声,顿时浑身毛孔都竖了起来。
      
      黑暗里,挤得水泄不通的邪祟在姜娰出来之后,全都惨叫着消失,余下的逃之夭夭,一时之间小院子又恢复了之前的空旷,只在灯笼无法照亮的地方,闪烁着无数不甘心的暗光。
      
      姜娰见小院子似乎又通风了,松了一口气,将墙角堆积的丝绒草拖了一些出来,继续点着。丝绒草就是前世的艾叶,每到鬼节,无论是帝宫还是民间,家家户户都要挂艾叶驱邪祟,姜娰见小洞府说了一句话后继续装死,寻思着可能没那么危险?想到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碰到任何的邪祟,便试探地点着了墙上挂着的艾叶驱邪祟,结果居然奏效!
      
      “姐姐,你们把丝绒草拖到院子里,围成一个圈,点着。”
      
      见小少女奋力拖着丝绒草的样子,清霜等人这才如梦初醒,连忙去拖丝绒草,在院子里围了一个大大的圈,点燃成一个艾叶火圈。
      
      识海里,小洞府无聊地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傻瓜,那些邪祟都是碰到小姜娰身上的龙气和功德金光才死的。丝绒草有屁用!
      
      前世她阿爹为了她禅位,免了凡尘界的生灵涂炭,这些功德金光聚拢到一人身上,再加上小姜娰的女帝命格,简直是行走的鬼见愁!若非这龙气和近乎十世的功德金光,也无法承载它的重量!
      
      如今有它在,这些邪祟就更不敢近身了!
      
      院子里,点沧宗女弟子们站在火圈内,有种劫后余生的恍惚感。而院外,本想暗中出手再离开的青衣剑修满脸震惊,随即轻轻地扣响了院门。
      
      众人脸色惨白,邪祟,又,又,来了?
      
      血月下,暗夜里,推门而入的剑修温润雅致,身姿峻拔如苍松,腰间悬挂着一柄碧玉剑,低沉温柔地开口:“在下青雾山兰瑨,可否进门讨口水喝?”
      
      声如石上清泉,人如春风拂柳,开口的瞬间,不仅点沧宗女弟子们呆滞,就连姜娰都暗暗赞叹了一句:桃花笑春风,剑光寒九州!
      
      点沧宗女弟子们霞飞双颊,哪里还记得今夜的凶险,唯一清醒的姜娰点头说道:“你且等着,我去取井水。”
      
      兰瑨错愕了一下,井水?他历来只饮晨曦朝露,不过偶尔喝一喝井水也不错。
      
      青雾山的井水跟山间泉水一般,清甜解渴,家中都是凡尘之物,姜娰没有拿杯子,而是在院子里摘了一片荷叶,捧着井水哒哒哒地递给了兰瑨。
      
      兰瑨俯身看着只有膝盖高的小少女,见她雪肤乌发,小小年纪就如此乖巧懂事,不知为何心就软了一块,接过荷叶,喝了一口井水。
      
      兰瑨伸手摸了摸姜娰的小羊角髻,微笑道:“我喝了你的井水,需回馈你一样东西,你可愿意随我上青雾山剑宗?”
      
      青雾山剑宗?居然是剑修!一边的清霜满心欢喜,翻遍天宝实录,终于在排行榜上找到了排名第198位的剑宗! 比他们点沧宗差了整整一百名呢!不过这样更好,若是她阿爹去提亲,没准真的能结契成功。
      
      姜娰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识海里一直装死的小洞府急吼吼地叫道:“去!”
      
      姜娰:“……”
      
      小帝姬抬头,冷静地问道:“可是去修行?”
      
      兰瑨被问住,温柔说道:“你婴儿时灵根受损,修行之路极难,不过随我上青雾山,可以长乐长寿。”
      
      这是他所能给的最好的东西。
      
      既然不能修行,何来长寿长乐之说?姜娰垂眼,自兰瑨出现,她就认出了兰瑨是剑修阿娘求的那个人。
      
      兰瑨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息,像是生机勃勃的春天,她婴孩时闻过,至今没有忘记。
      
      话本子里对剑宗,对兰瑨的叙述极少,只在最后的篇章里出现寥寥数语:道宗子弟顾祈州破五境之后,途径故土青州府,在青雾山废弃的剑宗遗址顿悟,五年后飞升!
      
      废弃的剑宗遗址!可见剑宗和她一样,都是这个世界里的终极炮灰!她不如在青雾山脚下种点花花草草,上什么青雾山当小丫鬟!
      
      她也是一个骄傲的小帝姬呢!
      
      识海里,小洞府苦口婆心地劝道:“小姜娰啊,上了青雾山,你就能跟这么俊雅的修士日夜相伴,真的不心动吗?”
      
      姜娰:“男人都是王八蛋!”
      
      小洞府:“……”
      
      美男计走不通!小洞府收起懒散,正经地说道:“你不是一直想修复洞府吗?青雾山上有修复洞府所需要的灵花灵草!”
      
      姜娰的识海里,破破烂烂的小洞府上突然显现出了几行字。
      
      损坏严重的废洞府,可修复。
      
      第一层修复材料:1000种花瓣精粹液、1000点善恶点。
      
      第一层修复后可点亮宿主的种植天赋,种植五级以下所有灵花灵草,可获得五色土一块,九色莲花种子一颗。
      
      识海里同时出现了九色莲花的幻影,一株仙姿卓绝的莲梗上盛开着一朵九色仙莲,莲心更是黑白双色,只看一眼便知道是仙品植物!姜娰双眼发光,小拳头紧紧握住,依旧没有松口。
      
      “小妹妹,去青雾山总比你在这乡下农户好。以后你要是有机缘也许能修行呢。”清霜劝道。
      
      “没错,小妹妹,不去青雾山,来我们点沧宗也好呀,我们缺个小师妹。”
      
      点沧宗女弟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劝道,凡尘界哪里有前途,进山修行才是正道,就算灵根全无,跟着修士也能见见世面。
      
      众人劝说时,远处深浓静谧的夜色中突然迸发出一道雪亮的光束,光束直冲云霄,与此同时天地间响起了低沉的钟声,似有经文吟唱萦绕着大地!
      
      “有人破镜引发了天地异象?”清霜失声叫道。
      
      “是道宗子弟!”兰瑨目光雪亮地看向南面的道宗。
      
      “师姐,会不会是无涯榜首的顾祈州,听说他五年前从凡尘界归来就闭了死关!”
      
      “肯定是顾祈州,他可是四境以下无敌手,以一己之力扛起整个青州府的人!”
      
      点沧宗的女弟子瞬间就化身为迷妹,一脸激动,无涯榜罗列的都是云梦十八洲最天才的修士,谁人不知道宗弟子顾祈州,俊美无俦,道法双修,十五岁凡尘界称霸,七日通感入修行,三月知微境,三年破玄,一跃成为无涯榜榜首,吊打了无数宗门子弟和世家修士,全修仙界至少有九成女修都明恋顾祈州,余下的一成不是有道侣就是眼瞎!
      
      只可惜顾祈州一心修行,听闻为了斩道,去了凡尘界,再归来短短五年就破了四境!
      
      四境修士已经站在了云梦十八洲的金字塔顶端!今夜之后,青州府的排名只怕都要往前挪一挪了。
      
      点沧宗女弟子们叽叽喳喳,姜娰抬头看向天际,小脸冰冷,内心似有寒冰,又似烈火焚烧,她伸手拽住了兰瑨冰凉丝滑的衣角,清晰地开口:“我随你去青雾山。”
      
      纵然渺小蜉蝣,朝生暮死,她也想有一日走到云梦十八洲道主顾祈州的面前,与他说一句,恩断义绝!破他道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废了无数开篇,新书终于来了,种田修仙,谈谈恋爱,轻松治愈,可放心食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