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

作者:九重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2

      天色麻麻亮,姜娰就收拾了简单的行囊,随着兰瑨上青雾山剑宗。
      
      收养她的农户得了钱财和丝帛,满心欢喜地送她出门,反倒是点沧宗的女弟子们恋恋不舍,见这位清润优雅的剑修连句客套话都没有,失望地告别,临行前塞了姜娰好些的灵璧和首饰。
      
      青雾山常年云雾缭绕,又有修仙宗门,山下的猎户一般不大敢上山。姜娰随着兰瑨上山,进入云雾之内,便看见了远处绵延的山峰。
      
      “青雾山上共有九座主峰,中间的就是剑宗的宗门所在,阿肆,往后你随我在第六峰清修。”兰瑨见她年纪小,一副懵懂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摸着她的小羊角髻,笑吟吟地将她抱起来。
      
      姜娰猝不及防被抱起,闻着对方身上浓郁的生机和春意盎然的气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识海里的小洞府也陶醉地念道:“春的气息,小姜娰,他修行的是生之道,与他在一起,大大有裨益,给我锁死了嗷!”
      
      姜娰:“……”
      
      她拽了拽兰瑨的衣袖,示意要下来。
      
      兰瑨错愕,认真地看了一眼姜娰,他修行生之道,道术越深,越是能吸引周遭的一切生物。幼年时他刚修行时,方圆十里八里的生物都会排队往他身边凑,往日里他也从不与人亲近,以免对方深陷他的道术,小姜娰居然对他免疫?
      
      “莫动,我带你上山,登仙路难行,若是要靠走,你怕是要走好些年。”兰瑨低低笑道,捏了一个法诀,御剑前往第六峰。
      
      姜娰被他抱在怀里,耳边都是谷风,鼻尖是对方温暖的气息,识海里,小洞府快乐地直打滚,一个劲地嚷着:“赚啦,赚啦。”
      
      “到了。”
      
      姜娰睁眼,只见满山树木葱茏,春花灿烂,流水潺潺 ,林中雾气袅袅,山石嶙峋,犹如秘境,而半山腰有一处开辟出来的洞府,洞府上撰刻着繁复飘逸的字体,她前世身体不好,唯一的乐趣就是读书,可竟也认不出这上面篆刻的是什么。
      
      “是古字,韶光。”小洞府激动地吼着,“小姜娰,给我往前冲冲冲!”
      
      “阿肆,这就是第六峰的韶光府。”兰瑨放下姜娰,取出一个小玉牌,挂在她的脖子上,俯身笑道,“这是出入的玉牌,上面有我的印迹,往后你就是第六峰的人了,平日里我大多清修,你只需照看洞府,做些洒扫的事情就行。”
      
      “好。”姜娰双眼弯弯,看着满山遍野水灵灵的花草果子,内心十分欢喜,兰瑨修行生之道,这第六峰的花草都长得比别的地方水灵,她可以慢慢搜集那一千种花瓣精粹液。
      
      “阿肆,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带你下山去采办物资,除了我,这山上,你谁也不能相信,知道吗?”兰瑨见她露出笑容,眉眼弯弯,一笑能让冰雪融化,忍不住叮嘱了一句。
      
      青雾山形势复杂,各峰井水不犯河水,老二冷酷残忍,老三邪肆不羁,还有老九,修行的是死之道,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可千万不能让他们看到这么可爱的小姜娰。
      
      “我知道啦。”姜娰点了点头,声音软软糯糯的,摸了摸瘪瘪的小肚子,问道,“我可以在山上摘果子吃吗?”
      
      “自然可以,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兰瑨微微一笑,接过破空而来的传讯符,笑容顿时隐去,从剑墟中取出一个泛着荧光的百宝囊,寄在了姜娰的腰间,“我要出去一趟,饿了你就吃辟谷丹,有不懂的就问小木头。”
      
      兰瑨说完招来自己的傀儡侍从,交代了一番,这才离开。
      
      小傀儡是木头炼制,方方正正的脑袋上还顶着几片绿叶,等兰瑨一走,一大一小就欢快地进了韶光府。
      
      韶光府一如其名,是个集聚整个青雾山生机的地方,姜娰随着小傀儡人进去,只见处处都是浑然天成的景致,繁花绿树,温泉怪石,天光从山顶照射下来,露天的府邸可观星辰日月。
      
      “不错,不错,天然去雕饰,品味极好。”
      
      “啧啧啧,竟然用月光石来清修,奢侈,奢侈至极啊。”
      
      “小姜娰呀,你腰间的百宝囊也极好,是上好的储物袋,你快打开看看。”
      
      识海里,小洞府一改之前的懒惰,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姜娰随着小傀儡人将整个韶光府绕了一圈,发现兰瑨生活的地方十分的朴素,又十分的雅致,跟他修行的道很是贴合。
      
      不过到底是剑修的清修地,府邸十分的冷清,没有半点的烟火气息,连床都没有,只有清修时的月光石台,更别提其他的物品,姜娰打开腰间柔软的百宝囊,倒出一小堆的灵璧,一瓶辟谷丹,几块雪白的兽皮,几块玉简,还有一些凡尘界的小物件。
      
      姜娰目光微亮,这些都是她目前能用得上的。
      
      姜娰将雪白的兽皮铺在府邸的小月光台上,收拾出一个小床来,将灵璧都收起来,然后将玉牌放到玉简上。
      
      几块玉简,一块记录了韶光府的布局和禁制,一块记录了第六峰的花草果实,余下的玉牌也打不开禁制,不过这块记录了千百种灵花灵果的玉简就足够她学习数年了。
      
      “小洞府,一千种花瓣精粹液要怎么收集?还有善恶点是什么?”小帝姬决定先修复识海里破破烂烂的小洞府。作为一个颜狗,她不允许自己的识海里有不漂亮的东西!
      
      小洞府支支吾吾:“要收集一千种灵花灵草,将它们的灵液提炼出来,品相要达到上品,即必须是纯净的颜色,或粉色,或绿色,或蓝色……我这里有一个小药鼎,你以后可以用它来提炼精粹液。”
      
      至于如何收集善恶点,小洞府决定不说,免得吓跑了小姜娰,这可是它千万年来遇到的唯一一个倒霉孩子,啊呸,宿主!
      
      小洞府说完,姜娰的百宝囊里就出现了一个破破烂烂的小药鼎,沉甸甸的,十分有分量,就是外形不太好看,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乍一看还以为是灶台里掏出来的。
      
      姜娰攥紧手里的小药鼎,点了点头,先学习玉简里灵花灵草的知识,然后再提炼精粹液,修复破损的小洞府。
      
      兰瑨一走就是半个月,半个月里,姜娰每天早睡早起,日常洒扫韶光府,余下的时间都忙着学习玉简里低级灵花灵草的知识,饿了就吃果子,渴了就喝山泉,然后拿着小药鼎捣药,加上有小洞府教她学习古语,日子过的有滋有味。
      
      第六峰风平浪静,其他地方就不平静了。
      
      “兰瑨此去沧州府,短短半个月就攒了100善恶点,这就是你们要支他出去的理由?”低沉冷酷的声音响起,青雾山的雾气犹如结霜了一般,沉甸甸地落下来。
      
      “老六修行生之道,做事历来事半功倍,他不是还留了个小尾巴在第六峰吗?我们将那小尾巴拐过来,拜入我们门下,也算是破他的道!”
      
      “嗯。”
      
      *
      
      姜娰夜里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看到了无数的萤火虫飞进来,组成一条璀璨的小银河,围绕着她飞来飞去,呼唤道:阿肆,跟我来,跟我来。
      
      声音轻柔温暖,像是幼年时阿娘的声音。她出生没几年,阿娘就病逝了,记忆里阿娘的音容笑貌早就模糊不清。 
      
      姜娰爬起来,跟着这些扑哧着透明翅膀的萤火虫们往外走。
      
      韶光府外更深露重。
      
      萤火虫们一闪一闪地朝着山顶的湖泊飞去,姜娰的襦裙和鞋袜被露水打湿,犹如陷入魔怔一般,要跨进湖里去,寂静的夜里,一道邪肆的轻笑声响起,随即整条萤火虫带都被赤红的火焰燃烧殆尽。
      
      月夜下,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忽而盛开出一朵朵红莲来,一朵巨大的红莲缓缓地朝着姜娰游来,莲花盛开,露出里面斜卧的红衣男子来。
      
      男人宽大的袖摆如流云散开,露出性感的锁骨线条,邪魅一笑,似有万莲盛开:“小阿肆,你晚上不睡觉,跑这里来做什么?”
      
      “重华!”黑暗里传来一道咬牙切齿的声音。狗东西,坏他好事。
      
      聒噪。青雾山第三峰峰主重华冷笑地挥了挥袖子,青雾山九峰历来斗的你死我活,谁也踩不死谁,老七想趁着老六不在家,诱拐这水灵灵的小姑娘,他不乐意!
      
      要拐也是他来拐,第七峰赫连家不过是上界的世家之一,也配跟他争?
      
      姜娰看着涉水而来的俊美男人,见他身穿华衣美服,眉眼如画,邪肆不羁,竟然比前世的帝王还要气派威严,顿时张开小口,呆滞了一下。
      
      修仙界诚不欺她,都是俊男!
      
      “哥哥好看吗?”重华见小少女乌黑的大眼睛都看直了,心情十分的愉悦,俯身掐了掐她软软嫩嫩的小脸蛋。
      
      姜娰捂着小脸蛋,怒视地后退一步,软糯清甜地开口:“你若不掐人,就更好看了。”
      
      重华爽朗大笑,湖面上莲花一朵朵盛开,瞬息之间,已经开满一湖。
      
      “小阿肆,你可是这些年来,我掐的第一人。”重华改为捏着她的羊角小髻,可爱,真可爱,凡尘界的小姑娘都这般可爱吗?要不,炼制成小傀儡吧,长长久久地陪着他!
      
      姜娰见他法术高强,华衣美服,一身气度堪比人间帝王,偏又心思诡谲,喜怒无常,一看就非寻常修士,不禁心生警惕,后退一步。
      
      无论是温润俊雅的兰瑨,还是眼前自带莲花香气的红衣修士,比之男主顾祈州毫不逊色,甚至更多几分难言的神秘之感,青雾山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何话本子里提都未提到?
      
      重华见月夜下的小姜娰清灵可爱,越看越是喜欢,凤眼闪过一丝诡异的红光,修长如玉的手指掐出一个优美的法诀。
      
      姜娰眼皮突然越来越沉,越来越沉,犹如坠入了无底洞一般,不断地下沉着,耳边隐隐传来一道清冷如月的声音:“重华,你逾矩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顾祈州不是男主!后期火葬场等着他~看到了好多熟悉的小天使留言,嗷,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