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薄雾似乎眨眼间就层层落下,把天地笼罩其中。包思善霎时起了冷汗,方才依稀可见行人的街道空荡一片,不见一丝活人的气息。四周死寂白茫,犹如置身一座空城。雾渐浓,平日里再熟悉不过的街道变得诡异莫测,周遭的事物随着她缓慢的步子一点一点透出,再一点一点被掩盖,叫人分不清东西南北。
      
      她不敢多停留,疾步朝开封府方向去。走着走着,似乎有什么声音叠着她的脚步声踏来。她心中一凛,顿住脚,那声音也跟着停了。再走,声音就跟着叠叠跟进。
      
      有什么东西跟着身后!这个念头叫她脸刷得白了,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最后跑了起来。可那声音仍旧跟着,越来越近,仿佛就贴着她的背。她怕极了,喘着粗气慌不择路,入耳的是呼呼风声和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心跳愈发的急,疼得要裂开,突然一声阴笑如同一桶冰水泼在心头。她骇然瞪大眼,咬着牙猛地转身!如果逃不掉,那她也要死个明白!
      
      可是……身后什么也没有,是什么跟着她?是谁在笑?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浑身发僵,浓雾中似有无数的眼睛在怨毒地窥视,叫她觉得天旋地转起来。眼前的浓雾缓缓流动,慢慢浮现一个女子的身影。
      
      包思善不觉后退两步,喉咙发干,“谁?”
      
      女子阴阴笑着,“我们见过的,你忘了?”
      
      见过?包思善愣了愣,什么时候的事?这种时候出现在雾里的恐怕都不是善类,何况眼前的女子看起来阴森森的,毫无人气。果然,女子声音冰冷冷地扯着嘴角,“开封府啊,展昭带我去的。”
      
      展大哥何时带姑娘回去了?包思善茫然,突地她想起展昭在雾里的所见所闻,再想到那具尸骸,当下脸上血色尽退,惊骇地急退数步。她,她就是那个女鬼!
      
      “想起来了?”女子步步逼近,“我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这一日,酒坛破了,我得以脱身而出。”
      
      “你,你别过来!”包思善克制不住浑身发抖,忽然又想起什么,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冤屈?你说,说出来我爹,我爹会替你伸冤。”
      
      “冤屈?”女子及思忖片刻,摇摇头,“我不记得了。”困惑的神色一闪而过,她又恢复阴森的表情,冷冷道:“我一个人闷得慌,你来陪我好不好?”
      
      包思善双脚打颤挪不动半分,眼睁睁看着女子一步一步凑近。她身上带着凛冽的寒气,随着她的话渗入包思善的骨髓之中,她道:“别怕,乔山也在我那。”
      
      今日起雾的时间又提早了一些,展昭抬头看看阴霾的天空心思沉沉,这雾还想一日一日蚕食开封不成?虽是无稽之谈却着实扰人,长此以往终归不成。雾里的鬼魅再未现身,叫人无从下手,该从何找起?
      
      不过,眼下他要找的不是鬼魅,是包思善。如喜慌慌张张地跑来说包思善午后出门至今未归时他就觉得不妙,包思善这阵子虽跟他闹别扭却不至于轻重不分,断不会无故在外头逗留太晚,这时候未归怕是出事了。
      
      她常去的地方只有常乐茶馆,他一路行来越近茶馆雾越浓,此刻目力所及只到前头四五步远,余下的皆隐没在浓雾之中。这情形跟上元节那夜一样,他再次被困顿其中。他不觉急了脚步,思善是不是也被困在雾里?她会不会遇到那只鬼魅?
      
      “思善!”声音似乎传得深远,又似乎被浓浓的湿气困住难以逃脱。得不到任何回应,他不禁有些焦急,可无论他如何在浓雾中疾行,始终看不清周遭。胸口烧着一团火,此时此刻他不得不承认除了盲目地游走找寻,他无能为力!他再如何武艺高强也终归是个凡人,鬼魅精怪不现身,即便有巨阙在手也无用武之地。
      
      蓦地,他收了脚步。疾行了近一盏茶的时间,照理说早该到常乐茶馆了,可眼下哪有茶馆的影子?这般找下去恐怕只是徒劳的原地打转,该怎么破迷局?四周是一成不变的白茫,他索性闭了眼静心聆听,如果包思善也困在其中,或许能听到她的声音。
      
      闭上眼仿若置身一片虚无,得益于上回眼睛受伤,耳力强了许多。心跳慢慢平复,细微的声响被捕捉到。隐约的脚步声,若有似无的喘气,还有——铃声!迷局被细微的铃声打破,他毫不迟疑地循着铃声而去。
      
      没走多久他就见包思善一脸惊恐地从雾中冲出来,二人不期而遇,双双一怔,包思善红着眼圈唤了声展大哥,一头扎进他怀里。展昭僵了僵,低头看着怀中的姑娘有些迟疑,终还是抬手拍了拍她的背,“别怕,有我呢。”
      
      “展大哥!我被困在这里怎么也走不出去,怎么办?我们是不是再也出不去了?”包思善抬起头来,满脸的泪迹。
      
      “不会的。”展昭安抚道,接着伸手要拉开她环在自己腰间的手,“此地不宜久留,回去再说。”
      
      包思善手臂紧了紧,埋头在他怀里蹭了蹭,闷闷道:“我好怕……”
      
      见她这么说,他不由松了手任由她抱着,让她靠一靠吧,就这么一会儿。包思善似乎笑了笑,问道:“展大哥,你的铜铃呢?”
      
      呃?展昭被问得一头雾水,什么铜铃?包思善抬头看着他,眼里透着寒意,“你上回带在身上的铜铃啊,去哪了?”
      
      随着后腰上一阵尖锐的疼痛,怀中的包思善渐渐扭曲,散去幻像成了那夜的女子。展昭往后踉跄一步,脱离女子的环抱,脸上的血色刷得退去。她化作思善的模样,难道思善……女子舔舔指甲上的血迹,那一抹红色衬得她脸色更加惨白,“好热的血。”
      
      “你把思善怎么了?”
      
      “你说呢?”女子的指甲瞬时长了几分,“你还有空担心别人?我刚才应该刺穿你才是。你的血这么热,这么甜,想必心也好吃。呵呵……你若有铜铃护身我不至于得手,可惜你把铜铃给了那丫头。”
      
      闻言展昭反而松了口气,这般说来思善无性命之忧。女子嘲讽道:“别高兴的太早,她困在雾里能撑到几时?”
      
      “除了你,这雾便散了吧?”如今唯有一搏!
      
      女子阴阴一笑,纤纤细手化作枯槁老枝袭向展昭颈项,如刀锋的指甲上还染着血迹,抓破浓雾卷起白色气流。展昭不敢轻敌,忙旋身避过,巨阙出鞘迎敌。女子第二招被巨阙接下,发出铿锵之声。展昭心里大惊,她的鬼手竟然如此坚硬,巨阙都未能伤及分毫。
      
      女子腕间使力,指甲交缠这剑身摩出刺耳声响,脸上阴沉之色更甚,“想不到你竟有巨阙!”
      
      随着刺耳的刺啦之声,巨阙从指甲剪摩擦而出,剑刃直向女子心口。女子丝毫没有闪躲,淡然的看着剑刃没入胸口,面不改色地朝展昭笑道:“展大人,你杀不了我。死人怎么能再死一次?”
      
      展昭紧紧咬牙,死人如何再死一次?即便剑刃穿透身体,也不见半点血丝!难不成就拿她没办法了?他微微有些喘,身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若不速战速决,恐怕撑不到天亮。这可如何是好?云破大师说巨阙戾气重,足以斩妖,为何对她无用?
      
      女子无痛无觉,一手把贯穿心口的剑刃拔出,看得展昭悚然。她轻飘飘道了一句该我了,枯枝一样的鬼手直向展昭心口,她还惦记着他热乎乎的鲜血和跳动的心脏呢。锵得一声,鬼手被横在胸前的剑挡住攻势,虽护住了心脏却挡不住尖锐的指甲嵌入身体。
      
      展昭狠狠倒吸了口凉气,差一点,就差一点心脏就要被她掏走!女子抽回手,血淋淋的,血腥之气瞬时萦绕鼻尖,连带着洒落几滴在巨阙之上。血滴缓缓沁入剑身,展昭只觉得掌中一热,巨阙似乎活了一般,竟带了一层血色微光。脑中精光一闪,巨阙杀人饮血,戾气难掩。追随包大人之后他甚少让巨阙见血,难不成因此才未能让巨阙发挥戾气斩妖?
      
      他未深思其中缘由,眼下要先除了鬼魅。女子也对眼前的景象微讶,却并未放在心上,一个凡人岂能伤她?然而剑刃再至,竟生生砍了她的鬼手,断口处滋得冒出黑烟,大有将她焚烧之势。她不由大惊,疾退两步,再展昭欲再攻上前来之际隐身遁去。
      
      女子遁去,浓雾立时薄了几分。展昭捂着胸口咳了两声,心中暗叹好险,若再纠缠下去只怕不敌。只是思善在哪?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