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夜开封[七五]

作者:新鲜的苹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异变

      展昭以为这起案子才刚开头,千头万绪有待梳理,谁想当晚就异变突袭。戌时刚过,外头竟然虚虚渺渺地起了雾,将整个开封城都笼罩其中。阴森之气搅得人心惶惶,不消多久,街上行人渐少,纷纷躲回家中。整座城似乎空了一般寂静无声。
      
      展昭定在开封府大门内对着门外的雾紧紧锁眉,实在太过诡异!雾只在门外没有半点飘进开封府,仿佛有无形的屏障将其隔在门外。张龙门内门外来来回回走了几趟,并未发现不妥之处,犹疑道:“展大人,你看这雾和之前的是一回事吗?”
      
      展昭未应答,心中却已将两者挂钩,若只是寻常的雾,开封府内怎会没有?僵持着,有巡街归来的捕快来报——雾只在屋外徘徊,不曾进入任何宅邸。张龙啊了一声,也皱了眉,心想这事玄乎了。不待他深思,只听展昭道:“加派人手巡街。”他缓缓步出大门站了片刻,旋身折回来,“张龙,今晚府里多安排些守卫保护大人。赵虎等人随我到各角门巡一圈。”
      
      今夜的异象叫谁都不能安生,包思善听了如喜打听来的消息早按捺不住,偷偷跑去角门处窥了一眼。府里府外一墙之隔却是两番景象,抬头就能看见院墙之外蒙蒙白雾,里头却毫无异状。这真是奇了!
      
      忽然前头有人往这边来,听声音人数不少。近了一看,是赵虎领着几个衙役巡来。赵虎见了她连忙道:“思善?你怎么在这?快些回去,今晚怕不太平。”包思善知道这不是玩闹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指着外头的天问道:“赵大哥,这是怎么回事?”
      
      赵虎摇头,“不知道,突然就起雾了,邪乎得很。你快些回去,免得被展大人撞见。”话音刚落,就见展昭的身影由远及近,片刻就到了跟前。他语气淡淡的让赵虎领人继续巡逻,包思善心里咯噔了一下,先前分开时她把他挤兑得脸色难看,这会儿他想干嘛?
      
      二人对视半晌不见有人开口,包思善沉不住气,先别过脸,“我,我是听说出事了才来看看,这就回去。”展昭没搭腔,弄得她心里更没底,忍不住又抬眼看他。他这才缓缓开口,说的却是,“不管你把铜铃给了谁,都给我去要回来!”
      
      包思善吃了一惊,虽是胡诌哄他的话,可叫她把送出去的东西讨回来,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展昭似看穿她心中所想,再道:“你若觉得开不了口,我替你去取。”
      
      “你……”她更惊了,他,他是什么意思?“你就开得了口?”
      
      展昭眉心动了动,“我去取,不必开口。”
      
      啊?啊!她不敢置信地瞪大眼,他这是要去偷?他该不是被她气疯了吧?近乎惶恐地退了一步,连连摇头,“不必不必,我自己去,你……”她当真有些怕了他,“我,我先回去了。”
      
      “等等!”
      
      才转身又被他唤住,她心里一跳,怎么?他非要逼问铜铃的下落不可?回头却见他把春妮送的那个平安符塞到她手中,“这个你先带着,春妮说开过光,多少有些用。”
      
      包思善彻底傻了眼,“这是春妮给你的,我怎么能收?”春妮要是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死?她急忙要推回去,他并不接,“收着吧,你收着我才安心。”
      
      她一怔,被他的话乱了心,有一丝暖意,更多的是醋意,“我已经有了,这个还是你自己留着吧。给了我春妮该不高兴了。”
      
      展昭似乎轻笑一声,“不会。”她身上开过光的符就一沓,还会缺平安符?
      
      她有些发懵,弄不清他到底什么意思。忽然间觉得自己跟他说得似乎是两件事,她都觉得自己有些矫揉造作了,他却还一本正经地跟她纠结铜铃的去向。僵持中,春妮风风火火地朝这边跑来,“师兄!在府里巡视这种事怎么也不叫我?别的事不成,在开封府走走看看难道也不成?”她转眼就道了近前,包思善抓着护身符要塞还给展昭已经来不及,春妮见了道:“师兄,你真会借花献佛,要送平安符不会自己去寺里求?怎么拿我的做人情?”
      
      包思善心想坏了,急忙道:“没有的事,刚才展大哥不小心把平安符掉地上了,我帮他捡起来罢了。”她自以为好心遮掩,展昭却不领情,毫不避讳春妮,仍旧道:“你收着。”
      
      春妮似乎没瞧见她的尴尬,挥挥手,笑道:“师兄让你收着你就收着吧!他武艺高强,有没有护身符都不碍事。”说着转向展昭,笑得贼贼的,“师兄,没了平安符,让师妹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包思善手上一紧,春妮是什么意思?她好像浑不在意平安符被展大哥转赠,却缠展大哥缠得紧,但又不像男女之情,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再看展大哥,神色间竟有些嫌春妮碍事的意思。
      展昭看着春妮蠢蠢欲动的模样,心知就算把她打发她也未必会听,不如给她找些事。想了想,道:“既然如此你今晚就陪着思善吧。”
      
      “诶?”春妮一诧,这算什么?展昭在她反驳前道:“今晚的雾与往日不同,不知还会不会有异变,你守在后宅。”
      
      这样的安排合情合理,春妮无从反驳,望望外头的薄雾,叹了叹,后宅就后宅吧。展昭嘴角微微翘了翘,安心离去。春妮叹了又叹,陪着包思善回去。包思善抓着手里的平安符迟疑半晌,最后还是递给她,“这个还你。”
      
      春妮不解,“师兄给你你就收着呗,还我干嘛?”
      
      “这是你送给他的,我怎么能拿?”
      
      “这有什么?不过是张平安符,想要我再去求就是。”
      
      包思善瞠目结舌,她怎么能说得这般随意?难不成他们根本就不是她想得那种关系?春妮被她看得发毛,奇怪地打量着她,“你干嘛呀?”
      
      “没,没事。我以为,以为你,你们……”
      
      春妮从她窘迫的眼神里悟出她的意思,愣了愣,随即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笑起来,“思善,你怎么会以为我对师兄有那种心思?别看他表面上宽厚温和,骨子里简直坏透了!你都不知道他多能装模作样!”
      
      “啊?”包思善没想到春妮会这么评价展昭,装模作样?她怎么从来不知道?春妮拍拍她的肩膀,状似安慰道:“你想想看,师兄行走江湖多年,怎么可能真像面上那般温厚纯良?耍起心机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他呀,全靠装!”
      
      “是吗?”展大哥是这种人?
      
      见包思善脸色不好,春妮心想会不会坏了师兄的名声,赶忙再道:“师兄虽然爱装,不过骨子里是个好人,这点我可以作证!”
      
      自那夜起,开封城每夜都要被薄雾笼罩半宿,虽未伤人却人心惶惶,掌灯之后几乎无人出门。而乔山的案子也胶着无头绪,展昭忙着破案,已经几日不见人影。春妮自告奋勇帮忙,也不见人影。包思善在得知春妮跟展昭不是那种关系之后反倒更愁眉不展,愁愁愁,不知从何说起。大伙都忙着查案,她哪能揣着满腹愁绪去试探展昭?
      
      想来想去只能去常乐茶馆坐坐,困在家里她坐立难安。如喜见她要出门连忙劝她别出门,这会儿四处乱糟糟的。她心里烦躁,索性不让如喜跟着,独自出了门。其实她今日出门除了解闷之外也为了见邓宏,前些日子托邓宏抄书,约好在茶馆见面。大约被是雾闹得,茶馆的生意淡了一些。她很快便看到邓宏坐在角落,他已经先到了。
      
      “邓大哥。”包思善轻快地打招呼,“让你久等了。”
      
      邓宏脸一红,起身道:“我也才到。”他也不知怎得,一见包思善就浑身不自在,手脚都不知要怎么放。咳了咳,连忙把手边包裹往她面前推了推,“书我抄好了,不过原文残缺得厉害,读起来不通。”
      
      包思善取出手抄本翻了翻,字迹俊秀,当得起赏心悦目四个字,她不由笑了笑,“邓大哥的字真好看。”
      
      邓宏脸又红了,“姑娘过奖。”顿了顿,再道:“这本妖夜志很有意思,可惜残缺不全。我想是不是可以自行添补一些,好让文章完整?”若不然断断续续,看着不成样子。
      
      包思善眼睛一亮,是啊,她怎么没想到?兴致顿时被他勾起,“依你看要怎么添补?”
      
      邓宏见她赞成当即便把这几日的构想同她说了,包思善大为惊喜,邓宏构思巧妙毫无破绽,她连连称好。邓宏却说一人的想法单调且易被局限,恰巧林宝闲了下来,三人便凑在一块商讨如何完善。这一说竟说了半日,待回神竟已经掌灯,包思善忙说糟糕,回去要迟了,便匆匆辞去。
      
      此刻街上行人渐稀,包思善心里打了个突,脑子里尽是鬼魅魍魉的精怪怪谈。微微颤了颤加大步子朝开封府去,然而她很快发现不对劲——起雾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