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离去之原

作者:鹿逐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正常的日常(六)

      五月份的时候,网球东京地区赛终于开始了。东京参赛的学校,蜜子没有认识的人,所以她所关注的自然是神奈川的县大赛。算算时间,离县大赛的开幕只有二天了。
      周日一大早,蜜子就准备好了东西去看望远在金井综合医院的幸村精市。上次他来看她,而现在轮到她了。
      立海大的比赛,幸村精市是不可能来看的了。上次听弦一郎在电话里说,幸村已经同意手术了,大概在七月就会开始手术。所以在那之前,医生是绝对不会允许幸存偷偷来看比赛的。
      唉,老天真是不公平啊。明明是那么有抱负的少年,怎么会生这样的病?而社会的败类去活的逍遥自在?
      蜜子叹了口气,拎着餐盒上了开往神奈川公交车。
      
      公交车上人不是很多,蜜子很容易就找到了位于窗口的位子,而她的前方竟是那位据说是日本第一高中生的夜神月。虽说还在国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他的大名了,因为每次考试前,老师总会将夜神月的照片贴在黑板上让大家膜拜。于是导致有很大的一部分同学看到夜神月就想哇哇直叫。
      蜜子倒还好,谁让她从小就名列前茅呢,而且她只要保持这个位置就行了,家里也没特别的要求让她一定要第一第一。所以啊,她完全没有压力。
      不过见到真人,蜜子还是有些新奇的。因为夜神月看起来就是个普通人嘛,也没有三头六臂,头发也没秃……
      看了一会儿,蜜子就移开了视线。这么盯着人家看,怪不好意思的!并盛没有到神奈川的直达车,所以蜜子是从东京坐车倒神奈川的。由于东京离神奈川不远,所以她压根就没考虑急死人的地铁,哪怕现在不是上班高峰期。
      不过说起来,能见到传说中的学霸,也幸亏自己的坐的是公交车,不然不就遇不上不是么。
      五月末的天气,温度已经开始升上去了,不少人直接穿起了短袖,虽说如此,但蜜子却还在外面套了条开衫。结果在车上,不一会儿,就感到热了。打开车窗,没有风吹来,蜜子只好脱掉了外衣,搁在臂弯上。
      公交车经过一个站台的时候,上来了一个人,带着不合时宜的毛线帽,因为感冒(上车的时候他正咳嗽着),所以还带着口罩。他上车后就径直走到车尾,坐到了最后一排正中央的位置。
      蜜子也不是要特别去观察他的,只是他给人的感觉有点奇怪罢了,虽然这种奇怪她也说不上来。
      又经过了几站,上上下下之后,公交车上的人越老越少,最后只剩下除司机外的六个人。
      前方的夜神月,下车的车门口靠窗看杂志的大叔,离大叔两个座位远的带着耳麦和墨镜的少年。还有夜神月前面和大叔隔一个道的白衣女人。以及公车最后面的口罩男和她天海蜜子。
      到下一个站前,青年突然站了起来,大概是因为刹车的原因,青年一个不稳踉跄了下,头上的耳麦滑了下来。大叔见到后,弯下腰帮他捡了起来。少年说了声“谢谢”后就下车了,公交车再次启动。
      天海蜜子拿出手机一看,有条未读邮件,来自于纲吉。对了,她去神奈川额事好像没有告诉纲吉他们吧……
      于是很快编辑了条邮件发送过去。正当她抬起头来的时候,那个靠窗的大叔突然不对劲了。
      痉挛着倒了下来,口吐白沫,甚至下面还流下一滩水,在公交车内散发着骚臭味……
      
      “然后呢?然后怎么样了?”头发似裙带菜的男生瞪大着眼睛问道。
      天海蜜子似是吊着他胃口,就是不说出后来的经过。
      “说呀,天海,后来怎么养了?”
      对一群少年来说,果然还是刺激的事比较感兴趣吗……
      
      这是发生在蜜子来神奈川的公交车上的事。因为这件事,使得原本上午就该到的人因为做笔录的原因直到下午才到达神奈川。
      巧合的是,幸村精市的网球社的社员正好也一起来看他,当中那个没见过面的男生大概就是丸井说的切原赤也了,因为他的裙带菜头真的太瞩目了。
      
      车上的人都发现了大叔的不对劲,最先上前的是夜神月,他掏出手帕塞进大叔的嘴里,以防他咬到舌头,并急切地命令司机开往最近的医院。
      天海蜜子想着上去帮帮忙,但那口罩男阻止了她:“这件事还是让男性来做比较好。小姑娘可以帮忙报个警吗?”
      “报警?不是癫痫吗?”
      口罩男直接扔掉手帕,两指塞了进去不停地抠着里面,那位大叔呕了几下,吐出一团脏水,恶臭难忍。
      “这是中毒,不是癫痫。”
      几乎在口罩男话音刚落,天海蜜子立马拿出手机报了警。
      
      “中毒?是食物中毒吗?”丸井吹着泡泡糖,泡泡糖因为他的惊讶而破了。
      “不是。因为大叔看起来不像是食物中毒的样子。而且我愿意相信那个口罩男,毕竟看起来很专业的样子,也许是个医生吧。”
      毕竟连学霸都诧异他的做法来着,应该不是普通职业。
      “puri~~那么是什么?难不成还是有人下毒?”仁王雅志开玩笑地说道,然后看到天海蜜子一脸无奈的表情。
      “真的有人下毒?”
      
      “应该是这样的,毕竟四亚甲基二砜四胺可不是那么常见的玩意儿。不过一般人的话是怎么弄到的呢?”
      “等等,那个四亚什么二什么胺来着?那是个什么东西?”切原赤也挠着脸,干笑着问道。
      “四亚甲基二砜四胺,C4H8N4O4S2,分子量240.27,20世纪中叶研发的急性杀鼠药。立方晶型,由丙酮重结晶。”
      柳莲二突然出声,一本正经。
      “为什么柳学长脸这种东西都做了记录?!越来越好奇学长的笔记本了!”切原赤也不可置信。
      “哈哈。”天海蜜子嬉笑,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切原赤也的肩膀,“小朋友,因为柳在我说出化学品名字的时候,就谷歌了下。机智的我早就发现了。”
      “叫谁小朋友呢!我明明比你大!”切原赤也不甘示弱,反驳着天海蜜子。
      
      天海蜜子呵呵一笑,正经着脸,“虽然我的生日比你小,但我的心理年龄可是很悠长的哦!告诉你吧,其实我是活了一千年的妖怪,平安京时期,我可是和安培晴明是好友呢!”
      病房里除了切原意外,所有人都木着脸。
      傻子才会信这么傻的措辞吧!
      “胡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果然切原赤也根本不相信。众人安慰地点点头,切原这孩子虽然傻了点,但好歹不是太傻。然而,切原的下一句话却让众人无语望天了。
      “明明是圣诞老人的年龄更大!”
      天海蜜子用着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这孩子怎么那么单纯呢!太不可思议了,居然还相信着圣诞老人的童话……虽然连她都忘了话题的重点。
      
      “你们在说什么呢?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幸村精市和真田弦一郎突然出现在门口,伴随着阿市的百合花笑脸,弦一郎的脸色黑得都像块碳了……
      
      “部长,副部长,你们来了啊。”
      蜜子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幸村精市,病房里都是他的社员。据说他和弦一郎在天台说悄悄话。于是本着等着他的想法,直接和他的社员聊起了公车上的额案件。
      
      “蜜子已经来啦,我还以为要晚点呢。”幸村精市看到蜜子,微微一笑。“怎么样,没事吧?”
      泰纳海蜜子摊手状,“当然没事了。案件虽然还没解决,但是和我有没有关系,几乎已经确定了嫌疑人了。”
      
      “对了,你还没说结果呢,到底结果怎么样了?凶手是谁?”丸井文太抢先问道。
      幸村上床后,眯眯眼笑道:“我也很想知道呢!”
      
      蜜子咳了几声,然后将整件事最重要的部分讲故事一样地讲了出来。
      
      大叔因为急救及时,所以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而警方从催吐物中检验出了微量的四亚甲基二砜四胺,按照医生的说法,受害者食用的大概在4~5毫克之间,由于四亚甲基二砜四胺兴致稳定,不易分解,所以用量才能检测得出来。而且,这个量已经是将近临界线了,要是7毫克以上的话,绝对撑不到医院。
      不过在天海蜜子看来,口罩男的急救也是一个重要的因素所在。
      
      这件案子由搜查一课负责,正式确定了谋杀的性质。从公交车上调取的监控发现,从大叔上车期间,不管是上车还是下车的乘客,没有人接近他,因为公交车上的人并不多,所以监控的视野非常清晰。
      而录口供的时候,天海蜜子无意间透露大叔层曾过少年的耳麦这件事,虽然不知道有没有用处,但是作为一个好公民,她尽量详细地描述了出来。但是描述过程中却发现,她根本不记得少年的容貌。
      监控中也是,少年的脸大半都被墨镜当着,而且他也一直低头玩着手机,所以根本看不清他的脸,只得隐约看出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而且提取的指纹也没什么用处,上上下下的人太多,完全没法全部一一对应。
      
      后来,夜神月学霸分析了一系列的异常,终于将所有的方向指向了不在的少年。
      “四亚甲基二砜四胺是一种急性□□,也就是说误食之后会很快出现相应的症状。但是我们也发现了,从受害者上车开始并没有吃过东西,所以排除了在食物中下毒的可能性。于是问题来了,死者是什么时候吃了什么东西?”
      “……但是死者有个很不好的习惯,我上车的时候就发现了,他看杂志的时候习惯性舔下右手的大拇指……”
      其实说到这儿的时候,在场的人其实了解得差不多了。
      如果没有吃东西,那么只有在受害者的拇指上下毒了,而他的拇指唯一碰过的东西就是杂志和少年的耳麦。
      “马上查清楚那名少年的身份!”搜查一课强行犯四系的田中警官马上下达了命令。
      但是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但是突然来的另一名警官却让此案有了重大的突破。那是来自于搜查二课特别搜查六系的警员佐藤十四,据他所说,受害者可能与前段时间的家庭主妇诈骗案有关。
      于是,凶手的范围缩小了。
      
      “所以说,凶手是谁还是不知道?”
      “也不算啦,反正范围减小了啊。这样的话,还是很容易找出来的,毕竟复仇的可能性最大呢。”
      柳莲二突然说道:“如果诈骗案的话,我想到了一件事。一个月前,有人自杀了,据说就是因为被诈骗而负债累累。”
      “而且,自杀的地方还是在并盛。”
      天海蜜子震惊地长大嘴巴。
      “居然有人在并盛自杀吗?云雀难道会不知道?!”
      
      那个家伙可是吧整个并盛当囊入他的麾下的,有人在他的地盘上自杀,难道他没什么表示吗?天海蜜子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基本上在自杀的人应该不是并盛的人吧。
      并盛就那么大点的事,如果是并盛町的人的话,还指不定说成什么样呢。
      
      “云雀再怎么厉害,到底是个中学生啊,话说他现在中三吧。“幸村精市无奈一笑,对于蜜子口中的那个神通广大的云雀有些好奇。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可是并盛的保护神呢!自从有了他,并盛就没有不良少年这种生物了!“因为不良少年都归顺于他了……
      “这么厉害?!“切原赤也将信将疑,大概在他的印象里,没有比真田和部长最恐怖的人了!
      “何止是厉害!他的风纪委可是堪比拆迁办的存在!”天海蜜子煞有其事地点头。
      幸村无语,只是微笑地看着真田:“说起来,弦一郎现在也是风纪委员会的会长了。我相信你也能做到云雀的那个地步的。”
      天海蜜子惊讶,“原来表哥已经风纪委的人啦!”
      “什、什么?原来你是副部长的表妹吗?!”切原赤也仿佛受了重大的刺激,手颤抖地指着天海蜜子,一脸惊恐。
      难怪啊,刚才进门的时候,副部长的脸色好黑啊、果然是因为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吗?诶?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你不知道吗?难道我没说?还有为什么那么惊讶?”
      反正也是忘记进门的时候有没有自我介绍中提过了。
      
      “不过弦一郎表哥完全不需要像云雀一样。毕竟云雀可是一双拐子横行并盛的存在,到底也是靠武力堆积起来的,虽说现在的威信也是逐日增长。但表哥的话,根本就是可以刷脸的!”
      “呵呵,说的也是呢。”
      柳莲二:“真田受到百分百攻击……”
      其中话中的潜台词大家都懂得,大概也只有……”
      
      切原赤也皱眉,摸摸手臂,嘀咕:“怎么感觉有点冷啊……”看看窗外,阳光明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家教除了大剧情即黑耀战与指环战,其他的小剧情我都是打散的,也就是不走原著的时间线,按照剧情来设定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