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离去之原

作者:鹿逐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因为后面男主不出场

      迪诺回到西西里,刚下飞机,就看到Vincent一脸黑气地朝他走来……
      ……
      彭格列与加百洛涅的同盟关系已经经历很久了,大约从19世纪初代的时候就建立了关系,一直维持到现在。Vincent并不在意自己的做法会对两个家族的同盟关系造成裂缝,如果仅仅如此的话,所谓的同盟不过是一纸荒唐。况且,作为一个父亲,对任何会夺走自己的女儿的家伙都不会有好脸色。哦,可怜他这个做父亲的吧……毕竟每个有女儿的爸爸都是上辈子折翼的苏菲……
      
      看着Vincent离去后,迪诺才顶着一张青紫的脸上了回总部的车,迪诺庆幸在机场的都是自己的亲信,否则的话,真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
      只是……
      “boss,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别担心了,罗马里奥,这只是一点小伤而已。”迪诺龇着牙,想安慰性地笑笑,却牵扯到了伤口。
      “嘶——而且,比起Reborn的手段来的话,Vincent果然还是太温柔了些。”迪诺捂着脸道。
      罗马里奥望着天,对自家boss的话感到一丝丝的无语。
      “毕竟……如果以后我也有女儿的话,想必做的和Vincent一样的吧……”迪诺的脑海里不禁幻想出自己和蜜子的女儿。啊,头发一定是金色的,那么眼睛呢,是像蜜子的琥珀色呢还是和他一样的褐色呢,嘛,反正不管哪一种都很漂亮呢。于是迪诺傻傻的笑出声来了……
      开车的罗马里奥不禁叹了一口气。
      回到加百洛涅的总部,迪诺并没有直接去书房,而是回了卧室。他嘱咐罗马里奥说:“关于塔米多家族的事,我稍后在处理。”
      “好的,那么我现在去准备文件。”
      回到卧房的迪诺,立刻脱下了他的外套,左手臂上那加百洛涅首领特有的纹身显露无疑。将短袖的袖子卷到肩上,他开了灯,拉上了窗帘。从枕头底下取出一把精致的钥匙,打开了藏于衣柜中的一个盒子。那四方的盒子制作精良,盖上正中央的事两匹跳跃交接的马,那是加百洛涅家族的族徽。周边雕刻着繁复的蔷薇花,制作盒子的雕刻家一定是位技艺高超的师傅,都则必定不会那么栩栩如生。
      迪诺捧着盒子,仿若珍宝。
      想必藏于盒子内的不是价值连城的珍宝,就是珍贵的回忆。
      做到沙发上,迪诺看着盒子很久,似乎在犹豫要不要打开它,虽然锁已开,但盖子并未掀开。
      但最终,他还是打开了盒子,他想,他要做的不就是如此吗?
      令人错愕的是,里面堪堪两样东西,一张照片和一粒糖果。尤其糖果还是好几年前的产品,彩色的糖纸已经退了色,与白色相差无几,而且里面的糖已经是长了霉的。
      迪诺的唇角不由地扬起笑意,他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捏着照片,偶尔目光还会投向那颗已经变了色的糖果。
      “十年了啊……”迪诺仰躺到沙发背上,捏着照片的手横在眼睛上,唇角的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
      十年前那可是他的黑历史,却也是他最难以忘记的时候呢。
      
      ——十年前的分隔线
      迪诺·加百洛涅是意大利黑·手·党boss恩佐·加百洛涅的独子,也是未来的加百洛涅的十代目。虽然如此,但其本人似乎并不愿意继承十代目的位子。二年前被父亲送去了培育黑·手·党的黑·手·党学校,因为本身的废柴体质,而遭人嘲笑,唯一的好友便是斯贝尔比·斯夸罗。虽然斯夸罗并不承认迪诺所谓的“唯一的好友”的身份,但也没有特意去针对。呃……也不对,毕竟斯夸罗的嗓门特别大,而且脾气也特别暴躁,所以还真看不出他是否对某人有好感的样子。不过,迪诺倒是不介意斯夸罗的大嗓门,有时还会笑呵呵的调侃他。
      
      迪诺是一个很轻信他人的人,至少于那时而言是事实。有次他因为脚下意外而摔倒,尤其是一天当中的次数超过一个星期的次数时,斯夸罗开玩笑说可能是他的母亲出了意外,于是迪诺真的相信了,旷了课地赶回了家。直到后来,母亲真的去世后,斯夸罗就再也没对他开过玩笑。
      
      因为母亲的去世,那一阵子迪诺情况非常糟糕,因为父亲时常不在身边的缘故,迪诺从小就和母亲的关系非常好。然而母亲去世后,迪诺时常缩在房间的小角落里,孤独无助。即使是罗马里奥的劝说也没有用处。
      虽然后来还是回归到了校园,但是一次和另一个家族的某位顺位继承人发生了口角而逃出了黑·手·党学校。
      那是他第一次逃,和旷课不一样的刺激和无助。
      
      这一逃,直接从西西里到了罗马。
      漫无目的地游荡在罗马的街头,身上的钱全部加起来也就只有一个面值500里拉的硬币……
      似乎有些后悔冲动地逃出来了呢……反正他也是个废柴,后悔又有什么关系?于是,随着人流不知不觉地就到了位于三岔口的许愿池。
      现在是旅游旺季,许愿池边上围满了人群,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对于那些虚无缥缈的神力,人似乎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服感……
      迪诺就窝在最角落的那块地方,面对着人群,喷泉的哗哗声仿若听不见。
      颓废地靠在墙头,捏着仅剩的一个硬币,思考着要不要也投入到许愿池中。但是反应过来直接摇头将硬币塞入口袋里。
      “F……Frate……llo!”
      耳边突然传来一句蹩脚的意大利语,迪诺转过头,看到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正扯着他的外套。
      小女孩一手拉着他的外套,牙齿咬着另一只手的指头,看到迪诺没有反应的样子,糯糯地喊了声:“欧尼酱?”
      “是日本人吗?”迪诺用着略带生涩的日语问道。
      听到熟悉的语言,小女孩笑得眼睛弯弯的。
      
      迪诺脸一红,用着蹩脚的日语问道:“有什么事吗?”
      小女孩粉嫩的脸颊顿时鼓了起来,就像迪诺曾经养过的一只小仓鼠吃东西时的样子,于是他的脸更加红了。
      “欧尼酱的脸为什么这么红,生病了吗?”小女孩突然伸出手搁在迪诺的额头,然后趁着迪诺不注意直接爬上了他的膝盖,额头贴着额头。
      “蜜子生病的时候,妈妈就是这么做的,是不是这样,病病就会飞掉?”小女孩蜜子眨巴这琥珀色的眼睛充满求知欲地问道。
      “当、当然会啦!”迪诺双手颤抖地撑在蜜子的腋下,将她抱了起来,仿佛抱着一个易碎的娃娃。然轻轻地放到地面上,迪诺脸上的红晕才慢慢散了点。12岁的意大利男孩迪诺还是个青涩的boy,有些腼腆,还没有成长为意大利那些到处散发荷尔蒙气息的男人。从出生以来接触到的女性只有母亲和家中的女仆玛格丽特,哪怕是在学校中,也是经常被女性嘲笑的存在,第一次被女性接触,感想有些小复杂。
      但……人家只是个三四岁的孩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果然意大利男人似乎对年龄要求不大啊……
      
      “你爸爸妈妈呢?”迪诺四处望了望,没看到有着急地找孩子的父母。而且看这个孩子的话,百分百是混血儿啊,似乎就更难找了。
      “妈妈在那边哦!”蜜子睁着大眼睛指着一个方向。迪诺随即向右望去,看到一个黑发的妇女站在许愿池的另一边,正微笑着看着他,看到他望过来的眼神,微微点头示意。
      “妈妈说,欧尼酱看起来很忧郁的样子,所以蜜子决定来好好安慰欧尼酱。”蜜子咯咯咯地笑着:“爸爸说,蜜子是开心果呢!”
      迪诺突然感觉自己鼻腔涌起一股酸涩,咬着嘴唇。
      “欧尼酱要哭吗?没关系的哟,蜜子的肩膀可以借给你的哦,嗯,不要钱。”
      蜜子小姑娘一本正色地说道。迪诺一看她小大人的神色,突然就笑了出来。
      也不知怎的,心中的嗯啊一团郁气似乎也消失了很多。
      “谢谢你,嗯,你是叫mi……tuko吧?”
      对于蜜子的日文发音,迪诺似乎有些不明了,而且听着蜜子软糯的自称,也只能听个大概。
      “嗯,是mi-tu-ko。”
      “对了!”蜜子小姑娘想到了什么,从自己身上挂着的粉红色小包包里拿出一颗糖果给迪诺,“这是纲吉君送蜜子的生日礼物,蜜子送欧尼酱一个。”说着拉起迪诺的手,将糖果塞进了他的手心里。
      真小啊,也真软啊。
      青涩的小boy迪诺第一次接触到除母亲和玛格丽塔之外的女性的手掌。
      “欧尼酱不喜欢吗?”看迪诺愣愣的样子,蜜子小姑娘的脸垮了下来。
      “不、不是。”迪诺连忙摇手,害怕蜜子就这么哭出来,于是立刻撕开糖果的包装纸将糖果塞进了口中,酸酸甜甜的感觉立马就弥漫了整个口腔,迪诺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只是有些不舍得而已。”
      蜜子小姑娘理解地点点头,“没关系的,蜜子这里还有。”于是又从包包里拿出一颗塞进了他的手心里。
      看到迪诺的脸色有些落寞,蜜子小姑娘有些苦恼。
      “欧尼酱还要吗?可是蜜子现在只有一颗了。”
      “不不不。只是第一次有人送我东西,我很开心!”
      真的很开心呢,说起来自己在学校的人际关系并不很好,有时候就连同盟家族的同学都看不起他,更谈何送礼物了。就是送也不是送给他啊,那是送给加百洛涅的。至于罗马里奥他们的礼物,只是家族亲人的而已。
      “欧尼酱长得那么好看,一定会有人送你礼物的!”蜜子小姑娘信誓旦旦地说道。
      被夸赞得有些不知所措呢。迪诺摸着后脑勺傻傻地笑。
      
      “蜜子。”
      突然而来的冷清的喊声穿越了人群来到两人间。蜜子小姑娘转过头,欣喜地跑了过去:“爸爸!”
      和蜜子如出一辙的发色的男人身着一身米色风衣,直接将扑过来的蜜子抱了起来。男人冷硬的脸上闪现出了温柔。
      迪诺看着有些羡慕。
      男人的眼神投向他的时候带着冰霜般的冷意,“少年,不要动歪心思。”然后抱着蜜子转身走向一脸笑意看着他们的女性。
      “欧尼酱!一定要开开心心的哦!”
      蜜子趴在男人的肩头,朝他招手大喊道。
      迪诺抿了抿唇,站了起来,同样向她招手:“谢谢你!蜜子。记住了,我叫迪诺!”
      
      直到见不到蜜子后,迪诺才打算回去了。只是身上就500里拉……这是要让他直接徒步回西西里吗?
      “是啊,就这么几个钱,果然还是游回去比较好呢。”
      “对啊……诶?!!!!!”迪诺刚想转头,脑袋却被一个重力压倒,脸着地。
      “明明是那么废柴的人,居然有勇气逃课,我该夸你呢,还是夸你呢?毕竟作为一个老师,真的不喜欢逃课的孩子呢。”
      “R……Reborn?!!!你怎么会在这里?!!!”
      莫名其妙说要来教导自己的成为黑·手·党老大的的人,因为一个婴儿的身材,期初完全相信,直到后来见证他的实力后CIA感到佩服。但他的来意却丝毫不会让迪诺的感到暖意。
      迪诺不可置信地大叫。他以为没有回知道自己会逃到罗马,毕竟连他自己也是临时决定的。
      “显而易见的事。我还不屑回答。”
      好过分。〒▽〒
      
      “看起来你喜欢那个孩子?果然是禽兽啊,人家毕竟才是四岁的幼童呢。”Reborn用一种看人渣的眼神看着迪诺。
      迪诺涨红了脸,连连否认。
      “别、别胡说啊!!”
      Reborn冷笑,举起枪对着迪诺命令道:“不想死的话,马上给我回去!”
      迪诺双手抱头,哭丧着脸:“我知道啦!”
      以为对方会带他回去,结果Reborn直接乘着热气球就飞走了。
      “那我怎么办?”
      “游回去啊。不然就直接送你去三途川游泳哦!”
      太过分了!〒▽〒
      
      至于有没有真的游回去暂且不停,但唯一知道的是,迪诺噩梦般的生活才真正开始。
      
      二年后,迪诺真正成为了加百洛涅的第十代首领,解决了先代们遗留下的各种财政商务问题,加百洛涅再一次成为了意大利黑手党中的佼佼者。从此跳马之名在里世界更创出了一个传奇。
      
      直到几年后,迪诺参加彭格列家族同盟宴会,见到了那个男人,蜜子的爸爸,竟是彭格列情报部门的部长。
      时长来无影去无踪,故而真正见到他的其实并没有多少人,除了彭格列九代目及其守护者,还有门外顾问的沢田家光。就连九代目的儿子Xanxus也没有见过。
      至于迪诺是怎么知道的,其实也是沢田家光醉酒后的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失言。幸而在场的只有九代目的亲信之人。
      
      “可惜啊……”回忆到此,迪诺将东西再一次收拾好,而那颗已经变质的糖果,他撕了包装纸,一口吞下。仿佛还是那最初的酸酸甜甜的味道。
      
      而后果是,迪诺在办公室处理与塔米多家族的问题的时候,因为拉肚子而跑了好几趟厕所,导致罗马里奥误以为他食物中毒而请了家庭医生。
      虽然最后迪诺的坦白让众人各种吐槽,但他内心确是极其开心的。
      于此,加百洛涅总部开始知道了一个女性的名字——
      天海蜜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先提个醒。本文家教以及其他动漫的时间线有些乱的,比如Reborn等人的出场没那么快的,结果被我弄在四月全出场。黑耀战和未来站都是初二的,反正天野娘的时间bug也很多,所以大家不要介意哈。而且本文基本走原创剧情,原著剧情大部分女主都会很完美地避开。至于和男主的互动……天,女主才14,我们要和谐,起码也得到了大学懂不。还有,高危世界不会有,女主那么普通人,去了送人头吗?╮(╯﹏╰)╭所以我们还是安全点,走走少女漫,偶尔走点灵异风,更偶尔的走走没有人头的热血漫,比如科幻篮球和杀人网球什么的(喂!
    反正走原创随我怎么写(点烟
    顺便问一句,大家有没有看过混沌武士,作者表示被萌到了(奇怪的萌点……)
    还有,大家的留言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27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