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七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六

      第三十七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六
      “该死的,开门。”韩子清用力敲着锁死的门,他心中狐疑:“这人何时变得如此胆大?”就不怕他出去报复么?
      “难道?”韩子清的眼里露出惊恐的神色,他想到一个糟糕透顶可能。
      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这是打算灭口?这一路确实没有人见证最后和他接触的人是方家的管家,只要方家的人把监控的录像毁掉,就真的死无对证,他就是那个死得不明不白的倒霉鬼。
      韩子清善于以最大的恶意揣度人心,在这种要命的关头,他几乎失了理智,只知道一骨碌的想些不好的事。
      “糟了,果然还是太傻了……”韩子清懊恼的拍着自己的脑袋。
      “别拍了,拍坏了,哥哥可是会心疼的。”方润之抓住韩子清自虐的手。
      他站在那里渐渐的看着美丽的少年,隔了一世,天知道他有多么的想他,这一世,他只想好好的护着他的纯净水少年。
      在充分的见识过世界的肮脏,再回头来看这个,如潭汪泉纯粹的少年,有些东西已经变了质,他迫切的想要得到他,这个少年是无价的惊世珍宝,健康的他,风华万千,比从前还要动人。
      少年是如此的美好,想到前世的结果,方润之被一种无限的恐慌占据,万一暴君提前意识到他已经爱上了少年怎么办?方润之忧郁的看了看韩子清已经康复的腿,未知的变数已经产生,如果真的那样,他没有那个能力从暴君的手中夺人。
      少年!他已经不能再忍受失去他的感觉,这一世,唯有这一片净土,他想守护。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会毁了你的。”方润之死死地拽住韩子清的胳膊,用近乎祈求语气问道:“答应哥哥,离开那人好不好?”
      韩子清被吓了一跳,他仅仅只是在剧情中看过这个男人,现在见到真人,他有些回不过神来,有哪里不对,这个男人同剧情中的那个男人有所不同。
      他眼中炙热的情感是骗不了人的,不同于剧情中的虚情假意,这次是绝对的真挚。
      他有些怀疑,是否方润之是重生而来的,闲暇期间,他看过无数晋江穿越重生类的小说,有了他自己这个本身就怪诞的存在,对于重生一类怪神乱志的事情,很容易接受。
      韩子清的思绪很复杂,方润之若是真的是重生的,恐怕知道的比他还要多,他想起了那封,感情真挚,几乎让他泪流满面的信,一串串的字符,倾注了闭着满心满意的情义,那时,他佩服过方润之的超高演技,那是他这个天生的戏骨也难以做到的,即便是在演戏,他自认做不到假装喜欢一个人到没有丝毫的破绽。
      是啊,只有方润之是重生的,才能解释这个男人身上,异于剧情的气质,和这种突如其来的转变。
      韩子清有些烦扰,对着这个男人,他该如何待对?这是方家唯一没有渣得彻底的异类。
      “哥哥……”韩子清苦笑了一下:“你知道的,我没有那个能力。”那个变态恨不得时刻把他锁在身边,又怎么可能给他逃跑的机会。
      他露出一个牵强的笑容:“而且……他对我挺好的。”
      看到少年苦涩的笑着,方润之多么的想把他拥入怀里,但是,他不敢,他这个送少年入地狱的刽子手,还有拥少年入怀的资格么?前世,在他解脱的那一刻,也没能从那种负罪的愧疚中解脱出来,今生,他只想好好的守护他。
      这个像纯净水一样的少年,又怎知什么是真好,这个时候的暴君应该还没发觉已经爱上了行之,所有的好,都是骗人的,方润之苦笑了一下,想想,他未重生之前,已经骗了少年二十年,他才是那个最大的骗子。
      方润之恨,恨命运弄人,为什么他不能重生的早一点,若他重生在把少年送出去之前,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端。
      时间倒流,功名利禄都是浮云,他愿意抛弃所有繁华,带着他想要守护的少年远走天边,凭着他的能力,一定可以让他过上无忧的快活日子。
      “他对我很好!”方润之蒙了。他的脑海中只一遍遍的闪过少年的这话:“他对我很好!”他的行之已经开始喜欢上暴君了么?
      不!不!不!!!他在心底大声的嘶吼,在亲眼见证过少年的悲惨下场之后,他怎么可能容忍他此生唯一想要守护的少年再度重蹈覆辙。
      回过神来,方润之唯一念着的只有:“一定要阻止他!”
      “绝对不要爱上他,相信哥哥……”他掩面悲声痛哭,他前世最大的忏悔莫过于没有兑现对少年的承若,此刻他再度重提,只想找回救赎:“相信哥哥再也不会骗你。”
      “哥哥,我好痛苦,哥哥你为什么不来接我!”伸向天际的手,无力的垂下,野兽疯狂的撕咬,吞咽,少年完全的消失在天地间,只余下一堆被鲜血沾满的破布,和一把无比珍贵的匕首。
      那是他的爱人,第一送给他的礼物啊!“若是有人伤害你,你就用这把匕首狠狠地刺向他。”暴君顿了顿,如是说道:“对象是我,也不例外。”
      多少次,他早已伤透他的心扉,但是他怎么忍心,刺向他的爱人,甚至在,最危机的关头,他也不舍得污了怀中唯一的至宝。
      韩子清捂了捂怀中冷硬小巧的匕首,早已泪流满面,这一刻,他就是方行之,方行之就是他。
      想起方行之临死前的悲怆,韩子清忍不住问出口:“哥哥,你现在可以接我回家吗?”哥哥……你为什么不来接我,我好痛苦。这是他临终前,最大的执念,他是多么的渴望,渴望一个温暖的家,夕阳的余晖之下,他幻想着那些幸福的事,嘴角落处幸福的微笑,手,无力的垂下,纯净的精灵,踏上了轮回之路,也许来生,他是幸福的。
      方润之泣不成声,午夜梦回,他庆幸有来生,一切还来得急:“可以……哥哥可以失去一切,唯独不能失去的是你。”他再也忍不住,把这个思念成魔的少年拥入怀中,他已经无暇顾及,肮脏的他,会不会浊物时间唯一的纯净精灵。
      神啊,请允许我自私一回,如果有轮回,我愿意舍弃所有转生的机会,生生世世承受烈火炙热 ,只要能换得行之一世安稳。
      “哥哥……”韩子清推开方润之,抹掉脸颊的泪水,痛苦的说道:“已经晚了!太迟了哥哥。”
      现在,他已经确定方润之是重生的,种下因,就该做好承受恶果的准备,恶种早已种下,韩子清看着痛苦的男人,有一阵的快意,为惨死的少年。
      “迟了……”方润之疯魔似的反复念叨,如果他能重生早些,又怎么会如此痛苦,错误早已酿成,罪魁祸首是当初的那个他,方润之早已不想面对,过去那个糟糕透顶的自己,但是残酷的事实摆在面前,那个人就是他,始终如一。
      他有什么理由逃脱由他亲手种下的恶种,难道就因为他重生而来,就可以逃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吗?
      迟了,他多么想呈现在少年面前的自己,是一汪干净清澈的池水,而不是现在这个早已沾满罪孽的自己。
      想起那个契机,方润之暗淡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一切还来得及:“答应哥哥,等我!哥哥一定会来接你!……”
      锁死的门,砰的一声,猛然碎裂,映入眼前的是双目磁裂的暴君。
      他就像来自地狱索命的恶鬼,光是站在那里,就让人不寒而栗,再也兴不起逃跑反抗的念头,绝对的碾压!这,就是至高的恶鬼王者之气。
      方润之已经动弹不了,这样的男人他见过,与前世愤怒的暴君完全重合在一起。
      只有亲眼见识过,那些惨不忍睹的血腥场,才知道,传说中的暴君究竟有多残忍,比起最著名的暴君纣王,有过之而无不及。
      断手的剧痛,仿佛昨日重现,他前世断掉的右手还隐隐作痛,这是已经刻入灵魂的恐惧。
      他终究还是低估了暴君,他原以为那些惨无人道的残虐是痛失所爱和受亲近之人蒙骗而生。
      这才是暴君的本性,没有了钳制的暴君就像一头挣脱锁链的绝世凶兽,唯有杀戮和血腥,才能带给他通过快的享受,面对暴君强大到超脱人类范畴的暴君,方润之开始绝望,他的心中仍旧存着一丝的侥幸:也许,他还有机会同他的少年一起。
      “哥哥?你有什么脸面自称是子清的哥哥?”莫白狠狠地把韩子清圈禁在怀里,他的动作无比前所未有的粗鲁,韩子清知道,莫白是真的怒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莫白,就连剧情中对方行之施虐的男主也没有这么可怕。
      他的脸被迫紧密的贴着男人的胸膛,几乎要窒息,他不舒服的动了动,到底没有违背男人的命令。
    插入书签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