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的奋斗史

作者:夏日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八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七

      第三十八章轮椅上的落魄美少年三十七
      莫白死死压制住韩子清想要挣扎的头,他的世界只需要有他就足够了,他怎么允许他的注意力分给其他的男人。
      更何况那人还是他有‘出|轨’前科的对象,最爱的哥哥,他不确定韩子清是否同以前的那个方行仍旧存着关联,凡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都不敢赌。
      若是属于方行之的感情复苏,他怀中的人儿,是否会像那些画面中显示的一样,仍旧选择义无反顾的站在方润之的那一边?
      不,他绝对不允许,他费力多少的心思,好不容易使少年眼里,占据满满的他,他怎么可能允许,这一切努力付之东流。
      有谁意图想要破坏这一切,他就让谁不好过,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莫白从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他从不介意用最恶毒的手段,把所有的残忍留给敌人,成功的看到方润之的脸变得苍白,他心中一阵痛快。
      但仅仅是这样,远远不能让他满足,他所要做的,便是狠狠地击溃敌人,让敌人再一丝反抗的意志。
      莫白的嘴角携着恶意的冷笑,他脸上的讽刺毫无掩饰:“为了金钱,方玉言已经签下了切结书,方行之已经被卖给了我。”嫉妒的男人为了对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已经丧失理智,他的语言变得犀利,甚至已经忘记这样的话语是否会伤害到怀中的少年。
      “难道你们方家的人都是如此无耻?父亲卖子求荣,而你这个当儿子的,青出于蓝,想直接空手套白狼不成?”
      “我算是见识过你们方家人的无耻程度,想要人财两得,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你们方家人当我莫白好欺负不成?”
      “呵,我倒是忘了,就连你的母亲也……”
      “别说了……求你别说了!”方润之的脸色变得苍白,仿佛天都要塌下来,在听到母亲二字,他再也撑不下去,无力的瘫倒在地。
      他迅速的看了看暴君怀里的少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如果少年知道事情的真相,他还有什么脸面面对。
      只有少年依旧无知,他才可以继续自欺欺人的说服自己,他是一位爱护弟弟的好哥哥,而不是那个双手沾满罪孽的恶人。
      方润之有理由相信,凭着暴君的势力,他是真的知道了一切,他已经没有了希望,暴君狠狠地的拽在了他最大的弱点。
      但是让他这么放弃?凭什么重来一世,他还要活得那么累人,他唯一的希望便是好好的守护少年,如果连这样卑微的愿望都无法实现,那他重活一生还有什么意义?
      好不甘心,疯狂的不甘,占据了他的头脑,他已经没有了理智。
      方润之的双眼布满血丝,他恶狠狠的看向莫白,撕心裂肺的怒吼着:“你根本就不爱行之,你爱的是白月儿!”他太想让少年回到他的身旁,为了这个目的,他不介意误导和诋毁暴君。
      “我爱他……”莫白的目光变得久远,满是沧桑,简简单单的三字,饱含着无尽的沧桑和寂寥,那是对深爱的人求而不得的惆怅。
      这种沉重的气氛让在场的三人都惊愣住,就连莫白自身也不能例外。
      你爱他,可是你对他的爱,带来的只有毁灭,方润之嘲讽的看向莫白,失去后才察觉的爱?他恨着暴君,若不是因为暴君,他的少年怎么会死去,那他也不至于痛苦如斯。
      莫白很快就回过神来,他丝毫不在意方润之嘲讽的眼神,对他来说,他的世界里只需要有少年一个人就足矣,至于其他无关紧要的人,管他们去死。
      “你说的白月儿么?”莫白诡异一笑:“那也得看她还有没有那个命。”
      自始自终,少年没有出声,方润之瞪大眼球,看着暴君大步离去的背影:“暴君……”他缓缓的站了起来自问自语:“是什么意思?”
      “不可能的。”方润之摇了摇头,把那个匪夷所思的猜测抛却脑后,他理了理衣服,仍旧是意气风发,英俊潇洒的新郎官。
      自钱如意那场好戏后,就再也没了勇气极佳的人选,整个宴会开始变得无聊,因着最重量级的人物还没有确定已经离开,至今为止,没有一个选择离开的人。
      莫氏总裁不好相处,这是出了门的,受过挫折的人开始想其他的法子。
      想起先前见过的一幕,商人现在仍旧不敢相信,他的眉心皱在一起。
      这年头同志易找,不过像韩子清那样的美攻实在难寻,试问世界上哪还有第二个同样绝色的少年,敢冒着暴君强大的气场,压他。
      商人打了一个哆嗦,暴君那样的男人,即便是最阳刚的纯攻,也不敢压,更何况是那种风一吹就会倒的娘炮。
      想想成功后能获得的利益,他很快就目光坚定,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
      莫白抱着少年,箭步飞快,一副,谁挡我就杀谁全家的杀神气场,故此,那些有想法的人都很识相的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道路。。
      莫白走了后,那些抱着想法而来的大鄂们纷纷借口脱身,像方氏这样规模的企业,他们平时是不会放在眼里的,又哪会有心思在方氏浪费时间。
      方玉言笑眯眯的送走这些平时见都见不到的大鄂,这次的婚礼,他是出尽了风头,那些顶级的豪门都未必有他这面子,能请来那么多牛逼轰轰的大人物。
      方玉言在心中嗤笑,那些豪门不是向来看不起他这个突然出现的暴发户么?今天还不是个个舔着脸上门,方玉言的心中生出一股子的豪气,仿佛他已经凌驾于各个豪门大家之上,那些有权有钱的人都是他这个贵族的子民。
      想到宴会上出现的意外,方玉言皱了皱眉,钱如意的父亲钱老头是他在这段不如意的日子里认识的挚友。
      两人兴趣相投,再加上这段时间他被方润之夺了权,方玉言总感觉所有的人都看不起他,就连一向对他唯命是从的汪雪也开始“造反”,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的好朋友出现了,愿意在最危急的关头伸出手的,才是真正的朋友。
      几番交谈,方玉言惊悚的发现好友的女儿居然仰慕他的儿子,钱如意他是看过的,那女人真的是生得好,比年轻时的汪雪还要动人。
      对汪雪生了嫌隙,自诩为好人的方玉言,对着钱如意这种尤物也没有起心思,他不禁为自己点了一个赞。
      随之而来的,是对汪雪更加强烈的怨恨,那个女人,亏他对她那么的忠贞,这样的痴情,这个圈子有几个人能做到?那女人居然不知道珍惜他这么好的男人。
      方玉言在心底安慰自己,只要汪雪及时悔悟,凭着多年的夫妻感情,他还是愿意原谅她的。
      钱如意的到来,专属巧合,他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恋慕他的儿子,虽然对方润之这个越来越不孝的儿子,方玉言憋着一股子的气,到底还是他宠爱的二十多年的儿子,做父亲的,见到儿子这么有魅力,方玉言不禁有些得意。
      在钱如意楚楚可怜的哀求他,希望可以躲在没人的角落偷偷的看一眼当了别人新郎的心上人。
      多么真挚感人的爱情故事,方玉言当场抹了一把泪,头脑一昏,答应了。
      临别之时,他对着钱老头不断的大叹可惜,话里话外的意思是:比起王明珠,他更中意钱如意这位称心的媳妇,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
      王明珠待他向来没有对待长辈的尊敬,他的眼珠子贼溜溜的转着,对待不顺眼的人,他必须给王明珠找点不自在。
      在宴会上看到钱如意的那一刻,方玉言哪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身为宾客,穿得比新娘还要光彩夺目,有了对比,王明珠的光彩完全被钱如意碾压。
      这哪是默默地暗恋心上人,只想静静的看着心上人当新郎的样子,这分明是一朵霸王花。
      “我只想静静的躲在一个角落,默默的看着他成为新郎的样子,那样我可以幸福的想象着,我就是那个幸运的新娘。”方玉言想起钱如意当初楚楚可怜的话,一阵恶寒。
      这是来勾引他的儿子的女人,钱如意哪会甘心默默地躲在角落,当一名苦逼催的暗恋者,她分明是想踢掉王明珠,成为他儿子的正室。
      方玉言的思绪有些复杂,他虽然口头上讲着更中意钱如意这个媳妇。
      但真要他选择,他绝对会选择他看不顺眼的王明珠。
    插入书签 



    情终
    孤君的文虐的肝疼也想追下去。



    我穿回来了
    修七的文很好看,就是有点坑。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6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