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作者:长歌画扇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十八章执子之手

      张良紧张地抱起女子,冲向景行轩,路过的弟子都相当好奇。见颜莹在不远处,都聚集了过去。
      
      “三师公这是怎么了?”子游问道。
      
      “不知怎么,瑜先生晕倒了。”颜莹解释道。
      
      “师叔公的身子真是弱,像个女人似的。”子由随口道。
      
      “哼,说不定就是女人呢,还是道家的。”子思也附和着。
      
      “有一次我跟子聪正在聊书法,就看见三师公和师叔公在亲热,两人搂搂抱抱,旁若无人。”子慕蓦然想起之前的事情,“子聪,对吧,还是你先看见的呢!”
      
      “我看这师叔公八成有问题!”
      
      “此事也没什么实际根据,不能传扬出去,也许只是二人关系要好,事关三当家与儒家的清誉。”颜莹嘱咐道。
      
      “暮瑶姑娘考虑周到,又识大体,若是谁能娶到姑娘为妻,那可是三生有幸!”子慕毫不掩饰地夸耀着。
      
      “就是,暮瑶姑娘温婉贤淑,必定是贤妻。”子由附和道。
      
      张良把盖毓送到景行轩,便在一旁陪着她。她本就中毒初愈,身子还没完全康复,又加之受了刺激,才会晕倒。
      
      颜路帮盖毓诊断完,知道并无大碍,劝张良放心。听了张良叙述的始末之后,眉心深锁。
      
      “子房,”颜路向张良作揖。
      
      张良立时托住了他的手臂:“师兄,你……”
      
      “玉佩是我保管不利,我向你赔罪。”
      
      “师兄,你我之间,不必说这些。”
      
      “你放心,此事我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不必了,师兄。”
      
      颜路叹息一声,转身离开了。他回到陌尘轩,却发现颜莹早已等在了那里。
      
      颜路走了不久,盖毓就醒了过来。
      
      张良过去抱住她,听她讲着关于扶苏的事情,直到日落西山。听完之后,张良忽然很厌憎自己,他从来都不知道,她竟有那么多的心酸苦楚。
      
      原以为只是嬴政垂涎她的美色,却没想到她竟是被人出卖。
      
      她纤弱的身躯如何能承受这么多的苦难,张良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以后绝对不会让她这样难过了。
      
      只不过对于扶苏出卖她这件事,他心中还有几分疑惑未解,但他又不想再过多问询,怕再惹她难过。
      
      盖毓说完,心中的怨怼烦闷消减了不少,她也不想再让张良为自己担心,两人便准备回竹园。
      半路上遇到从陌尘轩走出来的颜莹,颜莹见到二人,匆匆行礼离开了。
      
      颜莹想起方才颜路的模样,吓得瑟瑟发抖。她从未见过颜路这般模样,他一向温润如玉,但威严之色却让人不由自主地低下头。
      
      这件事颜路当然能看出来是她别有用心,而且根本不知收敛。玉佩本身事小,但是与帝国相关就责任重大。颜莹苦苦哀求,颜路才没将她赶出庄。
      
      张良已经听颜路解释过此事,大概知道了颜莹对他的心思。
      
      这种女人对付女人的小伎俩他是不屑一顾的,只想着以后好好保护盖毓,她自然就无法害到她了。
      天明和少羽刚下课,远远地看见张良和盖毓,迎了过去。
      
      “毓姑姑!”天明拉着盖毓的衣袖,“我今天学了一首诗!”
      
      “是吗?什么诗?”盖毓心里暗暗高兴,没想到天明现在也勤于学习了。而在一旁的少羽也很纳闷,这小子今天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
      
      “叫……叫……额,”天明忽然面有难色,挠了挠脑袋,“哦,我想起来了!叫‘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哦,这句……”盖毓点点头。
      
      “意思就是拉着你的手,和你一起到老,对吧,”天明笑嘻嘻地说道,“我祝你和姑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扑哧!”在一旁的少羽听到天明的话之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你小子笑什么?”天明嚷嚷着,似乎有些恼羞成怒。
      
      “这句才不是这么用的呢!”少羽双臂环胸,斜睨着天明。
      
      “天明,你的解释没有什么大问题,”盖毓摸摸他的脑袋,“不过用法有些问题,这是《诗•邶风•击鼓》中的一句诗,讲的是战场上将士互相勉励,约定相互救助,不管遇到什么危难,都不要独自跑掉而不顾对方。不应用在男女之间,应该用在兄弟情谊中,比如,你和少羽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谁要跟他偕老?”少羽一脸嫌弃。
      
      “我还不要跟你偕!哼!”天明别过头去。
      
      “子羽,我们一起出去玩!”不远处的子由向盖毓行礼之后,随即招呼着少羽。
      
      “毓姐姐,我还有点事情,我先走了。”说着向子由应声,就离开了。
      望着少羽离开的背影,盖毓暗自神伤,楚霸王三十岁就殒命,他们恐怕没有机会偕老了。
      
      “毓姑姑,”天明耷拉着脑袋,低声问道,“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比不上少羽?每次他们出去都不找我,只找少羽……”
      
      “天明觉得自己和少羽一样吗?”盖毓温柔地问道。
      
      “当然不一样……”
      
      “每个人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你是你,少羽是少羽,你跟他不一样,你也不需要跟他一样。不用每每去望着别人有什么而自己没有,其实换个角度,别人也会看着你,觉得你有的他们没有。
      
      “天明勇敢,率直,有正义感,有担当,这都是优点,是毓姑姑欣赏你的地方。”
      
      “真的吗?”天明原本黯淡的眸子渐渐注满神采。
      
      “毓姑姑从来没有骗过你吧。”
      
      “嗯嗯。”天明重重地点头。
      张良握紧盖毓的手,带着她向竹园走去。忆起他第一次带她去竹园,也是现在这样。当然,除了盖毓怀里的那只猫。
      
      如此有灵性的猫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由得想起了那日秋水说过的话。
      
      为什么有些事情季布能做到而他做不到?盖毓与季布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毓儿,那日言索帮你疗伤,用得是什么术法?”
      
      “其实不算是术法,是与生俱来的能力吧,”盖毓也有些疑惑,“就是偶然一次,我们发现可以治疗对方的伤,但只是对方,其他人都不可以。师父还说什么有些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
      
      “喵……”小布适时地叫了一声,似乎是附和。
      
      “毓儿相信命中注定?”
      
      盖毓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问灵,凝眸沉思,半晌,点了点头。
      
      她穿越到这里,也许也是命中注定吧……
      
      “我相信,我跟你是命中注定的。”盖毓笑道。
      
      张良吻了吻她的额头,两人继续向前走去。
      
      ********
      
      将军府中。
      
      “蒙将军,前几日我托你寻的玉佩可有找到?”
      
      “末将已经去那间客栈以及公子被山贼掳劫之处寻过,都没有找到,请公子恕罪。”蒙恬单膝跪下请罪。
      
      “这不是蒙将军的错,”扶苏摇摇头,将他扶起,“是我没有保护好玉佩,蒙将军军务缠身还要帮我,是扶苏过意不去才是。”
      
      “但是玉佩是陛下赐给公子,若是丢了……”
      
      “普通人拿到那块玉佩最多也只能去典当换钱,并无太大用途,”顿了顿,“等钟离将军过来时,请他帮我调查,蒙将军还是先搜查墨家叛逆分子吧。黑龙卷轴丢了,父皇已是勃然大怒。解开黑龙卷轴后必定要用到千机铜盘,还望蒙将军多加小心。”
      
      “末将遵命。”
      
      远在咸阳的钟离眛忽然打了一个喷嚏,觉得有几分奇怪。像他们这样的军人几乎不怎么生病,现在难道染了风寒了?
      
      钟离眛准备离府去找章邯,谁知在正厅遇见了舅父杜平和舅母何氏。杜平大约五十来岁,一副畏首畏尾的模样,何氏则是尖嘴猴腮,一看就是相当刻薄。
      
      “昭正,要出去啊。”杜平关心道,“你要去桑海驻扎,东西都带齐了吗?要不要舅父帮你准备?”
      
      “多谢舅父,军中都有,不用准备什么。”
      
      “昭正,你在军营里吃穿都不愁,我跟你舅父可是连饱饭都吃不上。”何氏瞥了瞥钟离眛,明明面上红润有光,却硬要哭穷,“我们把你从小养到大,你可要懂知恩图报。”
      
      “舅母,这是这几个月的月例,”钟离眛从怀中取出钱袋,“您跟舅父的大恩,钟离眛绝不敢忘。”
      
      何氏一把拿过钱袋,打开看了看,揣进了怀中。
      
      “我军营里还有事,就先走了。”
      
      钟离眛还未走远,就听见何氏跟杜平嚷着:“他父母死的时候我就让你不要管他,白吃白喝这么多年,我要点钱怎么了?得了赏赐还分给了别人,那我们怎么办?喝西北风啊!是个姑娘也好啊,早嫁出去换点钱了。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嫁给了你这个没脑子的呢?”
      钟离眛的眸中暗了暗,虽然这么多年来早已习惯,但还是不免有些失落。
      
      “表兄!”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跑了过来,身着粉色襦裙,眼鼻小巧,样貌清秀,小声开口道,“表兄你不要怪母亲,她,她只是……”
      
      “没事。”
      
      “洁儿过来,别有事没事就往那小子身边凑。”何氏招手,“阿母给你选了几户人家,你来看看。”
      
      杜洁看了一眼钟离眛,眸中满是哀伤,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钟离眛并未受任何影响,转而向章邯府走去。
      
      章邯见钟离眛来找自己有些奇怪,让他进屋落座。
      
      “少卿,借我点银两吧……”钟离眛有些不好意思。
      
      “说什么借?要多少你说。”
      
      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章邯也深知其中的原因。钟离眛的舅母尖酸刻薄,他身上有一点银两都会被拿走。这次得了赏赐又全分给了兵士,恐怕他现在身无分文,没办法给蒙毅买贺礼了。
      
      “你准备送什么给言决?”
      
      章邯带着钟离眛来到房中,桌上摆着两个盒子。
      
      “这是我的,比翼双飞金镯,”章邯指了指其中一个盒子,又指了另一个较大的盒子,“这是你的,鸳鸯玉组佩。”
      
      章邯早已料到钟离眛身上根本留不住钱财,早早地替他准备好了。
      
      钟离眛几乎是愣在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眸中激荡的情绪溢于言表,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没想到章邯早就为他准备好,更没想到为他准备的礼物比他自己那份更为贵重。
      
      “谢谢……”
      
      “兄弟之间,不必言谢。”
      
      “我只要金镯就好,组佩太贵重,你留着吧……”
      
      “都是送给言决的,心意最重要。”章邯拍了拍钟离眛的肩膀,玩笑道,“你刚得了赏赐,要是送得礼轻了,他可会不高兴的。”
      
      “等我领了月例,就……”
      
      “行了,我们去喝酒。”
      
      ==========================
      
      本文独家首发于晋江,贴吧同步更新,盗文必究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钟离眛的字昭正为原创
    本文姐妹篇[秦时明月]青衣酌墨同步更新,两篇互有联系,可同时看,戳作者专栏就能看见



    [秦时明月]伏生一梦




    [秦时明月+天行九歌]青霄酌墨




    [主秦时明月+剑三]长歌无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